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沙重新踏入东都洛阳之时,立即感觉到了洛阳的气氛不对!

    本就繁华喧闹的大街小巷,突然多了不少持刀挎剑的江湖人士??此且桓龈鼍曜愕拿?,不用气机感应也知晓都是武功有成的家伙。

    “怎么回事,洛阳城怎么突然这么热闹了?”

    眉头轻皱,看向县公府临时大总管石龙,林沙好奇问道。

    “还不是和氏壁闹出的事端?”

    石龙苦笑,解释道:“将军这段时间一直忙于军务,并不知晓因为洛阳突然出现和氏壁的传言,已经在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了!”

    “和氏壁?。?!”

    林沙轻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他怎么就忘了这么一遭,慈航静斋导演,李阀二公子主演,一干江湖豪杰作为配角演出的这场大戏?

    “江湖上都有些什么传言?”

    轻笑着将身子倚在椅背上,漫不经心问道。

    跟岳飞当初所遇情况差不多,洛阳留守越王杨侗一连数封调令下来,要求林沙跟一干前线隋军将领返回洛阳述职。

    林沙倒是无所谓,小小一个越王还不能拿他怎么样,可张须陀等人就没这胆子了,不得不放下手头军务急忙赶来林沙这里问计。

    见此,林沙也是没什么办法,只得一同返回洛阳‘述职’。

    他也不是好惹了,回了洛阳后直接把半大少年越王杨侗扔军营,直接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至于那些暗里地动过小手脚的家族,他眼下懒得理会,等以后腾出空闲再慢慢料理不迟。

    只是没想到,刚刚去了李密这厮,却又陷身洛阳这个大泥潭。

    “现在江湖传言,和氏壁在洛阳出现,有德者得之!”

    石龙眼中精光闪烁,一股强悍气势一闪而逝。沉稳回答:“这个传言,引来不少野心勃勃的江湖好手赶来洛阳一探究竟!”

    “好个一探究竟!”

    林沙冷笑,回头望着石龙突然转移了话题,笑吟吟道:“石龙你现在的武功。应该距离宗师之境,不过半步之遥了吧?”

    “哈哈,还得感谢将军的大力栽培!”

    说起这个,石龙眉飞色舞满面红光,一张古板大脸笑得合不拢嘴。一双骨节粗壮的大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很好!”

    林沙满意微笑,看着石龙缓声说道:“你能有今日,也是多年积累之功。只要时机成熟路子走对了,踏足宗师之境不过早晚而已!”

    确实,石龙自从投效过来后,林沙也没怎么花费精力指点,只是给他讲了讲射雕之时,洪七公和郭靖的成长历程,以及他们在降龙十八掌上的感悟和领悟,由此作为参考让石龙自己琢磨。

    不得不说。郭靖和洪七公两位,走的路子跟石龙有太多相似之处。

    一样都是以掌力称雄江湖,一样的外功犀利内功霸道,就连性格都有几分相似之处,当然石龙少了郭靖和洪七公的胸襟气度,估计这也是他跟两人之间的境界差距所在。

    大唐世界的武功,已经从纯粹的内力修炼,提升到更看重精气神同修的程度。

    所谓三流高手看招式,二流高手看功力,一流高手看气度!

    气度越是恢弘。只要有一门适合的武功修炼,所能达到的境界也越发高端。

    高句丽弈剑大宗师傅采林将天下纳入剑法之中,演绎别样的风云激荡,胸怀整个高句丽气度卓尔不凡。将胸襟气度与本身实力合二为一,最后成就大宗师之境。

    突厥武尊毕玄,是******的精神领袖和象征,一身身系******存亡安危,胸怀大草原气度恢弘不输于人,是为天下公认大宗师。

    至于散人宁道奇。不说也罢,道门本就讲究无为追求成仙了道,要是胸襟气度不足也根本成了不气候。

    估计,这也是天刀宋缺,和邪王石之轩,虽然战斗力不比三位大宗师差,但在精神境界上逊色一筹的原因。

    宋缺被岭南宋阀束缚住了,一心把恢复汉人正统江山作为奋斗目标,而自己又没有雄霸天下的雄心壮志,格局比之三位大宗师未免小了点。

    而邪王石之轩,那是受慈航静斋那帮带发修行的尼姑受累,硬生生搞成精神分裂,卡在宗师颠峰之境不得寸进。

    不然,以他矗立大隋朝堂,纵横捭阖将强大的西域整得四分五裂,时刻处于朝堂风口浪尖的胸襟气度,大宗师妥妥的,而且还应该是大宗师中最有希望达到破碎虚空境界的那位。

    不说大唐绝顶高手,单单射雕世界的郭靖和洪七公两位,论武功实战能力肯定没法跟石龙比,可却不得不承认他两的境界,可要比石龙高上一筹,妥妥的宗师级角色。

    两人都是以侠义为先,心中自有一股坚韧执着,让他们在武功修炼上,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瓶颈阻碍,只要功力到了一路通行无阻便到了宗师之境。

    可石龙呢?

