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北大将军,你这话何意?”

    被林沙一口道破心中隐秘,杨虚彦眼中杀机暴烈,额头青筋根根爆起,咬牙切齿怒喝出声。

    要不是明知不是对手,他一定要将眼前可恶的家伙干掉!

    “别以为你那点小心思瞒的了人!”

    清晰感受到了杨虚彦身上翻滚的凛冽杀意,林沙却是不以为然,晒笑道:“别的不说,陛下,真的放心你这个嫡亲侄子么?”

    这话,犹如兜头一盆冷水,将杨虚彦浇了个透心凉。

    林沙却是觉得打击好不够,冷笑道:“眼下的大隋局势如何,你帮着陛下跑东跑西应该十分清楚!”

    杨虚彦漠然,他又不是傻子,相反还十分聪明,不然武功也练不到半步宗师的程度,哪能看不出大隋江山已经岌岌可危?

    更何况,他那位师傅邪王石之绚,可谓惊天动地之才。

    不仅武功绝顶,在文治朝堂大略方面也是独步天下。

    单看历史上的裴矩一人事四朝,陪侍两代隋和两代唐皇,每每都能在朝堂占有超然地位,单就这份本事古往今来有几人可得?

    杨虚彦虽然主攻武功,但出身以及周围的环境摆在那里,知道的东西以及眼光要比常人强得太多。

    “陛下的安全都掌握在宇文阀手里,一旦宇文阀动手……”

    林沙的声音飘渺难测,好似从遥远之处传来,顿时让杨虚彦再惊,仔细一想额头顿时冷汗淋漓。

    他不是为杨广的安全着想,按内心的想法他恨不得杨广早死。

    可问题是眼下的局势艰难,杨广还是统合整个大隋各方势力的唯一人选,一旦他出了事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很是欣赏杨虚彦此时难看的脸色,林沙悠悠然继续打击道:“李阀也是蠢蠢欲动,一旦陛下出了问题,山西和关中立刻会出大乱子!”

    “征北大将军跟我说这些。有何用意?”

    杨虚彦一脸木然,赫然发现局势已经糟糕到了极点,随时都有可能崩盘。

    那他的复仇计划,以及复国计划呢。怎么办?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一个事实,同时也想跟你合作一把!”

    林沙一脸坦然直接说道。

    “合作,怎么合作?”

    杨虚彦眼中精光一闪,一脸平静好奇道。

    “我知道你手头有一部分皇室力量!”

    见杨虚彦脸上变色。林沙轻笑着摆手笑道:“没其它的意思,我只是想通过你的渠道,知晓陛下以及江都朝堂的第一手消息!”

    “我不相信,征北大将军你没这样的能力!”

    杨虚彦脸色冷淡,不置可否说道。

    “是有这个能力!”

    林沙也没否认,直接说道:“只是临时组建的话很麻烦,而且效率又不高,在关键时刻这样的情况很要命!”

    “你手下不是还有扬州第一高手石龙么?”

    杨虚彦晒笑道:“他在扬州当了几十年的道上一哥,传递消息的本事应该不差吧?”

    “区区道上人物,又不是那些天下知名的绿林霸主。能力虽有却还上不得朝堂这个大台面!”

    林沙目光直视杨虚彦,直接开口问道:“怎么样,行不行的给个痛快话,我好另作安排!”

    跟杨虚彦合作也不过是临时起意,随着天下局势越发动荡,加上他对正史以及大唐原书的了解,知晓杨广命不久矣。

    杨广死不死的,其实他不在乎。

    可他却不愿因为消息不及时,而让别人钻了空子。

    见杨虚彦沉吟不语,他也不急着催促。而是不紧不慢转移了话题,轻笑着问道:“最近江湖上的传闻,你知道吧?”

    “哪方面的?”杨虚彦眉头一扬。

    “洛阳!”

    “征北大将军是说,洛阳出现了和氏壁的传闻?”

    杨虚彦眼中精光闪烁。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那你知晓,这传言因何为起?”

    林沙轻笑着不置可否,继续转移话题。

    “征北大将军有话直说便是!”杨虚彦强压心头火热,平缓下粗重呼吸沉声道。

    “这只是一个局而已!”林沙语不惊人死不休道。

    “什么,局?”杨虚彦一头雾水,而后焦急反问:“和氏壁的消息是假的?”

    “这倒是真的!”林沙坦然直言。

    “征北大将军的意思是。有人要用和氏壁布局?”

    杨虚彦眼中精光闪烁,语气森冷赞叹道:“好大的手笔,难道他们就不担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自是不怕!”

    林沙森冷笑道:“和氏壁虽然重要,可和他们的大计比起来,那只是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什么大计?”杨虚彦心中涌起一丝不妙感觉。

    “代天寻找天下之主!”林沙一字一顿,冷冷说道。

    “什么,代天寻找天下之主?”

