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隐边不负,和阴后祝玉研的‘来去匆匆’,终于让一直沉静稳重的东冥夫人破功……

    “征北大将军好本事!”

    语气中的凄凉和惊惶,再配合她那张风韵艳丽的姿容,说不出的诱人道不尽的风流。

    只可惜,林沙的目光只是在她身上停留片刻,便毫不犹豫错开一脸冷酷,淡然道:“夫人咱们还是言归正传吧,我要的是帐本!”

    眼见林沙如此冷面狠心,东冥夫人放弃了,一把将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儿挡在身后,毫不犹豫把李阀,……给卖了。

    “夫人如此配合,我也不会枉做小人!”

    拿着东冥派与李阀秘密交易武器的厚厚一叠帐本,林沙漫不经心安抚道,心中却是翻起惊涛骇浪。

    看到那厚厚一叠帐本的瞬间,他便悟了。

    东冥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竟然随身携带李阀的巨大把柄。

    只是她对大隋朝堂的情况还是不甚了解,这些帐本此时就是放在杨广跟前,除了样杨广心情不爽之外,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除非是当初杨坚还在位期间,那时候这些帐本才有将李阀全灭的功效。

    可就是如此,粗粗翻看了一下帐本上的武器交易数量,还有交易时间他也不禁震了一下,李阀果然狼子野心早就不安于室。

    根据帐本显示,李阀与东冥派最早一次武器交易,是在十年前……

    十年前东冥派也才刚刚起来吧?

    他有些不确定,便毫不客气向东冥夫人直言相问。

    帐本都交出去了,东冥夫人也没了顾忌,只要不是涉及东冥派核心机密,她基本上是有问必答,还额外奉送了一些‘惊喜’。

    果然如他所料……

    李阀与东冥派的第一次‘接头’时间,正好是东冥派在中原刚刚打响一点名气,当时的李阀核心成员李神通亲自赶来接洽。

    而那时,正是东冥夫人生下东冥公主没多久。正是东冥派在魔门的暗中支持下,大肆向中原进军扩充影响力之时。

    李阀这个时机抓得很巧妙,正好是东冥派急需势力强大的盟友之时。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东冥派和李阀一拍即合……

    粗粗翻下了下帐本上的武器交易数量。将之大略统计一下,得出的数字简直能用海量来形容。

    就算武器物资都是消耗品,用了一段时间便会毁损,可李阀手里这么多年积存下来的武器数量,也足够武装数十万人而不费力!

    这是多么惊人的一批装备数量?

    简直要惊掉人的下巴啊。

    要不是林沙‘见多识广’。见识过比这更多更完备的武器装备,只怕他此时已经惊得说不出话。

    李阀隐藏得果然够深!

    ……

    “征北大将军,帐本我已经交出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我们母女?”

    就在林沙心中波涛起伏之时,东冥夫人好听的婉的声音传了过来。

    “哈哈夫人放心!”

    林沙收回思绪,手中帐本猛的一合,他轻笑着扫了眼东冥夫人,淡然道:“夫人和小姐,这就可以离开了!”

    “什,什么。离开?”

    东冥夫人先是一愣,而后满脸惊喜追问道。

    “自然可以离开!”

    林沙轻轻一笑,云淡风轻扫了美艳妇人一眼,调侃道:“难道夫人还想继续在临时军营做客不成,我倒是没有意见!”

    鬼才愿意继续待在军营做俘虏!

    东冥夫人脸色一变,忙不迭说道:“除了我们母女外,东冥派那些人手呢?”

    外头世道乱得很,东冥夫人对自己和女儿的美貌很是自信。

    要是就两人贸贸然离开的话,虽说以母女来的武功,也未必怕了谁去??墒钦嬉茨切┐笫屏Φ墓刈?,可也不怎么安全。

    魔隐边不负那个渣男,还有阴后祝玉研可以帮她们出手一次,可不见得他们会出手第二次。尤其还是在被林沙狠削了一顿的情况下。

    魔门中人,自私自利极度以自我为中心,一旦感觉事不可为,就算是至亲之人都有可能直接抛弃。

    她可不敢赌便宜丈夫和冷艳母亲的节操……

    “还是那句话!”

    林沙一脸似笑非笑,看穿了东冥夫人的心思,轻笑道:“本将军跟魔门没有深仇大恨。犯不着为了东冥派跟魔门彻底交恶!”

    见东冥夫人脸色难看,显然不怎么乐意听这些‘大实话’,林沙却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你又不是我妈,凭什么要我顾忌你的感受?

    “再说了,东冥派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

    哈哈一笑,林沙目光凌厉森冷如刀,直刺刺盯住东冥夫人,脸色平静冷然道:“夫人不会认准了李阀这个客户就不撒手,准备一条道走到黑吧?”

