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魔**,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缓缓开口,浑身气势猛然大爆,一股股恐怖的血腥杀气喷涌而出,如海潮般汹涌澎湃,瞬间便将整间屋子淹没。

    东冥夫人和东冥公主母女俩,顿时身子僵硬口不能言手不能动,一脸惊骇定在原地动也不动,好似两尊完美雕像。

    而在门口处,一股诡异旋风刮过,汹涌澎湃的血腥杀气,好似遇到了阻碍一般,竟然迟滞不前久久停留。

    一道风华绝代媚态天成的婀娜身影缓缓入内,带着一股奇异的吸引力,瞬间便将屋子里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

    看着缓缓走入屋内,举手抬足间无不风情万种的‘阴后’,林沙心中感叹果然不愧是魔门杰出妖女,一举一动都带着无边撩人风情。

    而东冥夫人和东冥公主则是满脸复杂,看着缓缓而入的母亲(祖母),心中惊叹于祝玉研惊人美貌的同时,也不禁生出丝丝怨气。

    “阴后来访,小舍澎毕生辉!”

    林沙淡淡一笑,身如苍松立如磐石,稳稳不动目视阴后缓缓潜行,瞬间打破祝玉研突然出现带来的诡异气氛。

    同时,敏锐的气机感应中,清晰感受到祝玉研所在位置,只有一道道或强或弱的旋转气息,让人心惊之余更是捉摸不透。

    “咯咯,征北大将军林沙果然不凡!”

    阴后脚下步伐频率不变,一双如水美目异采连连,突然咯咯娇笑声如黄莺娇嫩似少女。

    果然是天生尤物!

    “阴后媚术果然不凡,于无声处听惊雷!”

    林沙呵呵一笑,眼神微微眯缝露出一丝冷酷笑容,毫不客气点出祝玉研不经意间使出的小手段。

    “果然瞒不过征北大将军法眼!”

    祝玉研美目一闪,心中凛然对林沙更多几分忌惮。

    之前的气机感应一团模糊,她还以为自己状态出了问题,没想到眼前年轻将领,竟是位不输于自己的超级高手。

    “呵呵。阴后的天魔功也着实不凡,本将军正想试上一试,得罪了!”

    人家都打上门了,林沙也没啥耐心跟阴后墨迹。道了一声得罪了后身形突然前移,好似瞬间移动般出现在祝玉研身前,一张蒲扇右手砰然拍出。

    掌劲凌厉轰然作响,隔得老远凌厉的掌风便刮得阴后身上衣裳猎猎作响。

    “好惊人的掌力!”

    阴后娇笑,身姿曼妙舞动。一双长长衣袖上下飞舞好似流云飞袖,莲步轻移曼妙身姿若隐若现,说不出的风流道不尽的美丽。

    可是风流美丽之下,隐藏的却是凌厉杀机。

    林沙掌至中途,便觉周身一紧好似陷身泥潭,手脚动作一滞股股强劲拉扯之力出现,而且手上掌力好似受到什么接引般,如潮水般迅速流失。

    砰!

    一段飞舞长袖挥来,不等林沙有所反应,猛然间一股刚猛霸道的劲道轰出。带着呼啸风声瞬间击向林沙面门。

    借力打力?

    瞳孔微微收缩,林沙眼中惊讶一闪而过,心中念头百转千回,哪能看不出长袖突然挥出的刚猛劲道,正是之前蒲扇大掌上蕴含的霸道掌劲?

    “哈哈,阴后果然好手段!”

    电光火石间林沙想了许多,不过手上动作却是一点不慢,手腕一抖筋骨皮膜一阵轻微蠕动,一波接着一波强猛掌劲脱手而出。

    轰!轰!轰!

    劲道太猛,竟在空中爆出三连声剧烈轰鸣炸响。

    柔软的流云飞袖像是遭遇雷霆打击。瞬间化作漫天碎片,如穿花蝴蝶般倒飞而去。

    “好雄浑的真气!”

    阴后笑吟吟的绝色美颜终于变色,一双莹白如玉的嫩白小手上下飞舞,道道诡异气劲脱掌而出。林沙之前感受到的天魔力场更加混乱霸道。

    漫天飞舞的衣袖碎片,还没撞上阴后的身子,便被一股股劲道拉扯着失了准头,像是无头苍蝇般四下飞舞等到劲头过去缓缓掉落在地。

    “哈哈,阴后好本事,接我这招!”

    林沙哈哈一笑。感觉阴后的天魔力场很有些趣味,大步流星踏步上前突然竖起手掌,以掌化刀一式凌厉凶狠的掌刀劈下。

    咻!

    掌刀凌厉带起一阵凄厉破空声,周遭空气像是沸水般向两旁滚动避让,掌刀边缘竟是出现淡淡红芒,周围的温度瞬间向上升腾。

    火焰刀!

