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顺手就布置了一个针对李阀的大局,而且还用不着自己动手……

    可他心中并没有多少高兴的情绪,最近几天反而有种隐隐不安,心神不宁的不好感觉。

    这是怎么了?

    他一向信任自己的感知,心中莫名其妙出现了这种负面情绪,让他暗暗心惊的同时也加强了戒备,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变故。

    果然,他的这种莫名其妙的精神感应,并没有失效……

    这日,林沙正在处理手头积累的军务,王二便一头大汗冲进了书房,满脸惶急喊道:“将军不好了,那位罗刹女被人救走啦!”

    “罗刹女?”

    林沙没有想象中的慌张错乱,让心中惶恐之极的王二跟着平复心情,之前急促的呼吸也跟着变得细长有规律。

    果然应验了!

    心中一片凛然,突然心脏猛的一紧,像是被什么揪住一般,冥冥中某个方向传来一种?;?。

    这是超级高手的一种本能感应!

    咻!

    王二正等着将军指示呢,就见林沙身形咻的一下如利箭飞驰不见,急忙抬眼望去林沙的身影已迅速消失在远处的院墙之外。

    “将军……”

    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怎么回事,但心中又惶恐得紧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

    “可能有顶尖高手来到洛阳,王二你让亲卫营的弟兄都小心些!”

    就在这时,王二耳边突然传来林沙的吩咐。

    “好好好,将军我这就去提醒!”

    一时心中大定,王二收起忐忑心情,忙不跌连连点头慌手慌脚出了县公府书房,等反应过来心头也是大吃一惊。

    有绝顶高手来到洛阳?

    什么样的绝顶高手值得将军如此重视?

    与罗刹女有关!

    难道是那位弈剑大师傅采林???

    想到这个可能,慌张离开书房的王二脚下一顿,差点没因惯性一头载倒在地,他可顾不得这么许多心中慌张到了极点。

    将军要见的人,竟是傅采林不成?

    犹如一道闪电在脑中劈开。王二顿时心头一紧,心脏猛然剧烈跳动一股不安情绪突然涌伤心田。

    尽管他对林沙的武功十分自信,可是面对威名赫赫的大宗师,成名已久的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他心中依旧没有半分底气。

    “快快快,弩手队快快集合!”

    慌张之下,他也顾不得是不是会引起恐慌,王二踉踉跄跄冲到卫队所居小院,扯开嗓门怒声咆哮。

    “怎么了怎么了。王二老大这是怎么了?”

    王二的神情被卫队弟兄见到,立即引来一阵关心询问。

    “快快快,别他马废话,带上弩弓随我出去!”

    王二没心思理会小弟的惊诧,发声怒吼好似一头愤怒的狮子。

    卫队营将士全都是百里挑一的好手,在王二一通怒吼咆哮声中,很快便集合队伍带齐装备,杀气腾腾开出县公府邸。

    一路询问有无见过征北大将军身影,顺着不甚清晰的指引匆匆出了洛阳城。

    ……

    征北大将军府邸出现的混乱,自然第一时间被洛阳城中各方势力察觉。

    宇文阀和独孤阀都由阀主亲自出面。带齐了身边护卫高手跟在王二等人身后,第一时间冲出了洛阳城。

    正在净念禅院做客的师妃暄,也在不久后得到消息。

    “征北大将军府可能出了重大变故?”

    一双清澈如宝石的秋水双瞳紧紧盯着报信使者,师妃暄清丽无双的脸上,露出满满的怀疑之色。

    “正是,刚才征北大将军府一片混乱,亲卫营校尉王二满脸慌张带着上百人马出了洛阳城!”

    报信使者急忙回答:“同时,宇文阀阀主宇文伤,还有独孤阀阀主独孤峰也于刚才带足了好手,匆匆赶出城去!”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师妃暄豁然而起,清丽脱俗的脸上露出一丝恼怒,脚下动作不停瞬间已出了禅房,展开身形几个眨眼功夫便已赶到四大圣僧隐修之所。

    匆匆将情况述说一遍。四大圣僧也不敢怠慢,急忙吩咐师妃暄带足了禅院好手出城看个究竟。

    四大圣僧虽然没跟林沙交过手,也没跟林沙近距离接触过,可从各方面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林沙起码都是他们这一层的高手,资深宗师强者!

    如此高手都有可能遭遇麻烦。四大圣僧一点都不敢怠慢。

    他们甚至表态,一旦情况不对要师妃暄保证安全为首要任务,第一时间往回传信他们回亲自出马支援。

    四大圣僧要亲自出马!

    估计就连大宗师高手,也得掂量忌惮一二吧?