    杨虚彦终于绷不住了,脸色大变惊呼出声,随即一股磅礴杀气从身上冲天而起,目光冰冷无情直视林沙,咬牙道:“他们是什么势力,所选择的天下之主,又是何人?”

    “佛门,李阀二公子李世民!”

    林沙轻轻一笑,毫不客气将佛门给卖了。

    见杨虚彦漠然,眼中杀机越发汹涌澎湃,他‘好心’提醒道:“我劝你,还是不要打着刺杀李二的主意,他身边随时都有佛门一流颠峰高手护卫,而且起码都有三人以上!”

    杨虚彦依旧默然不语,他笑着调侃道:“少了李二的参合,李阀又怎么能早早挑起激烈内斗,李二是个好靶子啊,他要是出事了,佛门又另寻了其他的所谓天定之主,那事情反而不好办了!”

    “好吧,我答应不找李世民的麻烦!”

    杨虚彦眼神一阵闪烁,仔细衡量一番觉得林沙所言不虚,李二已经暴露正是个极好针对的靶子,要是佛门转向支持他人的话,还真不一定好下手。

    不过,佛门,李阀,嘿嘿……

    一番比较‘愉快’的闲聊,杨虚彦终于做出决定,跟林沙联合一致对外。

    没法,他发现局势正如林沙所言那般,大隋已经危险到了悬崖边上,稍一不慎便可能掉落悬崖,摔个粉身碎骨。

    谁都清楚,一旦天下分崩离析改朝换代,最先倒霉的除了底层百姓之外,就是原先的皇族了。

    更别说杨广造孽太多,致使杨氏皇族在天下树立了无数敌人。

    这些敌人一旦在杨氏皇族落魄时发难,足以直接将杨氏皇族从世上完全抹杀,这不是虚言而是真实情况。

    跟林沙这么一位隋军大将联合,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一些情报上的支援而已。

    内心深处,不可能没有生出依靠林沙手头强悍军力,坐上那张至高无上宝座的念头,虽然知道这很不靠谱。

    而林沙,也从杨虚彦这里,得到了身在江都的杨广秘令。

    很简单的事情,杨广要他尽快解决李密的瓦岗,同时打通长江水道。

    就在前不久,李密彻底掌握瓦岗,明知洛阳是块硬骨头啃不下,立即放下身段掉转枪口,把主意打到鄂北江淮以及山东一带,跟江淮军杜伏威联手制造出一好戏,双方大打出手直接断了长江航道。

    这可十分要命啊,长江航路一断,杨广对北方的控制力度瞬间降至最低。

    杨广可不是个蠢人,政治敏感度极高,瞬间察觉了不对劲,立即派出影子刺客杨虚彦通知长江沿线隋军将领,要求他们尽快打通长江航道。

    而坐镇洛阳的征北大将军林沙,自然是重中之重。

    林沙一口应下,他知道太原李渊不久后就会直接举旗造反,而杨广也没多少时间可活,答应这样的命令让其安心也不算什么。

    送走满怀心事,脸上神色更见阴郁的杨虚彦后,刚刚伸了个拦腰准备起身,便有一位姿容艳丽的侍女走了进来,满脸恭敬小心翼翼端茶倒水殷勤侍侯。

    “石龙,进来!”

    待那位长相艳丽身段婀娜的侍女离开,林沙没有动茶几上茶香袅袅的茶水,冲着门外高喊出声,石龙高大雄健的身躯不过片刻便走了进来。

    “将军,有事?”

    “刚才那位侍女,好象之前从没见过???”

    林沙悠然开口,脸上神色平静异常。

    “是前月刚刚买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石龙吃了一惊,粗矿的脸上一冷,眼中闪过森森杀机。

    “问题倒是没有,只是觉得太规矩了点,好象经过培训一般!”

    林沙也没卖什么关子,经历这么多世界,他什么人没见过?

    刚那位美艳侍女虽然行动规矩,可一举一动无不默默散发撩人风情,这是一位刚刚新近府邸的侍女能有的表现么?

    “将军的意思是,她可能是别人派来的探子?”

    石龙眼中杀机凛冽,压低了声音做了个杀头动作,看向林沙问道:“将军,要不要将她给做了?”

    这位艳丽侍女不仅是他一手引进,而且见他姿容艳丽侍侯人的手段也学得快,便给了个在正堂偏厅侍侯的好差事,没想到竟是自己眼拙看走了眼。

    “修道之人,不要有那么大杀性!”

    林沙轻轻摆手,悠然笑道:“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敢往将军府跑,找人看住她,查查她背后的推手是何方神圣,区区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必要搞得太过血腥阴森?!?br />
    “我这就去办!”

    石龙尴尬一笑,急忙出去忙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