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军临时营地,帅帐?!?, 哦亲

    气氛凝重而暧昧

    “哼,我乃瓦岗大将,凭什么给你这个狗官卖命”

    沈落雁嗤笑出声,身上披着披风让她大感安心,之前因为惊慌失措消失的睿智和犀利全都回来,又变成了瓦岗英姿飒爽的俏军师。

    “我看好你的能力”

    林沙只轻轻一笑,竟让沈落雁有红脸的趋势,他也没心思仔细琢磨沈落雁的小心思,只好笑道:“以沈军师的眼光,难道看不出李密混不长久么”

    “哼,密公雄才大略,志在天下”

    沈落雁脸色一变,声音都不由自主变得尖利几分。

    “什么狗屁雄才大略志在天下”

    没心情听沈落雁替李密吹嘘,林沙不耐烦的一挥手,嗤笑道:“李密说到底不过是翟让手下的狗而已”

    右手手掌轻挥,一股柔劲如风吹拂,却是正好让沈落雁的即将出口的反驳之言,憋屈的吞回肚里。

    “不是本将军瞧不上李密,他其实跟你一样,都只是谋略型人才”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郑重认真道:“当初他辅佐楚公之时,出谋划策十分出采,这才遭了陛下的忌,天下通缉绝不放过”

    说到这里他冷然一笑,话锋轻转不屑道:“沈军师作为李密的左膀右臂,自然知晓他在逃亡一年多时间里。过得有多落魄”

    见沈落雁听得有些迷糊,他长笑出声大手一张。一股磅礴吸力传出,在沈落雁的尖叫声中,轻松将这位出了名的俏军师抱在怀里,大手在单薄的披风上轻轻一拂,沈落雁的尖叫声顿时噶然而止,一张美艳脸膛羞得通红似欲滴血。娇柔婀娜的身子僵硬连动都不敢动弹分毫。

    沈落雁只觉一股热力在周身游荡。所过之处肌肤一阵酥麻无力,再也兴不起丝毫反抗之力,脸红心跳脑子一阵阵茫然。

    “以他的武功实力,想要拉起一支贼寇队伍,占山为王没多少困难吧”

    怀里抱着个娇俏大美女,林沙神色依旧平静之极,除了右手不时轻抚之外,其余肢体却是安分得很,淡然轻笑:“可李密却没有这么做。反而等到瓦岗声势起来后,第一时间跑去投奔”

    沈落雁满心羞涩,却也将林沙的话一字不落听入耳中。

    “这说明什么”

    林沙冷笑,不屑道:“他对自己统领一方没有自信。又或者早早就起了干翻瓦岗大龙头,自己当家做主的心思”

    “你,你不要胡说”

    闻得此言,沈落雁心头一紧,下意识反驳道:“大龙头魄力不足,比密公差远了,瓦岗想更进一步的话”

    “就要翟让退位让贤是吧”

    林沙嗤笑。右手重重按在沈落雁胸前山峰上,引来怀中佳人一声惊呼,这才不屑接口道:“亏李密想得出来”

    不待脸上红云密布的沈落雁解释什么,他只淡然道:“李密一日认翟让为主,只要翟让没做杀鸡取卵之事,你那密公就一日摆脱不了翟让带来的阴影”

    “不要否认”

    手臂一松,坐在林沙怀里的沈落雁,竟好似没有骨头一般向下便倒,林沙无奈只接继续搂抱着,口气淡淡冷然道:“瓦岗毕竟是翟让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李密想要轻松摘桃子哪那么简单”

    沈落雁顾不得身上异样感觉,一张俏脸随着林沙的说辞渐渐变白。

    “只要李密做出对翟让不利的举动,瓦岗立即分崩离析”

    林沙嗤笑出声,低头看了眼怀中美人,毫不客气嘲讽道:“瓦岗全盛之时都不是官军对手,更何况分裂的情况下”

    见沈落雁脸色大变想说什么,林沙轻轻一笑送出一股柔劲,让沈落雁脱离怀抱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不要跟我说什么李密雄才大略之类的屁话,有本将军在河南虽大却无他容身之地”林沙淡然轻笑,语气中说不出的嚣张霸道。

    离开那个宽阔温暖怀抱,沈落雁心中竟有丝丝失落,不过听得林沙如此狂妄之语,不禁心头有气冷笑道:“征北大将军真是好气魄,就是不知道等兴洛仓易手之后,你还能不能有这样的好心情”

    “哈哈,说露嘴了吧”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神色却是平静异常,指着沈落雁连连轻笑,不屑道:“在遇上沈军师之前,本将军已经给刘文恭刘将军还有裴仁基裴将军去信,要他们做好守护不要轻举妄动”

    “怎么可能”

