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真的乱了……

    与隋军相峙于兴洛仓所在洛口一带,连连战败终于在强大的压力下,内部矛盾猛烈爆发。

    李密与翟让于深夜火并,瓦岗军大乱。

    瓦岗大龙头翟让直接战死,混乱了一夜厮杀了一晚的瓦岗军,也在清晨之时稳定住了局面。

    “李密果然有几把刷子!”

    林沙亲率数万隋军在瓦冈大营前游走了几圈,发现没有空子可钻之后,也没有硬来直接返回兴洛仓营地。

    “可惜可惜,实在是太可惜??!”

    “是啊,这么个大好机会白白从眼前错过,实在可惜得很!”

    “李密这厮显然计划多时,不然瓦岗贼子也不会稳定得如此之速!”

    “……”

    一干隋军将校议论纷纷,个个可惜人人失望错失大好良机。

    “没什么好可惜的!”

    林沙却是不以为然,面对一干满脸茫然的手下将校,他冷笑道:“翟让毕竟是瓦岗大龙头,同时也是瓦岗的真正创建者,其在瓦岗内部的影响力不容小觑,等着吧真正的乱子还在后头!”

    果然不出林沙所料,瓦岗军才平静了三日不到,又出乱子了。

    先是探子来报,瓦岗大龙头翟让之女翟娇,惊闻父亲死讯后当即反出瓦岗寨,在翟府大总管屠叔方的护卫下,直接跑到荣阳向张须陀投降。

    与此同时,瓦岗大将,大龙头翟让心腹单雄信,也在同一时间率军反出瓦缸,与翟让孤女翟娇汇合一同向张须陀投诚。

    真真好似平地一声惊雷!

    由此,瓦岗内部急剧动荡,每日逃出营地或投奔隋军,或回家种地或干脆落草为寇者甚众。

    这些逃兵,大多数都是翟让心腹将士,心知在李密手下讨不了好。说不定还会被当成炮灰来使,于是趁着营中混乱之际纷纷出逃。

    李密对此竟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并不过分逼迫也不主动大开杀戒。

    隋军方面更是大开方便之门,当然也不是什么鸟都收。

    表面上一副你来我就敢用的大气魄。暗地里却是没少安插探子深入叛逃瓦岗将士之中,探听他们的心声努力打探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

    纯粹的将士隋军欢迎,瓦岗军这些年跟隋军没少大战,其战斗力还是很得隋军将校认可的。

    不管之前杀过多少隋军,那只是战场厮杀各位其主。除非碰到那种特别好沙的疯子,在隋军和瓦岗军中出了名却又没有底线的亡命之徒,否则隋军将校很是欢迎那些性格淳朴的瓦岗将士。

    至于那些心思不纯,又或者手中沾了不少无辜百姓鲜血的家伙,值此大好时机也不好将他们如何,只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炮制不迟。

    有时候不得不佩服瓦岗的军纪,比起‘养尊处优’的隋军将士,瓦岗军的军纪真的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单雄信带来的心腹军士,几乎遭到一干隋军将校哄抢,人人都知道那是英勇善战的精锐人马。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位翟让心腹瓦岗大将投奔过来后,谁都不信任直言投奔荣阳通守张须陀,搞得张大通守好不狼狈,算得上一种另类的相爱相杀吧。

    张须陀差点没被郁闷得吐血,所幸如今河南隋军有林沙这尊大神坐镇,这才避免了隋军内部起纷争,不然以依单雄信这一手,就足够让他张大通守在河南军界被孤立,甚至被政敌抓住把柄弄得下不来台。

    听到消息后,林沙也乐得不行。

    不过为了?;ふ判胪诱庳?。他直言发话让单雄信跟翟大小姐翟娇过来拜见,至于接下来的安排他都亲手接过处理,这才让前线各部将领沸腾的骚动慢慢平息下去。

    两日后,兴洛仓临时帅帐。林沙终于见到了这位隋唐英雄传中,最终死在李唐手里的好汉,以及颇具传奇色彩的翟大小姐。

    “你就是单雄信?”

    “你是翟让的女儿翟娇?”

    看着眼前虎躯豹颈,浑身透着杀伐果决之意的雄壮汉子,以及五官虽然还算看得过去,额骨却过于高耸椭圆。装扮得不伦不类像个粗鲁汉子的年轻女子,林沙淡然轻笑主动开口。

    “正是单某!”

    “正是翟娇!”

    这两位,显然在路上已经商讨好了以沉默应对,面对林沙的询问沉着以对,看不出丝毫的悲伤又或者其它情绪。

    “你们既然投奔了官军,就老老实实在这儿待着!”

