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李世民等人的行踪,出了山西后便一直处于林沙手下斥候的严密监控之中。

    接到前面一封接着一封汇报,这小子表面看起来是在游山玩水,暗地里却是连连派出手下心腹,分散四方不知所踪。

    有事儿,而且还是大事!

    林沙只是粗一盘算,便知晓李世民这次南下,可是‘肩负重任’!

    只是,林沙手下弟兄虽然侦察玩得厉害,却是没办法靠近李二身边。

    这就是高武世界的坏处了,达到先天以上的一流高手实在太多,他们对周围气机的感应又强得可怕,除非林沙亲至或者善于隐藏行踪的高手出马,否则想要靠近护卫重重的李二十分困难。

    有时候,他都想着是不是派人干掉李二算了?

    整天琢磨李阀有何目的,真是劳心劳力不爽得很。

    不过想想也就罢了,正如他之前所想那般,李阀的真正核心是李渊,李二不过是被慈航静斋选中的‘天定明君’而已。

    李二要是突然挂了,李阀还有李建成和李元吉这两位,他们的能六可是一点都不输于李二,对李阀来说影响真的不大。

    而慈航静斋会迅速调整策略,推出下一个‘天定明君’。

    这就不是林沙希望看到的结果,起码现在他明确知晓李二这位“天定明君”,也能知晓慈航静斋的一系列举动,都是围绕着李二在转。

    要是换了个人换了个推举目标,他还真不一定能及时得到慈航静斋的目的,这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所以,李二的小命还是留下的好。

    ……

    窦建德最近很憋屈!

    他在河北待得好好的,也没招谁没惹谁结果祸从天降。

    一万幽州铁骑从北扑杀,一万河南隋军从南北上,一南一北突然对他发动猛烈攻击,一下子让他损失惨重。

    之前扩展到了好几个郡的地盘。不过短短数日之间缩水一般。最要命的是,手下弟兄的伤亡数字迅速扩大。

    等他得到消息彻底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收拢兵力压缩地盘之时,郁闷的发选已经损失了数万弟兄。

    征北大将军林沙那厮。当真欺人太甚!

    窦建德自然知晓,眼下局势因何而来,还不是坐镇洛阳那位征北大将林沙一手所为?

    每每想到要跟这位全面开战,窦建德虽然在手下小弟面前表现得十分英勇,可他心中却是没底得紧。

    他还忘不了一年多前的那次。被林征北带人杀得落花流水,最后更是被林征北一箭重创的事儿,每每回思都能惊出一声冷汗后怕不已。

    想跟幽州军作对真不容易,河北绿林前辈杨公卿,王须拔以及魏刀儿就是最好的明证。

    杨公卿就不说了,这厮狡猾得紧,自从逃出河北以后一直消失不显,好象凭空消失了般,影影绰绰传回的一星半点消息,也都让人摸不着头脑。只知道这厮好似在山西一带打家劫舍。

    王须拔和魏刀儿便是两个典型代表,这两位此时在山西靠近长城一带混得风声水起,一个个手下掌控十万以上人马可以算得上北地巨寇。

    可那又如何?

    还不是被幽州军和林征北打怕了,就算气焰再嚣张也不敢将触手伸回河北?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窦建德想不心生警惕都不成!

    于是,在小小试探了一番,派出手下得力大将,一前一后与幽州军和河南隋军交了次手,结果都被揍得满头包后,他退缩了胆怯了。

    “别跟老子说什么隋军不过如此的屁话!”

    在宣布大撤退的军令之前。窦建德召集了一干心腹将领通气,见有人还看不清形势没好气怒道:“谁要是觉得自己有本事,那就主动留下替大军扫尾!”

    此言一出,顿时窦部将领个个噤若寒蝉。一个个成了锯了口的闷嘴葫芦,再也没提过什么合不合适的问题。

    幽州军的实力摆在那里,就连河南隋军也不是好招惹的!

    谁要是没活够,倒是可以留下垫后,不过估计最后的下场不容乐观。

    “撤,撤。撤,咱们撤到塞北草原附近,就不信隋军有能耐一直追过来!”

    窦建德也是狠人一个,做出的决断十分彻底。

    “大帅,要是隋军继续追击呢?”

    有手下心腹将领哪壶不开提哪壶。

    “屁,那咱们就撤到塞北草原,投靠突厥人去!”

    要不是看在开口之人是心腹的份上,窦建德真有一巴掌将其抽死的冲动,尼玛就没见过像丫这么乌鸦嘴的!

    “大帅大帅,南方江湖传来消息!”

    可就在窦建德部士气低迷,准备打好包裹跑路之际,突然有负责侦探南方江湖动向的心腹小弟跑来报信,告之了窦建德一个惊人消息。

    “消息当真?”

