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充的身份复杂之极!

    既是朝廷有数的军中大将,一身武功也是出类拔萃,放眼整个隋军系统都能排进前十。

    同时他又是西域大明尊教原子,尽管是上一代原子,可他在大明尊教的地位依旧不容小觑。

    此次杨广终于大开方便之门,大笔一挥将王世充调任长安留守。

    之所以会有如此任命,除了林沙之前的推荐之外,也是李二在山东这边与东冥派接头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杨广耳中的缘故。

    李阀的手,伸得太长了!

    而且从与东冥派的接头交易来看,李阀十几年前就有不臣之心!

    杨广气得咬牙切齿,他现在不能拿李阀如何,却是能利用他皇帝的身份,尽可能给李阀找茬。

    王世充只是其中的棋子之一,接下来杨广还会有更多的动作。

    眼下的王世充,比起林沙在杨广眼中的分量,自然是远远不够。

    可是长安留守的位置,也不是开玩笑的。

    也是赴任途中,听闻大儒王通请来石青旋献曲,便特意离开大部队,绕了个圈子跑来噌个曲调听听,同时也显摆显摆新得到的官职。

    果不其然,得到了大儒王通的热情接待!

    只是没想到,竟然就与这两年朝中的风云人物林沙遇上。

    对林沙,王世充的心情十分复杂。

    林沙的风光无限,让他羡慕嫉妒恨,恨不得这些风光都是他的。

    同时,他也很感激林沙的大力推荐。

    王世充在朝堂上的人脉不足,却也知晓他能担任长安留守的位置,其中少不了林沙的大力支持,否则这好事也轮不到他头上。

    当然,他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有林沙横空出世的话,洛阳留守的职位就是他的。而他也在洛阳称王在隋末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既然林沙来了,自然不会轻易放弃唾手可得的好处。没道理让给野心与实力不成正比的王世充。

    一流颠峰,半步宗师?

    林沙轻轻一笑,一眼就看出了王世充的实力底细。

    放在隋军将领中自是不错,除了寥寥几个拥有宗师实力的老骨头,王世充的武功自然算是出类拔萃。

    同时。其独特的内功心法,散发出的气息,竟让他有种隐隐熟悉之感。

    哈!

    看来这位和大明尊教的关系,真的很不简单啊。

    王世充的内功气息,跟依天世界的明教武功,很有那么点相似之处。

    连武功出处都是来自大明尊教,要说王世充跟其的关系不深,傻子都不会相信。

    只是片刻功夫,相对而立的两人已经心思百转,可放在外人眼中就是一副和乐融融的摸样了。

    “请。请,请,征北大将军里面请!”

    王通又简单介绍了一下身边衣裳蓝缕的威猛老者,而后连声邀请林沙入内再叙。

    “‘黄山逸民’?”

    林沙眼神闪动,轻笑着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暗道一声‘果然够安逸’。

    欧阳希夷也不在意这些,他人称‘黄山逸民’乃成名至少有四十年的顶尖高手,与玄门第一人“散人“宁道奇乃同辈分的武林人物,早退隐多年,今趟因来探望宅主人。偶而逢上这场盛事。

    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威名,他就是隐居黄山也偶有耳闻,眼下一见果然非同凡响,无意间透露出的点点气势波动。便足以压得他几难有喘气之机。

    高武世界,高手何多也!

    见到眼前三人,林沙心中又忍不住泛起如此感慨。

    不说王世充半步宗师的实力,‘黄山逸民’和王通都不是等闲之辈。

    ‘黄山逸民’就不说了,虽然他的辈分极高,与散人宁道奇一个时代的高手??擅泛褪盗Χ荚恫患澳榔?。

    林沙只是粗粗感应了一下他的气机,不过跟王世充不相伯仲而已。

    反倒是王通这老儒,竟然不声不响是个宗师级高手!

    这厮乃当代大儒,前半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以学养论,天下无有出其右者,,以武功论,亦隐然超脱于翟让、窦建德、杜伏威、欧阳希夷等人之上,与四阀之主那一级数的高手不遑多让。

    也难怪如此,大唐世界的高深武功已经上升到哲学的层次,越是读书明理拥有了独立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只要修得一门上层武功心法,那实力的突破将是极其恐怖的迅猛。

    王通生性奇特,三十岁成名后便从不与人动手。弃武从文,不授人武技,只聚徒讲学,且著作甚丰。最为人乐道者莫如他仿《春秋》着《元经》,仿《论语》成《中说》,自言其志曰:“吾于天下无去也,无从也,惟道之从“。

    亦只有他才请得动孤芳自赏,从不卖人情面的石青璇。

    有能力有实力著书立说,也难怪这厮不声不响实力便已达到宗师之境!

