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城外,十里山丘。

    一刀一剑激烈对抗,两位当世绝顶高手火暴交手。

    劲气激荡内力如瀑,狂风席卷土石翻滚。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br />
    突然,林沙手中宝一卷,刀芒如龙奋然爆发,气势惊人杀气冲天凝于一线,刀势霸道无匹一往无前,重重刀影瞬间将傅采林周身笼罩,仰天长啸一首杀气凛然的《杀人歌》脱口而出。

    当吟到最后一个‘中’字之时,突然一刀劈出杀气汹涌,周围空气鼓荡让外人视线产生模糊不清之景。

    “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br />
    刀势凝重如山,待傅采林郑重对待之时,刀锋气势一变好似轻若鹅毛,忽重忽轻转换随意,气机牵引之下傅采林只觉心口发沉憋闷得紧。

    “又有雄与霸,杀人乱如麻。君不见,竖儒蜂起壮士死,神州从此夸仁义!”

    念到此处,林沙双目通红似欲滴血,好似见到了宋末之时‘崖山之后无中国’的惨烈与悲愤,手中宝刀带着满满的惨烈杀气,奋不顾身席卷如龙,好似要与傅采林拼个同归于尽。

    “好惨烈凶猛的气势!”

    傅采林心中震撼已极,心神受到林沙刀似影响竟有瞬间恍惚,好似身陷血肉横飞的惨烈战场一般。

    可弈剑大师就是弈剑大师,踏足宗师之境后已形成了自己的武道。

    手中一柄长剑就是整个世界,剑芒点点剑好似一方独立小世界,其间天地运转气机变幻无不掌握由心。

    林沙此刻浑身气势虽惨烈,却也难以彻底影响傅采林心智,不过瞬间便恢复过来以天地棋局之势力压林沙的惊人杀意。

    可惜,随着一句接着一句诗句的朗诵,林沙身上的杀意越法汹涌凛人。

    “一朝虏夷乱中原,士子逐奔儒民泣。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br />
    念到这句之时,浑身杀气好似浪潮汹涌,一浪高过一浪,刀光好似匹练席卷。好似荒古凶兽要将傅采林彻底吞噬。

    “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魇映春晖。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其?古来仁德专害人,道义从来无一真?!?br />
    仰天长啸双眼血红一片。就是相隔数百丈之外的围观高手,此时都不禁被林沙展现出的凛然杀意惊得浑身冰凉手脚发冷。

    “好好好,林将军好霸气!”

    傅采林也被激起心中滔滔战意,受到林沙一浪高过一浪滔天杀意的印象,口中呼啸如龙手上长剑连连闪烁,纵横上下左右剑芒点点,天地棋盘之上杀意纵横局势险恶,好似要将林沙拉拢其中征伐一番。

    “君不见,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

    满身杀意刀光纵横。顺着滚滚刀浪毫不犹豫杀入天地棋盘其中,纵横驰骋血战杀场百死无悔。

    “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br />
    声声如雷刀刀暴烈,体内真气狂涌心中一片暴虐杀机,飞身而起全是拼命同归于尽的架势,林沙此时心神已完全融入《杀人歌》的汹涌意境之中。

    刀光凛冽,舍我其谁?

    “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男儿事在杀人场。胆似熊罢目如狼。生若为男即杀人,不教男躯裹女心?!?br />
    如疯如魔如痴如狂,刀芒如匹练纵横,好似一堵刀光组成的白墙。林沙更是好似从地狱走出的魔神,浑身杀气冲天不管不顾猛打猛冲,竟是放弃了防御一刀换剑一副亡命的疯狂架势。

    疯了疯了,这小子绝对疯了!

    就是以傅采林的心智阅历,这一刻都不禁呼吸急促手忙脚乱。

    以剑光布置好的天地棋盘,在这一刻也出现了崩溃迹象。

    手中长剑连连震颤。剑身不停传回道道或凶猛霸道或隐晦难防,或汹涌澎湃或细雨连绵的劲道,手臂阵阵酸麻难耐难受之极。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br />
    林却不管这些,刀势连绵勇猛精进,杀意滔天不留余地。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br />
    当心中闪过这句诗之时,沸腾的杀意好似达到了一个极限顶峰,体内气血流速和真气的运行速度,也跟着沸腾咆哮达到了一个极致。

    此时他浑身杀气缭绕,杀意之强甚至引得傅采林都出现了瞬间幻觉,好似置身修罗血海,片片刀光更像是血浪席卷,一浪连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汹涌澎湃惊人之极。

    嗤!

