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可抵百万师!

    突然之间,被林沙一身磅礴气势,压制得几乎难以喘气的十来位山东叛军首领,心中突然涌现出如此荒谬念头。

    “呵呵,诸位真是好兴致,不在各自山寨作威作福,竟然有闲心跑来跟我开茶话会!”

    林沙过来的速度很快,眨眼功夫便已来到摆好的一圈桌椅茶几之前,拉了把与十来位叛军首领相对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呵呵笑道。

    “林征北说笑了,我们此行,可是专为林征北而来!”

    王薄雪白剑眉轻轻一扬,双目炯炯有神盯住林沙,浑身气势凛然好似巍峨险俊的长白山般,坚韧而又执着。

    “哦,没想到我竟然有这么大面子!”

    林沙轻轻一笑,笑意却是未达眼底,语气冷然沉肃道:“几位可否给我解惑,我到现在还迷糊着呢!”

    他心中确实疑惑,不明白山东叛军突然联合起来,为的又是什么?

    仔细回思了一番在山东的言行,只有在王府才最引人瞩目。

    不错,他说手头有两门道家奇功《小无相功》和《九阴真经》,每一门练到极致,直达大宗师之境不在话下。

    这样的诱惑确实够引人关注!

    直达大宗师之境的武功啊,凡是练武之人哪有不觊觎的?

    估计就是所谓的天下三大宗师,突厥武尊毕玄,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以及中原玄门散人宁道奇,都会对这两门神功生出好奇之心。

    不说研习,只是借鉴领会两门神功蕴含的要义,就足够天下三大宗师抢破头皮,如此引来各方势力觊觎一点都不为过。

    可是,一下子来了十几家叛军势力,大半个山东的叛军高层都集中与此,这也太夸张了点吧?

    眼前气息个个强猛异常的叛军首领,应该还没对所谓的神功秘籍。达到疯狂痴迷的程度才是。

    不然,长生诀的争夺虽然隐秘,却也瞒不过这些强大叛军势力的耳目,与之相关的双龙只怕早就被他们收拾得连渣都不剩。

    可是现在。双龙依旧活得好好的,甚至还在山东境内游荡露面,真以为叛军势力的探子都是吃素长大的???

    可要不是神功秘籍的话,自己身上又有什么东西值得山东叛军势力,竟然联合索求?

    ……

    “这个。自然不成问题!”

    林沙只是出口试探,没想到须发皆白的王薄,却是十分爽快的直接道明原委,脸色一肃沉声道:“我们联手阻路,只是想向征北大将军你确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林沙更觉莫名其妙,虽然很不爽王薄那种傲然语气,不过此时他心中更加好奇。

    “敢问征北大将军……”

    王薄回首跟其余叛军首领对视一眼,这才盯着林沙沉声开口:“是否知道杨公宝藏的位置和开启方式?”

    林沙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一点都没有掩饰此时的情绪??聪蜓矍耙桓膳丫琢斓哪抗?,就像看傻子一样。

    “林将军你这是何意?”

    那眼神太刺眼,当即便有叛军首领承不住气,拍案而起怒喝出声。

    “你是什么东西,给我滚一边去!”

    林沙收住笑声,目光冷厉如刀扫视这厮,突然开口厉喝道。

    哇!

    那厮连反应都来不及,只觉耳中好似惊雷炸响,体内气血一阵沸腾翻涌,胸口想是堵了一块大石般憋闷得难受。猛的一口逆血喷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尔敢!”

    一干叛军首领没料到林沙如此猖狂,面对他们十几人还敢出口伤人,顿时勃然色变气势狂涌,一个个横眉冷目蠢蠢欲动。

    哼!

    林沙冷哼出声。一脸不屑连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

    对面十来位实力高强的叛军首领,耳中轰鸣炸响胸口一闷,好似被狠狠擂了一拳似的,一个个脸色难看怒目而视。

    “林将军,你不要太过分!”

    王薄周身气势喷薄汹涌,一双老眼精光闪闪锐利逼人。突然起身站在十来位叛军首领身前,直面林沙的恐怖威势冷喝出声。

    轰!

    林沙没有回话,凌空一拳挥出,这就是他的回答。

    拳劲凌厉轰然炸响,周围空气好似水波荡漾迅速向外传递,一道肉眼可见的拳状气团脱手而飞,带着呼啸气爆直奔王薄而去。

    “喝,给我破!”

    王薄眼中精光暴闪,周身长衫无风自舞,须发飞扬猛然一拳挥出。

    轰??!

    拳面与团状拳气激烈对轰,发出一声响亮气爆,王薄闷哼一声只觉手上一股磅礴真气汹涌而至,瞬间冲破手面上的真气防护,而后瞬间化作千丝万缕,冲入手掌经脉之中肆无忌惮游荡破坏。

    咝!

