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杨广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东都了……

    随着时间流逝,北方的局势越发扑朔迷离,杨氏皇族的势力进一步衰落,以李阀为代表的关陇军事集团,更是小动作频频?!?,

    杨广清晰感受到,他对北方局势的控制力度,正以隐秘却又极快的速度流失,很多北地城市的官员任命他都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他是皇帝又如何,除非不管不顾一味蛮干,否则朝堂上大多数朝臣都心存异志的情况下,各种命令连皇城都出不去。

    特别是在人事任命上,只要几位重臣极力反对,有时候杨广也是无可奈何。

    最让他惊心的是,门阀世家对禁卫军的渗透,依靠达到了一个惊人程度。

    他真担心,再这么下去会不会有一天,会被突然哗变的禁卫军拖下龙椅,直接拿刀砍了脑袋?

    更恐怖的是,身边的禁卫将领几乎全部出身门阀世家。

    宇文阀和独孤阀的核心成员,几乎将禁卫军的关键位置全部拿下。

    李阀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暗地里谁知道他们的手到底有多长?

    而且关陇军事集团内部,各门阀世家的联姻情况十分普遍,再加上外姓的姻亲,关系网复杂得杨广都摸不清具体情况。

    不仅如此,每此上朝各地叛乱奏章如雪片般飞来,尽管杨广对处理政务不是很热心,却依旧感受到北地处处烽烟几乎没一处安全之地。

    还是江南好啊……

    “征北大将军,大运河打通了没?”

    这日,杨广心情烦躁的离开了朝堂,招呼林沙一同到后殿说话,刚刚落座还来不及喝一口茶水,他便迫不及待问道。

    “已经彻底打通!”

    林沙满脸平静,早就预料到了杨广会问出这个问题。

    “哦,不是说被瓦岗那帮贼子截断了么?”

    心情一畅,杨广神色缓和好奇问道。

    “就在前几日。洛阳帮高手尽出,在前线官军的配合下,将大运河沿线的瓦岗据点全部清除!”

    轻轻一笑,林沙自信道:“自此。大运河沿线将不再受到瓦岗贼子袭扰!”

    “好好好,做得好!”

    杨广大喜,眉宇间的阴郁一扫而空,双目炯炯有神一脸激动问道:“朕这时要南下江都的话,不会有什么麻烦吧?”

    “怎么可能会有麻烦?”

    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满脸轻松解释道:“张须陀张将军在前线布置得当,官军大兵压境给予瓦岗贼子足够威慑,已经将他们的活动空间逼离大运河附近,只要船只足够陛下什么时候都可以启程!”

    “真的么?”

    杨广一脸兴奋,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突然问道:“林将军,如果朕近日就离开东都,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你也知道???

    林沙好一阵无语,杨广这厮任性惯了,做事全凭喜好也不管会不会劳民伤财。又或者动摇朝廷根本。

    现在感受到威胁了,也开始注意朝局动向了,早干什么去了?

    “朝堂动荡是肯定的,就看比下带多少大臣一同南下了!”

    见杨广看过来,林沙轻轻一笑直接道:“带得越多朝堂的动荡就越??!”

    “林将军倒是直言不讳!”

    杨广哈的讥笑出声,笑声中却是毫无半分喜意,其中的森森冷意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林将军,可愿随朕一同南下江都?”

    见林沙默然不说话,杨广自也感觉无趣,摇了摇头脸上苦涩一闪而逝。转移了话题直接开口问道。

    “微臣倒是无所谓,就看陛下舍不舍得北方的基业了!”

    林沙脸色依旧平静无波,迎着杨广冷冽探究的目光,说起话来当真肆无忌惮半点不做遮掩。直言道:“有微臣在,起码幽州,河北和河南三地,不会那么容易易手落入某些势力手中,要是换了个人就不清楚了!”

    “大胆!”

    杨广眼神一厉猛然暴喝,双目冰冷没有丝毫感情。怒道:“林沙,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没了你难道朕还应付不了一些小麻烦么?”

    “……”

    林沙眼观鼻鼻观心默然无语,对杨广这种拙劣的恐吓手段表示不屑。

    “好吧,林将军你赢了!”

    凝视了半晌,杨广突然叹了口气一脸颓然,满心无奈的摆了摆手,沉声道:“林将军这次你就不用跟朕南下,不过有一件事你必须答应朕!”

    说着,他的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后殿的气氛也跟着紧张起来。

    “什么事?”

    林沙缓声开口,一脸认真看向杨广,沉声保证:“大话微臣不想多说,微臣只能保证会尽全力完成陛下的交代!”

