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风韵绝色,一个青春亮丽……

    这就是站在眼前的东冥夫人,以及东冥公主给林沙的第一印象。

    母女俩站在一起根本就不像母女,说是姐妹也不为过。

    姿态雍容沉着冷静,一点都没有被俘虏的焦急惊慌情绪。

    这是有底气的表现,还是故作淡定?

    林沙脸色平静,目光凝视对面的美艳母女。

    东冥夫人确实沉稳平静,一点都没有丝毫被俘的慌张。而东冥公主则是装出来的镇定,林沙一眼就看了出来。

    有趣啊有趣……

    林沙打量东冥夫人和东冥公主的时候,这对美艳母女也在打量林沙这位威名赫赫的隋朝大将军。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这是母女来同时的心声,林沙的年轻出乎了她们的意料。

    同时实力都在一流以上的母女俩,也都隐隐从林沙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无形压迫。

    这让见多识广的东冥夫人十分吃惊,这种隐隐威压,她只在母亲身上感受过,就连那位色迷心窍的丈夫,也从没让她有过这种心理压力。

    难不成,眼前青年将军小小年纪,实力就已经达到了母亲那种层次?

    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东冥夫人脸上平静无波,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至于东冥公主,则是十分好奇打量林沙的相貌,一时脸红一时又是愤愤不平,把未经世事的小女孩神态表现得淋漓尽致。

    “东冥夫人!”

    林沙目光平静神态温和,缓缓开口打破了房间里难言的尴尬。

    “将军有何话要说?”

    东冥夫人冷静异常,缓缓开口没有丝毫慌张之色。

    “我不知道你们东冥派跟李阀什么时候勾结上的,我也不想知道!”

    林沙目光一凝,缓声问道:“我只想向夫人要一样东西,那就是跟李阀交易的具体帐目!”

    “不可能!”

    东冥夫人俏脸一寒,断然否决道。

    “呵呵,别那么急着拒绝!”

    轻轻摆了摆手。林沙目光突然变得凌厉,好似两把锋利尖刀狠狠刺向母女俩,刺得母女俩一阵心寒发虚,这才淡然开口:“我不想动强??刹淮砦也换嵊们?!”

    说着话锋一转,冷然道:“相信帐本就在那五艘海船上,夫人真要我将那五艘海艘彻底搜查吗?”

    见东冥夫人俏脸变色,林沙这才接着说道:“相信东冥派的海船,秘密不止帐本这么简单。有些事情我不想知道夫人不要逼我!”

    “将军你这是威胁我吗?”

    东冥夫人俏脸一变,冷冷问道语气中满是不悦。

    咻!

    一道无形有质的凌厉指剑,距离东冥夫人俏丽脸膛不足一寸****而过,微风轻拂几缕秀发飘荡而落。

    东冥夫人惊魂未定,满脸惊恐看着缓缓收回手指的青年将军,眼神之中满满都是后怕。

    刚才心悸的感觉相当难受,好象心脏被人狠狠揪住一般,连胡须都停滞片刻难受异常,同时一种死亡的威胁涌上心上,根本不给她丝毫反应时间。这样突然的死亡威胁实在太过恐怖。

    尤其想到那种无形有质的劲风,距离自己的脸膛不足一寸距离,稍有不慎便有毁容威胁,东冥夫人更是一阵恼怒后怕。

    “你……”

    又惊又怒,胸前一对高耸急剧起伏波澜壮阔,一双好看凤眸射出两道冰冷目光,红唇轻启冷冷道:“林将军好威风好霸气,出手毫不留情小女子算是见识到了!”

    小女子都出口了,看来这位被惊得不轻??!

    林沙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恶劣笑容。没有理会一旁瞪圆了秀目,做生气喷火状的东冥公主,盯着东冥夫人淡然道:“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也不想跟夫人把关系搞得太僵。东冥派我倒是不放在眼里,可是魔门的麻烦我却是不想轻易招惹,没功夫跟那帮行事诡异的家伙折腾!”

    “林将军,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东冥夫人闻言脸色大变,毫不客气打断了林沙的话头,冷冷道:“东冥派就是东冥派。跟什么魔门毫不相干!”

    “夫人用不着自欺欺人!”

    林沙毫不客气嗤笑出声,冷冷道:“要不是有魔门在背后撑腰,东冥派想在中原安安生生做武器生意,夫人以为可能么?”

    “怎么不可能?”

    东冥夫人俏丽的脸孔狰狞扭曲,满脸怒容大声尖叫:“东冥派跟李阀关系密切,有李阀的关照谁敢轻易招惹东冥派?”

    “哈,李阀?”

    林沙一脸不屑,冷笑着嘲讽道:“不是我看不起他们,李阀在江湖上的名头还真不怎么响亮,特别是在南方沿海地区!”

