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林沙在距离荣阳不远处的小村子,逮着宇文无敌大喷口水羞辱之时,两万幽州军所经官道前方十几里外一处密林环绕的山谷中,潜伏着五万蓄势待发的精锐瓦岗军……

    “军师不好了,那支隋狗军队突然停滞不前,就地驻扎在官道旁的开阔地!”

    突然,一道矫健身影迅速跃过一位位休整的瓦岗将士,速度飞快冲到中军所在,冲着如众星拱月般被围在中心位置的美艳女子急道。

    “怎么,路上出了意外?”

    沈落雁猛然转头,一脸冷厉喝问。

    沈落雁人如其名,确有沉鱼落雁之客,那对眸子宛如一湖秋水,配上细长入鬓的秀眉,如玉似雪的肌肤,风资绰约的姿态,确是罕有的美人儿,绝不比任何出名美人逊色。最难得是她有种令人心弦震动的高贵气质,能使任何男子因生出爱慕之心而自惭形秽。

    “没!”

    那报信斥候不敢直面沈落雁凌厉的目光,急忙回答:“好象他们分出一支小股人马,到附近的村子里去了,大部队就此择地休整!”

    那报信斥候也是厉害,竟然有胆子潜伏到隋军附近打探情报。

    “你们怎么看?”

    沈落雁沉吟不语,突然开口询问身边一干将领。

    这些将领,都是李密蒲山公营的铁杆心腹,此次随“俏军师”沈落雁共同行动,准备埋伏匆匆从山东赶回的幽州军和征北大将军。

    沈落雁作为李密四大心腹之一,还是很得这些将领尊重的。

    “军师,不会是被隋狗发现了什么吧?”

    “是啊军师,咱们这里足有五万弟兄,露出什么马脚也不是不可能!”

    “咱们是不是直接冲出去,跟那帮隋狗血战一???”

    “就是,埋伏个什么劲,就隋狗那两下子咱们还用得着如此么?”

    “……”

    这些将领都是在一场场的血战中杀出的猛人,说着说着就歪了楼。一个个摩拳擦掌满脸兴奋,就要与名头响亮的征北大将军和幽州军做过一场。

    “稍安勿燥!”

    沈落雁哭笑不得,猛然大喝一声瞬间让这帮粗汉子噤声。

    别看沈落雁一副人比花娇的摸样,其实手段狠毒着呢。私下里没少被念叨蛇蝎美人,这些瓦岗将领可不敢轻易触犯。

    “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埋伏的行动不能胡乱更改!”

    沈落雁语气沉凝斩钉截铁道:“我看很可能是那个村子出了变故,斥候再探,务必弄清楚那个村子的详情!”

    不知为何。她心中突然生起一道古怪念头,林征北不会是因为一点不起眼的小事,亲自跑去路边的小村子了吧?

    “得令!”

    报信斥候大声应下,而后身子利索迅速消失在一干瓦岗大将视线之中。

    ……

    “宇文无敌,你真真好大的威风!”

    一片狼籍的小村中,林沙满脸肃杀脸罩寒霜,冷冷盯着跪倒在地的巨汉,眼神冰冷杀机盎然怒声道。

    “哼,林征北你少在我面前耍威风!”

    宇文无敌跪倒在地满心憋屈,浑身真气被封手脚酸麻无力。没有丝毫挣扎反抗之力,他却是高昂着造型奇特的脑袋一脸不满大叫。

    啪!

    林沙直接一耳光甩在这巳脸上,瞬间在他脸上印出五道鲜红手指印。

    宇文无敌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头晕耳鸣眼前金花乱窜,嘴腔一甜丝丝殷红血迹从嘴角溢出。

    “林征北,你竟敢打我?”

    等他反应过来顿时暴怒,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怒声咆哮,脸色狰狞根根青筋起伏暴跳,声音沙哑凄厉好似一头受伤猛兽。

    啪!

    反手又是一记响亮耳光抽回,林沙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冷笑道:“怎么。宇文将军不服气么?”

    跟这样出身门阀的家伙,说什么不得骚扰百姓之类的都是屁话。

    就得拿军纪说事,还得以严厉的手段镇压,否则这厮就能给你整出一出让人心寒的笑话来。

    “林征北你好威风??!”

    宇文无敌眼冒金花。两边脸颊高高盅起好似两个血红大馒头,嘴角溢血一脸桀骜,冷冷道:“你也只敢抓住了我的小辫子才敢如此,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咱们以后没完!”

    “宇文将军,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林沙眼中杀机一闪。突然呵呵大笑出声,声浪滚滚如雷霆炸响,蓦地冷然大喝:“宇文无敌不守军纪蔑视上官,该杀!”

    说着,在宇文无敌惊骇欲绝的目光中,一指点出,指劲勃发带着凌厉劲气,破空声锐啸直点宇文无敌眉心。

    “不!”

    宇文无敌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亡魂大冒,口里发出临死野兽般的咆哮撕鸣:“林征北你不能这样……”

    “什么人,给我出来!”

