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进行得并不激烈,突然出现的幽州军,也没有下死手的想法……

    于是乎,凡是武功到了一流高段,轻功卓绝之辈都从幽州军阵形薄弱处,一冲而过几息间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幽州军,老子记住你们了!”

    “征北大将军,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哈哈哈,闻名天下的幽州军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困不住老子?”

    “……”

    逃走的江湖大豪,好似很不甘心这次的失败经历,身形消失在黑暗之中后,还不断放出句句或嘲讽或威胁的狠话。

    可,最后也就是如此了。

    能跑的第一时间都跑了,不能跑的面对幽州军看似松散,却严密异常的包围圈,脸上满是绝望愤恨之色。

    他们倒是不缺冲一冲的勇气,可看着倒在幽州骑兵阵钱,身上插满利矢好似刺猬一般的几个倒霉蛋,心中一阵胆寒丧失了决死一突的勇气。

    最关键的是,王二及时吆喝出声,只要不是双手沾满无辜之人鲜血,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恶棍,其余人等的生命安全不会有任何问题!

    也就是这番保证,稳住了大部分帮会好手,其余少部分心怀忐忑的家伙,就算想冲出去一见势头不妙,也只能老老实实窝着不敢有丝毫异动。

    倒是三大门阀这边没有任何担心,幽州军就算再猖狂,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的,不过就是受点委屈憋闷几日罢了。

    谁知,就在这时王二突然扬声开口,冲着神色变幻不定的李世民喊道:“李二公子,这次多谢你的配合了,你们李阀的人可以离开了!”

    什么,幽州军跟李世民他们是一伙的?

    被围住的各方势力好手一片哗然,不管王二此言是真是假,看向李阀中人的脸色阴冷得可怕。

    “李世民你个混蛋。竟敢联合幽州军坑老子,咱们以后等着瞧!”

    “好好好,李世民你好样的,我独孤策这次认栽。咱们的帐以后再算!”

    “李阀李阀,好好好,竟然联合幽州军设了这么大一套,好样的!”

    “……”

    各方势力好手炸开了锅,就连东冥派一干人等。都满脸不爽怒视李阀中人,不由自主跟李阀拉开了距离。

    李世民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整懵了,等他反应过来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冲着‘胡言乱语’的王二一通愤怒咆哮:“王二休得血口喷人,我李世民什么时候跟幽州军有过联系了?”

    “嘿嘿,李二公子你就不要推脱了!”

    王二嘿嘿一笑,没有理会众人怀疑的目光,昂声说道:“咱们的事情都成了,逃走的那些也都是元气大伤,李二公子你还担心什么?”

    “你!”

    李世民气得脸都青了。这么大一屎盆子扣在脑门上,不用观察身周一干势力好手们的脸色,单单那一道道投放在身上的不善仇恨眼神,就让他有如坐针毡的恐慌。

    一下子得罪了如此多的强大势力,不要说他这么一个李家二少爷,就是他老爹李阀阀主李渊都吃不消!

    “好好好,好你个李世民,自己做了什么事还不敢承认!”

    “嘿嘿,也难怪,他们李阀惯会装低调。暗地里没少行龌龊之事吧!”

    “哼,李世民好样的,小爷记住你了……”

    “……”

    面对李阀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场的江湖帮会好手倒是没胆子如何??墒嵌拦路Ш陀钗姆У哪侨还泳兔挥兴亢凉思闪?,一个个冷嘲热讽冲着李世民满脸愤恨,就差冲上前狠揍这厮一顿了。

    “你们……”

    李世民脸色大变,他此时可不是后来的天策府大元帅,战功赫赫的秦王,只是李阀的二公子而已。最苦逼的还是一位白??!

    就在李世民一张俊脸涨得通红,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突然一股磅礴威压铺天盖地席卷而至,瞬间压得李世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连呼吸都感觉困难更别提开口说话了。

    反观其余被围的家伙,一个个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尽管这样的磅礴威压只是一闪而瞬,却依旧让被围众人感受到了深深震撼,以及满满的无奈。

    “李二,你就不用多说了,这次的事情林某承情了!”

    就在李世民瞠目结舌还想解释什么的时候,一道沉稳中透着冷冽的声音突然响起,堵在一干门阀公子和帮会好手跟前的精锐幽州军,突然如潮水般向两旁分开,露出一条四马道宽敞通道,一骑身形魁伟的将领策马奔来。

    “是林征北!”

    “征北大将军林沙,他怎么来了?”

    “李世民这混蛋,这次可害苦老子了!”

