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岗,俏军师沈落雁!”

    林沙心中一片冷然,眼中杀机凛冽思绪翻涌。

    此时距离他两军阵前单刀赴会,已经过去了一天时间。

    堵在前路上的叛军联盟数十万大军,老老实实让出了道路。并收拾行囊准备各回各家。

    杨公宝藏的消息,确实诱人!

    可跟林沙,以及其麾下幽州军大战数日,惨重的损失足以让一干头脑发热的叛军首领,头脑清醒过来。

    手下弟兄除了数量多之外,无论质量合适单人实力,都干不过幽州军。

    至于将领更是笑话,斗将近百场无一胜绩,早燥得一干叛军首领无话可说郁闷得差点吐血。

    正如‘知世郎’王薄所言那般,就这实力知道了杨公宝藏在哪又如何?

    难道他们还有本事杀将过去,取用这传说中丰厚得惊人的宝藏不成?

    于是,就有了他们与林沙在两军阵前的会面!

    结果,林沙也确实表明,他对杨公宝藏的事情,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

    这已经足够了,就算林沙真知道杨公宝藏所在,除了个别不甘心的叛军首领之外,其余叛军首领也没有追问的心思和动力。

    不管知不知道,反正都不太可能落到自家手里,那又有何区别呢?

    ‘知世郎’王薄也够狠辣,眼见在林沙和幽州军身上,没讨到好还惹了一身骚,他反手便将透露消息给他们的瓦岗‘俏军师’沈落雁给卖了。

    瓦岗,又是瓦岗!

    心中一片冷然,看来他给瓦岗制造的压力还不够??!

    大军重新启程,迅速出了山东地界,踏入战火纷飞的河南。

    同时,一道道有关河南局势的情报,如潮水般涌入林沙手中,让他对此时的河南局势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随着手头情报越来越丰富,他也逐渐猜到了‘俏军师’沈落雁之前行为的目的。不过就是想拖延林沙返回洛阳的时间而已。

    在林沙来到洛阳坐镇之前,洛阳门户荣阳已是岌岌可危。

    荥阳的地位十分重要,实是关乎大隋兴衰的其中一个转折点,是否拿下荣阳。更是李密争霸天下的起步点。

    李密于大业十一年加入瓦岗军,此人极有谋略,胸怀壮志,利用瓦岗军和翟让如日中天之势,更凭其不世武功。降服了附近的小股义军和不同势力,以倍数的增强了瓦岗军的力量。

    同时他更看清楚一向单靠截取漕运来维持军需,实是瓦岗军发展的致命弱点,不足以供应所需。

    于是他向翟让提议道:“先取荥阳,休兵馆谷,待士马肥充,然后与人争利?!?br />
    只此见地,便可看出李密的雄材伟略,实胜‘小富即安’的翟让太多。

    河南乃大隋帝国精华所在,重要程度已逐渐超越帝都长安。

    只要能在河南占得一席之地。不说争霸天下的资本多了一层保障,单单雄霸一方却是轻松得紧。

    这一点,但凡有点眼光之辈,都能看得清楚心中明白。

    只要能控制荥阳地区,便可长期解决粮食供应的问题,进一步扩展势力,更直接威胁到东都洛阳,至乎影响到京师和洛阳与江都这三大军事重镇的联系。

    翟让同意后,同年瓦岗军大举进攻,先攻下荥阳外围各县。直追荥阳城。

    杨广对此极为重视,派出当时手下头号猛将河南道十二郡讨捕大使张须陀为荥阳通守,率领二万精兵迎战。

    而林沙,此时还率军在江淮地区晃荡。

    张须陀无论在朝廷或江湖。均享盛名,一手“狂风“枪法,号称当代第一枪手,生性骄横自负,当然看不起当时只是薄有微名的李密。

    以前瓦岗军每次碰着张须陀,都被他杀得弃甲曳戈而逃。故翟让畏之如虎。听到来迎击他的是这个克星,便欲退兵,道:“此人精通兵法,枪技盖世,手下罗士信、秦叔宝更是骁勇善战,不若暂避其锋,再图后策?!?br />
    其它手下均心胆俱寒,无不同意。