    由王通,林沙想到了很多。

    所谓大唐风流,除了大唐帝国武力强盛之极外,那艳绝千古的篇篇名诗佳句,也是大唐风流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林沙对武功的深层次理解,像是大唐帝国那一票闪烁千古的著名诗人,以他们著诗的能力,无论是对大自然还是人生的感悟,再结合高妙的内功精义,实力之恐怖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难道,这就是大唐帝国与大汉帝国最为鼎盛的真实内幕?

    初唐和中唐时期,大唐帝国涌现出大票宗师甚至是大宗师级别高手,有他们坐镇横扫突厥纵横八荒简直轻而易举。

    初唐四杰,贺之章,李白,王维……

    回思他们的诗作,要么充满田园风光之色,要么慷慨激昂气势磅礴,要么金戈铁马杀伐决断,由此催生出的绝顶高手哪能不充斥着勃勃扩张野心,这就是他们的理念啊。

    而到了中后唐。像是杜甫和白居易,论文才成就不输李白,可在诗句的气度上却差远了,后面出现的诗人所作诗句。无不充满了悲愤之情,反应到他们自身的武功,自然也是充斥着一股沉沉暮气。

    这世界,果然神奇!

    一时间竟是思绪翻涌,顺着王通的指引踏步向灯火通明的正堂走去。

    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两道凄厉惨叫。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向惨叫声传来方向望去。

    王通一直维持着的微笑脸色,禁不住微微一变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而其余人等,也是心生好奇,不知何方高手如此大凡,竟敢在大儒王通府邸门前撒野,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客人的面。

    其中甚至还有长安留守王世充,征北大将军林沙这样的朝廷大将,简直就是赤落落打王通的脸啊。

    今趟能来此赴会的人。都是附近各郡县有头有睑的人物,不是一派之主,就是富商巨贾,达官贵人,最骄横的人都不敢在这种场合撒野。

    “怎么回事?”

    王通脸色一沉威严自露,沉声喝问音若雷霆在众人耳边炸响。

    而就在这时,突然两道人影凌空仰跌进来,“蓬蓬“两声跌个四脚朝天。脸若金纸嘴里鲜血狂喷,一副进气多出气少的摸样。

    宾客潮水般裂了开来,空出近门处大片空间。

    看着眼前一时只得痛哼。半晌爬不起来的两个把门大汉,人人脸脸相觊,想不通有谁人敢如此胆大包天,闯到这里来生事?

    “怎么?;褂腥说ǜ以谕ü徘澳质??”

    林沙停步,似笑非笑扫了王通一眼,脸色平静淡然开口:“要不要我帮忙解决麻烦!”

    “用不着麻烦林将军!”

    王通的脸色难看之极,说话语气也不再客气,咄咄逼人脸上满是冷厉肃杀之气。

    可惜王通开口之时已经迟了,门外可是还守着数百幽州军精锐将士。他们第一时间便做出反应,呛呛拔刀之声络绎不绝。

    “征北大将军,希望能给老夫一个面子,由老夫亲自解决找上门的麻烦!”

    王通脸色一变,当即转头看向林沙,请求道。

    “这个面子当然得给!”

    林沙晒然一笑,摇了摇头冲着门外说道:“住手,这里是王府,有什么事都有王府主人处理!”

    声音平缓却是清晰传入众人耳中,顿时惊了堂上众人一跳。

    他们都不是傻子,如此高明的内力控制技巧,若非当世一流高手根本无法做到。

    “多谢了!”

    王通脸色难看,向林沙道了声谢,而后双目炯炯有神,看向大门方向怒声大喝:“何方高人,还请出面一见!”

    哼!

    一声冷哼突兀在堂上众人耳中响起,破空声乍起一男一女两道身影出现在大门口,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的高挺英伟,虽稍嫌脸孔狭长,但却是轮廓分明,完美得像个大理石雕像,皮肤更是比女孩子更白皙嫩滑,却丝毫没有娘娘腔的感觉。反而因其凌厉的眼神,使他深具男性霸道强横的魅力。

    他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素青色的外袍内是紧身的黄色武士服,外加一件皮背心,使他看来更是肩宽腰窄,左右腰际各挂了一刀一剑,年纪在二十四五间,形态威武之极。

    那女的样貌亦不类中土人士,却明显不是与男的同一种族,但无论面貌身材,眉目皮肤,都美得教人抨然心动。只是神情却冷若冰霜。她也是奇怪,跨过门槛后故意堕后了半丈,似要与那男人保持某一距离。

    “敢问两位高姓大名,来我王府有何贵干?”

    王通眼中异色一闪,冲着那两外族男女怒声大喝……(未完待续。)

    PS:  继续求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