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纷纷扰扰中,杨广在大业十二年初春,终于坐上龙舟,浩浩荡荡数百艘大船连绵成片,顺着大运河直奔南方江都而去。

    林沙作为东都留守大将,跟在洛阳留守越王杨侗身后,望着远去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船去,心中一片寒凉。

    杨广走了,隋末乱世也将进入最混乱的时期。

    天下争霸,是龙是虫也就在几年之间,将见分晓。

    而他,也可以彻底放开手脚,大干一??!

    ……

    杨广在离开之前,都没有再提过王世充的事,自然也没有将他调到帝都长安担任留守。

    林沙对此一点都不气馁,真实历史上王世充入主东都,靠的不是他真正的能力,而是李密的突然崛起攻打东都。

    这样的事情,有林沙坐镇东都的情况下,基本不可能再发生。

    没了这样的契机,王世充想要调任北方不是件容易之事。

    可是林沙相信,李阀的举动,将会帮助王世充成功入主长安,最后城市李阀拿下长安统一关中的最大拌脚石!

    林沙冷笑……

    李阀,慈航静斋,佛门还有关陇军事集团,想要占便宜还得问问林某人答不答应?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雄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提??缙锘庸碛?,白骨如山鸟惊飞。

    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仰天长啸,声浪滚滚犹如雷霆炸响,没有理会众多诧异不解鄙视的眼神,林沙迈开大步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体内真气受到莫名牵引,滚滚如潮汹涌澎湃,耳中全是轰隆隆的气血激荡之音,一股冲天豪气缭绕心田。

    “给我滚!”

    气血如狼烟冲天而起,一身气势惊人好似战神下凡。凌空瞬间发出数拳,拳劲轰鸣气势磅礴,眨眼间跨越数十丈距离,轰隆隆几声爆炸巨响过后。街角几处建筑墙面出现数道清晰拳印。

    对穿的墙面后头,突然响起几声压抑惊恐的惨叫。

    “坚难险阻何足惧,我命由我不由天!”

    林沙心中畅快之极,脑子想是高速运转的大型计算机,在这一刻疯狂运转各种思绪涌上心头。一股股热血豪气不受控制直冲头顶。

    轰??!

    识海紫色光团之中,清晰的幽州地形沙盘光团,模糊的雁门关地形沙盘之后,突然又隐约显现出一处雄城的地形沙盘,仔细观察正是东都洛阳!

    ……

    “这是林征北打的?”

    净念禅院厢房,师妃暄看到三位脸色发白精神萎靡的武僧,眼神一凝缓声问道。

    “是的,还没碰面就被打伤了!”

    这三位武僧,正是被林沙凌空数拳隔着一堵墙壁打伤的。

    说话的武僧一脸惊叹,到现在都没从之前的打击中完全清醒。

    任谁遇到这种事。只要实力没到宗师境界,都会忍不住心底发寒。

    数十丈啊,足足隔了数十丈距离!

    他们几个还隐藏在街角墙壁之后,竟然被林征北发现,并且隔空打到吐血!

    这实力,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师妃暄脸色古井无波,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同时心中一股怒火熊熊升腾。林征北这也做得太过分了,眼前几位虽有监视之嫌不假,却没有妨碍到他什么。只是远远缀着结果就成这样了。

    不由自主,一双隐藏在袖子里的秀手,攥紧成拳!

    ……

    没了杨广,也少了那票倚老卖老。实力雄浑的朝中老臣指手画脚,手握幽州,河北和河南三地隋军指挥大权的林沙,可谓大权在握威风凛凛。

    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洛阳留守越王杨侗,在林沙跟前都不敢放肆。

    但林沙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萧规曹随以前怎样现在依旧怎么样。

    唯一的变化就是,林沙行事更为自由,很多事情想做就做,也没谁有胆子当面指手画脚。

    越王杨侗虽为洛阳留守,只不过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作用。

    谁也不会指望,一个刚刚十岁出头的少年,会有什么了不得的手段,能够彻底掌握年东都洛阳的局势。

    林沙,其实就是洛阳城中,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但他并没有骄横自满,这么点成就还远远不够,他可是要争霸天下的男人!

