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念禅院的秃驴?”

    洛阳城大街上,林沙看着拦住去路的四位雪白长眉的老和尚,眼中杀机闪烁冷然开口。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四位老僧齐齐双手合什高宣佛号,一副大德高僧的装比架势。

    “滚一边去,本将军眼下没心情跟你们罗嗦!”

    林沙突然舌绽春雷,声音不大可听在四位老僧耳中,却似晴天惊雷惊心动魄,耳中一阵轰鸣脑袋跟着一蒙,身子跟着不由自主晃动了一下。

    突然,一股磅礴巨力传来,还没等四位老僧反应过来,站在中间的两位不由自主向后倒飞,两侧老僧也跟着踉跄向两边侧移。

    “这么大岁数了,不待在寺庙养老参禅,还跑出来跟年轻江湖小辈瞎参合,真是脑子不灵光的秃驴!”

    林沙悠悠然从四位老僧‘让开’的通道走过,走得老远还不忘暗讽一句。

    “阿弥陀佛!”

    四位年纪加起来超过三百的老僧,互视一眼满脸苦笑,禅宗四祖道信老和尚倒是洒脱得紧,没将刚才的尴尬放在心上,僧袍衣袖一挥哈哈大笑声音洪亮之极,转身便走摇头晃脑道:“是极是极,老和尚老了就该待在庙里参禅悟佛,以后再也不出来参合小娃娃们的事了!”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道信大师所言极是!”

    其余三位老僧互视一笑,也跟着哈哈一笑,很是洒脱跟着就走,一点都没因为刚才被林沙扫了面子,而有什么不悦之色。

    这才是真正的佛门大德!

    师妃暄满脸复杂站在不远处,望着远处的四位老僧背影,清丽脱俗的俏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嘴角挂上一丝浅笑转身离开。

    她也是被林沙在城外,与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战各不分上下的惊人表现,给惊得失了分寸。

    这才慌慌张张请来坐镇净念禅院的四大圣僧。没想到四位老僧刚刚出发不久城外的战斗便已结束,半路正好遇上林沙想要拦住他问个清楚。

    谁料林沙竟如此生猛,四大圣僧当面竟然还不给面子,一喝之下竟然让四大圣僧吃了暗亏。扬长而去根本就不给半分颜面。

    四大圣僧,可都是老资格的宗师高手??!

    就连当今魔第一人的石之轩,在四大圣人跟前也只有狼狈而走的份。

    可林沙,却是一声大喝便让四大圣僧吃了暗亏,四人联合的气机瞬间被破?;乖庥隽苏庳撕敛谎谑蔚难杂锛シ?。

    师妃暄那一刻头脑发蒙,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想法都无。

    只是,四大圣僧的豁达行为,却让她恍然而悟。

    心胸宽广,绝不仅仅只是一个成语那么简单。

    隐隐的,她在这一瞬间触摸到了‘剑心通明’之境的丝丝浅痕。

    ……

    山东,东冥派运送兵器的海船到了渤海附近,同时李世民和李秀宁姐弟俩,也乘坐隋军标准战舰与之汇合。

    某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两方海船在近海某处悄然接头。

    “李二公子风采更胜往昔!”

    东冥派帮主东冥夫人。见到风姿卓绝的李世民之时,忍不住眼中异彩连连开口赞道。

    “夫人客气了客气了!”

    李世民一脸谦逊,心中却是说不出的舒畅。

    双方客气一番,很快便直入正题,开始交割登记海船上的大宗武器。

    “哈哈哈,李二你好大胆子,竟然私自买卖大批军械,难道就不怕陛下怪责要了你的小命么?”

    就当东冥派与李二两方,都觉得这次交易十分顺利之时,突然漆黑的海面亮起一片火光。数里之外几条巨大战舰迅速靠近,一道让李世民骇然变色的大喝之声,隔着老远却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宇文无敌,怎么是你?”

    李世民迅速恢复过来。在身边护卫的严密?;は吕吹酱?,冲着远处迅速靠拢灯火通明的战船扬声问道。

    “哈哈,还不是跟着你李二公子一起过来的?”

    宇文无敌站在船头哈哈大笑,年轻英俊的脸上说不出的骄横自信,朗声道:“啧啧,真是没想到哇。一向行事低调的李阀,竟然是东冥派的靠山和最大主顾,李二你小子隐藏得够深的!”

    说话当口,由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统帅的数艘战船,已经气势汹汹将李世民跟东冥派的船只围住。

    “哈哈李世民,没想到你小子也有今天??!”

    宇文无敌飞身跃起,轻松跨越十来丈距离,稳稳落在李阀站船甲板上,理都懒得理回周围紧张戒备的李阀护卫,冲着脸色平静的李世民怒喝道:“李二给你个机会,跪地乖乖投降,小爷说不定心情一好,就会放了你这倒霉家伙!”

    “放肆!”