    师妃暄闻言心中大定,再不迟疑汇合了净念禅院数十一流颠峰高手,脚下迅捷出了禅院,在向导的引领之下匆匆出了洛阳城。

    ……

    林沙并不清楚因为自己的突然举动,而在洛阳城中引来一阵连锁反应。

    顺着冥冥中一种特殊感应,身形迅疾如风不过半盏茶功夫便已运足轻功飞出雄城洛阳。

    出得城来,心中的那种悸动之感越发强烈,好似前方将有什么了不得的家伙守侯一般,竟然他有一种心悸热血沸腾之感!

    他到这时,反倒不着急了。

    身形一缓,体内气血开始加速奔涌,一百零八道窍穴齐齐跳动,一股股精纯凝练之极的先天北冥真气,从窍穴之中一涌而出,在宽敞的经脉之中迅速奔走游荡。

    一步接着一步,每一步都踏得实实在在,尽管地上没有被踩出清晰脚印之类的,却是给人一种沉凝塌实之感。

    气血波动越发强烈,真气流敞迅捷轻快!

    一步过丈距离,数步下去十来丈距离已过,看似缓慢实则前行速度一点都不比运使轻功时慢上多少。

    浑身状态,在一步一步踏步潜行的过程中,慢慢攀升慢慢攀升,等他来到洛阳城外十里处的一处小树林之时,浑身状态和战意已飚升至极限!

    当他看到小树林旁的丘陵上,那道单薄修长的身影之时,笑了!

    “弈剑大师傅采林,真是好久不见!”

    踏步前行,身形好似移形换影一般瞬间来到小丘陵不足百丈处,浑身战意汹涌气机浑圆如一,一双大眼精光闪烁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大饼脸,塌鼻头,吊搔眉,平凡甚至有些难看的容貌,却有着一身绝不平凡的气势,不是高句丽弈剑大师傅采林又是谁?

    “征北大将军林沙,一年多时间不见,没想到林将军的实力越发深不可测!”

    傅采林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双目如剑紧紧盯住远处那道魁伟身影,心中感叹连连缓声开口。

    “哈哈,正好最近实力大有突破傅采林你便来了,正好拿你试下武功!”

    林沙哈哈大笑,声浪滚滚好似雷霆炸响,下一刻林沙魁伟身形消失不见,化作一道残影如苍鹰疾飞而起,百丈距离眨眼而过,‘呛’的一声宝刀出鞘之音激越,一道雪亮刀芒带着无可匹敌之势猛然劈过。

    “林将军好意我心领了!”

    傅采林一双眼睛烂若星辰,不知何时长剑在手纵横交错,好似棋盘布局般点点剑芒星罗棋布,带着一种尽在掌握中的悠然气息脱手而出。

    “哈哈,霸刀无敌纵横驰骋,舍我其谁?”

    林沙哈哈狂笑,本已升至颠峰的战意再次突破,一浪高过一浪迅速升腾,手中宝刀化作片片凌厉刀影,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刀影或轻或重或长或短气息变幻不定,短短瞬间便有数十种精妙变化。

    不过眨眼功夫,刀?;セ髯渤鲆刍鸹?!

    两人气机牵引气势对撞,一个好似狂风暴雨汹涌激烈,一个却似大山凝练天地尽在剑光之中。

    不分胜负!

    粗粗交手,两人竟是不分胜负之局!

    瞬间出刀数十记,式式霸道招招凶狠,或阴柔或刚猛或凌厉或和煦,刀招变幻万千让人琢磨不透,刀劲也是变换无常让人无所适从。

    傅采林大宗师之名也不是吹出来的!

    面对林沙如狂风暴雨般的猛烈刀式,一剑在手天下我有,剑光化作天地棋盘,无论狂风暴雨还是和风细雨都在掌握之中,防得严密攻得猛烈,竟是一点不输于林沙营造出的凶猛气场。

    “好好好,果然不愧是闻名天下的弈剑大师!”

    一击不成绝不恋战,林沙身形好似鬼魅突然暴退十丈,锋利刀尖直指傅采林,浑身气势砰然发动,凌厉杀气好似怒??裉我焕私幼乓焕?,无穷无尽好似要将傅采林完全席卷吞噬。

    “林将军进步之快,让傅某自叹不如!”

    傅采林缓缓叹了口气,身形如锋利宝剑凝立不动,任由铺天盖地的凛然杀气临身却是岿然不动,一双锐目化作两柄最锋利的利剑,直刺林沙双目顺势欲击垮其心神。

    就在这时,无论是被傅采林提前一步推送远离战场的罗刹女,还是刚刚赶到还没来得及喘口粗气的洛阳高手,全都不右自主长松了口气。

    两大当世绝顶高手气势对撞,根本就没有旁人插手余地。

    无论是脸色苍白的罗刹女,还是匆匆赶来见到了两到绝世高手交锋余波的两大门阀阀主,都不由自主睁大了眼睛又惊又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