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带着手下弟兄,押上突然多出的俘虏,挥一挥衣袖走了……

    可他在王府一番所做所为,带出来的风浪才刚刚开始掀起。

    就当林沙返回幽州军在山东的临时营地时,北方江湖以及江淮之地的江湖势力,已经乱成一锅粥。

    最让北方江湖惊心的消息,莫过于林沙起码都是宗师级高手!

    否则,想在王府势压群雄,简直就是开玩笑!

    宗师以上级别好手啊,当真让人普通江湖人士惊心。

    他们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如此程度,可征北大将军林沙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实在让人无语得紧。

    而且林沙在王府宴席上的霸道嚣张,也在短短数日时间彻底传开。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心人故意所为,反正林沙的嚣张言行,在短短半个月时间内传遍整个北方江湖,还是添油加醋的那种。

    “这帮家伙,实在太过可恶!”

    收拾东西准备启程返回洛阳的当口,突然出了这样让人心情不甚愉快的消息,作为亲卫统领王二第一时间替林沙抱打不平。

    “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去吧!”

    林沙却是不以为意,冷然道:“不要轻易因为外界的干扰就乱了心思,你小子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成!”

    “合着还是我不对了?”

    王二顿时傻眼,心道我可是替你抱不平啊,征北大将军!

    “其实就眼下来说,多一些这样的传闻还是很好的!”

    林沙哈哈一笑,拍了拍懵逼的王二肩头,轻声反问:“有了这些传闻,那些关于数千俘虏的消息,是不是一下子少了不少?”

    “哈哈,原来如此!”

    王二作‘恍然大悟’状,一拍巴掌裂着嘴角乐得不行,小小埋怨一句:“将军要使这样的移花接木之计。怎么不早说???”

    难怪感觉最近一下子轻松不少,原来是这么回事??!

    “早说了,你这傻鸟会帮着配合么?”

    林沙嗤笑出声,没好气直言笑骂。

    “合着。末将只是一个负责配合的道具?”

    王二哭笑不得,他可不想顶这么一个名头啊。

    “难道不是么?”

    林沙给了他‘沉重’一击,轻笑道:“就你这傻鸟,进了王府的门脑子彻底歇菜,等那石大家凑萧之时。你那表现真是丢人!”

    “哈哈,能听一次天籁萧音,末将很是知足!”

    王二老脸微红,很是不好意思保证道:“以后再也不会了,见识了一次就足够了!”

    “你这保证很不靠谱??!”

    林沙一点都不客气,直言讥讽道:“瞧你当时那一副魂不守舍的摸样,再听一次石大家的绝世萧艺,估计还得丢人!”

    “哈哈,实在太好听了嘛!”

    王二老脸一红,满脸尴尬打着哈哈。急忙转移了话题:“对了将军,石大家,真的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中么?”

    说到后来,已是语气不善一脸杀气腾腾。

    嘿,这家伙真中毒了,瞧瞧这副为心中明星着急上火的摸样……

    而这事,也是江湖上传得最疯的大事之一。

    堂堂萧艺大家,邪王之女竟然生活在他人的监视这。

    说出来,都没人敢相信。

    可是那日石青旋的沉默,无疑默认了这件事的真实性。

    一时间。有关萧艺石大家的传言,在江湖上迅速流传并甚嚣尘上。

    这也是除了征北大将军林沙之外,从王府宴席上传出的最火消息。

    实在太劲爆了!

    谁都没有料到,堂堂萧艺石大家。竟是活得如此憋闷。

    一些江湖热血青年,已经叫嚣着要到成都起保卫女神了。甚至一些跟石青旋母亲碧秀心关系不浅的江湖大豪,也纷纷表态对石大家鼎力支持。

    有那脾气梗直性格火暴,甚至已经开始收拾行囊直接动身了。

    一时间,中原通往巴蜀的水陆要道上,多出了不少持刀挎剑的精壮江湖汉子。

    而最先感受到压力的。就是慈航静斋。

    谁让林沙在王府的话语中,直言不讳提出慈航静斋的嫌疑最大?

    萧艺大家石青旋母亲出身慈航静斋不假,可是谁叫她父亲是大名鼎鼎的佛门公敌邪王‘石之轩’?

    两位优秀江湖绝顶男女生出的女儿,资质能差得了吗?

    单从石青旋能成闻名天下的萧艺大家,便可知石青旋的资质之高了。

    如此资质绝佳之辈,要是被他那位‘邪王’父亲带入魔门,可就是佛门的不幸了。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石青旋掌握了‘邪王’石之轩的自创绝学《不死印法》秘籍,霸刀岳山的《换日**》秘籍,还有母亲留下的慈航静斋的一流内功心法。

    没听那位武功已至宗师的征北大将军林沙说吗,石大家的萧艺之所以让人沉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所学慈航静斋的内功心法之中,就有鼓惑人心的技巧和能力。

    鼓惑人心!

