呛!

    长刀出鞘,刀气纵横直指林沙头颅。

    叮!

    林沙高坐席位不动,一指点出指劲勃发。

    破空声凄厉响起,跋锋寒手上长刀遭遇重击,嗡的一声断成两截,

    “给我滚!”

    一掌挥出,跋锋寒连反应之机都没有,便被一股磅礴掌力轰飞,高大的身躯直接飞出了正堂大门。

    “记得,回草原跟毕玄干架去,没干翻毕玄之前不许回中原!”

    林沙淡然平缓的声音,在堂中众人耳中缓缓响起,同时也在口中喷血气息衰落的跋锋寒耳中响起:“否则,下次要是再遇上,你就不用回去了,直接下地狱跟你祖先会合吧!”

    堂上众人惊悚,都被林沙冲霄的杀气,还有谈笑间将一位半步宗师高手碾压的强悍力量给惊得不轻。

    而就在这时,门外幽静的月光下传来一声轻柔的叹息,来自屋檐处,只听一缕甜美清柔得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喻的女声传入大厅道:“相见争如不见,青旋奉娘遗命,特来为两位世怕吹奏一曲,此事既了,青旋去也?!?br />
    至于林沙刚才不风雅之举,完全没有提及。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br />
    相较于堂中众人无力的挽留,林沙却是轻笑着开口吟诗,一股淡泊飘逸的氛围自他周身弥漫,瞬间压制了周围的喧嚣,悠然道:“石小姐的萧艺几近于道,果然让人悠然神往!”

    堂上众人再惊,都被林沙突然的气质变化给吓了一跳。

    刚才还是粗鲁武夫,怎么眨眼间又变成了心境淡然的田园诗人?

    就连门外的石青旋,都被林沙突然的绝妙好诗给吸引了注意,本欲转身离开的脚步一顿,静静凝立想听一听屋中那位古怪将军的说辞。

    “不过最让我配合的?;故鞘〗隳驳吹男男?!”

    林沙哈哈一笑,眼中精光闪烁轻笑道:“曲以传心,能吹出动人萧曲的石小姐,心性肯定也达到了转换如意的自然之境!”

    环顾堂上众人一眼。他继续笑道:“这非常难得!”

    “谢谢林将军的夸奖!”

    石青旋清脆好听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不算夸奖!”

    林沙轻笑出声,脸色却突然变得肃然,沉声道:“希望石小姐一直保持这样的心态,不要受到佛门心法的影响。成是佛门拉拢人心的棋子!”

    哗啦!

    此言一出,满堂哗然。

    堂上众人都不知道林沙这话何意,明明上一句还在夸赞石大家的萧艺绝世,怎么转头就说到佛门身上,还说什么佛门拉拢人心的棋子?

    难道,佛门暗地里动了不少手脚,拉拢了不少人心不成?

    在座的,都是地方有名望有实力的角色,再不济也是接受过良好教育,又或者拥有光明前程的年轻俊杰。脑子自然转动得比一般人要快。

    林沙话语虽然惊悚,但他们更看重话中透露的消息。

    佛门,看来得小心戒备了。

    正堂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良久才听得石青旋清脆悦耳的声音悠悠响起:“林将军的好意,青旋心领了,并不忘将军叮嘱!”

    堂上众人听了,心中更是惊骇。

    难不成还被林征北说中了,佛门想让石大家作为拉拢人心的棋子不成?

    真真岂有此理!

    “哈哈,以石小姐的心性,还有邪王以及阴后的名头。只要石小姐自己不愿意,谁也勉强不得小姐如何!”

    林沙哈哈一笑状态似愉悦,旁若无人继续开口指点道:“以石小姐的心性修为,无论是慈航静斋的武功?;故切巴醯牟凰烙》ǘ疾皇屎闲〗?,只要石小姐愿意转修道门神功,入道成道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堂上众人再惊,同时也很是好笑,林征北这是在替道门挖墙角?

    用不用这么赤落落啊,说的话也太悬乎了吧?

    什么入道成道。不明白的还以为你要修仙呢。

    只有王通,欧阳希夷和王世充三位,实力达到半宗宗师或已达到宗师境界的高手,才明白林沙话中的厉害。

    入道成道说得有些虚无缥缈,换成武功境界的话,其实就是宗师之境以及破碎虚空之境!

    无论是宗师之境还是破碎虚空之境,都是无数武者可望不可及的境界。

    而林征北却敢断言,只要石青旋转修道门神功,便能轻松达到入道成道之境,开玩笑的吧?

    三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互视一眼可见林沙满脸郑重,哪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在内?

    疯了疯了,这世道怎么了?

    三大江湖顶尖高手都有一种崩溃的冲动,有木有这么打击信心的?

