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前一章把窦建德打成杜伏威了)

    窦建德够倒霉的!

    本来他在被幽州军围住的第一时间,便跟着其余一流高段以上高手突围而出,而且还真的顺利从包围圈薄弱处突了出去。

    可没想到,刚刚杀出重围,他便一头撞上了征北大将军林沙……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以他半步宗师的实力,连林征北三刀都没能接住,便被一刀轰飞受了轻伤成了俘虏。

    这事不用多说,林沙肯定是故意的!

    他这个征北大将军,可不仅仅只需坐镇洛阳,还有幽州和河北两地需要顾忌,不能太厚此薄彼了不是?

    幽州早就在他的掌控之中,就算他一年半载没有回去,只要他还稳稳的坐镇洛阳,就不会出岔子。

    河南这边情况复杂,他刚刚接手当地隋军时间不长,还得分出大部分兵力对付瓦岗叛军。另外这里权贵云集,豪门世家更是数不胜数,关系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他虽然没法短时间内彻底掌控,却是通过河南地方隋军逐渐加强对地方的控制。

    只有河北,情况最是复杂和糟糕。

    别忘了,他之前可是跟河北世族闹得很不愉快。

    而五姓七家之中,有好几家都落根河北,势力和影响力都庞大得不象话。

    林沙跟他们明争暗斗了近两年,也只依靠隋帝杨广的支持勉强占得上风。

    特别是在天津港区域开设盐场的举动,分化拉拢了一批河北小世家,生生在原本铁板一块的河北势力范围啃下一小块肥肉。

    不仅如此,之前河北巨寇王须拔和魏刀儿身后,都隐隐有河北世族的影子,不然这两部人马不会在初举事之时便闹得声势颇盛。

    又是林沙亲率三千幽州铁骑,纵横驰骋于河北大地,硬生生将两大巨寇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逃出河北在山西塞北草原一带安营扎寨。

    林沙多次破坏河北世族的布局,甚至亲自赤膊上阵跟河北世硬扛。双方之间的关系早就降至冰点以下。

    而窦建德的崛起,同样也少不了河北世族的手尾。

    林沙想要控制河北,起码在表面上维持河北局势稳定,窦建德便是不得不搬走的拦路石。

    可以说。林沙想要彻底掌控河北的话,窦建德既是他必须拿下的对象,同时也可变成他控制河北最有利的棋子!

    ……

    林沙双目锐利如刀,双手搭在桌案两端身子前倾,盯住脸色变幻不定的窦建德冷声道:“怎么样。想清楚没?”

    尽管林沙没有爆发那一身惊人的气势,可窦建德依旧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

    林沙给出的选择太少,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

    可他知道,要是不在规定时间内做出选择的话,以征北大将军林沙的狠厉手段,他会认为自己直接弃权,而后毫不犹豫在自己干掉!

    “我,我,我投降!”

    窦建德额头冷汗滚滚而流,心情既然惶恐忐忑又愤恨不平。林沙这厮做得套绝,简直把他逼到墙角。

    心中隐隐涌起一丝怨念,脑子一转便打好了阳奉阴违的主意,只等自己有了自由之身的时候,一定要给眼前隋将一个深刻教训。

    “恩,既然如此,那这道生死符你就受着吧!”

    窦建德脑子飞快运行转着其它念头,突然只觉一股冰冷寒劲临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由真气凝结而成的‘冰片’,便已打入了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

    他大惊失色。仔细感应身体细微变化,只觉伤口处一片麻痒,紧接着一阵成痛传来,顿时满脸惊怒瞪视林沙。

    “没什么。一点控制人的小手段而已!”

    林沙轻轻一笑,眯缝着眼睛冷芒闪烁,语气阴沉沉道:“你以后只要老实听话做事自然没事,可一旦你令有异的话,刚才那片薄冰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窦建德脸色一片惨白,满脸惊骇心中自是不会轻易相信林沙的鬼话。世上哪有什么控制人的精妙武功?

    “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这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林沙一眼看穿了这厮心中的想法,缓缓起身呵呵冷笑出声,毫不客气吩咐道:“你马上回去收拢部下,找机会给那几家河北世族找点麻烦。要做得隐蔽做得漂亮,如果让我满意的话自会给你缓解痛苦的解药,可要是让我不满的话,哼哼……”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语气中冷冷的威胁之意,傻子都听得出来。

    ……

    放下狠话后,林沙直接离开了主帐,独留窦建德傻愣愣跪倒在地不知所措。

    “你们两个混小子,怎么又跟东冥派混在一起了?”