    沈落雁大惊失色,林沙所言好似一声惊雷,猛的在她心中炸响,炸得她心胆欲丧几乎透不过起。

    看到林沙那张似笑非笑的可恶脸膛,她真恨不得冲上去将它撕烂。

    瓦岗这次的行动失败了,密公的举措也失败了

    作为李密心腹,瓦岗赫赫有名的俏军师,沈落雁自然明白李密的全盘计划。

    其中荣阳和兴洛仓都是关键,荥阳位于大运河通济渠之南,沿运河西上,只经虎牢、偃师两城便可扺东都洛阳,不过数天水程:所以瓦岗军若在此生根立基,拿下荣阳是必须的。

    这样一来,便可对隋室实造成了重大的威胁。

    若东都失守,不但截断了西面京师与东方的水路连系,在心理上那胜利者还可立时跃登天下众起义军霸主的宝座。

    而兴洛仓藏粮千万,只要得到兴洛仓,瓦岗军以后数年的军粮供应将不成问题。同时有足够的粮食在手,无论是收买民心还是扩充势力,瓦岗都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义军势力

    可惜,大隋出了位征北大将军

    不仅在关键时刻救下瓦岗大敌荣阳通守张须陀,使的瓦岗夺取荣阳之计彻底破产,失去了一个势力飞跃的大好良机。

    如今林沙又看破了瓦岗目的,拿下兴洛仓的机会又少之又少。

    而等密公对大龙头翟让发难之时,瓦岗几乎再无出头之日

    形势为何变得如此之快

    沈落雁心中惶恐不安,一切都是眼前这个雄壮如山的男子所为,难道他真的是瓦岗克星不成

    “哈哈,沈军师想什么呢”

    林沙那可恶的声音轻轻在耳边缭绕,更让她气得差点吐血的是林沙这混蛋接下来的话。

    “沈军师不觉得身上难受么,本将军替你疏通经络气脉应该开始发挥作用了,恩,沈军师身上有股馊味啊”

    啊啊啊

    临时帅帐之中,突然传出沈落雁可怖的尖叫。

    帅帐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我哪知道,估计跟那事有关

    将军真是厉害啊,都这么长时间了。

    嘿嘿,是你小子自己不行了吧

    站在临时帅帐门口守卫的亲兵,挤眉弄眼直接以眼神对话,脸上露出怪怪笑容,只当没听见帅帐发出的凄厉尖叫。

    不过很快,林沙便将他们招了进去。

    果然不出所料,沈落雁这个发达美人身上套着将军的披风,这更加让两位亲兵确定了心中所想。

    只是,沈落雁这美人身上,怎么又股难闻的怪味呢

    不容他们多作它想,林沙便吩咐他俩,带着沈落雁找个安静的营帐,好好清理下个人卫生。

    沈落雁几乎羞得无地自容,尤其两位亲兵怪怪的眼神,更是让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两个心思龌龊的混蛋

    沈落雁几乎是以小跑的姿势,跟着两位笑容古怪的亲兵出了帅帐,一张俏丽脸膛羞得通红,几乎都感觉无脸见人。

    “将军,宇文将军求见”

    沈落雁才刚刚离开,林沙脸上的笑容缓缓变浅变淡,便有亲兵进帐汇报道。

    “不见”

    林沙眉头一皱,没好气道:“让他老实待在前锋营,要是不听话小心老子亲自跑去削他”

    随口将亲兵打发走,林沙在心中琢磨了一下,很快便有了一套针对瓦岗的大略战略计划。

    沈落雁他是不会轻易放走的,正好这女人能力手腕极强,帮他处理一应军政俗务再好不过。

    说来说去,她就是一个女人

    尽管因为这里是高武世界的缘故,女人的地位并不低下。

    可比起后来武周之时,女子大量充斥官场,几乎与男子并列甚至压上一头的情况,可要好得太多。

    再说了,沈落雁跟李密一样,都是辅助型的人才,因为没有庞大的势力背景,自身的武力也没达到纵横天下的地步,纵然心中再有乾坤也只能屈居于某势力之下效力,如此才能发挥其一身才能

    随着手头实力不断扩充,统辖的地盘也越来越大,所需处理和军政以及民务也是越来越多,要是没个放心的手下帮忙还真忙不过来。

    主要是他没心思花费太多精力,把所以心思都用在烦琐的政务军务之上。

    他又不是没当过皇帝,只要自身实力够强,掌个大方向和大局就成,没必要事必躬亲搞得没半分空闲时间理会其它事物。

    沈落雁是眼下最为合适的帮手,她是女人,又是瓦岗降将,与大隋官场几乎没有任何牵连。

    同时这女人的能力也是非常厉害,无论军务民情都有一套,跟着李密确实可惜了。

    至于她的忠诚问题,根本就无需担忧未完待续。

    ps:  求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