洛阳城,富春赌坊。

    作为洛阳乃至整个河南知名赌坊,每日客流甚大流水惊人,说它是一个聚宝盆一点都不为过。

    所谓利益动人心,赌坊如此利益自然引来各路人等和势力的觊觎。

    可奇怪的是,洛阳官方对富春赌坊却十分维护,惊走了一大票明面上的势力,起码不敢做得明目张胆。

    至于暗地里的交锋,堂堂洛阳第一地下势力洛阳帮,刚刚想要将手伸入赌坊,便遭遇官府以及神秘高手的联手打压,就连帮主堂堂一流颠峰高手上官龙,也吃了几次暗亏不敢妄动。

    时间久了,一干眼红的势力也都知晓赌坊后台硬扎,也就熄了觊觎之心。

    当然,在朝堂高层以及真正的权贵眼中,富春赌坊的后台不是秘密。

    隋帝杨广!

    没错,堂堂隋帝是洛阳一家知名赌场的幕后大老板,这事说起来当真让人感觉不可思议。

    而富春镀坊,则是由八帮十派中号称天下第二帮的巴陵帮打理,替杨广大肆敛财。

    说起巴陵帮,用臭名着著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它们在全国拥有三百赌坊和两百多家青楼,专门从事买卖人口的邪恶勾当,还负责替杨广收刮民间美女,为江湖同道所不耻。

    帮主陆抗手,在江南武林名头响亮,是江南绿林一等一的高手。

    副帮主萧洗,身为前朝皇族手段非凡,平日里行事十分低调,却是一位隐藏极深的厉害角色。

    另有帮中核心香贵,其子数月前突然抵达洛阳,坐镇富春赌坊一待就是数月时间。

    这日,香玉山跟几位新结识的狐朋狗友,在赌坊附带的销金窟吃喝玩乐一通,满身酒气带着浓郁胭脂香气,摇摇晃晃从赌坊出来?;姑坏人宰忧逍研┠?,便在上马车之前被一队守侯多时的精悍骑兵给围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

    香玉山还未开口,其身边的小厮以及护卫便已气势汹汹迎了上来,满脸骄横质问道:“你们是哪来的军兵。不知道我家少爷是什么人么?”

    “自是知道,富春赌坊的上层公子嘛!”

    带队的是位身形雄壮,好似铁塔般的巨汉,铜铃大眼一瞪威风凛凛煞气逼人,瓮声瓮气大声道:“我们‘请’的就是香公子!”

    小厮和护卫受那威猛壮汉一吓。顿时缩了缩脖子,声音都小了许多:“既然知道,你们还敢拿我们家公子?”

    “我家将军有请!”

    那威猛雄壮大汉一脸不耐,怒眼一瞪不满大喝道:“怎么,你们想阻拦不成?”

    他话音刚落,周围一队精悍骑兵顿时抽出腰刀,一片雪亮刀光闪烁耀得小厮护卫心慌脚软。

    周围百姓路人一见情况不对,可没哪个有胆子上前凑热闹,一个个满脸惊慌连忙避退,以免无意中招祸上身。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家将军又是何人?”

    这时,香玉山也清醒了过来,眼见被一队气势彪悍的骑兵围住,掂量了一下他那三脚猫的武功,顿时熄了大打出手的想法突然开口问道。

    “哪那么多废话,不想吃苦头的话,跟我们走一趟吧!”

    宋金刚满眼不耐,瞪了眼前油头粉面,一看就不是啥好鸟的小子一眼,粗壮大手一挥满眼凶光望了过去。

    一见这些骑兵有动手强行带人的架势。香玉山吓了一跳,急忙摆手说道:“别别别,我跟你们走一趟就是!”

    “公子!”

    小厮以及护卫顿时大惊,急忙开口想要阻拦。

    “没关系的。咱们在洛阳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小角色!”

    香玉山像是安抚小厮,又像是警告宋金刚般,摇了摇头便走到宋金刚跟前,满脸轻笑态度自然道:“现在,带我去见你家将军吧!”

    “就在前面街口的福临楼!”

    宋金刚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森森白牙。眼神冷然扫了香玉山的小厮和护卫一眼,伸手道:“香公子,请吧!”

    说着,摇头嘀咕一句,马的,这什么破姓氏,香公子叫得人直犯恶心!

    香玉山无语,没好气上了马车,示意宋金刚头前带路,心中也很是郁闷,他这姓氏又不是自己乐意的,祖先传下来的有什么办法?

