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带着愤恨和不甘离开了……

    剩余的数千好手,在幽州铁骑闪亮的刀光和锋利的箭矢威慑下,根本不敢有丝毫反抗之念,老老实实束手就擒当了俘虏。

    林沙的那几刀威慑力实在太强,谁都不想无缘无故成了漫天飞撒的血雨碎肉,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

    “林征北,你这是设了个局让李阀跳?”

    在场敢这样跟林沙说话的,除了王二这绝对心腹之外,就只有关系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独孤凤姑娘了。

    “顺手而为罢了!”

    林沙也没否认,一边亲自坐镇监视数千俘虏老实归位,一边好笑说道:“能不能成都无所谓,反正这次李阀的损失绝对不轻!”

    能不重么?

    三百料的大海船,足足五船精良兵器铠甲,以及数以十万记的箭簇,单单成本便足有银子数十万两之巨!

    银钱上的损失倒是其次,关键是这批武器装备,可能对李阀有大用!

    起码在眼下,李阀还不敢明目张胆,大规模锻造武器装备,这已经跟谋反没有两样了。

    “将军这一手可真够狠的,不仅把李阀狠坑了一把,顺带还有宇文阀还有我们独孤阀,甚至南北两抵许多帮会好手,还有叛军骨干也被扫荡了大半??!”

    独孤凤一双好看凤眸精光闪烁,越说越是兴奋越说越是激动,一张艳丽绝色的脸膛散发惊人美丽,神采飞扬令人着迷。

    “这也算不得什么,谁叫他们太过贪心呢?”

    林沙自然不是常人,独孤凤的美丽虽然惊心动魄,却也难以在他心中掀起丝毫波澜,轻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

    “面对这么大一批精良武器,我想凡是有志于天下的野心之辈,都不会轻易放弃!”独孤凤看得很清楚,一双好看凤眸不时瞟一眼林沙。眼神意味莫名让人遐思。

    “独孤小姐果然聪慧,你还是早点带着你兄长独孤策离开吧!”

    林沙淡然轻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如今的天下局势。但凡有点脑子的家伙,都知晓大髓已经完了,至于什么时候彻底倒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不然,区区一批精良武器装备,怎么可能引得如此多的势力插手争夺?

    “妹妹。跟林征北聊什么呢?”

    独孤策不爽被当作猪狗一般,被一票粗鄙军汉呼来喊去,见妹妹跟林沙相谈甚欢,顿时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凑了上来,回头还不忘得意了扫了有相同命运的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两兄弟。

    “哼,小人得志!”

    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气得七窍冒烟,可在幽州军将士锋利冰寒的弩机利矢面前,哥俩虽然不爽却是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就在刚才,长江联有位舵主不满幽州军的严苛,稍微不那么配合登记早册。结果迎接的不是喝骂或者拳脚相向,而是一通毫不留情的冰冷弩箭!

    看着那位身上插满了数十支利矢,像个刺猬一样躺在地上生命力迅速消散,所有人包括宇文兄弟都胆寒了。

    他们不敢保证,一直跟宇文阀不对付的林沙,会不会趁机对他哥俩下狠手?

    易地而处的话,他哥俩肯定会如此行事!

    “滚!”

    结果,宇文家的哥来还在郁闷中,便听到林沙冷冷一声呵斥,刚才还面有得色的独孤策脸色青红惶惶而回。

    “嘿。独孤大少这是怎么了,刚才的得意劲儿哪去了?”

    “就是,你那妹妹跟林征北相熟,可不代表独孤大少你能凑上去套交情!”

    针对独孤策。宇文兄弟可一点都不客气,反正大家眼下都是俘虏的身份,大哥不笑二哥说出的话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

    等数千俘虏收拢完毕,并将可能出现的危险全部处理干净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天。

    数千实力从三流到初入一流的高手聚在一起,尽管在强弩之下不甘不愿成了俘虏。同样给幽州军将士带来了极大烦恼。

    这些家伙都是危险分子,稍一不慎便可能闹出大乱子。

    为了尽可能的不出乱子,林沙更是亲自坐镇,盯着一批批桀骜不逊的俘虏被上了手段,而后统一拉到最近的军营关押。

    而独孤策和宇文无敌以及宇文成都三位门阀公子,则被林沙强行扣留,随同缴获的五船军械一起行动。

    至于独孤凤,林沙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第一时间便离开了山东返回洛阳。

    这里发生的事情可大可小,无论如何独孤阀也要做好后续准备。宇文阀情况也差不多,尽管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兄弟被临时扣押,但林沙并没有太过限制他们在军营的行动,总能想出法子将消息传回家族。

    其余被俘的帮会以及叛军骨干就没那么幸运了,得到了幽州军最位严格也是最为严厉的看管监视。

    这次,李阀绝对犯了众怒!