    一干江湖豪杰恍然大悟,除了魔门的魅惑之术外,最出名的不就是佛家的手段么?

    又联想到每一代慈航静斋传人一入江湖,便‘招蜂引蝶’在江湖上掀起道道波澜的能力,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声:果然厉害!

    慈航静斋却是坐不住了,这样的好名声,她们实在消受不起啊。

    真要是被传闻坐实,那慈航静斋多年营造的高大光环将瞬间崩塌。

    最严重的是,有了这样类似于魔门魅惑之术的名声,以后慈航静斋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人用异样目光仔细打量,看是不是静斋弟子又使了鼓惑人心的手段?

    一旦这样的名头坐实,对静斋的打击将是毁灭性的!

    原本悠然在洛阳净念禅院等候林沙返回的静斋传人师妃暄,第一时间被其师梵青慧措辞严厉的来信惊动,不得不临时转变目的向山东行去。

    所谓山不就我,我去就山是也。

    ……

    除此之外,突然在王府现身的异族青年跋锋寒,也一下子在江湖上扬名立万,成了江湖上最火热的话题之一。

    能跟成名已久的‘黄山逸民’欧阳希夷战成平手,跋锋寒的实力得到了江湖公认,已是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高手,很有希望在三十之前踏足宗师之境。

    只是可惜,这样的天才人物,竟是出身塞外。

    很有些心思不纯的中原武林高手,暗地里传言征北大将军林沙妇人之仁,像是跋锋寒这样的异族年轻俊杰,怎么可以将他轻松放走?

    最好的做法,就是将他扼杀在崛起之时!

    否则,谁也不能保证,这位会不会是下一位武尊毕玄?

    林沙对此却是不屑一顾,在跟手下心腹弟兄闲聊之时,被提及此事没好气道:“第二个‘武尊’毕玄有可能,可惜大草原就只能生存一位武尊,新的武尊崛起就代表着旧的武尊一定得落寞!”

    “再说了,跋锋寒在王府之时,已经表现出了对毕玄足够的不善!”

    林沙冷然轻笑:“实力到了他这一步,进则海阔天空退则万劫不复,已经确定了以后的道路,心志之坚定让人难以想象,根本不可能拿武尊毕玄来开刷!”

    环目四顾,他冷笑道:“就是武尊毕玄,也受不得别人拿他的名头作为垫脚石上位,所以两者根本无法相容!”

    ……

    纷纷扰扰的江湖传言,根本无法影响林沙的心情。

    匆匆收拾好行装,又计划好了返程路线,以及各部的前后以及配合事宜,林沙很是干脆的谢绝了山东当地官员和驻军将领的热情挽留,浩浩荡荡启程返回洛阳。

    此时洛阳那边的情况微妙,张须陀跟瓦岗陷入持久拉锯战。

    没了林沙替老张顶缸,面对来自洛阳留守越王越来越大的压力,张须陀感觉有些顶不住了。

    没法,尽管他号称隋军名将,可比起林沙来还是差了不少。

    起码林沙可以不鸟越王的招呼,张须陀却没法做到如此洒脱。

    不过在瓦岗军手里吃过一次大亏的他,可不敢再胡乱出击了,搞不好又将是一场难堪的大败。

    张须陀耍了个小心眼,一边应付越王的连番催促,一边快马加鞭向林沙传信,其用意不言自明。

    “洛阳这帮家伙,还真是皮痒痒了!”

    接到张须陀的叫苦信后,林沙连连冷笑眼中杀机闪烁。

    越王杨侗还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怎么可能对局势判断有多少心得体会?

    还不都是留在洛阳那票王公大臣出的馊主意,真是一帮不知死活的玩意。

    对付这帮只敢暗地里耍手段的家伙,林沙的办法多得很,随便拿出一两样就足够他们哭爹喊娘的了。

    等他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招呼这帮混蛋,让他们知道手伸得太长的下??!

    嘿嘿,陇西,青凉一带可是热闹得紧,既然留守洛阳的那帮家伙如此积极,那就让他们好好去跟那帮蛮子们争个高下。有本事的他林某人也不会打压,可要是没本事的那就别回来了。

    上万铁骑浩浩荡荡起行,另有近万步卒随行,押送数千无精打采的俘虏上路,一路旌旗招展好不招摇,沿途叛军贼芤无不退避三舍,可总有那么些不开眼的家伙,随时都想跳出来刷一刷存在感……(未完待续。)

    PS:  汗,有事儿忙更晚了,见谅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