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还是不去?

    林沙心中一片冷然,并没有因为天下第一萧艺大家的名头,就有丝毫动摇。

    不过就是一种陶冶心灵的手艺而已,实力到了他这等程度,心智之坚可想而知,能够让他沉醉的只有大自然的雄伟幽奇,又或者朴实无华,想要凭借一首萧曲就让他沉迷不可自拔,呵呵……

    他对舞艺大家尚秀芳尚且不假辞色,石青旋出身更好名头更响又如何?

    正待拒绝,却被听到消息急烘烘赶来的王二阻止。

    “将军将军,石大家的萧艺我还没听过呢,这次将军一定要带我过去见识见识……”

    王二满脸兴奋,手舞足蹈唾沫横飞,说着说着发觉气氛不对,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低至几不可闻。

    “你很想听石青旋吹奏的萧曲么?”

    看着王二那一副追星族的狂热范儿,林沙恍然之余不禁心头好笑。

    他倒是忘了,石青旋在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就好比现代之时闻名世界的天皇巨星,而且还是达官贵人以及平民百姓通杀的那种。

    他那种不假辞色的行为,才是让人感觉古怪的咄咄怪事!

    既然如此,那他就,去一趟也无妨!

    他不在乎别人眼光如何,却也不愿太过特立独行,时时被人挂在嘴里议论嘲讽一番。

    决议一下,其他人倒也罢了,王二这厮简直欢呼雀跃让人无语。

    按这厮的说法就是,石青璇乃名震全国的奇女子,以箫技震惊当代。他早在泰山种地便听过她的名字,早就想听一听她的萧声了。

    眼下王通有这么大面子,把她请到了这里来表演。没机会也就罢了,眼下有一会一闻萧音哪能轻易错过?

    他私下了可是打听清楚了。石大家一向过着隐居的生活,没多少人能欣赏到她的箫音,但听过的无不佩服得五体投地。单单传闻就让他心痒难耐。更别提亲耳听一听石大家的绝世萧艺。

    哈,听了王二的解释后。林沙很是侧目啊。

    没想到王二这粗豪汉子,还有颗文艺的心?

    “想去就跟着,提前警告一句,别给我丢人,否则……”

    见不得堂堂一位六尺粗豪大汉,满脸企求做小儿状,林沙心头一阵恶心没好气警告道。

    “放心,放心好了。我不会惹事的!”

    得,这厮立即歪楼,把林沙的警告理解成不许‘惹事’。惹你个大头鬼啊,有堂堂征北大将军在,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主动惹事的?

    询问其他将校,虽说他们也很是心动,想要听一听美若天籁的萧声,不过他们却没王二这般脑残追星,琢磨了一下可以腾出空闲时间的便跟着去凑个热闹,没功夫的也只是叹了口气没多少失望之色。

    于是。在石青旋演奏绝世萧艺当天,林沙便带着一票将校以及数百煞气腾腾的亲卫,从临时营地一口气直奔东平府。

    征北大将军突临东平府。当地地方官员以及驻军将领忙不迭热情迎接,好酒好菜还有歌舞艺姬助兴,一派和乐融融的气氛宾主尽欢。

    得知林沙突临所为何来,当地官员和驻军将领更加热情,表示他们也得到了邀请,到时候一同前去听石大家的绝世萧艺云云。

    林沙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只要地方官员和驻军将领不是带着恶意刻意接近,他也不介意多认识几个人拓宽一下人脉。

    再怎么说他也是出身‘山东’,不看僧面看佛面。得‘家乡’父母官几分薄面不是?

    ……

    夜晚,繁星点点。

    东平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而达官贵人所居城区却是灯火通明热闹喧嚣。

    座落在城南的山东大儒王通府邸门前更是热闹非凡,门内门外灯火辉煌。人影往来,喧笑之声,处处可闻。

    一群三十多名身穿青衣的武装大汉,正在维持秩序,不让闲人阻塞街道,防碍实客的车马驶进大宅去。

    主堂内气氛更是炽烈,人人都在兴奋地讨论石青璇的箫艺,就像都是研究她的专家那副样子。

    厅内靠墙一列十多张台子,摆满了佳肴美点,任人享用。

    堂侧的一组酸枝椅中,坐了三个人,其它人都只能立在一旁,更突显了这三个人的身分地位。

    中间一人须发皓白,气度威猛,却是衣衫褴褛,虽是坐着,但仍使人感到他雄伟如山的身材气概。

    另一人身穿长衫,星霜两鬓,使人知道他年纪定巳不少,但相貌只是中年模样,且一派儒雅风流,意态飘逸,予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陪这两人坐着说话的是个高官模样的中年人,非常有气派,亦给人精明厉害的印象。