    见东冥夫人脸色再变,好象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林沙满脸不耐挥了挥手,冷然道:“夫人,我没兴趣跟你墨迹废话,我忌惮魔门不假,却也不是畏惧他们,只是不想随便招惹麻烦而已!”

    说着,身上凌厉杀气一闪而逝,把身前的东冥夫人两母女惊得不轻。

    那种好似身陷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情景,母女来感受了一次就不想再感受第二次,两张娇艳如花的俏丽脸膛苍白如纸,看起来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可惜林沙没有那分怜香惜玉的心思,一双目光冷厉如刀直视东冥夫人,威严肃穆缓声道:“夫人,给个痛快话吧!”

    俏丽的脸膛上露出一丝挣扎,最后化作满脸狰狞咬牙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林沙暴喝出声,大手一张一股磅礴吸力发出,东盟夫人脸色大变尖叫出声,玲珑有致的惹火身躯不受控制向起飞腾,瞬间被林沙的蒲扇大手提住雪白修长的脖子,一脸惊恐瞪着眼前英武非常的青年俊脸。

    “放开我娘!”

    东冥公主发出一声凄厉尖叫,不顾一身功力被封发挥不出往日丝毫武力,奋不顾身挥舞着双手指甲扑了上来。

    “麻烦的女人!”

    林沙眉头轻皱,猛然吸气呼的一下喷出,顿时屋子里狂风大作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东冥公主直面呼啸狂风竟然顶不住巨大风压,蹬蹬蹬连连后退不止。

    “婉晶不要胡来!”

    东冥夫人双眼瞪得溜圆尖叫出声,不顾被吹得蓬乱飞舞的秀发,猛地回头冲着林沙怒声尖叫:“林将军,有本事就冲着我来!”

    “呵呵,夫人当真爱女心切!”

    林沙脸色平静异常,右手轻轻一抬东冥夫人便呵呵说不出话,香软婀娜的身子被硬生生提了起来,满脸惊恐看到林沙那张越来越近的脸孔。

    “林沙你找死!”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熟悉的怒吼声响起,然后便是屋子房门轰然破碎声,一道修长声影如箭疾射而至,瞬间飞至林沙跟前一掌狠狠拍出。

    “魔隐边不负,好久不见了??!”

    林沙哈哈一笑,一手提着东冥夫人,另一只手间不容发之际遇派出一掌。

    轰??!

    一声剧烈气爆炸响,如箭疾射而至的边不负,闷哼出声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倒飞出去,脸色一片苍白嘴角溢血好不狼狈。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变得如此厉害?”

    边不负人还在半空,便满脸震惊怒吼出声,根本顾不得伴随怒吼喷出的鲜血,满心满眼都是不可思议。

    “哈哈,井底之蛙又如何知晓武学之奥妙!”

    林沙冷然轻笑,看着近在眼前脸色苍白若纸,满眼惊恐的东冥夫人,冷笑连连:“怎么样,夫人想没想好,要不要我替你给你男人变成太监,这样估计他就会老实跟你一生相守吧?”

    “你……”

    东冥夫人怒目而视,绝丽的脸膛瞬间红云密布,一时美艳不可方物。

    “交出帐本,你就能放过我娘么?”

    就在东冥夫人气得满脸通红,心中火冒三丈之际,突然听到女儿虚弱的尖叫声。

    “婉晶不许……”

    东冥夫人满脸狰狞厉声尖叫,可话刚开口便噶然而止,原来林沙觉得这位的声音太过尖锐刺耳,直接封了他的哑穴。

    “我林某人行事虽然随心所欲了点,但说出来的话还没有返回的时候!”

    林沙轻轻一笑,声音虽然不大却清晰传入峒名公主耳中。

    “那好,我告诉你帐本就在……”

    东冥公主好一阵心惊胆战,根本就不敢丝毫迟疑便将东冥夫人隐藏帐本的地点说了出来。

    “好好好,我说话算数,夫人刚才得罪了!”

    林沙脸上露出满意轻笑,提着东冥夫人的大手一松,这位充满成服风韵的美艳夫人,好似没了骨头一般软软倒地。

    “娘,娘,你怎么了?”

    东冥公主满脸担忧,不管不顾扑将上前一把抱住东冥夫人急声呼唤。

    “来人……”

    林沙不以为意,任由东冥公主满脸愤怒抱着母亲连连后退,刚刚开口招呼门外亲卫突然脸色一变。

    怎么回事?

    林沙敏锐感知,周围空气似乎扭曲变形,一股股强大的拉扯力道,好象要将他拉倒在地。

    “魔门哪位高手到访,我这真是蓬荜生辉??!”

    林沙身形稳如磐石岿然不动,脑子一转便想到了一个可能,顿时满脸微笑沉说开口:“这就是天魔**特有的力刹那个地么,果然神奇啊……”(未完待续。)

    PS:  闲话不说,我认罪,实在对不住订阅了重复两章的书友,实在抱歉,见谅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