    就在这时,突然小村外围的树林中一阵喧哗,负责此地巡逻戒备的幽州军将士蓦然大喝,声震四野一下子惊动村中内外的幽州军将士。

    “怎么回事?”

    林沙不为所动,一指点在宇文无敌眉心,宇文无敌一脸丝灰大叫出声‘吾命休矣’,根本就没察觉到林沙嘴角那丝嘲讽,庞大的身躯直挺挺翻身便倒。

    看都没看在那挺尸装死的宇文无敌,林沙满脸不悦看向村外越来越大的嘈杂处,沉声怒喝:“难不成还有漏网之鱼?”

    “不是!”

    这时王二急匆匆策马奔了过来,急声道:“将军,刚才发现十来位行踪诡异的好手,是瓦岗的斥候高手!”

    “瓦岗的斥候高手?”

    林沙脸色变得严肃异常,双目森寒冷然道:“这里,怎么会有瓦岗的斥候存在?”

    同时,心中涌起一丝不安。

    难道说,附近有瓦岗的大军存在?

    那事情,就真的有趣了??!

    心情瞬间恢复平静,林沙满眼笑意扫过金铁交鸣声不绝的小树林,嘴角露出一丝森森冷意,叮嘱道:“抓几个活的,问清楚情况!”

    可惜他吩咐下去的时候已经晚了,被发现的十来位瓦岗斥候高手,不是见机得快成功溜走,就是直接战死竟是没有一个俘虏和伤号!

    “我,我还没死?”

    就在这时,宇文无敌突然惊喜从地上爬起,满脸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这么想死的话,前面有条小河你直接跳进去就行!”

    林沙嗤的冷笑出声,脸色平静淡然开口:“宇文无敌无视军纪,来人拖下去打四十军棍,让他长个记性!”

    说着摆了摆手,立即便有两位膘肥体壮的亲卫气势汹汹走了过去,一左一右将几近虚脱的宇文无敌拖走,不过片刻旁边便响起啪啪啪的军棍抽打声,以及宇文无敌强忍疼痛的闷哼声。

    那帮被控制住的乱兵看得一阵胆寒,一个个老实得跟什么似的,再也无人有胆子跳出来闹腾,心情忐忑等候林沙的最后处置。

    可林沙,此时却没心情理会这帮军中渣渣。

    “将军,咱们是不是立即离开,与大部人马汇合?”

    王二一脸小心走到跟前,小声提醒道:“小村子附近突然出现瓦岗斥候,末将看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估计这附近,很可能因此哪个有瓦岗军队??!”

    林沙轻笑着点头,他一点都没有为难手下小弟的意思,吩咐道:“给予村中受难百姓足够补偿,咱们立刻离开,省得给小村子引来另一场灭顶之灾!”

    “得令!”

    王二点头应下,迅速招来几位队正如此这般吩咐了一通。

    ……

    另一头,沈落雁终于得到确切消息。

    “什么,林沙那狗官亲自率队跑到官道旁的小村子里,主持正义去了?”

    一双好看凤目盯着眼前浑身血污,满脸热汗淋漓的报信斥候,她娇艳的粉脸上露出一丝兴奋,追问道。

    “正是如此!”

    这位报信斥候,正是刚才侥幸逃脱的瓦岗斥候好手,等他脱离了危险后几乎使出了吃奶的本事,强行催使体内真气运使轻功,以最快速度狂奔而至,为的就是告之沈落雁这个‘惊人’消息。

    “好好好,你做得很好!”

    沈落雁艳丽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挥手大笑道:“快快下去休息,等此事过后我一定替你向密功邀赏!”

    在报信斥候一连声的告谢声中,沈落雁猛然回身,冲着一干等候多时的瓦岗将领大声吩咐道:“诸位,传我将令立刻出动,你们马上返回各自部队带兵杀出,直扑正在官道旁休整的隋军大部!”

    “谨遵军师将令!”

    一干瓦岗大将齐声应诺,士气高昂精神抖擞离开行动开来。

    “走,咱们绕道山林,去会一会这位威名赫赫的征北大将军!”

    等一干将领都忙活开了,沈洛雁也不闲着,直接招集了身边的高手护卫,同时又将军中武功实力都在二流中段以上的近百好手集中在一起,二话不说直接绕道山野直接消失在茂密树林之中。

    咚咚咚……

    惊天动地的战鼓声轰隆作响,瞬间传遍数十里范围。

    “杀杀杀,杀光隋狗!”

    震天的呐喊厮杀声从山谷中冲天而起,紧随而至便是轰隆隆震动大地的整齐脚步声,五万养精蓄锐已久的瓦岗精锐,杀气腾腾露出狰狞爪牙,以极快速度向前头不远处的隋军临时营地冲杀而去。

    “敌袭敌袭……”

    就在瓦岗战鼓轰鸣瞬间,在官道旁边临时休整的幽州军顿时泛音过俩,尖锐的哨声刺耳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