    “……”

    不仅几位门阀公子哥脸色大变,一个个倒吸冷气不敢轻举妄动,甚至恨不得地上有条裂缝,让他们可以钻进去躲上一躲。

    他们可以在李世民跟前肆无忌惮,因为李世民跟他们的身份相差不多,甚至在家族地位以及权势上还很是不如。

    可面对他们几大门阀阀主,都感觉头皮发麻不好相处的征北大将军,无论是独孤策还是宇文无敌,又或者是宇文成都都老实了。

    “这就是征北大将军林沙?”

    “好年轻啊,这么年轻就有那样强悍的实力,真真让人气闷!”

    “没想到这是个局,林征北李阀布的局!”

    “……”

    就连一干南北帮会,以及义军势力中坚,此时都禁不住一阵骚乱。

    征北大将军林沙啊,绝对是偶像级的人物!

    出身寒微,依靠战功迅速崛起,最后更是成为大隋数一数二的军中大将。

    不仅在军中威望着著,一身武功也是出神入化。

    前不久江淮众多江湖豪杰,还在他手里一一落败。就连威名震动江湖的鞭王李子通,在他手上也没能走过十招!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单单刚才他身上散发出的磅礴威压,竟然瞬间压得数千好手呼吸不畅身体不适,就这份能耐便足以惊心动魄。

    “传我命令,让李阀之人离开!”

    策马独骑,面对数千道或好奇或崇拜,或不屑或仇视的目光,林沙岿然不动大手一挥,一双凌厉目光缓缓扫视冲着目瞪口呆的李世民轻轻点头:“这次的人情林某记下了,李公子请吧!”

    说着,策马斜骑让出了通道,示意李世民和李阀中人可以离开了。

    “……”

    李世民心中那个苦啊,一张俊脸憋得通红却是说不出半句,一股凛然气势压在身上,逼得他必须运转全身真气艰难抵抗,根本就没有余力开口解释什么。

    “走!”

    在众人或不解或仇恨的目光凝视下,李世民憋了许久憋得脸色通红,勉强吐出一个字便头也不回大步流星走去,眼角余光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冰冷阴寒之极的怨毒。

    感受到李二眼中的愤恨和怨毒,林沙晒笑不以为然,以后有的是你小子头疼的时候,哪还有空闲功夫跟老子磨迹?

    “哈哈,老子就不客气了,弟兄们跟老子一起冲出去!”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离得李阀位置最近,来自南阳帮的一票好手,突然身形暴起直冲幽州军让出的通道,为首那位汉子更是满嘴讥讽不停,轻功同样运使到了极点,好似一缕轻烟瞬间跨越十来丈。

    “冲出去冲出去!”

    “跟着李阀这帮混蛋冲出去??!”

    “哈哈,等老子冲出去了,再找机会报复!”

    “……”

    一瞬间,南阳帮十来位好手呐喊呼啸,挥手间漫天暗器飞舞,身如利矢迅疾冲向幽州军让出的单薄通道。

    其余被围人等也是一阵骚动,眼下着局面有失控迹象,突然间一声暴喝如雷霆炸响,顿时将一干蠢蠢欲动的家伙给震得气血翻涌体内真气乱窜,脸色或涨得通红或煞白如纸难看异常,心中的想法和手上的动作都是一滞。

    “找死!”

    林沙一声暴喝,手中大关刀瞬间化作片片刀光残影,一道道凌厉之极的刀芒脱手而飞,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带着凄厉的破空锐啸飞腾而至。

    “不?。?!”

    刚刚奋力体内全部真气,运使轻功准备逃出生天的南阳帮好手,顿时感觉劲风扑面一股浓浓死亡气息临身,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顿时脸色狂变发出声声凄厉哀嚎。

    噗噗噗……

    惊人的一幕活生生在一干江湖以及门阀好手眼前发生,十来位身法迅疾的南阳帮好手,被一道道霸道之极的刀气劈中,高速纵跃的身形猛的一滞,而后突然凌空爆炸。

    血雨漫天,骨渣碎肉四下飞溅,情景一时惨烈恶心到了极点!

    好,好,好凶残!

    十来位南阳帮好手,在河南一带颇有勇名的二流好手,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化作漫天血雨连个全尸都没能留下!

    顿时,原本还蠢蠢欲动的被围好手,无论是帮会中人还是义军干将,又或者是门阀打手,此时全都一脸惊恐手脚发软,别说奋起余勇冲出包围圈,就是连思考都停摆当机。

    “怎么样,有谁觉得自己身手不错的,尽管上前试上一试,林某不介意出手做个垫脚石!”

    就在全场一片寂静之时,林沙淡然的轻笑声好似恶魔之语,突然让一干被围好手生生大了个寒战,一个个老实巴交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未完待续。)

    PS:  给力啊给力,兄弟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