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洛仓,瓦岗军帅帐。

    高高飘摇的李字帅旗迎风飞舞,蒲山公营将士抬头挺胸士气高昂。

    可是帅帐之中,主人李密却是满脸阴沉来回度步,脸色一时青白交替难看到了极点。

    “可恶啊,林征北那个混蛋竟然杀了沈落雁!”

    喉咙发出低低好似野兽般的咆哮,李密浑身杀气缭绕让心惊不已。

    “密公,消火!”

    此时李密手下四大得力手下,除了被俘的沈落雁之外,其余三人祖君彦,王伯当和徐世绩都在,他们也都一个个满脸沉重,此时作李密第一心腹的祖君彦开口劝解。

    “消火,叫我如何消火?”

    李密满脸暴躁神色狰狞,猛然扭头怒吼道:“落雁死了,落雁就这么死了,我心痛??!”

    说着,摆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摸样。

    祖君彦一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是好,李密这厮的反应也太过了点吧,由不得人不往歪处想啊。

    当然,胡思乱想之余,他们也难免生起一种兔死狐悲的悲伤。

    除了是女儿身之外,沈落雁无论武功,智计以及手段,都不在他们三人任何一位之下,却是突然战‘死’于隋狗之手,要是他们心中没有触动怎么可能?

    “密公节哀顺便,眼下大局为重!”

    可不管李密跟沈落雁暗中有什么,又或者心中有什么念头还没施展就结束了,眼下却不是悲伤痛失大将的时候。

    “是我糊涂了!”

    李密心中一惊,缓慢收起失控的情绪,点了点头一脸疲惫自责道。

    “没事,谁都不想出这样的事!”

    祖君彦三人松了口气,急忙开口转移话题,语气沉重问道:“密公,兴洛仓这边防守严密,咱们想要打开缺口却是不易??!”

    “是啊密公,尤其那位隋狗林征北回来。隋军必将士气大振,这对于咱们的作战计划很是不利!”徐世绩也是位有勇有谋的好汉,不然也成不了真实历史以及大唐历史中的初唐名将。

    “密公,咱们要不要想法子用别的手段弄死刘文恭和裴仁基。这样焦灼下去情势对咱们越发不利!”王伯当也跟着开口,眼中凶光闪烁一脸狰狞。

    “哦,伯当你有办法?”

    李密闻言一喜,急忙开声问道。

    “以我的箭术,只要将他们诱出中军重重守卫之中。他俩必死无疑!”

    王伯当一脸傲然,目光炯炯直视李密。

    “哦,这样??!”

    李密脸上神色淡淡,紧皱眉头有些无奈道:“如此关键时刻,两员隋狗大将又怎么可能轻身赴险?”

    “密公,咱们还是试一试的好!”

    见王伯当脸色有些难看,祖君彦轻笑着说道:“咱们不试上一试,又怎么可能知道这事不能成?”

    李密闻言脸色一呆,见徐世绩也微微点头,立时反应过来附和道:“那就试一试好了。这事可就要拜托伯当了!”

    “放心吧密公!”

    王伯当脸上露出自信微笑,拍着胸膛保证道:“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不会辜负密公所托!”

    等人都散了去,王伯当和徐世绩各自回营处理军务,祖君彦却是绕了个圈子又回大了帅帐,李密面对自家头号心腹也没啥好隐瞒的,无奈苦笑道:“这个王伯当啊,还是这么意气用事!”

    “这样不好么?”

    祖君彦笑得颇为意味深长,缓声道:“如此,密公才更好的掌握不是么?”

    “此一时彼一时??!”

    李密苦笑连连。摇头道:“此时形势可不容乐观,拿不下荣阳或者兴洛仓,对瓦岗的形势就起不到好的作用!”

    “密公,咱们。要事先做好抽身而退的准备!”

    既然李密都把话说开了,祖君彦也没什么遮掩的,压低了声音直接提醒道:“免得身陷泥潭脱身不得,到时候对密公的大业可是不利得很!”

    “事情,真到了这一步了么?”