    除了主帐,林沙马不停蹄又来到一处小小营帐之中,大唐世界的两位猪脚寇仲和徐子陵赫然在内。

    从气机感应来论,林沙一眼就看出了双龙的巨大进步。

    上次相见之时,这两家伙还只是不入流角色,短短数月时间此时再次相见,这两货已是三流颠峰随时都可能踏入二流之境。

    这进步速度,比起原书上稍有察觉却也差不了太多!

    “呵呵,巧合,只是巧合而已!”

    双龙也是尴尬之极,每一次遇到林沙总没好事,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说起来也真是巧合,这两位被楼观道歧晖收入门下,得传道家秘术武功突飞猛进,却又没跟着歧晖一起返回洛阳,而是双人结伴闯荡江湖增加见闻。

    结果不小心陷入巴陵帮与海沙帮的争斗之中,两人被追杀得狼狈不堪最后逃上东冥派的海船。

    最后更是淅沥糊涂跟着东冥派运送兵器的海船,一路向南来到山东外海,莫名其妙卷入了此次风波之中,跟着东冥派一干人等成了俘虏。

    “别跟我打马虎眼,说清楚你们到底再干什么?”

    林沙眼睛一瞪,毫不客气打断了双龙毫无营养的解释,冷笑道:“以你们的身份想要参和东冥派的武器交易根本没可能,但是以你们眼下的武功想找机会跑路的话也不困难!”

    说着,他一脸冷然看向双龙,讥讽道:“给我说清楚,否则想要轻松离开,就只能等你们师傅歧晖道长亲自来领人了!”

    双龙闻言齐齐色变,无论是从原著角度还是林沙几次与之接触的经历来看,这两家伙都有着异乎寻常的自尊心。

    真不明白,两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混混,哪来那么大傲气认为自己一定能够出人头地?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将军你必须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寇仲嘻嘻一笑,不着痕?;傲擞手械慕粽牌?,一双闪亮大眼却是紧紧盯住林沙不放。

    “嗤,你小子脑子烧糊涂了吧,你们有资格跟我讨价还价么?”

    林沙不屑嗤笑,轻蔑扫了双龙一眼冷然问道。

    “可恶,告诉你,我们兄弟这有重要情报!”

    寇仲一脸愤然,冲着林沙不满嚷嚷道:“我们只想见一见娘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嘿,没想到你小子还这么念旧情!”

    林沙被这家伙给气乐了,没好气怒道:“想要见罗刹女也不是不成,有本事你们去高句丽找她去!”

    双龙闻言先喜后惊,满脸不可思议惊呼道:“什么,我们娘已经回到高句丽了,征北大将军你不是骗我们的吧?”

    “骗你们?”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看得双龙心头发冷一阵不适,冷笑连连不屑道:“就在前不久,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亲自出手,不仅将那位罗刹女救走,还跟我狠打了一架!”

    “什么,弈剑大师傅采林?”

    双龙再次齐声惊呼,一脸惊讶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怀疑,寇仲这小子更是口不择言道:“不可能吧,听说傅采林可是天下三大宗师高手之一,一身实力惊天动地,大将军你能在他手里轻松逃得性命?”

    “你们两个小子,真是不知所谓!”

    林沙冷笑,身上凛然杀气突然爆发,犹如惊涛骇浪直接将双龙笼罩,强大的气势威压瞬间临身,直接将双龙压趴在地上。任由他们额头冷汗滚滚奋力挣扎,却是有心无力根本就起不得身。

    “怎么样,感受到了差距么?”

    缓缓收回透体而出的磅礴杀气,林沙冷冷一笑轻声反问:“比之你们见过的所有高手,谁高谁低???”

    “好厉害!”

    双龙不愧是世界宠儿,身上自带猪脚光环。要是普通人突然遭遇林沙的气势攻击,不说心神失守神智为之一夺,需要好久才能恢复过来。

    可寇仲这厮,不过转瞬间便彻底恢复过来,一脸惊叹连道不可思议。

    徐子陵虽然没有开口,但是那一脸的震惊傻子都看得出来。

    “别跟我打马虎眼,话归正题吧你们跟着东冥派到底有何目的?”

    林沙千轻轻一笑,一眼就看穿了双龙意欲岔开话题的饿想法,冷然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给我嬉皮笑脸想要蒙混过关!”

    双龙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和为难,不过林沙却不是好糊弄的,他们最后也只得轻轻点头,由寇仲开口,一脸郑重说道:“告诉你也无妨,这关系到一个天大的秘密!”

    徐子陵适时开口:“你必须保证,听了后不能随意乱说……”(未完待续。)

    PS:  临时有事,可能要出一趟门,凌晨十二点没更新的话,明天早上起点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