    功力倒是深厚无比,可惜心胸气度上不去,非黑非白非俗非道,心幕道家从未婚娶可又经营武馆,更是当了几十年的扬州道上一哥。

    自诩道家中人,却又与红尘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得到道家无上宝典《长生诀》,却又舍不掉多年经营的事业。

    所以,在遇到林沙之前,石龙已经卡在一流颠峰好些年。

    现在,投奔林沙才短短大半年时间,跟着走南闯北开阔眼界,同时彻底放下了扬州的基业,又没了《长生诀》这样的心中执念,还有郭靖和洪七公的例子摆在那儿,竟是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前进道路,眼下已是半步宗师之境。

    “还得多谢将军提点,否则石某也不会有这么大进步!”

    石龙倒是谦虚不已,连连向林沙拱手道谢。

    “无妨,要不是你自己努力,我就是说破嘴皮子也没有任何用处!”

    林沙伸手阻止了石龙的谦虚举动,话锋一转好奇问道:“我不在这段时间,有没有人,上门找茬的?”

    说着话,他心中就不由自主浮现师妃暄那张清丽脱俗的绝美脸膛。

    “只有一位,自称慈航静斋弟子的师小姐上门几次!”

    石龙沉吟,有些迟疑说道。

    他迟疑不是因为师妃暄的美丽,而是因为师妃暄给他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同时,他也敏锐感知,这位自称慈航静斋弟子的绝美女子,武功之高竟是丝毫也不在他之下!

    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向林沙述说这种感觉。

    嘿!

    林沙嘿然晒笑,真是猿粪啊,刚刚他才想到了这位讨人厌的慈航静斋弟子,这位就出现在石龙口中。

    “她有没有说,找我什么事?”

    感应到石龙的气息有些起伏,他倒也没心思探究,只是询问和自己有关的事儿。

    “没有,这位师小姐只是让我转告将军,她来过了!”

    石龙满脸古怪之色,轻笑着说道。

    “你那什么眼神?”

    林沙没好气笑骂:“她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我可不愿随便招惹!”

    原来如此!

    石龙这才恍然,为何自己对那位美若天仙的师小姐,观感不怎么好了。

    自古佛道不两立!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算得上纯粹的道门中人,对师妃暄这种佛门弟子,自然有种本能的排斥。

    就在两人轻松闲聊之际,有看门的亲兵急匆匆走了进来,双手捧着一张帖子送到林沙跟前,禀告道:“将军,门外有人求见!”

    “哦,是什么人?”

    林沙随意开口,接过那张精致异常的帖子,翻开一看顿时乐了。

    原来是老熟人,岭南宋阀的地剑宋智,跟他打了好几次交道,同时也是宋阀跟他联络的中间人。

    “请他们进来吧!”

    呵呵一笑,将帖子交由石龙保管,林沙这才开口吩咐道。

    看守门房的亲卫当即领命,脚步匆匆前去请人。

    不过一时半刻,宋阀一行人等已经进得县公府正堂偏厅。

    “哈哈,宋兄不远千里从岭南赶来,真是让人意外??!”

    这时,林沙带着石龙,满身悠闲笑呵呵走了进来,冲着坐在客席首位急忙起身相迎的宋智招呼道。

    “冒昧上门,还请将军不要见怪!”

    宋智呵呵一笑,中年美大叔魅力全开,可惜这里没有小姑娘小媳妇,否则肯定迷倒一片花痴。

    “宋师道,见过征北大将军!”

    就在这时,挺身玉立风度翩翩的宋师道,不慌不忙上前见礼。

    “恩,宋小子你似乎不怎么高兴,对我有意见?”

    林沙眉头轻轻一皱,以他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宋师道的不善,在自家他自是没有忍耐的性子,直接开口问道。

    “这个,征北大将军……”

    宋师道脸色微变,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宋智脸上更是微微变色,扫向侄子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起来。

    “呵呵,不用解释什么!”

    林沙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自顾自坐到主位上,目光肆无忌惮上下打量了宋师道一眼,缓缓道:“宋小子你就算心中再多不善,在这里也得给我忍着,我可不是宋阀中人有心情陪你玩小儿游戏!”

    正堂偏厅,气氛瞬间凝滞……(未完待续。)

    PS:  求周一推荐票,继续转战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