    ……

    福临楼,二楼雅间。

    林沙坐在桌前,临窗眺望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车马。

    这世界大隋的经济确实过于发达,就算在天下动荡战乱期间,像洛阳这样的大城市依旧商贸兴隆,好似没有受到战乱的影响波及一般。

    就这样强悍的经济实力,任谁打下江山,只要不脑子出问题,只要保持朝局稳定,任由经济自由发展,随随便便就能打造出个‘盛世’来。

    说来说去,不过是李唐捡了个大便宜而已。

    开皇三十年盛世,大隋积累的财富不仅仅只是国库充盈那么简单,百姓的家底也是十分丰厚。

    尤其在这个高武世界,开皇三十年盛世,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单单财富和经济方面的发展,就比之正常历史要强上十倍甚至几十倍。

    也难怪,杨坚得位手段实在上不得台面,可却是威压天下群雄。

    天刀宋缺多么骄傲的狠人,在最为风华绝代的年纪,却被杨坚死死压制在岭南动弹不得。

    越王杨素是个比宋缺更狠的牛人,在杨坚时代也是老实的不像话,就是想要造反也是偷偷摸摸,最后趁新建长安城搞出了个杨公宝藏,白白便宜了外人。

    强盛一时的突厥,在杨坚当皇帝的时候,一分为二实力大损,并且老实向大隋乖乖俯首称臣。

    宇文阀在杨坚做皇帝之时,被压制得几乎喘不过气,并且随时都被抄家灭门的风险,以宇文伤和宇文述两位宗师高手坐镇的超强实力,也不敢在杨坚在位时有丝毫过分举动。

    现在想想,文帝杨坚确实是一代雄主,起码在治理国家的手腕和能力上,甩杨广十八条街不止。

    是,杨广首开科举,尝试打破世家门阀对知识文化的垄断。

    他修建大运河,连接南北,整个华夏才算是联成一体密不可分。

    可惜,他的手段比之杨坚,要差上太多。

    同样都是得位不正,杨坚便能力压一干世家门阀,而杨广却是处处受制,最后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开皇三十年盛世的积累,也被杨广十来年时间便败得干干净净,杨氏皇族此时的声望和实力降到了历史最低点。

    总之一句话,杨广比起杨坚,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当然,要不是杨广自己作死,也不会有不久后的群雄逐鹿。

    这次,他可不会让李阀有得到天下的机会,让胡虏再统治中原数百年。

    ……

    “将军,人带来了!”

    就在林沙思绪飘飞之际,门口突然传来亲卫的小声提醒。

    “带他进来吧!”

    林沙淡然开口,语气无喜无悲。

    区区一个巴陵帮核心成员的儿子,他还真不放在眼里。

    要不是对方千方百计将精心培养的女人送进将军府,他也不会跑上这么一趟,香玉山还没这个资格让他浪费时间接见。

    “征,征北大将军!”

    不过一会功夫,降玉山便在宋金刚的引领下,进了林沙独居的酒楼雅间,见到林沙的第一眼,这巳的脸色便变得苍白毫无血色,心思电转立即明白了事情的来由。

    尽管林沙没有释放那一身惊人气势,也没有冷目相对刀斧侍侯,可他就感觉手脚发软心头发虚,眼神闪烁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

    “你,认得本将军?”

    林沙眼中精光一闪,瞬间抓住了香玉山话中重点。

    “认,认识!”

    香玉山心头更加慌乱,本想开口否认,可是对上林沙那一双黝黑深邃,好似能够洞穿人心的眼眸,他一下子失了哄骗的勇气,老老实实低头回答:“家中,有大将军的画像!”

    “哈,你们巴陵帮,还真是准备充分!”

    林沙眼神幽冷,尽管说的是玩笑话,可听在香玉山耳中却是十足的讽刺,顿时心头狂跳脸色越发苍白。

    聪明的家伙!

    香玉山看似软弱的沉默,却让林沙对他高看一眼。

    这时候对于这小子而言,巴陵帮的阴谋被他看穿,说什么都是错,反而不如来个沉默似金,这样的应对才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这是坚信林沙不会伤害他,或者说是要他小命的基础上,他才敢如此作为。不然再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在林沙跟前玩手段。

    双方之间的地位差距实在太大,就算香玉山的老子香贵在此,也不敢在林沙跟前拿大,更何况他一毫无分量的小辈?

    “给你小子个机会!”

    林沙也没心情墨迹,开口直奔主题:“说说吧,为什么往本将军府里安插眼线,说出个能让我放你小子一马的理由!”

    见香玉山眼珠子滴溜溜打转,他眼神一凝淡然道:“不要想着找什么借口,本将军虽然顾忌陛下的颜面不会下杀手,不过将你投进大牢关个一年半载却不成问题,你自己可要想清楚!”

    “大将军饶命!”

    香玉山顿时脸色大变,再不敢作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未完待续。

    ps:  扯开嗓子吼一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