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宇文阀府邸。

    “无敌,还有成都,这次你们兄弟两一同行动!”

    正堂花厅,阀主宇文伤满脸严肃看着两位亲子,沉声吩咐道:“一定要给李阀沉重一击,他们最近越发不老实了!”

    宇文阀虽与李阀同属关陇军事集团,他们在对付杨广的问题上联合一致,但是私下里也是纷争不断。

    宇文阀志在夺回属于他们的天下,而李阀也是野心勃勃手段频频,如此一来两家自然互相看不顺眼,暗地里的争斗可不少。

    “放心吧父亲,李世民那小子还不放在我们兄弟眼中!”

    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互视一眼,都从对方严重和看到了勃勃野心和兴奋之色,而后齐齐点头满脸郑重道。

    “要小心了!”

    宇文伤见两个儿子有些过分兴奋,眉头轻皱警告道:“据为父所知,此次独孤阀也出动了不少好手,想给李阀一个深刻教训!”

    “父亲,就独孤策那软脚虾,用不着那么小心吧?”

    宇文无敌一脸傲气,完全没将独孤阀下一代阀主继承人看在眼里。

    “不仅仅只是独孤策,还有他们家那位凤凰儿也会出手!”

    宇文伤没有责怪儿子狂妄自大,四大门阀联络有亲,独孤阀的下任阀主独孤策什么尿性他也知晓,不过说道‘独孤家的凤凰儿’时,脸色却变得极为严重。

    “什么,独孤凤回来啦?”

    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吓了一跳,一时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措。

    独孤凤虽是女子,可名头之响亮在四大门阀中是独一份的。

    因为她的武天赋奇好,自小就放在独孤阀的顶梁柱尤楚红身边培养。小小年纪就展示了极高的学武天赋,年纪轻轻已踏足先天成为一流颠峰高手。

    尽管不愿承认,可宇文成都和宇文无敌两兄弟却是知晓,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单打独斗,都不是独孤凤的对手!

    同一辈人之中,也只有年纪更大的宇文化及才能与独孤凤抗衡!

    “她不仅回来了。而且实力再进一步,达到了半步宗师之境!”

    好象还觉得之前的话不够震撼,宇文伤满脸阴郁再放了一颗重磅炸弹。

    “半步宗师,这怎么可能?”

    宇文成都惊呼出声。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有什么不可能的?”

    宇文伤没好气瞪了自家儿子一眼,暗怪他大惊小怪,沉声道:“别忘了她之前跟着谁混,又经常能跟高句丽以及草原部落高手交战,一年时间已经足够她再有重大突破!”

    “征北大将军林沙!”

    说起这个名字。宇文无敌一脸愤恨,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惧。

    宇文成都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紧攥双拳咬牙切齿一脸狰狞。

    “没错!”

    宇文伤眼中神色凝重万分,同时又透出几分熊熊战意,冷然道:“正是征北大将军林沙,独孤家的凤凰儿得到了他的指点,实力才能在短时间内大有突破!”

    ……

    独孤阀,几乎同样的一幕也在发生。

    独孤阀阀主独孤峰一脸沉凝,冲着身前一男一女两个子女说道:“不管如何,你们兄妹俩一定要破坏李阀的好事。最好能狠狠打击李阀的嚣张气焰!”

    “父亲,我们一定努力!”

    独孤凤一脸悠然,脸色平静无喜无悲,轻启红唇缓声回答。

    “父亲,就李二那小子,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了!”

    独孤策一脸桀骜,眼角余光时不时扫过身边气度沉凝的妹妹,目光之中闪烁羡慕嫉妒的光芒。

    “不要大意!”

    独孤峰狠狠瞪了自家不成器的儿子一眼,同样也无奈的扫过了神态悠闲的女儿一眼,暗暗叹了口气冷声道:“据我所知。宇文家这次也会出手!”

    “什么,宇文家也会出手?”

    独孤策吃了一惊,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冷哼道:“不知道是宇文无敌还是宇文成都出手?”

    心中暗暗打鼓。打定主意一定要把妹妹带去,不然遇上宇文家的混蛋,他只有吃憋的份。

    “估计,那两小子会一同前往吧!”

    独孤峰不是很确定,不过想想自己的打算,宇文伤也应该是差不多的心思。务必要给最近十分高调的李阀一个深刻教训。

    “那妹妹,哥哥这次可得让你罩着了!”

    独孤策脸色一阵青白交替,在自家老爹已经妹妹跟前倒是放得下脸面,满脸无奈有气无力道。

    “放心吧,真要碰上那两个家伙,没眼色的话我不介意狠狠抽他们一顿!”