    他急运体内真气弹压,可惜涌入体内的真气之丝古怪之极,忽冷忽热变幻无端,还坚韧异常极难消灭。

    一**剧痛从手面传来,剧烈的疼痛让王薄忍不住白眉紧皱,微微倒吸凉气瞪着林沙一脸难看。

    “不想好好说道的话,我不介意跟你们打上一场,当然生死勿论!”

    林沙冷然一笑,森森杀意彻骨阴寒,激得十来位称雄一方的山东叛军首领,禁不住心头一阵发寒猛的哆嗦一下。

    “林将军,我们没想跟你结下死仇!”

    沉默片刻,还是须发皆白的王薄,代表山东叛军首领说道:“我们只想确认,林将军你是否知晓杨公宝藏的下落和进入方式?”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林沙眼神微微眯缝,凝视眼前十来位气息强悍的叛军首领,心中却是稍稍存疑,这帮家伙吃错药了吧,怎么跟他问这种问题?

    “知道的话,还请将军告知!”

    王薄脸色一冷,轻飘飘说道:“我们这几位首领,以及数十万弟兄对将军感激不??!”

    “我要是不说呢?”

    林沙双目冰冷如刀,冷笑着反问道。

    气氛一下子凝滞,空气中的火药味迅速浓郁向四周弥漫。

    “哈,林将军的实力确实高强,我等佩服之至!”

    突然,王薄的轻笑声,打破了这种沉重的尴尬氛围。

    只见他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定定盯住林沙沉声道:“将军实力高强,估计我们这些人联手,都不一定是将军的对手!”

    说着,老脸上露出一丝苦涩,转而又满脸自信轻笑出声:“可将军想要拿下我们也不容易!”

    林沙轻轻点头,十几为一流颠峰以及宗师高手联合,虽然他在气势和实力上稳压一头,可想要得胜也不是那么容易。

    数量达到了某种程度,会不自觉产生质变的。

    王薄自信一笑,须发舞动衣裳猎猎作响,目露精光沉声道:“以我们联手的实力和势力,想给将军找麻烦,估计也够将军喝一壶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林沙冷冷一笑,放下手中的精瓷茶杯,身前精致硬木茶几悄无声息间化作一片粉尘,在王薄等叛军首领惊恐的目光中,随风飘逝不留一丝痕迹,原地只留下一个精瓷茶盏稳稳立在地上。

    “不是我说大话,真要整死你们,很简单!”

    没理会眼前叛军首领惊疑不定的神情,林沙淡淡一笑,语气森然充满了凌厉霸气:“不过是各个击破,只需花费一点时间潜入你们各自势力范围核心,你们以为能够挡得住我的刺杀么?”

    “挡不??!”

    王薄老实回答,长长吐了口气突然笑道:“所幸,我并没有与将军彻底撕破脸皮的意思!”

    “呵呵,知世郎果然看得开!”

    林沙呵呵轻笑,凌厉的目光缓缓在一干叛军首领脸上扫过,见他们神色惊疑,畏惧,愤恨之色交织,却是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笑道:“不过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们,对于杨公宝藏的事情,我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

    “果然如此!”

    让林沙感觉惊奇的是,王薄闻言竟然露出释然神色,一脸轻松说道:“将军不必怀疑,其实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将军知晓杨公宝藏详情!”

    “这是为何?”

    林沙轻声询问,眼角的余光却是发现其余叛军首领,或是露出失望之色,又或者露出轻松神态,当然也少不了怀疑不信的。

    “以将军的实力,真要知晓杨公宝藏的具体位置和入口,哪还有其他人什么事儿?”王薄摇头苦笑,一双老眼露出睿智光芒,轻笑道:“我等纯属痴心妄想,根本就没可能的!”

    “哦,既是如此,那诸位拦我去路,又是为何?”

    林沙语气平淡,脸上神色却颇为不善。

    “不过想落一个心安!”

    王薄呵呵一笑,须眉齐动说不出的轻松自然,缓声道:“同时,也是确定那位告之我们消息的势力,到底是何用心!”

    说这话的当口,他一双老眼有意无意在一干叛军首领脸上扫过,嘴角含笑意味深长。

    这话,就有自打嘴巴的嫌疑了,说得一干叛军首领既是尴尬,又十分恼怒。

    “哦,能否透露一下,一下子告知你们这么多势力,我身上有杨公宝藏消息的势力,是哪一家么?”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眼中精光闪烁冷芒流转,心中一片冷然,缓缓开口询问道。

    “告诉将军也没什么,毕竟那家势力也是不怀好意!”

    原本没抱什么希望,谁料王薄再次出人意料开口冷然道:“瓦岗,俏军师沈落雁……”(未完待续。)

    PS:  第五更,弟兄们有月票推荐票的全部砸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