    李密一时失神,并没有发觉祖君彦眼中一闪而逝的冷笑。

    其实李密心中清楚。自从沈落雁劫杀征北大将军林沙失败后,瓦岗的大好局势将一去不复返。

    林沙可是比张须陀还要难以对付的狠角色,有能力有威望一统整个河南隋军的存在,这对瓦岗而言实在是一个超级劲敌。

    当初瓦岗为了对付区区一个张须陀,连吃奶的劲头都使了出来,最后依旧功亏一溃,更别提直接跟更加难缠的征北大将军林沙直接对抗。

    不是他没信心,而是大势如此无可奈何。

    张须陀官至河南剿匪大招讨使,号称能指挥整个河南地方驻军,可实际上他能指挥得动的军队,就只有手头那几万将士。

    可征北大将军林沙则不同,他却是完全有能力也有威望,指挥调动得了整个河南的隋军部队。

    就算河南的地方驻军不给力,别忘了林沙还是幽州隋军首领,统帅八万天下精锐的幽州军。

    不要多,只需五万幽州军到位,瓦岗数十万大军就只有吃憋倒霉的份。

    特别是瓦岗大军连番在这厮手头吃亏,对上他可没半分心理优势。

    “密公,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祖君彦微微一笑,好似看穿了李密心中所想,轻声提醒道。

    “想退也不是那么容易??!”

    李密眼中精光闪烁,瞬间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当即摆出了实际问题。

    “不是还有大龙头么?”

    祖君彦眼中精光闪烁,语气平淡却是饱含凛冽杀机,冷然道:“待大龙头损兵折将,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

    说着,伸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嘴里发出嘿嘿冷笑意思不言而喻。

    李密一脸‘怅然’,感叹了句:“终于要走到这一步了,心中着实有些不安呐!”

    却是没说反对也没说赞同,算是一种无言的默认。

    祖君彦微微一笑不说话,心中却是对李密如此做作的行事很不以为然。

    ……

    荣阳太守府正堂,此时已被征为征北大将军临时帅帐。

    “李密这厮性格多疑,咱们要好好利用,让瓦岗内部自乱阵脚,咱们才好一举将他们重创!”

    此时包括征北大将军林沙,荣阳通守张须陀,猛将程咬金,罗士信和秦叔宝等隋军前线重要将领全部到齐,正激烈商讨着离间瓦岗的办法。

    隋军在瓦岗内部也布置了不少暗子,对瓦岗内部的情况不说了若指掌,起码大面上的事情绝对不差。

    而探子探来的最重要情报,就是瓦岗大龙头翟让与李密不和之事。

    说起来,这事有李密和翟让的权利斗争,也少不得林沙这位隋军大将的推波助澜。

    当初在大海寺解救张须陀部时,林沙便时刻做出一副对李密极端重视,却又对翟让不屑一顾的摸样。

    而后又是出言讥讽,又是派出手下弟兄散布谣言,致使李密和翟让本就淡薄的关系迅速恶化。

    之后又派出探子潜伏瓦岗内部,不是煽风点火造谣生事?;蛞缘匀靡幌底跃?,又或以蒲山公营嫡系为名,在瓦岗军底层闹腾得很不像话,甚至连一些中低层将领不明情况之下,也被拖下水跟着折腾。

    时到如今离间之计效果明显,李密和翟让两方的关系已是水火不容,已经没有调和的可能。

    除非一方主动让步放弃大权,否则只有一方死去才有可能缓解这种激烈内部矛盾。

    可瓦岗本就是翟让所创,他自是不会轻易将一手打造的基业拱手让人。

    至于李密更是野心勃勃,想依仗瓦岗天下第一反贼势力的名头,成就自己的雄图霸业,自然也是对瓦岗军政大权看得极重。

    也是因此,李密和翟让几乎没有调和的余地,这是赤落落的利益之争,就算他们现在放手,手下那帮被挑起火气的弟兄,也容不得他们退缩。

    “那咱们是不是直接从李密和翟让的关系上入手?”

    张须陀满脸喜色,沉吟着建议道。

    “这样不好,太过明显了!”

    林沙摇头,眼中杀机隐隐神色漠然,摆了摆手直接否决道:“他俩的关系已经差到不能再差,除非直接动武解决,否则再行挑拨短时间内已是无用,反而可能暴露咱们的人手!”

    “那将军有什么好办法?”

    旁边,秦叔宝仗着跟林沙有过同路之谊,好奇开口询问。

    “不动翟让和李密,难道咱们还动不了他们手下那帮贼头?”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沉声说道:“不管是李密手下大将,还是翟让手下好汉,可都不是啥省油的灯,只要计划得当先让他们乱起来!”

    “那,征北大将军,您打算先拿谁开刀!”

    程咬金嗡声嗡气一副粗人派头,‘憨头憨脑’直言相问。

    “李密手下第一心腹,祖君彦!”

    林沙冷冷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的森森白牙,眼中射出两道森冷凶光,语气森寒犹如九阴地狱刮来的冷风,不带丝毫感**彩:“这位祖军师,好似跟突厥人,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感受到林沙语气中的浓郁杀气,张须陀等人忍不住心头发寒,对祖君彦这厮生起丝丝同情……未完待续。

    ps:  凌晨两点左右应该还有一章,感谢冰月兄弟的厚赏,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