    不待独孤峰开**代,独孤凤便轻松说道,好象宇文无敌和宇文成都只是两只蝼蚁,随随便便顺手便可轻松捏死的玩意。

    独孤峰和独孤策面面相觑,很有一种崩溃的挫败感:女儿(妹妹)要不要这么猛???

    ……

    于是,就在李世民,联同姐姐李秀宁,带着数十护卫高手秘密离开山西,赶赴南方的时候,北方各大势力也纷纷行动起来。

    瓦岗李密将军务要事全部交由副手李世绩与‘俏军师’沈落雁,他则亲自带队直奔两淮而去。大龙头翟让不遑多让,同样是亲自出马,不过他却是独身一人,上百好手组成的大队跟在身后。

    王须拔带走手下上百江湖好手,魏刀儿派遣手下得力心腹上百人,窦建德在将手下人马带到塞北草原边缘之时,同样亲自出马南下。

    宇文阀两位少主宇文成都和宇文无敌,会同数百宇文阀的好手秘密离开洛阳。而独孤凤和独孤策兄妹俩也不甘落后,稍晚片刻便带足了独孤阀的好手上路,一时八方云动热闹非凡。

    ……

    洛阳,征北大将军所在县公府,书房。

    “嘿嘿,这帮野心勃勃的家伙全部出动了!”

    查看完了前方斥候紧急传回的密信,林沙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轻松微笑。

    “将军这一手果真厉害,直接让整个北方的大势力,几乎都跟李阀对上!”

    王二站在桌案之前,满脸赞叹敬佩道。

    “这算不得什么,李阀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冷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阀也是藏得够深的,要不是咱们的人手够多,在江南又不缺乏信息渠道的话,还真有可能被李阀给蒙了过去!”

    “是啊,谁能想到李阀才是东冥派的幕后最大主顾?”

    王二这些天跟着跑路,眼睁睁看着林沙翻云覆雨,整个北方各大势力都被他轻易挑动,竟是齐齐扑向李阀此次与东冥派的秘密武器交易场地所在。

    “可惜啊,天下局势动荡,杨广又担心北方局势失控,不管不顾跑去南方避祸去了!”

    林沙摇了摇头,冷然道:“北方除了幽州几乎已经全部落入门阀世家之手,他们想要暗中锻造武器不是难事,否则这次一定要李阀痛彻心肺!”

    说着,两眼杀机暴闪,屋子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好几度。

    对于任何一个势力,又或者准军事组织而言,钱粮武器是必不可缺的三大要素。

    钱粮还好说,可是在太平年景,大批量的优良武器最为难搞。

    以四大门阀的势力,除了天高皇帝远的宋阀拥有自己的私人武器锻造处,其余三大门阀尽管也有这样的事情,却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讳乱来。

    最多就是弄几个家庭作坊式的武器铺子,再大点规模的兵器作坊却是不敢明目张胆的摆出来。不然就是摆明了想要造反,无论杨坚还是杨广都不会客气,管你是不是关陇军事集团中的核心势力,抄家灭族是最基本的待遇。

    可是一旦乱世来临,各大世家门阀身上的束缚大减,就算杨广现在还活着,各大门阀世家也可以肆无忌惮开兵器作坊囤积武器。

    王二心头一寒,暗暗擦了把额头冷汗,干笑道:“就算如此,李阀想要放开手脚自己单干,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只要破坏了他们这次的买卖,甚至从此断绝他们与东冥派的联系,也够李阀好好喝一壶的!”

    “说得也是!”

    林沙眉头舒展轻轻一笑,点头道:“既然北方群雄已经知道了消息,南边咱们也不要轻易放过!”

    “将军的意思是?”王二心中一动,满脸兴奋追问道。

    “反正卷进入的势力已经足够多了,不妨再把南方的势力加进去!”

    林沙冷然一笑,眼神冰冷如刀锐利逼人,语气沉凝缓声道:“这次我不仅要李阀生意做不成,还要让他们损失大批好手,最好能让他们跟大部分江湖势力交恶,那才叫好看!”

    “将军,你这真是够狠的!”

    王二听闻,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战,冲着林沙苦笑道。

    “怎么,你觉得我做事太狠?”

    眼神一横,好似冰冷刀锋刮面,刺得王二身子一抖,林沙冷笑道:“你这种妇人之仁要不得,李阀可不是什么良善人家,他们是胡种,狼子野心的胡种后代,对付他们就不能抱有丝毫心慈手软的念头!”

    “将军教训得是,是我糊涂了!”

    王二满头大汗连连陪不是,静静凝立一旁再也不敢胡乱开口。

    “东冥派,嘿嘿有意思的门派!”

    林沙没理会王二的心理状态,只是轻笑着声音说不出的阴冷冰寒……(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谁手头有多余月票和推荐票,继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