    惟只李密力排众议,请翟让率主力与之正面交锋,自己则与四大得力手下王伯当、祖君彦、沈落雁、徐世绩率领千余好手,埋伏在大海寺北的密林内。

    当双方主力接触,翟让的大军果然节节失利,被张须陀追击十余里,来到大海寺北。

    李密立起伏兵,从后掩击张军。

    翟让大军亦配合日头反击,前后夹攻下,张军伤亡惨重。

    李密更亲自出手,意欲击毙张须陀。

    无论是真实历史,还是大唐世界的原本轨迹,李密都成功了。

    可惜这次,林沙来了。

    他在关键时刻带兵及时赶到,救下了陷身绝境的张须陀,挽狂澜于将倒。

    瓦岗军受到林沙部幽州军冲击,损失不小不得不及时撤离。

    之后,随着林沙频施手段,李密和翟让的关系,在瓦岗声势还未达到颠峰之际,便彻底破裂陷入内斗之中。

    不过就是如此,埋伏张须陀一战使李密名扬天下,更成了瓦岗军声望最高的人物,隐然凌驾于大龙头翟让之上。

    主弱臣强,取祸之道也。

    林沙也是看准了这点,拼命往翟让伤口上撒盐。

    就是翟让心胸开阔对此不甚在意,他手下一干打江山的老臣子也咽不下这口气,瓦岗内部纷争不断。

    也是瓦岗内部出现分裂,林沙这才放心带着两万幽州军,跑来山东将一票江湖好手一网打尽,狠狠削弱了南北两地大帮会,以近附近叛军里的中坚势力,一下子便将北方以及江淮地区风起云涌的战乱形势稳定下来。

    没想到,就当他在山东大发神威之际,逃过一劫的李密却是马不停蹄开始了早已计划多时的行动,趁着林沙不在洛阳之际突然发动。

    上次埋伏张须陀之战,虽然最后功败垂成却依旧确立了瓦岗军立足河南的根基,重创了隋军的威望,同时也使得瓦岗成为天下头一号反贼势力。

    在这种形势下,瓦岗大龙头翟让只好让李密自领一军,号称蒲山公营。

    其实翟让就算不给李密自立一军的机会,也阻挡不了李密的勃勃野心和其在瓦岗内部的势力飞速膨胀。

    李密出身贵族,世代受封,故他继承了蒲山公的爵位,遂以此为名。

    正因为其有贵族身份,虽然后来因叛乱被取消,可在瓦岗叛军之中显得格外醒目。

    加上李密本身确实是一流的谋主之才,起码在辅助翟让期间表现十分出采。

    引得一干投效瓦岗的良才猛将纷纷投效,就连和翟让一同没建起瓦岗的徐世绩都投奔过去,暗地里其部早有蒲山营之称,也才有了林沙当日救援张须陀时那一声呵斥:李密乱贼也,竟有脸自称蒲山公?

    李密野心极大,又有称雄天下之心,荥阳既然没有得到,心思一转又开始谋化兴洛仓。

    该仓乃隋室最大的粮仓,故杨广极为重视,派出虎贲郎将刘文恭卒步骑兵二万五千人,由东都洛阳东进,企图挽回颓势。

    又使裴仁基自虎牢袭击瓦岗军侧背,希望以这两支大军,牵制李密。

    同一时间,杨广也是??刂富恿稚?,要他尽快赶回洛阳坐镇指挥对瓦岗的作战。

    山东事了,林沙也是第一时间率军赶回河南坐镇指挥。

    谁料半途竟然被山东十来股最大叛军联盟阻路。

    结果一番交手,这帮山东豪强纷纷熄了继续下去的心思,放任林沙率军安然离去,同时还将幕后推手瓦岗给卖了。

    瓦岗,真是好样的!

    被人莫名其妙暗算了一手,林沙心中要说不恼火是在骗鬼。

    至于瓦岗用意,不过是想拖住他的脚步,好腾出手脚提前拿下兴洛仓。

    既知其中原由,林沙又岂会给他们机会?

    这也是山东叛军首领将瓦岗卖了的主要缘故,瓦岗的行为明摆着让他们当枪使。杨公宝藏虽然诱人,可不代表他们心头没有火气。

    兴洛仓位于洛阳之东,荥阳之西的洛口,乃通济渠和黄河交交汇处。仓城周围二十余里,设有三千个大窖,每窖储粮八千石,仓内存储粮草无数。

    当年设仓,主要是用作积储租税米粮,以供朝廷使用。要知文帝建都长安,关中地区产粮常不足京城需求,从东方运去的漕运又有三门峡的险阻,费时费力,有了这些大粮仓后,京城就可保持粮食的稳定。

    不管是真实历史,还是大唐原书,李密都是拿下了兴洛仓后,这才彻底盖过瓦岗大龙头翟让的风头,也奠定了天下第一反贼首领名号,从此风声水起混合得好不如意,竟与李二,寇仲以及宇文化及并称天下枭雄,是最有可能夺取天下的数人之一。

    可惜……

    林沙冷然一笑,他来了,瓦岗不会达到历史上的颠峰,李密也休想踩着隋军的肩膀上位。

    “来人,传我军令,加速前进!”

    想着兴洛仓如火如荼的战事,林沙心中便一片冰凉,有张须陀,刘长恭还有裴仁基三员大将坐镇,他倒是不担心兴洛仓的安危,此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给李密和瓦岗一个深刻教训,教他知晓林某人不是那么好算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