    而更让三人崩溃的是,石青旋清脆悦耳的声音,没有兴起丝毫波澜,平静道:“林将军好意心领,青旋素不喜武功!”

    三大高手面面相觑,心道石青旋这是傻了吧?

    难道是不清楚林征北的恐怖实力,绝对他在开玩笑不成?

    他们倒是比石青旋本人都急,正欲开口说道说道,顺便帮石青旋的未来打个良好基础。便只听林沙哈哈大笑,满脸欣悦昂声道:“石小姐这心性果真不凡,当世恐怕除了净念禅院那四个秃驴,没谁能比得上了!”

    林沙的话,再次让正堂众人沸腾,净念禅院的四个秃驴?

    应该就是四大圣僧吧,林征北好大的语气,竟然不将那四大圣僧放在眼里。

    林沙可没心情理会别人的心思想法,他只悠然说道:“可人活在世间,自是要受到各种束缚约束,强如散人宁道奇也不也为了破碎虚空那点子渺茫希望,甘为慈航静斋的金牌打手么?”

    堂上众人已经被接连的刺激弄得麻木了,此时再听林沙如此‘狂妄’之言,虽然心中依旧忍不住泛起丝丝涟漪,却也不如之前那般震惊了。

    “有一身让人不敢小觑的武功,不管石小姐以后想要做什么事,都不会受到太多干扰!”林沙哈哈一笑,满脸豪气霸道道:“石小姐应该清楚,你可是一直处于某些人的监视之中生活,我就不信小姐真的能够坦然接受!”

    轰!

    堂上众人再次沸腾,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闻名天下的萧艺大家,竟然一直生活在他人的监视之中?

    “青旋侄女,不如就在王府住上一段时日如何?”

    王通立刻浑身气势大放,满脸豪气冷声道:“我倒是要看看,有哪个蟊贼胆敢在王通监视侄女!”

    “没错没错,青旋侄女不如就在王府盘桓一段时日!”

    欧阳希夷也跟着凑合道:“就算侄女信不过通老,也应该信得过欧阳伯伯!”

    王世充倒是没有说话,此时他的心情可谓复杂之极。

    石青旋可是邪王之女啊,又有出身慈航静斋的母亲!

    尽管邪王精神出现问题,其母也是早早死去,可是石青旋也是标准的名门之后,没想到竟是生活在他人的监视之中!

    这水,也太深了点吧?

    王世充都不敢相信,就连邪王之女都生活在监视之中,要是换作自己的话,只怕早就被逼疯了吧?

    佛门佛门,果真是好样的!

    他又不是傻子,哪能听不出林沙话中监视之人的身份,除了魔门就是佛门。

    魔门有邪王的名头震慑,蜀中又是花间派老巢,想要打石青旋的主意,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

    而佛门……

    嘿嘿,佛门啊佛门,以前他还是小觑了这些秃驴!

    想到长安和关中一带佛寺林立,陇右之地更是佛法东传的主要通道,王世充不禁心底发寒,这才真正明白隋帝杨广为何那般迫不及待,刚刚迁都洛阳没多久,又马不停蹄不惜大耗民力财力跑到江都,这是去避祸的??!

    心中再无一丝担任长安留守的兴奋,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压力已经惶恐!

    难怪眼前这位林征北一向行事疯狂,跟个疯子似的四面树敌,面对世家门阀以及佛门势力的坚固牢笼,估计也就他这样疯狂肆意不顾一切,才能勉强打开局面做到自己的命运自己做主吧?

    “林将军的好意青旋心领了,时候不早青旋告辞!”

    石青旋明显不想多说这个话题,清脆好听的声音呢喃出声,而后便再无声息显然已经远去。

    而王府正堂却是气氛诡异,一干宾客久久不言脸色莫名,都陷入了深深的震撼和思绪中不可自拔。

    “我有一法,名唤《小无相功》,出自道家高贤逍遥子之手,练达至境可达大宗师之境,修者青春永驻容颜不老!”

    “我有一法,名唤《九阴真经》,集道家精义之精华,修至极顶直达先天之至境,大宗师之境只是等闲!”

    林沙哈哈一笑也不以为意,突然昂声开口声浪滚滚震慑人心,利索起身缓步向门口走去,大手一挥抓住高句丽绝色女子的王二等人满脸振奋跟上,不过一会便跨过门槛消失不见。

    等堂上众人清醒过来,哪还有林沙的影子在?

    隔得来远,林沙昂然的声音依旧清晰传来:“今日之会,果然让我大开了一回眼界,感谢通老的邀请后会有期,对了寇仲和徐子陵两个小子也是大有机缘之辈,不要错过这份好机缘啊哈哈……”(未完待续。)

    PS:  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