    两个小人物而已,单雄信也不过程咬金那一级的战将罢了,连秦叔宝的水平都不如,只能在战阵之上出出力,在其余方面林沙不想也不能让他们过多插手,所以对待他们的态度不免冷淡了点。

    见两人稍有不安,就是历经战阵见过风浪的单雄信,都难免出现紧张不安之色,林沙放缓了语气平缓道:“不要怪我说话直接,估计我说其它的你们也不会轻易相信!”

    “不敢!”“不敢!”

    单雄信和翟娇立时额头冒出丝丝冷汗,急忙恭声回答。

    “没什么敢不敢的!”

    林沙没心情和精力跟这两位打哑谜,断然说道:“单雄信既然你信任张须陀张通守,那你以后就在他麾下效力,记住好好做事只要有我林沙坐镇洛阳一天,就不会有人翻你旧帐!”

    还是这话直接有效,原本绷紧了神经忐忑不安的单雄信,脸上露出丝丝轻松之色恭敬回应,语气比之开始时生动有力多了。

    “至于翟娇你,也不需要做什么,老实在荣阳待着就是!”

    林沙目光看向打扮不伦不类的女汉子,见她满脸焦急想说什么,摆了摆手一脸平静道:“瓦岗军和李密自有隋军将士应付,还用不着推你一女流之辈出来丢人现眼!”

    伸手制止这位女汉子开口,悠然道:“相信翟让在世,也不愿你身陷险地出现什么危险,再说还有单雄信这些瓦岗反正过来的将士们看着呢,隋军还没到那么下作的份上!”

    见翟娇眼泪顿时飚出,他呵呵一笑,‘和颜悦色’道:“用不着担心什么,我林某人纵横辽东高句丽之时,就是对上了弈剑大师傅采林那家伙,也没用过龌龊手段,自然不会在你一女子身上破例!”

    好好安抚了下满脸憔悴,好似受了不轻打击的翟娇,林沙又回头冲着神色黯然的单雄信说道:“本将军也知道你的难处,放心就是,以后隋军针对瓦岗的军事行动,你可以不必参加!”

    单雄信果然脸色一喜,急忙拱手道:“谢大将军!”

    不过林沙这话中含义,是安抚他的情绪多些,还是警告他不要轻易插手瓦岗战事的情况多些,他都领这份情。

    “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

    林沙语气突然一沉,帅帐的气氛顿时凝滞,好似一座大山压在单雄信和翟娇身上,不过一时半刻这两位已是冷汗淋漓身子发颤,满心惶恐不知所措。

    “所谓先礼后兵,我丑话也先说在前头!”

    目光森冷如刀,瞬间让单雄信和翟娇如坠冰窟,就是体内真气都似乎被冻住一般,运使缓慢极其艰难,两人心中大骇这才明白眼前这位青年大将军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只是依靠气势压迫,便能教他俩几乎失去了战斗力!

    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只是此时他们新降,内心忐忑无论身心都处于焦虑情绪中,受林沙的磅礴气势一激放大了负面情绪而已。

    正要只靠气势就能碾压一切,那几位绝顶大宗师还不无敌了?

    “既然你们已经反正成了官军,以后就老实做事不要多想其它!”

    林沙目光森冷,语气阴寒带着一股子凛然杀机,淡淡道:“否则任你逃到天涯海角,就别指望能逃过本将军的追杀!”

    说着,浑身气势大开,一股恐怖杀气冲天而起,瞬间将来不及作出反应的单雄信和翟娇笼罩其中。

    尸山血海,煞气冲天,血腥冲鼻……

    总之,两人瞬间陷身修罗地狱般的幻景之中,等林沙主动收回如海气势,不过短短几瞬功夫两人已是惊得脸色煞白身上衣裳全被冷汗湿透。

    “有些事情,做出了决定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林沙的声音,好似从虚无缥缈的云端传入耳中:“一旦你们还想三心二意的话,那后果你们根本就承担不起!”

    “大将军放心,既然单某已经向官军投诚,只要官军待我以城,单某绝不会三心二意做出另人不耻之事!”单雄信果然不愧是瓦岗大将,很快恢复镇定说出一番‘抹陵两可’之言。

    “李密在瓦岗一日,我便视瓦岗为仇寇!”

    翟娇可比单雄信狠多了,咬牙切齿满脸狰狞怒道:“大将军放心就是,小女子已经无路可走!”

    呵呵,两个不省心的家伙!

    林沙淡然轻笑,点了点头又安抚了几句,便叫人带两人离去,眼中精光闪烁嘴角露出一丝冷然轻笑:“嘿嘿,李密这次老子叫你永无翻身之机!”

    让李密郁闷得差点吐血的是,正当他还忙活着处理瓦岗内部一系列让人头疼的糊糊事时,隋军方面新一轮的流言攻势又至……(未完待续。)

    PS:  下午睡过头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