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实在没料到,瓦岗方面的将领竟然如此果决!

    知晓他不在大部队,立刻提前发动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这决断,这把握战机的眼光,确实高明!

    不过,幽州军也不是普通的隋军可比!

    多年跟高句丽军缠斗,时时刻刻都做好了上战场血战的准备。

    瓦岗军虽然来得突然来得迅速,可想要打幽州军一个措手不及,却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果然,临时扎营的幽州军虽然没有大将坐镇,却依旧及时反应过来,五千铁骑率先出动,马蹄声轰鸣大地微微颤抖,好似一条狰狞土龙迅速前行,迎着前方漫山遍野的瓦岗大军发动猛烈冲击。

    轰!

    不过盏茶功夫,数万瓦岗精锐已与五千幽州铁骑轰然碰撞,激起一片腥风血雨以及景天动的惨烈喊杀。

    ……

    “瓦岗,‘俏军师’沈落雁?”

    而在一片狼籍的小村村口,林沙看着远出运使轻功,迅疾如风飞跃而至的美艳女子,有些好奇又有些疑惑的开口询问。

    “咯咯,落雁见过征北大将军!”

    沈落雁身如轻风拂柳,瞬间出现在林沙身前百丈处,身后上百瓦岗军中高手一字排开,手中除了正常刀剑武器之外,清一色的手弩散发浓浓肃杀之气。

    “沈落雁,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

    林沙呵呵一笑,伸手示意身边亲卫将领不必着慌,双目冰冷如刀缓缓在沈落雁一行身上扫过。

    沈落雁只觉心头一寒,好似被荒古猛兽噬血目光扫过一般,竟从心底涌起一丝莫名畏惧。不仅她有如此感觉,身后一字排开的军中好手,也都忍不住心头大寒手腕轻颤好似受了不小惊吓。

    “行事果断,比之男儿还要厉害几分!”

    林沙也没想到,瓦岗负责偷袭的大将,竟然是‘俏军师’沈落雁。

    就冲着她的那份果决。林沙就不得不道一声厉害。单就这份把握时机的能力和胆魄,说一句大将之才都不为过。

    而名将与普通将领之间的差距,也就在这份把握时机的能力和胆魄上。

    “征北大将军谬赞了!”

    沈落雁笑颜如花,眼波流转风情万种。神态妩媚嫣然笑道:“小女子想请大将军大瓦岗做客,不知大将军可否赏脸?”

    “放肆!”

    不等林沙开口,王二便一脸暴怒跳将出来,手指沈落雁怒喝出声:“哪里跑来不知死活的婆娘,没料竟有如此痴心妄想!”

    “哼。这位就是征北大将军身边的亲卫统领王二,不过如此而已!”

    沈落雁俏眼中闪过一丝轻蔑,芊芊玉手轻轻一挥,顿时咻的一道破空声凄厉响起,空中一道细长黑影一闪而过,带着一股洞穿一切的凌厉劲道,瞬间飞至王二身前。

    “雕虫小技尔!”

    王二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顿时心头暴怒抽刀在手,迎着飞来利矢一刀劈出,无论速度角度还是力道都达到了此时的颠峰水准。只见寒芒如长虹一闪,锋利的刀锋竟是不偏不倚正中利矢箭头!

    当!

    一声金铁交鸣巨响传出,王二收刀凝立一脸冷肃,看向对面持弓大汉的眼神杀机闪烁厉声笑道:“好好好,没想到瓦岗军中还有如此用弓好手,真是好样的!”

    说着,长刀刀尖直指笑颜如花的沈落雁,厉声大喝:“沈落雁,有没有胆子斗上一??!”

    “王二你给我退下!”

    林沙突然开口怒喝出声,大眼一瞪直接将王二给吓退。没好气嘀咕了句:“你小子又不是那女人的对手,还想主动上前找虐真是不知所谓!”

    王二大窘,眼角余光偷偷瞥了眼对面的沈落雁,见对方没有丝毫异常反应。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苦笑不得。

    他能说什么呢?

    总不能怪将军说话太直白吧?

    他也是昏头了,见对方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下一时忽略了其的武功实力。

    能与祖君彦,王伯当和徐世绩并称李密手下四大臂助,没有超强的实力如何能压服得住瓦岗一干江湖好汉?

    同时对自己的武功实力,又很有些丧气。

    这些年跟着林沙走南闯北。几乎遇到个好手都比他强,这对信心的打击实在太大。

    “怎么样,征北大将军是否愿意跟小女子去一趟瓦岗?”

    沈落雁根本没有理会王二的郁闷,笑吟吟看向林沙继续开口。

    “哈哈,‘俏军师’的好意心领了!”

    林沙哈哈一笑,眼神冷冽肃然道:“去年在丹阳之时,本将军没去亲自找沈军师,真是可惜了??!”

    “这么说,征北大将军是不愿给小女子这个面子了?”