    东冥夫人只觉一股森冷杀机扑面,身子一僵股股冷意直透心底,竟是不敢与林沙对视,微微低头心里慌张得紧,却又没有多少恼恨之意,暗暗吞了口唾沫沙哑着嗓音道:“怎么可能?”

    这次东冥派可是被李阀坑苦了,不仅五大海船价值数十万两白银的武器装备被没收,就连她们母女二人都成了阶下之囚。

    幸好眼前青年将军不是见色起义之辈,不然以她们母女俩的姿色……,后果不堪设想。

    她不敢也没勇气拿林沙怎么样,对于引发此次莫名灾祸的李世民以及其身后李阀,她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转念一想她很是迟疑,吃了这么大一教训,要是还不知道提高警惕,那她也没本事在短短十几年时间,便将东冥派发展成让人不敢小觑的大型帮会。

    “不用担心,本将军跟东冥派做生意的话,会直接取得陛下同意的!”

    一眼看穿了东冥夫人的心思,林沙淡然开口打消她心中的犹豫,冷然道:“当然,跟本将军合作的话,东冥派就必须断绝与其它势力的接触,否则……”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浓浓的威胁之意傻子都听得出来。

    东冥夫人没有坚持,林沙太过强势了,她根本就兴不起多少反抗念头。

    可当她带着一票垂头丧气的东冥派高手离开临时军营之时,看着跟在身后的那两个油腔滑调的小子,心头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双龙也尴尬得紧,他们既欣喜于可以脱得牢笼,又尴尬于东冥派上下不善的冷眼。

    林沙可没义务替双龙遮掩,将他们撵出军营之时,由王二暗示了双龙的不靠谱,东冥夫人和一干手下自然将不爽发泄到这两混球身上。

    双龙现在武功‘小有成就’,也是有脾性之人。

    哪里受得了东冥派众人的冷嘲热讽,愤而之下直接与东冥派分道扬镳。

    ……

    “呵呵,这里的事儿终于处理得差不多了!”

    林沙可没心情理会他人的心思想法。待送走东冥派和双龙那两个祸害之后,他便召集手下将领商议返回事宜,

    身边带了数千俘虏,相信返程路途不会那般轻松。

    别的不说,吃了大亏的山东当地叛军势力,还有河南以北的那些大型帮会组织,会不会半路截杀真的不好说。

    “将军有什么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手来土掩而已!”

    听了林沙的担忧之后,王二却是不以为然嚷嚷开了:“真有不开眼的玩意,咱们直接把他们弄翻就是,我不介意俘虏营的人数翻倍!”

    “你这么厉害,那我就给你布置个任务,假冒押送俘虏的幽州军大部如何?”林沙拍案而起,手指王二不满怒道。

    “那将军您呢?”

    王二顿时心虚胆颤,以他的实力也没胆子说啥大话。

    “我就跟在你们身后,看王大校尉你如何威风八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林沙眼神冰冷如刀,一字一句直敲王二心底。

    “别啊将军,我错了!”

    王二顿时惊得面无血色,额头冷汗滚滚急声讨饶:“以小的这点武功,真要担此要职将死无葬身之地??!”

    跟着林沙来了趟山东,他才知道什么叫做高手如云好手如雨,以他那初入一流却连先天都没踏足的实力,单独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江湖好汉,估计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了多少。

    “知道就好!”

    林沙眉头一挑不满道:“你小子就知道口花花,没头没脑让人捉急,我还得为跟来的弟兄们安全着想呢!”

    “知道了,将军怎么吩咐我就怎么做!”

    王二有气无力回答,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燥得慌。

    “恩,先通知沿途官府和驻军做好接应准备,但凡有胆子挑衅的帮会还有叛军,格杀勿论不留活口!”

    林沙语气冰冷杀气腾腾,瞬间让在座一干将校身子打摆心头惊骇。

    将军这是动了杀机!

    再也无人敢出言反对,事情就这么确定下来。

    然耳,就在林沙准备率军启程之时,突然接到离此不远的东平府大儒王通的请贴,言明天下第一萧艺大家石青旋欲来王府献艺一曲,特请征北大将军前去欣赏。

    呵,竟然有人特意发请贴,请他去听一曲萧艺?

    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

    石青旋是什么人,难道他还不清楚么。

    不过又是一位慈航静斋功法,培养出来的文艺大珈!

    佛魔不过一念间,堂堂佛门圣地慈航剑斋的武功手段,也尽是些鼓惑人心的玩意……(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啊,很快就能进前一百了,第一次求弟兄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