    三人言笑宴宴一片和融,引得周围客气纷纷侧目,想凑上前去好好奉承又找不着机会,还得维持一副满脸微笑摸样真是纠结得紧。

    门口往来宾客络绎不绝,一位位山东大豪主动上门,却是无法引来宾客过多关注目光,一看就不是备受瞩目的大人物。

    整个大堂唯一的焦点,也就是三人所在区域,简直万众瞩目让人羡慕已极,幻想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成为三人中的一员。

    突然,嘈杂喧闹的大门口一静,引得厅中一干有身份的人等纷纷侧目,就连被视为核心的三人也不由得闭嘴不言,满脸诧异望了过去。

    就听得,在门外迎宾的王府管家,拉着喉咙变了调子了吆喝:“开国县公,征北大将军林沙到!”

    轰??!

    喧闹热闹的正堂先是一静,而后轰隆炸响闹腾开了。

    “征北大将军,他怎么也来了?”

    “石大家的风采,看来连林征北也无法抵挡??!”

    “废话,就算不看石大家的面子,也得给王老爷子面子不是?”

    “……”

    一干来客议论纷纷,目光下意识看向一片寂静,只余轰隆隆马蹄声的门口。

    年纪大的还自持身份只是下意识起立,年纪轻的却是满脸兴奋红光纷纷凑到门口,想要一睹这位传奇大将军的尊容和风采。

    “林征北竟然来了,走走走咱们上前迎接!”

    “真是没想到啊,不是说林征北一向不喜宴席场面么?”

    “王大儒的面子在这,林征北也不得不礼让几分吧?”

    就是刚才被众人视为中心焦点的三人,也不约而同起身,在那位儒雅老者的带领下,齐齐向门口走去。

    三人周身像是有魔力般,无需吆喝呼喊围聚在门口的青年男女,便满脸尊敬纷纷避开身形,瞬间让出一条直达门口的‘宽敞’通道。

    刚刚微笑着走到门口,便听一阵杂乱脚步声由远及近,身形魁伟显目异常的林沙,在数百亲卫以及将校的簇拥下大步流星走来。

    之前还喧嚣热闹的门口街道,此时已是哑雀无声落针可闻,只听得一片粗重的呼吸声。

    林沙绝对的万众瞩目,这些目光中有羡慕有崇敬,有不屑有仇恨,简直五味杂陈让林沙大开眼界。

    以他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投放在身上的目光视线,是善意还是恶意瞬间便可分辨清楚,只不过他没那兴趣跟一群蝼蚁计较罢了。

    随着林沙脚步临近,围聚在门口的宾客以及家丁护卫全都屏住了呼吸。

    只觉林沙身上隐隐一股磅礴威势,霸道强横又透着令人心惊胆战的血腥杀气,瞬间攫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心脏。

    惊恐,震惊,畏惧,害怕,羡慕……

    种种复杂情绪纷纷涌上心头,看向林沙的眼神也变得丰富多采。

    “哈哈,征北大将军赏脸上门,蔽府当真蓬荜生辉!”

    突然,三位焦点人士之中,那位面容好似中年,两鬓却已斑白年纪不小的儒雅汉子,哈哈大笑打破了府门沉寂的尴尬气氛。

    “通老有请,林某怎敢不来?”

    林沙脸色平静之极,一双清亮目光缓缓在王通,以及他身边两位脸上缓缓扫过。

    “末将长安留守王世充,见过征北大将军!”

    就在这时,与王通一同前来门口迎等的高官汉子,突然踏步上前一脸恭敬见礼道。

    “哈哈,王将军不必客气,江都一别已近经年,王将军风采不减当日??!”

    林沙轻笑出声,眼神若有深意轻扫了下眼前这位必恭必敬的隋末枭雄,淡然道:“王将军此次长安任期可不轻松,等听完石大家的绝世萧曲后,找个机会交流交流!”

    “末将求之不得!”

    王世充满脸恭敬,眼神闪烁心中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眼前这位年纪比他儿子都小的隋军大将,给他带来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

    只是轻轻的眼神一扫,他便觉后背发凉冷汗淋漓,体内真气流转迟滞好似受到了莫大压制。手脚阵阵冷意流过,心中发虚根本就生不起丝毫反抗之意。

    满脸惊骇呼吸似乎都迟滞几分,就连那位神秘强大的大明尊教教主,也没能给过他如此恐怖压力。

    难道这位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大明尊教教主?

    怎么可能?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林征北的实力,已经是大明尊教教主那一级别!

    就这,也足够王世充胆战心惊小心应对的……未完待续。

    ps:前后月票都只差几票,就能被超越或者更进一步,能不能稳住一百名就看弟兄们的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