    “好好好,朕就喜欢将军的直爽!”

    杨广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仰天哈哈一声长笑,而后脸色变得凝重肃声道:“朕离开东都后,希望林将军你能好好坐镇东都,震慑宵小不让某些心怀鬼胎的家伙有可趁之机!”

    “呵呵,难道陛下觉得微臣之前做得还不够?”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杨广语气之中竟有了‘托孤’之意,林沙也没有敷衍这位没落帝王的意思,满脸认真沉声道:“大话微臣不想多说,但微臣可以保证,只要有微臣在洛阳就乱不了!”

    “好好好,洛阳,今后就交给将军看顾了!”

    杨广好一阵无言,过了好半晌才突然开口说道,语气中说不出的萧索无奈。

    “陛下,洛阳有微臣在,必可保证不出问题,可帝都长安呢?”

    林沙没有心情理会杨广的多愁善感,见杨广有结束谈话的意思,他急忙开口转移了话题,问出了一个蓄谋已久的问题:“不管怎么说,长安都是大隋的政治中心,要是没有得力人手坐镇的话,恐怕时间一长会出现意外!”

    “怎么,林将军觉得洛阳还不够,长安也想掌握在手?”

    杨广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眼神如刀冰冷阴寒,怒视林沙冷然道。

    “微臣没这个意思,只是想向陛下推荐一位能臣镇守长安而已!”

    感受到了杨广身上毫不掩饰的杀意,林沙不以为意轻声道。

    “哦,是何人?”

    杨广脸上神色一滞,没想到林沙竟是这个意思,态度一缓语气跟着轻柔不少,玩笑道:“能让林将军你主动推荐的人,肯定是大才??!”

    “此人名唤王世充,眼下任职江都通守!”

    不管杨广话中有意还是无意,林沙全当听不懂,直接将心中想法道出:“这位王通守可是个能人,相信驻守长安的话,一定能更好的保证长安的安全!”

    “王世充?”

    杨广闻言一愣,喃喃自语念叨道:“眼下还是江都通守?”

    “没错!”

    林沙语气轻松一脸肯定。

    王世充可是个人才啊,不说什么了不得的枭雄,起码在能力和手腕上很是厉害。

    起码在真实历史上,李唐建国称帝后最难搞定的军阀势力,就是当时的洛阳王世充,不然也不会有后世大名鼎鼎的‘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了。

    而在大唐世界,王世充同样不简单。

    他不仅仅只是杨广信任的臣子,同时还是西域大明尊教的原子。

    不过眼下洛阳有了他林某人坐镇,就没王世充什么事了。

    可这么一位在历史上与李唐多有纠缠的枭雄,林沙怎么又舍得让他在窝在南方得不到施展才华的机会?

    反正他在历史上就跟李唐斗得不可开交,那干脆将他推到长安留守的位置,直接让他跟即将举兵的李阀放在一块。

    不管是真实历史,还是大唐书中历史,长安城在李阀举兵后,都很是轻易的被李阀大军拿下,几乎没有费多少精力也没损耗多少力量。

    李阀迅速占据肥沃的关中平原,几乎重复当年秦国之事,拥有关中之险已经立虞不败之地。

    这里头要说没有猫腻,傻子都不会相信啊。

    所以,杨广留在长安的留守人员,其实已经不值得信任了。

    而王世充则不同!

    先不提他的野心有多大,单单这厮在南方驻守多年,跟李阀基本上没有什么瓜葛牵连,又有大明尊教这一条暗线联系,就不会轻易向李阀低头。

    只要长安不轻易落入李阀之手,就算最后免不得陷落只要能消耗李阀大量的实力,对林沙而言都足够了。

    “将军推荐的长安留守人选,朕会好好考虑一番的!”

    杨广只觉额头一阵阵发涨,一时摸不着林沙的真实用意何在,摇了摇头挥手示意林沙可以离开。

    “微臣告辞!”

    感受到杨广起伏不定的心绪,林沙暗暗一笑不以为然,轻道一声便主动退了出来。

    他就不信了,等杨广调查他与王世充没有任何关系,又同属于其心腹的情况下,不考虑考虑将王世充调到长安的可能。

    林沙不提还好,有了他的提醒,杨广自然会怀疑此时的长安留守,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

    不然,林沙为什么好好的,又推荐了一位长安留守的人???

    杨广此时最是敏感多疑的时候,但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都回被他无限放大,然后做出符合林沙想要达到的结果。

    他倒是要看看,有了王世充这位劲敌,李阀如何轻松拿下长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