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姓家奴李密!

    其它的无需多言,只是这么一句话,就足够把李密气到吐血。

    “林征北你这狗贼,李密跟你没完!”

    当听到这个流言的时候,李密当场爆发了惊人的冲天怨气。

    两姓家奴啊,实在太毁名声了。

    果然,这个流言在瓦岗军中传开不久,瓦岗军又出现了新一轮的跑路风潮。

    “走走走必须走,密公再不走咱们以后想走都难!”

    祖君彦和徐世绩面无血色,同时跑到暴躁不以的李密跟前建议道:“不如快撤,咱们回到瓦岗城再慢慢梳理内部纷乱!”

    李密良久无语,看得祖,徐两位急得都快冒火了。

    他如何不知眼下离开是最好选择,可他不甘心啊。

    就此灰溜溜撤离,对他的声望打击巨大。之前近一年时间积累的名望,可能就在这一撤之后损失怠尽。瓦岗的声势也将被彻底压制,再也不复之前天下第一反贼势力的风光无限。

    最要命的是,名头损失事小,关键瓦岗名头坠落,他李密的风头不盛之时,前来投奔瓦岗的好汉还能有多少?

    单靠已经损失不少人手,可以算得上分崩离析的瓦岗,实在撑不住河南隋军的连番冲击。更别提要是没有大量新鲜血液加入,以后的日子将越发艰难。

    过苦日子李密倒是不怕,他怕的是心中抱负就此一去不复返。

    李密野心勃勃,他可是志在天下啊。

    要是瓦岗没了吸引力,吸引不来大量新鲜血液投靠,不仅天下第一反贼势力的名头保不住,就是以后想在河南继续搅风搅雨也都难上加难。

    真要是如此,他之前还不如拉上手下弟兄,从瓦岗分离出来单干,也总不眼下顶着‘二五仔’的烂名头好吧。

    不甘心啊,真是不甘心!

    “密公,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祖君彦郁闷得差点吐血,对李密也越发不爽起来。

    从这也可以看出,李密在做领袖的时候缺点确实极大,起码在自己做决断的时候。自然不自然考虑得太多。大部分时候这样的品质自然极其难得,可以避免出现脑子一热胡乱指挥的错误。

    可有些时候,这些的性子就很要命了,就比如眼下……

    “是啊密公,咱们还是尽快撤离得好!”

    徐世绩更加憋闷。他可是瓦岗创建者之一,算得上瓦岗老人中除了翟让之外的第一人。谁知道一场火并下来就成了这个样子,这世上要是有后悔卖,他一定倾家荡产买上一斤先。

    “好吧,咱们尽快撤回瓦岗城!”

    李密无奈,身边两大得力心腹的意见不得不听。

    这时,他又不仅想起了那位美艳绝伦的‘俏军师’,如果有她在的话,自己眼下的情况可能要好得多吧?

    活人呐,永远争不过死人!

    ……

    兴洛仓临时营地。帅帐。

    “哈哈,沈军师看到没有,李密做的这种糊涂事儿,算是把自己给坑死了!”

    看着眼前脸色憔悴,明显比之前削弱了不少的‘俏军师’,林沙一脸开心毫不客气嘲讽道:“这就是李密的能耐么,不过如此而已!”

    “哼,密公雄才大略,这种小槛根本就拦不住他!”

    沈落雁做上不服,心里却是郁闷得紧。对李密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怎么回如此?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外头还有隋军虎视耽耽,怎么就能爆发内乱将大龙头翟让给杀了呢?

    现在好了,局面失控瓦岗的形势一下子变得极为糟糕恶劣。

    眼前男子真是可恶啊。随便施展几个小手段,便直中瓦岗要害,把好好一个正处于上升期的瓦缸,弄得眼下风雨飘摇实力大损。

    “林征北你也不要得意得太早,密公肯定会尽快恢复过来,再多洛阳形成威逼之势!”越想心头越是郁闷。沈落雁忍不住嘴硬说道。

    “哈哈,沈军师不必替李密脸上贴金!”

    林沙很是乐意见到沈落雁脸上的郁闷,满脸傲然轻笑道:“估计他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林征北你这话何意?”

    沈落雁脸色大变,明明林沙脸上带着和煦轻笑,可她却感觉遍体生寒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本来想跟你打个赌,不过回头一想觉得有些欺负人!”

    林沙微微一笑,看向美艳绝伦的沈落雁眼中古井无波,没有理会她脸上露出的惊疑不定,淡淡问道:“沈军师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耐心有限!”

    “哼,想让我替狗皇帝卖命,想都别想!”