    护卫在李世民身边的好手,突然暴起发难数条人影飞扑而上,手中刀光闪烁劲气凌厉。

    “不自量力!”

    宇文无敌双手握拳凌空虚挥,周围温度瞬间下降,一道道螺旋气劲脱拳而出,瞬间便将飞扑而至的李阀护卫轰飞。

    “李世民,还不快快跪地投降更待何时?”

    宇文无敌一脸得意,突然变得扭曲狰狞怒喝道。

    李世民身子一震,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紧握双拳又气又恨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哈哈,宇文无敌你好威风??!”

    可就在这时,漆黑的海面上突然又亮起一片火光,一道嚣张之极的熟悉声音突然传入李世民和宇文无敌耳中:“既然我独孤策来了,李世民自然就是我的俘虏了,宇文无敌你滚一边去!”

    “独孤策你个废物也敢在小爷面前装蒜?”

    宇文无敌勃然大怒,眼中杀机一闪冷哼道:“也不知道是哪个软脚虾,在洛阳见到了小爷怂得跟孙子似的!”

    呛!

    一声清脆的剑鸣声突兀响起,相隔足有数直丈远,可独孤家战船之上突然飞出一道火红身影,好似九天凤凰一般瞬间飞至李世民座驾船头,手中寒光闪闪的长剑闪电般探出,瞬间停在宇文无敌喉咙前半寸处。

    冰冷的寒芒刺激得喉咙肌肤一阵蠕动,宇文无敌满脸惊骇看向眼前艳丽无双。却是面罩寒霜的女子欲哭无泪,气闷道:“独孤凤,不要以为小爷怕了你……”

    啪!

    宇文无敌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独孤凤横剑狠狠抽在脸上。顿时惨嚎出声凌空转体三百六十度重重摔落在甲板上。

    这一手够惊人的,一下子震慑住了所有人。

    结果,李阀战船,东冥派海船,以及宇文阀战船全被独孤凤一人俘虏。

    可等到十来艘战船以及大海船趁夜靠岸。独孤策借着鸡毛当令箭耀武扬威指手画脚之时,岸上突然火光四起喊杀声震天,数支北地赫赫有名的义军人马便已冲杀向前。

    “瓦岗李密!”

    “漫天王王须陀!”

    “河北魏刀儿!”

    “瓦岗翟让!”

    “河北窦建得!”

    “江淮杜伏威!”

    “……”

    看着那一面面威震天下的大旗,无论是独孤阀还是宇文阀,又或者李阀和东冥派一干高层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只是一次简单的武器交割而已,虽说眼下正是战乱频繁之际,也用不着出现如此大阵仗吧?

    粗粗一数,南北两地数得上号的义军和豪强势力,要么老大直接带头出马。要么派出了手下精锐弟兄,小小的岸边码头一下子汇聚了数千好手,当真让人大开眼界。

    “妹妹,现在该如何是好?”

    独孤策吓得脸色发白手脚发软,急忙凑到满脸凝重的独孤凤跟前小声问道。

    “冲出去!”

    独孤凤满脸严肃,冷声道:“冲出去就是胜利,冲不出去那就当俘虏好了,这些叛军也不敢把哥哥你怎么样的!”

    “妹妹你这什么话?”

    独孤策一脸郁闷,别看他自身武功已达到初入一流水准,其实这都是独孤家依靠大量天才地宝硬生生催出来的。其实独孤策本质上就是个草包。

    “宇文无敌,宇文成都,你们兄弟俩如何看?”

    没有理会尽会惹麻烦的独孤策,独孤凤一双凤目看向宇文兄弟。

    “只能先杀出去了!”

    宇文兄弟很有些受宠若惊?;ナ右谎奂泵λ档?。

    “不用,又有大批人马过来了!”

    独孤凤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冷声说道。

    她话音刚落,只听远处轰隆隆的马蹄声震耳欲聋,众人脚下地面一阵微微颤抖,刚刚还耀武扬威将几大门阀以及东冥派好手包围。正志得意满的贼寇群一阵骚乱,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被一群气势汹汹的骑兵给反包围了。

    “都给我老实待着,谁要是不怕死就来试试!”

    王二一马当先,冲出骑兵阵列一声暴喝,在漆黑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好似惊雷在耳边炸响般难受异常。

    别说,还真有那心高气傲不怕死的家伙。

    只见数道矫健身影运转轻功夺路而逃,距离还远便是一波暗器扔了出来,而后满脸狰狞就要飞身掠过包围圈。

    “找死,给我狠狠的射!”

    王二勃然大怒,二话不说直接下令。

    咻咻咻……

    黑夜之中,火把将岸边数里方圆照得通透,只见一片箭如密集如蝗,划破空气发出凄厉破空声,瞬间将那几道矫健身影射成刺猬。

    “上!”

    可就在这时,贼寇群中真正的高手突然暴起发难……(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求推荐票,希望能顶在分类周推榜上,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