    沈落雁俏脸一寒,去年在丹阳被秦叔宝率军围住,最后被逼杀出重围追得狼狈不堪,可是她这一生当中难得得难堪经历,如今被林沙当面道出,顿时恼羞成怒厉声娇喝。

    “征北大将军,末将愿往擒拿这瓦岗‘俏军师’!”

    就在这时,林沙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宇文无敌这厮正满脸兴奋拱手请战。

    “怎么,你小子觉得自己能胜过眼前这位瓦岗‘俏军师’?”

    林沙相当好笑,手指轻弹几缕劲风飞出,瞬间击在宇文无敌身上,让他体内真气恢复了正常流转,顿时一股凌厉气势从他那巨大身躯喷薄而出。

    这家伙的性子当真……,之前还被羞辱成那副鬼样子,现在又精神抖擞跑出来请战,他能说这厮脑子神经粗大么?

    “哼,再厉害也不过一女子!”

    宇文无敌冷哼出声,双眼冒光盯着娇艳如花的沈落雁不放,吞了口唾沫一脸郑重道:“末将会证明给大将军看的!”

    说着,迈着大长腿走上前去,手中大刀一挥直指沈落雁,嘿嘿笑道:“宇文无敌在此,对面的瓦岗‘俏军师’可敢出来一战?”

    他此时色心满满,眼中全都是沈落雁的娇艳美姿,根本就没将之前林沙的讥讽放在心上。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宇文阀年轻一代四大高手之一。

    尽管不如排在前面三位的宇文化及,宇文士及以及宇文成都,可是放眼江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对付区区一名瓦岗女贼头,还不是轻而易举之事?

    结果,他被狠狠打脸了。

    沈落雁怎会将宇文无敌放在眼里,宇文化及来了还差不多。

    先是一通弩箭箭雨,让宇文无敌惊出一身冷汗,随后沈落雁飞身而起,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对惊魂未定的宇文无敌悍然出手。

    宇文家的冰玄劲当真有些看头,一旦运使周遭空气都跟着变得冰冷刺骨,好似陷身寒冬腊月,一股股奇异劲道震颤杀伤力巨大。

    可惜宇文无敌的火候不够,不仅没能限制住沈落雁的行动,反而还被沈落雁牵着鼻子走,被她连续数掌拍得气血翻涌连滚带爬逃过性命。

    “咯咯,宇文将军还要不要继续?”

    沈落雁当真厉害得紧,众目睽睽之下打得宇文无敌灰头土脸不说,事后还不忘落井下石狠耍宇文无敌的脸面。

    “好了,游戏就此结束,‘俏军师’你还是跟我到隋军大营做客为好!”

    就在这时,林沙突然踏前开口,一双蒲扇大手猛然化掌前挥。

    刷刷刷……

    道道强悍掌劲挥舞,卷起道道强劲大风,带动地上枯枝烂叶尘土飞扬,真可说得上飞沙走石,劈头盖脸朝着沈落雁与身后的瓦岗好手席卷而去。

    “不好,快快放箭!”

    沈落雁大惊失色,没想到林沙的功力竟如此雄浑,掌劲如此霸道凶猛,单单掌力带起的大风便有如此威势。

    咻咻咻……

    得到沈落雁的命令,身后一字排开的瓦岗军中好手不敢怠慢,急忙扣动手中弩弓扳机,一支支弩箭好似密集大雨般朝着狂风刮来方向疾射而去。

    可惜眼前飞沙走石一片昏暗,根本就不知晓弩箭****最后的效果如何。

    “嘿嘿,沈落雁你还是乖乖跟着我走吧!”

    就在沈落雁美目顾盼,猜测林沙的可能下场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嘿嘿轻笑,她大惊失色来不及反应,便觉香肩被一双铁夹似的大手拿住。

    “不用挣扎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的!”

    紧接着,林沙平缓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拿住香肩的一双蒲扇大手真气吞吐,瞬间封住了她周身大穴。

    紧接着,林沙那双蒲扇大手传来一阵奇劲道,香肩位置以及脊椎处的数条大筋顿时错位,身上的力气好似潮水般褪去,身子柔弱无骨软软倒在林沙宽厚简直的胸膛之中。

    “都给我去死吧!”

    林沙一把抓住柔若无骨的‘俏军师’沈落雁,脚下猛一踏地碎石泥土飞溅,好似充满动能的子弹飞射而出,瞬间便将来不及反应的上百瓦岗好手笼罩。

    他对沈落雁手下留情,可不代表会对瓦岗一票好手留丝毫情面。

    “啊啊啊,我的眼我的眼,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快快让开快快让开,不要让泥土碎石击中啊……”

    “弟兄们顶住,咱们跟隋狗拼啦!”

    “……”

    一时间,突然早于猛烈打击的瓦岗军中好手乱作一团。

    林沙哈哈大笑,拉着脸色煞白如纸的‘俏军师’沈落雁飞身后跃,冷然轻笑道:“沈军师,一流高手和宗师高手之间的差距,不是几把弩弓就能轻易拉近的……”(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