    沈落雁脸色一白,这一刻她感受到了来自林沙身上的淡淡冷气,一种经历过尸杀血海后的凛然军气,同时她也明白林沙这话虽然轻描淡写,却是对她的最后通牒。

    以她对眼前这位大将军的了解,心硬如铁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冷硬,铁血无情才是他的真性情吧?

    谁不怕死?

    她也怕啊,可心中自有底线在,不然以她堂堂富家千金之尊,也不会投身瓦岗军这冒着生命危险造反。

    “谁说要你替扬广卖命了?”

    眼中波光一闪,林沙冷然轻笑,不屑道:“也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估计杨广对你的身体,比对你的才华更加看重!”

    “你!”

    沈落雁又气又怒,心中又生出丝丝失落。

    “我是要你加入幽州军,帮我处理一些幽州军务!”

    闲闲扫了眼脸色青红交替的沈落雁,林沙晒笑道:“我对你们所谓的江湖义气不感兴趣,但我也不是个会强迫人做不愿意之事的人,既然你对瓦岗那么有感情,那就不要跟瓦岗有任何联系就好!”

    沈落雁脸色一阵变幻最后默然以对,算是默认了林沙的安排。

    “哈哈,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林沙哈哈一笑,摇了摇头一点都没有吃惊于沈落雁的选择。

    这是个极有野心的女人,不说能力如何,要是没有一颗争强好胜之心,在李密麾下四大军师之中,她也不会只在祖君彦之下,隐隐盖过了王伯当和徐世绩两人。

    既然她有野心,林沙就给他一个更大平台。

    瓦岗虽然号称天下第一反贼势力,能控制的地盘毕竟不是很大。

    瓦岗的名头,还是在江湖上更响亮一些。

    可江湖事务,更看重的还是势力以及拳头大小。瓦岗真正能够影响到的江湖,也就是河南一带而已。

    河北窦建德,江淮杜伏威和李子通,哪一个又是好相与的角色?

    瓦岗名头虽响,想要把手伸到其他势力的饭碗抢食,想想都知道后果如何。

    所以说,别看沈落雁名头响亮,可惜真正的权利和能施展的空间小得很。

    而林沙则不同,作为隋军大将军占有正统名义,实际上掌握了幽州,名义上控制了河北,事实上在河南拥有巨大影响力。

    随便腾出个位置出来,就够沈落雁好好折腾的了。

    他倒是要看看,沈落雁的能力究竟有多强。

    真有能力的话,他也不介意给她更大的施展才华的平台。如果只是虚有其表的话,林沙也不介意直接将之抛弃,一个花瓶可入不了林沙的法眼。

    ……

    刚刚将神思不属的沈落雁打发走,前线将军便急匆匆赶了过来汇报紧急军情:瓦岗军调动异常,可以要撤!

    “想撤,哪那么容易?”

    林沙眼神冰冷满脸讥讽,大手一挥喝令道:“命令各部,加紧对瓦岗军的骚扰动作,拖住他们的主力不得轻易撤离!”

    于是,接下来几日让瓦岗一干首领郁闷的情况出现了。

    他们想撤军,可对面的隋军却突然加大了骚扰牵制力度,搞得他们精疲力尽狼狈不堪,根本就无法安心收拾家伙什返回。

    这让李密陷入深深的担忧情绪中,眼下不是他想不想撤的问题,而是隋军让不让瓦岗军轻易撤离的问题。

    跟隋军耗吧,瓦岗军心动荡根本耗不起。

    想强行撤离吧,损失太大得不偿失,搞不好瓦岗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情况。

    “密公,这下该如何是好?”

    “密公,那帮隋狗迫得太紧,弟兄们根本无法安心撤离??!”

    “密公,不如跟那帮隋狗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密公……”

    一时间,李密头大如斗,很是后悔把翟让干掉,不然眼下这种情况,哪用得着他如此烦心?

    “放心就是,我自有办法让隋军不得妄动!”

    不过想归想,眼下的实际问题还得解决,李密冷冷一笑安抚住了手下亲信,嘴角挂着冷笑,目光看向北方深邃高深莫测。

    ……

    “什么,越王下令,要本将军跟张通守他们几员前线大将,回洛阳述职?”

    看着眼前传令的东都留守小吏,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冷芒连连闪烁,整个房间顿时被一股冷气笼罩。

    “征北大将军,还请接令尽快启程!”

    那传令小吏,额头不知何时已泌出一层冷汗,硬着头皮催促道。

    林沙笑了,心中却是一片冷然。

    他感觉这情景,怎么如此的眼熟呢?

    对了,当年岳飞的十二道金牌,估计就是这摸样了吧。

    看来,他得学一学那位岳鹏举了。

    “我要是不答应呢?”林沙笑容越来越盛,却嚷传令小吏无端断生出一丝寒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