    天龙世界大轮明王鸠摩智的成名绝技,威力强横杀伤力惊人。

    阴后俏脸微变,充满成熟风韵的婀娜身姿,好似穿花蝴蝶般翩翩起舞,一只流云飞袖已足够飞舞如风,举手抬足间媚态天成,一股股诡异力场以其为中心向周围迅速扩散,将掌刀攻势凌厉的林沙完全笼罩。

    两人交手情形古怪之极,好象在跳一首风格完全不搭调的舞曲,一个刚猛霸道一往无前,一个如花似蝶翩翩起舞美不胜收,围绕着诡异的天魔力场你来我往,瞬间交手数合竟是没有一次身体接触。

    “哈哈哈,好好好,好一个天魔**,好一个天魔力??!”

    这战斗打得古怪之极,好象两个舞者在斗舞一般,互相挑衅充满了火药味,却是界隔清晰没有丝毫交集。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心头兴趣大生忍不住哈哈大笑,突然收掌右手五指以及左手拇指一一点出,道道凌厉之极无形有质的六脉指剑脱指而飞。

    咻咻咻……

    阴后脸色大变,如穿花蝴蝶般飘逸身形突然消失,再出现时候已在身侧数丈之外,满脸惊疑看着远处墙壁上突然多出的几个拇指粗细孔洞,娇艳俏脸一阵阴晴不定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近距离遭受六脉神剑偷袭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有天魔力场帮忙拉扯吸收真气,可是距离实在太短还来不得做出回击,无形有质的指剑剑气已然临身。要不是她反应及时的话,只怕此时身上已多出几道窟窿。

    “征北大将军,这是什么武功?”

    心中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阴后祝玉研这才惊觉眼前青年将军的恐怖实力,不仅不在她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六脉神剑!”

    林沙哈哈一笑,魁伟身形灵动异常,瞬间出现在阴后身前,拳脚如风迅速异常,攻击好似狂风暴雨连绵不绝凶猛凌厉。

    拳指脚掌爪,随心所欲信手拈来,招式繁复变化就没有重样的。

    一身真气雄浑之极,举手抬足间无不蕴含强悍力道,轰轰轰的气爆轰鸣声不绝,一声声炸雷般巨响在耳中轰鸣。

    阴后直面林沙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好似怒号狂涛中一叶小舟,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可让人大感惊奇的是,虽是波涛汹涌狂浪席卷,阴后婀娜多姿的娇躯依旧好似穿花蝴蝶翩翩飞舞,并没有因为林沙突然强猛起来的攻势有丝毫改变。

    而战斗中的林沙却感觉十分难受,身周不断左右前后拉扯的天魔力场变得越发强横古怪,阴后如穿花蝴蝶般翩翩起舞的婀娜身姿,好象带上了某种神奇风韵,那种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的姿态更加迷人眩目。

    两大当世超级高手以快打快,瞬间便交手数十招不分胜负!

    无论是林沙还是阴后祝玉研,都暗暗佩服对方的手段。

    林沙没想到天魔**如此难缠,天魔力场古怪到了极点,好似将乾坤大挪移和斗转星移神功移植到了身外。每每都能牵引外来真气,不是被股股诡异劲道立场得毫无脾气,就是被阴后祝玉研通过隐秘手段收取再趁机反击而回。

    而阴后则是惊叹于林沙的内功之雄浑,招式之繁复几乎不带重样的,而且出手时机和力道把握得恰到好处,既不浪费丝毫真气也无损攻击力度,可以说对自身真气的掌控已达到了一种登峰造极之境,一身实力更是恐怖异常。

    什么时候,江湖上出现了这么一位年轻超级高手?

    阴后暗暗骇异,心中杀机汹涌出手毫不留情,已经动了将林沙直接击杀的打算。

    没想到眼前的阴后杀性如此之重!

    祝玉研心中杀机汹涌之时,林沙敏锐的捕捉到了她周身气机的变化,顿时心中一凛自生感应。

    轰轰轰……

    转瞬间林沙招式套路一变,身形沉稳如山不在跟着阴后的翩翩身影四下晃动,好似奔行骏马横冲直撞,体内气血奔涌如龙咆哮沸腾,一双铁拳密集如雨,带着狂暴之极的凶猛之意砰然轰出。

    “怎么回事?”

    阴后祝玉研突然尖叫出声,措不及防之下被林沙一拳轰中香肩,顿时惨叫出声玲珑有致的婀娜身姿向后倒飞。

    尽管香肩一阵剧痛,可阴后心中却被满满的诧异填塞。怎么也想不明白,无往不利的天魔力场怎么突然就失去了效用?

    “这还没玩,阴后再吃我一招!”

    林沙哈哈一笑,飞身而起猛然一记鞭腿扫出,好似挥击棒球一般,直接将身娇量轻的阴后击飞了出去。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林沙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自动送上门的阴后祝玉研,身形一闪便追出了门外。

    可是,阴后的人影呢?

    望着空荡荡的小院子,林沙目光左右一扫,瞬间锁定某个方向,冷哼出声讥讽道:“魔门阴后也不过如此,脚底摸油的本事当真令人敬佩!”

    声音不缓不急,却是清晰传遍占地足有近十里的临时军营……(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