    单单其是东冥派幕后靠山以及大主顾的身份暴露,就足以引起独孤阀和宇文阀的严密关注。

    按林沙的说法就是:“宇文阀和独孤阀两家支持的帮会,都只是在沿海一带贩卖私盐积聚大量财富??衫罘Ь谷唤苌煜蚓嫡饪?,不过能够赚取多少钱财利润,其用心何在?”

    见王二等人不甚明了,他满脸冷肃撇嘴道:“东冥派可是风光了好几十年,李阀又是什么时候跟东冥派搭上线的?”

    说着,他又露出幸灾乐祸的轻笑,冷然道:“独孤阀和宇文阀的掌权者估计睡不着觉,在弄清楚李阀到底囤积了多少武器装备之前!”

    事情也正如林沙私下所言那般,消息传回去后两大门阀震动。

    独孤阀还好一些,他们一贯的行事作风是与皇室联姻,以保持家族的兴盛不衰,至于到底是哪家得了天下对他们的影响虽有,但没有想象中大。

    宇文阀就不行了,他们早早就将天下视为囊中之物。结果突然发现以前忽视的李阀,早早便将野心化作实际行动,暗中不知积累了多大的力量,要是还能做得住才叫见鬼!

    ……

    林沙自然不会理会两家门阀会有什么后续反应,他此时坐镇山东临时军营,处理完了俘虏的看押监视事务后,便直接返回临时主帐。

    “林征北,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刚刚踏入主帐,里头便传来一声语带不甘的愤怒咆哮。

    林沙嘿嘿一笑脸色轻松,踏步入内一眼便看到杜伏威这厮被两名幽州军大汉压着难以动弹,满脸狰狞扭头望了过来一脸愤恨。

    “林征北你不要得意,我手下十万弟兄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见林沙如此态度,被按倒跪在主帐正中的河北汉子一脸杀气,双目充血怒声咆哮。

    啪!

    林沙右手闪电般拍出,一记响亮耳光顿时让挣扎咆哮的杜伏威瞬间老实。

    一屁股坐在桌案后的帅位之上,林沙脸色平静双眼冷漠无情,静静凝视跪在身前的河北绿林霸主,突然开声嗤笑道:“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真要出了事,除了心腹人马之外,其余叛军首领只怕第一时间做的是抢夺指挥权吧?”

    闻言,杜伏威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眼神中的凶狠光芒瞬间变得暗淡。

    林沙这话绝对说到他心坎上了,他手下确实拥兵十来万,可真正能够信任的心腹弟兄,还是从起家后就跟随的上万人马,其余超过十万人马都是后续假如,并不怎么值得信任。

    他要是真的出了事情,手下弟兄替他报仇是肯定的,但更大的可能还是争权夺利坐上他之前坐的位置。

    这就是叛军的悲哀,没有形成稳定有序的体系之前,内部的凝聚力完全依靠首领的个人威望。

    一旦首领的威望得不到认同,那么这支叛军离分崩离析也就不远了。

    林沙一口道破其心中担忧之处,一下子让杜伏威的心情变得极其糟糕。

    “老实了吧?”

    轻笑出声,林沙眯缝着眼睛凝视眼前这位河北绿林霸主,轻声说道:“老实了的话,那就听听我出的条件!”

    “哼,林征北我承认不如你,但你想让我投降的话也是妄想!”

    杜伏威眼中凶芒闪烁,如恶狼般冷冷盯视林沙,一脸不屑怒声道。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投降,给你半个时辰考虑,过期不候!”

    轻轻一笑,根本就没把杜伏威的狠话放在心上,林沙眼神平静缓缓开口,语气不容质疑掷地有声,冷冷道:“机会只有一次,选择生或者死,只在你自己的一念之间!”

    这话说得十分坚决,根本就没有半分商量余地。

    杜伏威顿时傻眼,感觉剧本有些不对劲啊。

    按照戏文里的套路,面对他这样的河北一霸,林沙怎么都得扮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摸样,好好安抚劝导一番,然后自己顺水推舟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摸样,而后他便成了‘自己人’。

    杜伏威岩心勃勃,自然不肯轻易屈居人下,对于脱身之计他心中早有思量,先把林征北糊弄过去再说,等以后恢复自由有了机会,自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可是眼下的剧本套路,明显不对嘛,自己不仅被压着跪倒在地翻身不得,甚至听林沙的语气好象一言不合要直接杀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