    只是在暗中,他加强了对河南驻军的掌控和了解。同时派出大量侦奇斥候,进入河北境内侦察窦建德的一举一动。

    没错,林沙已经磨刀霍霍,准备对陷入幽州军包围之中的河北巨盗窦建德,下手清理。

    之前不动,那是因为隋帝杨广更加关注家门口的瓦岗。

    林沙自是知晓瓦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以李密的能耐迟早都有很大可能将翟让干掉,而且瓦岗的实力也极为强悍,不是说剿就能轻松剿灭的。

    而河北窦建得,正好处于他的势力范围包围之中。

    除了与塞北草原连接之处,整个河北在幽州跟河南的两面夹击之中。

    而且窦建德手下,也没瓦岗那么人才济济,只一个刘黑挞比较出名。

    足足花费了一个月时间侦察敌情,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林沙一封手令下去,顿时驻守幽州的隋军精锐,分出一万铁骑轰隆隆直接南下。

    与此同时,林沙亲卫营统领,校尉王二亲自出马,率领三千幽州铁骑,混合七千河南驻军,气势汹汹杀奔河北战场。

    战斗进行得十分顺利!

    窦建德崛起速度实在太快,犯了一般叛贼匪寇最大的毛病,那就是大肆扩充手上实力,结果却导致手头人马的训练和战斗力良莠不齐。

    ……

    洛阳,征北大将军府邸。

    “什么,李世民悄悄南下,知道他是去干什么的吗?”

    放下手中公文,林沙扫了眼报信斥候,皱着眉头问道。

    “不清楚!”

    果然,只听得报信斥候摇头说道。

    “你们跟紧了这小子!”

    林沙倒是不以为意。冷肃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冷然道:“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你们都要给我看仔细了,不能放过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报信斥候大声应道。而后急匆匆离开。

    “嘿,没想到李二还有勇气出来?”

    看到报信斥候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林沙嘿嘿一笑喃喃自语。

    据他所知,李二这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

    洛阳城里的流言依旧火热,作为流言猪脚的李二。受到了李渊和李建成难得的冷漠对待。

    之前时不时能捞到一些外出的任务,可是自从流言兴起之后,李二就被禁足不许外出,一直憋在府里听说难熬得紧。

    没想到情况都这么糟糕了,李二还有办法哄得了李渊,让他出门办事!

    可能李渊反应过来,受了流言影响亏待了李二吧。

    不过,林沙是坚决不让李二好过的。

    不管他此行目的何在,他都不会给李二有任何出挑冒头之机。

    ……

    洛阳城外,清虚观。

    “哈哈。多谢大将军当日提醒,让歧某收得两位佳徒!”

    楼观道主事歧晖道长,见到林沙便忍不住兴奋说道。

    “歧晖道长回来了!”

    见到歧晖,林沙也很是意外,同时神色一动好奇道:“歧道长已经将寇仲和徐子陵收入门下了?”

    心中莫名有些高兴,双龙以后可没法再和佛门那么牵扯不清,否则都无需他亲自出手,道门就不会放过这样的叛徒!

    有一个宁道奇已经够丢人的了,道门绝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宁道奇!

    “还得感谢大将军提醒,贫道这才能轻易收得两位佳徒!”

    歧晖一脸高兴。显然对双龙十分满意。

    也是,两位天生道体,又有极高悟性的弟子,任谁新收之际都会兴奋难耐的。

    “怎么。那两位没谁歧道长一起回来么?”

    林沙左右打探了几眼,没发现双龙的身影好奇问道。

    “那两小子的黄天**已经登堂入室,眼下需要的是积累和开阔眼界,所以贫道没带他们回来,传授了他们道家基本奥义之后,便让他们在江湖上多多行走历练!”

    歧晖一脸高兴。滔滔不绝说出了对双龙的安排。

    “哈哈,歧道长果然教导有方,相信楼观道将在道长手里发扬光大!”

    林沙哈哈一笑,瞬间将双龙之事抛之脑后。

    对他来说,双龙不过只是稍微熟悉一些的陌生人而已,完全不值得花费过多精力和时间去关注。

    眼下双龙更是被歧晖收入门下,有道门的约束相信这两货不会再像原书上那般脑残,给佛门和李阀做了嫁衣裳还乐呵呵一脸享受。

    与歧晖废话了许久,询问了一下田谷十老对《长生诀》的破解程度,果然不出他所料田谷十老一无所获。

    暗暗将自己有志天下的想法知会了歧晖一声,没理会对方变幻莫测的神色,只打了个哈哈喝了一杯清茶便直接告辞。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猪脚之所以称为猪脚,那是因为他们身上那强大的‘霉运光环’笼罩。

    林沙拜访清虚观回去之后,竟然很神奇的接到了一份有关双龙的情报,这两位竟然如同原书那般跟东冥派扯上关系,并且乘船一同向北方而来。

    而且江湖传闻,东冥派所在海船带上了足够精良武器,江湖上各大有野心的帮会,以及世族势力,也都纷纷派遣好手追踪而至,这才让幽州军斥候获得了双龙的消息……(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更时间很晚了,定时在明早八点更新吧,继续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