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瓦岗‘俏军师’沈落雁主持的拦截刺杀任务,就以一种可笑的方式迅速落下帷幕……

    沈落雁低估了宗师高手的可怕,不是简单的依靠上百好手,加上百把手弩可以轻易抵消的。

    结果,她带来的上百好手全军覆灭,她本人也被林沙第一时间俘虏。

    幽州军大部所在,面对五万瓦岗精锐的突然冲击,沉着应对轻松化解了瓦岗的阴谋不说,上万幽州铁骑往来冲杀,杀得瓦岗五万精锐苦不堪言,最后不得不在丢下近万具尸体后,无奈退去。

    而幽州军大部的损失,不过区区三千而已,还是受伤的多阵亡的少。

    “怎么样,‘俏军师’观我幽州军战力如何?”

    一行回返临时营地,林沙一边听取战情汇报,一边戏谑向坐在旁边满脸呆滞的沈落雁问道。

    “成王败寇,无话可说!”

    沈落雁精致艳丽的脸膛一片死灰,目光森冷如刀咬牙狠狠道:“征北大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小女子输得不冤!”

    “哈哈,瓦岗‘俏军师’此言大赞,我心甚慰!”

    林沙哈哈大笑,特意在‘俏军师’三个字上加重语气。

    沈落雁脸色大变,眼神警惕的扫了林沙一眼,那道雄壮魁伟的身躯给了她极大冲击,怒声道:“征北大将军有事说事,落雁只求速死!”

    “想求速死?”

    林沙脸上神色颇为玩味,也不去看沈落雁微微发白的脸色,淡然笑道:“哪那么容易???”

    “林征北你想做什么?”

    沈落雁终于绷不住了,尖利着嗓子怒声大叫:“你个狗官不要痴心妄想,我就是死也不会如你之愿!”

    回思以前听闻或者亲眼所见的那些大隋龌龊官员,沈落雁顿时满心惶恐,光洁圆润的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心底发虚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

    “想沈军师这帮既聪明又美丽,还很有风情的人才,本将军怎么舍得轻易毁去呢?”

    林沙裂嘴轻笑??聪蛏蚵溲愕哪抗庵新际遣换澈靡?。

    “你个混蛋!”

    沈落雁尖叫出声,一颗芳心彻底沉了下去,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死志,猛然起身一头向旁边的茶几撞去。

    “呵。沈军师果然够烈性!”

    可让沈落雁绝望的是,飞扑在半空的身躯突然一滞,而后一股强悍吸力传上,根本就不容她有丝毫反抗便被吸到林沙那只可恶的蒲扇大手之中。

    “你个狗官快放开我,让我去死!”

    沈落雁俏脸上满是狰狞。疯狂挣扎口中连连尖叫,还不断以言语刺激林沙只求得他恼羞成怒。

    “给我闭嘴!”

    抓住沈落雁柔软腰肢的大掌轻一吐劲,刚刚还‘生龙活虎’挣扎不休的沈落雁,就好象被抽掉了全身骨头和力气一般,好似一摊软泥般软倒在林沙手里。

    “你个狗官想要做什么?”

    沈落雁一张俏脸此时已是煞白一片,满眼惊恐雾气隐隐,感受到腰肢处传来的股股热力又让她心慌意乱,有气无力怒喝道:“你个狗官要是对我不轨,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哟喝,沈军师就这么认为本将军是那色中恶鬼?”

    眼睛微微眯缝。林沙单手轻轻提起软若烂泥的‘俏军师’,一脸不怀好意轻笑道:“我之前还真没这想法,不过经由沈军师你一再‘提醒’,本将军倒好似对沈军师来了兴趣,果然长得够俏身段也够火辣!”

    “你,你,你个狗官!”

    沈落雁一张俏脸顿时羞得通红,心里暗暗唾骂自己不知羞,搞来搞去是自己误会,还一再提醒眼前这厮要对她如何如何。

    这一刻。威风八面蛇蝎心肠的沈军师鸵鸟了,她宁愿相信林沙的话,也不愿信任自己原本的猜测,因为这样她才有一线生机。

    “把衣服脱了!”

    就在这时。林沙一声淡然轻笑,好似炸雷震得她目瞪口呆,等反应过来顿时俏脸变得煞白如纸,一脸惊恐怒视笑吟吟好似恶魔嘴脸的林沙,恨道:“狗官你休想得逞,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的!”

    “哪那么多废话!”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提住沈落雁的大手猛地一松,掌心暗劲吞吐冷然道:“叫你脱就脱,哪那么多废话?”

    下一刻,沈落雁身上的衣裳,便化作片片碎布如蝴蝶漫天飞舞,瞬间将沈落雁完全毫无遮掩的娇躯暴露出来。

    “啊,你个狗官不得好死……”

    临时帅帐之中,顿时发出沈落雁充满绝望情绪的尖叫,听得外头守护的数位亲卫一阵面面相觑,突然互相使了个暧昧的眼色嘿嘿轻笑起来。

    大将军,终于开窍知道亲近女人了?