    傅采林终究只是人不是神,手中长剑演化出的天地棋盘,终于没能顶住林沙精气神达到颠峰甚至混合为一的狂猛攻势,顺奖崩塌身上不知何时衣裳破碎露出一道浅浅刀痕。

    受伤了,堂堂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竟然在与征北大将军的激斗中,率先受伤了!

    如此惊人一幕,看得围观众人心惊胆战凛然畏惧,再看向浑身杀气缭绕好似地狱魔神降临的林沙之时,眼神都跟着变了。

    “雄中雄,道不同??雌魄耆室迕?,但是今生逞雄风?!?br />
    林沙却没理会这些,他此时已陷入完全的杀戮海洋,杀天杀地杀众生,此时他心中除了杀还是杀,杀光一切有情众生。

    而身前与他气势不相上下的傅采林,是他此时欲杀之而后快的第一目标。

    杀!杀!杀!

    鼻间浓郁血腥味缭绕,好似置身修罗血海,化身血海修罗战天斗地不死不休,手上长刀在其眼中也化作一片血芒,嗡嗡作响好似兴奋轰鸣,誓要痛饮身前强敌鲜血浇灌滋养。

    疯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傅采林越打越是心惊,对面这家伙真是个疯子。

    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大杀念,简直就像个战场屠夫一般,竟然他时不时都产生种种幻觉,好似身陷修罗血海一般。

    所幸他已修出自身武道,一颗攀登武道之心坚不可摧,意志坚定之极不容质疑,不然还真不一定抗得住林沙一波高过一波的杀意冲击。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叫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世界五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林沙却是根本不理会这些,自顾自演练杀意冲霄之刀,当《杀人歌》最后一句从心中划过之时,身子一震手中长刀化作一条刀光匹练,将全身所有凛然杀气凝练如一,依附于宝刀刀锋之杀如利矢般疾飞而去。

    当!

    刀剑相交,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突兀响起,震得数波陷入呆滞的围观群众气血翻涌胸口发闷。

    噗!

    不等他们从突如其来的打击中清醒,便只听战场中心传来噗的一声闷响,更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尘土飞扬烟尘弥漫,一道高瘦修长的身影倒飞而出!

    是傅采林!

    堂堂高句丽弈剑大师,天下有名的三大宗师之一,无数武者尊敬仰望的存在,竟然在这一刻被林沙轰飞。

    这是怎么了?

    满心震撼,一干围观群众脑子里只闪现出了这么个念头。

    突然一阵大风吹过,小山丘上弥漫的烟尘迅速消散,露出林沙那魔神般的伟岸身躯,如松挺拔如剑凌厉,令人目眩神迷不敢直视。

    “弈剑大师不过如此,傅采林给我滚出中原去!”

    林沙此时已经恢复了清明,双眼依旧血丝密布恐怖之极,一身气势凛然煞气汹涌震人心魄,双目凌厉如刀冲着刚刚从地上一跃而起的傅采林怒声大喝。

    “好好好,傅某今日受教了!”

    顾不得擦嘴角因震伤溢出的血迹,傅采林双目依旧璀璨如星辰,深深凝望了林沙一眼,露出了一个淡然轻笑。

    高瘦身形如烟飘荡,瞬间飞出数十丈距离,抓住依旧满脸痴呆还没从震撼中清醒的大弟子,如大鸟飞腾几个纵跃间消失在视线尽头。

    “怎么,还想让我请你们吃饭不成?”

    目送傅采林师徒远去,林沙收刀凝立,反身不屑扫了宇文伤和独孤峰一眼,讥笑出声身形突然拔地而起,好是大鹏飞纵呼啸纵横,瞬间飞腾上百丈距离,远远的一句话传入众人耳中:“你们,好自为之!”

    宇文伤和独孤峰面面相觑,忍不住互视一眼摇头苦笑。心神依旧处于震撼之中难以回神,只觉满心苦涩提不起半分兴致。

    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征北大将军林沙竟然如此厉害,实力竟是比之成名已久的大宗师傅采林,一点不差甚至更强!

    那林沙的实力,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大宗师之境?

    想到这点,宇文伤的脸色难看惊惧到了极点。

    之前宇文阀的核心成员,可是没少跟林沙闹矛盾啊。

    幸亏林沙讲规矩手下留情,否则凭他大宗师的实力,轻松覆灭宇文阀主家不在话下,大宗师就有这样的实力!

    看来以后,再面对林沙之时,却是不能再态度强硬了。

    一位大宗师到底有多恐怖,宇文伤不愿拿宇文阀的安危来冒险尝试。

    至于独孤峰,却是又惊又喜陷入莫名情绪之中……(未完待续。)

    PS:  推荐票推荐票,还有数十票便可达到六千,兄弟们加把劲,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