    窦建德又惊又喜,满是不可思议追问。

    “千真万确!”

    小弟一脸兴奋,急忙解释道:“消息是从南边那头传过来的,错不了!”

    “嘿,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事咱们不插上一脚都对不起林征北那厮!”

    窦建德仰天哈哈狂笑,一脸肆意心中阴霾一扫而空,大手一挥便紧急召集手下心腹将领,如此这般这般一通言语,顿时引来一阵欢呼雀跃。

    ……

    不仅窦建德部如此,远在山西境内混得风声水起的王须拔跟魏刀儿,也先后接到从南方传来的隐秘消息,顿时纷纷行动起来。

    这两部贼寇被幽州军打怕了,别看在山西混得风生水起,却是不敢再回河北厮混。

    其中漫天王王须拔这厮,更是逃得一条性命。

    真实历史上,这厮手头力量强大了后,有想脱离河北世族掌控的迹象,结果自然‘被死亡’了。

    而在这里,他早早被林沙率军赶出了河北,这次经历可谓刻骨铭心。

    只要是有林沙所在的地方,他都退避三舍不敢轻犯。

    如此一来,倒是让他逃过一劫。同时因为远离河北的缘故,他与河北世族的联系,以及受到河北世族监视掌控的力度极小,也算是勉强摆脱了河北世族的控制,景况比之真实历史要好过不少。

    魏刀儿的情况也差不多,两部互相配合人数超过二十万,倒也在山西混得很爽,就是唐国公李渊也不愿意轻易与两家开战。

    只是流寇毕竟是流寇,有些方面实在太过薄弱。眼下还看不出太大问题,可一旦弱点爆发那就是要命的事儿。

    经历过惨痛教训的两位河北巨寇,自然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

    正心烦如何解决心中的烦恼,没想到这时就得到了南方的隐秘消息,顿时一个个兴奋得紧,王须拔甚至打算抽调手头高手亲自南下,而魏刀儿也不甘示弱派出心腹干将紧急南下。

    ……

    瓦岗,莆山营帅帐。

    “消息可否属实?”

    李密端坐首位一脸兴奋,目光直盯盯看向汇报的美女大将沈落雁。

    “密公放心,消息属实!”

    沈落雁一张人比花娇的丽颜,露出一抹令男人眼睛大亮的微笑,郑重点头说道:“这是我从南方回来之时,偶尔得来的消息!”

    “好好好,落雁你这次可是帮了我大忙!”

    李密大喜,满脸兴奋甚至不顾仪态起身,来回在帅帐边走边道:“此时瓦岗内部不稳,正是需要大功稳定人心转移视线!”

    “密公,不知这次……”

    沈落雁很理解李密此时的兴奋,没办法瓦岗最近一段时日真是乌烟瘴气,李密和翟让两派人马互不相让,已经斗出了火气。

    作为李密手下的‘俏军师’。她自然知晓李密心中的野心有多大。

    志在天下!

    一个团结稳定的瓦岗,才有李密争夺天下的最大保障。

    可眼下的瓦岗局势,不仅李密心忧,但凡有点眼力见识的家伙,都知晓这不是什么好事。

    目前,李密急需的,是一场大功,一场能给瓦岗带来巨大好处的大功!

    与隋军作战就不用指望了,张须陀吃过一次大亏后,又有征北大将军林沙作为后盾,玩起了步步紧逼的手段,恰恰击中了瓦岗的软肋。

    短短一个来月时间,瓦岗的势力范围便缩水小半,就是最好的明证。

    此时她带来的这个消息,可是提升李密声望的极好机会,只要把握得好不说完全收拢瓦岗人心这样的屁话,起码李密的声望直接压制翟让不在话下。

    殊不知,此时翟让也跟手下心腹,在谈论刚刚得到的消息。

    “这次我要亲自出手,一定要压下李密那厮的嚣张气焰!”

    翟让满脸豪气,可身上散发的气势却是阴冷之极,好似一头隐身暗处欲择人而噬的冷血凶兽。

    “大龙头,李密那边会不会得到消息,也跟着出手?”

    翟让身边的心腹也不在少数,此时也有人忧心忡忡开口问道。

    “不管这厮会如何,咱们只要做好了这事,声望大增还是次要,说不定还能借此一举压过李密的声望!”

    翟让不以为然,挥了挥手一脸冷笑。

    不仅几大叛军势力因为一个隐秘消息纷纷行动起来,还有宇文阀以及独孤阀两家同样不肯消停,独孤阀为了增强力量甚至将远在幽州主持事务的年轻一辈第一高手独孤凤都召了回来……(未完待续。)

    PS:  这是昨天最后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