    “真是麻烦的女人!”

    林沙一把将尖叫布置的沈落雁提起,任由她那身玲珑有致惹人犯罪的躯体白晃晃立在身前,眼中欣赏之色一闪右手轻轻拍在沈落雁光洁富有弹性的小腹上,体内北冥真气如涓涓细流缓缓而出。

    “啊,你个狗官想干什么,快放开你那只狗爪子!”

    “呵呵,没想到出了名的瓦岗俏军师如此敏感,这还是那位闻名江湖的蛇蝎美人么?”

    “你个狗官,要对我做什么,啊……”

    帅帐外的数名亲卫听得面面相觑,尤其沈落雁最后那一声似痛苦又似享受的尖叫,让他们春心浮动满身燥热,浮想联翩之余又难免面面相觑,大将军的转变也来得太猛烈了些吧?

    ……

    而在帅帐之中,却没有发生几名亲卫所想的那般暧昧之事。

    沈落雁浑身光洁溜溜横躺在地,身躯婀娜有致引人遐思不假,林沙却是稳稳端坐在桌案后的帅椅之上一脸戏谑,并没有做那禽兽之事。

    “你,你,你个狗官,竟然废了我的武功?”

    沈落雁俏脸煞白又惊又怒,顾不得让林沙这厮大饱眼福,急忙感应体内真气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差点就此昏死过去。

    丹田,空空如也。

    经脉之中,也是空空如也!

    她那一身达到一流高段之境的深厚内力,竟是荡漾无存没留下丝毫痕迹!

    武功被废,一时间沈落雁脑子一片空白,心丧欲死再无丝毫生气。

    “不过是替你散功而已!”

    突然一件宽大披风落在身上,将她玲珑有致火暴异常的娇躯遮掩,林沙的声音好似从天外飘来,飘飘渺渺极不真实:“还不到心灰若死的地步!”

    “你个狗官!”

    沈落雁猛的坐起,也不顾宽大披风从肩头掉落,路出一片雪白以及高耸山峰,一脸灰败怒声尖叫:“还在这里说风凉话,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呵呵……”

    林沙不以为意呵呵一笑,目光直直盯在沈落雁露出的皎好身躯上,恍若实质般让几近发狂的沈落雁瞬间脸色羞得通红,手忙脚乱抓起掉落披风遮掩泄露春光,一双好看凤眸水雾迷蒙凭添几分女儿家娇柔之美。

    “现在冷静下来了吧?”

    呵呵一笑,笑意中的不怀好意,弄得沈落雁脸若红布,羞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经此一闹心情倒是奇迹般恢复了冷静,这才听林沙悠然开口:“只是将你的功力逆转成精气散化全身,提高了你的资质以及身体素质而已!”

    “狗官,你这话何意?”

    沈落雁语气冰冷,私下却是偷偷感应了一下身体变化。

    这一感应不要紧,却是惊得她差点从地上一蹦而起。

    周身十二正经以及奇经八脉畅通无阻,就连头顶天地之桥也没有关闭,而是缓缓吸纳丝丝缕缕天地灵气入体,在经脉之中游走一圈之后自然消散。

    她可没有林沙那恐怖的细微感应能力,自然没法察觉消散的天地灵气,在通过穴位消散之时,还有部分散入身体血肉筋骨之中。

    不过就是如此,也足够她震惊的了!

    这是怎么回事?

    被毁去了全身内力,按她的理解丹田尽毁经脉迅速封闭,精气耗损身体素质瞬间下降几个档次。

    可她感应到,身体非但没有丝毫不适之感,反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舒适之意,浑身上下暖融融的舒服之极。

    丹田也保持得好好的,只是不知为何不能吸纳转化真气?

    更让她惊骇的是,身体中原来的一些隐疾,通过感应也是消失不见,好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情景,真是……

    “呵呵,怎么样,本将军的这番手段还可以吧?”

    就在沈落雁陷入一种又惊又喜的情绪中不可自拔之际,林沙悠然的声音突然入耳,顿时将她从复杂莫名的情绪中惊醒,抬头便见林沙那一张英俊刚毅的可恶笑脸:“眼下你的身体素质,可比普通人强多了,做一些繁杂的文案工作应该难不住你了吧?”

    “你,你,你这是何意?”

    沈落雁此时心思繁杂,直接错开了林沙话中的其它意味,一双美目茫然看向林沙沉声反问。

    “没什么!”

    林沙淡然轻笑,双目肆无忌惮在沈落雁身上来回扫荡一圈,直言不讳说道:“见沈军师是个难道的人才,又‘志向远大’,正好遇上就想将沈军师拉离李密那个大火坑,不知沈军师对这个解释是否满意?”

    “你……”

    沈落雁脸色微变,一双好看凤眸瞪着林沙,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未完待续。)

    PS:  哈哈,这章写得爽快,兄弟们如果觉得不错的话,请投月票和推荐票支持,我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