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阳,通守府。

    “张将军,瓦岗那边的情况如何?”

    林沙端坐首位,看向张须陀的目光中满是探询。

    “还是征北大将军手段高明!”

    张须陀须发舒张,好是一张刺猬脸,神色间说不出的欣喜惬意,冲着林沙笑道:“据暗线打探到的消息,瓦岗内部最近可是乱得很!”

    能不乱么?

    经由那次林沙一通‘胡说八道’,又在?;赝肪认抡判胪?。

    由此导致的后续影响,在瓦岗内部掀起一番惊涛骇浪。

    首先是林沙的‘胡说八道’,简直把李密的野心赤落落揭露出来。

    谁都不是傻子,可能之前还只是心存疑惑,等林沙真将李密伪装的外衣揭穿,露出那一副令人心惊的丑恶,瓦岗老人还不全力反对???

    还有,张须陀没有挂,李密的名望还没升至顶点便噶然而止。

    同时,秦琼,罗士信和程咬金这三员猛将,也没有因为张须陀的死,心灰意冷兼避祸等等缘故加入瓦岗,进一步提升李密手头的实力。

    这样的结果,导致李密虽然在与翟让的争斗中依旧处于上风,却是没有一边倒的强大优势。

    别忘了,大唐可是高武世界!

    翟让也有一身不俗武艺,早早踏足先天的一流顶尖高手!

    在他有了提防的情况下,李密想要暗中弄死他,基本上不可能。

    于是,翟让和李密争斗瞬间进入白热化,瓦岗内部也是争斗连连,哪还有心思和精力对付隋军?

    “没什么,主弱臣强取祸之道也!”

    林沙眉头都没多抬一下,轻笑着摆手道:“瓦岗内部本就隐藏着不和因素,我所做只是将这种不和因素直接挑明了而已!”

    正如林沙‘胡言乱语’所说,李密你丫的既然这么有本事,手头又有不少精兵强将。怎么还窝在瓦岗这么一小小地方,还不如干脆另起炉灶!

    这一点,直接戳中了李密的心窝子!

    这厮之所以巴着瓦岗不放,不过就是因着瓦岗这块招牌立了起来。

    天下第一义军势力!

    这名头多强大啊。无论是刷声望还是收拢民间高人,都比自己另起炉灶要强得太多。

    可这,却被林沙抓住一通狠传,直接传遍整个瓦岗人尽皆知,弄得李密下不来台。

    “李密也是狼子野心!”

    张须陀冷笑出声。附和两句也就不再多提李密的事。

    现在他安稳得很,没有上头的人盯着,又没有逼他在短时间内干翻瓦岗。

    以张须陀的能耐,步步为营慢慢紧逼,不断压缩紧逼瓦岗的活动空间和生存空间,这种稳定而又缓慢的吞食之法,恰好就是瓦岗这等新近崛起根基不稳的叛乱势力最为害怕的手段。

    单就这一点,张须陀就不得不佩服林沙的手段。

    能让隋帝杨广彻底放手,还能顶着朝堂大佬们的非议,给了他和手下极为宽松的剿匪环境。他要是再做不好。那就枉为隋军大将了。

    “洛阳帮那帮家伙,做得如何了?”

    又跟张须陀商议了一些紧急军务,林沙大感满意话锋一转好奇问道。

    “哈,他们做得,很不错!”

    说起这个,张须陀更加佩服林沙的手段。

    因为瓦岗的缘故,大运河河南段时常被断,同时瓦岗也依靠大运河收过路费,钱财压力一直都不大。

    可是洛阳帮突然大举出动,打了瓦岗叛军一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

    帮会势力在真正的战斗中。除非拥有极大的数量优势,否则跟正规军硬碰简直就是找死。

    可帮会也有帮会的战斗方式,那就是个人武力比普通军士要强得多!

    瓦岗主力被张须陀指挥上的隋军牵制得死死的,想动一下都困难无比。这就给了洛阳帮那帮家伙钻空子的机会。

    说白了,瓦岗除了李密和翟让的心腹手下之外,其余人马也就是半军事化程度而已,还是以江湖习性为主。

    而负责截断大运河的瓦岗好手,也都是派的江湖好手,并不是正规作战部队。这就让洛阳帮更加得心应手了。出手狠辣效果明显!

    小规模的江湖好手打斗,洛阳帮真的不差瓦岗多少。

    尤其瓦岗两大龙头内斗,一干精兵强将被牢牢牵制不能妄动的时候,洛阳帮的战果可以用辉煌来形容。

    十天时间,只是区区十天时间!

    洛阳帮便将被截断的大运河河南段打通,并且还动手将被赶走的瓦岗好手,源源驱逐出大运河旁的区域范围。

    这一下,瓦岗被坑得不轻!

    少了大运河的丰厚油水,他们的钱财收入将收到极大影响。

    河南乃中原腹地,不是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没有私盐的丰厚利润支撑,瓦岗拥兵数十来,能够维持住就是因为掌握了大运河某一段的控制权。

    可这一下,他们被洛阳帮几乎倾巢而出赶走,直接和间接的损失大得惊人。

    “这帮家伙本就是洛阳和河南的地头蛇,实力又非常强悍,帮内好手不在少数,能做到一击而中并不算什么!”

    林沙轻笑出声,不以为然说道。

    “还是大将军厉害!”

    张须陀真心实意夸赞道:“谁都没想到,区区一个帮会势力,就能做到隋军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事情,也就是大将军当初的决断英明,果断放弃了与瓦岗的全面争夺,放弃部分利益集中全部力量对付瓦岗一面!”

    “关键还是力量不够??!”

    林沙摇头,对张须陀的夸赞不以为然,轻笑道:“瓦岗说实话,除了李密和翟让的心腹人马之下,其余部队的江湖习气太重,对付江湖人士军队并不是好主意,还得以毒攻毒才是!”

    “好一个以毒攻毒!”

    张须陀感叹连连,正如林沙所言那般,用军队对付江湖好手,并不是什么好主意,反而十分浪费宝贝的人力资源。

    不说大唐这样的高武世界,就是金庸武侠世界,萧峰这厮以一人之力怒闯十万辽军大阵,最后杀大中军大阵亲手擒拿叛乱皇叔。

    就算内功已经完全没落的鹿鼎记,一般的江湖好手也不是普通几个军士就能拿得下的。

    大唐世界情况更为严重,只要实力到了江湖二流境界,不是隋军中的精锐部队,而且配合要无比熟练一小队人马才能压制得住一位江湖好手。

    遇上一流高手,非得用强力军阵对抗,而且手头还得有弓弩这等杀人利器,才勉强有获胜之机。

    因为大唐世界的一流高手,基本上都是踏足先天的好手。

    踏足先天最重要的标志,就是体内形成了真气大循环,同时还可以通过天地之桥,源源不断获取天地灵气支撑战斗。

    也就是说,除非被逼上绝境或者自己找死消耗过重,否则一流高手的持久战斗力足以活活拖死一支百人精锐人马!

    因为瓦岗的叛军性质,翟让可是拥有不少江湖好手做为手下的。

    张须陀之前负责清剿之时,手下人马可没少在江湖好手手上吃亏。

    尤其随军斥候,作为军中最为精锐的人马,在没有大战之际竟然是损耗最为严重的部队。原因就是瓦岗手里的江湖好手太多,由他们组成的斥候小队战斗力相当惊人。

    起码在人数不超过五倍的情况下,隋军碰一次便败一次没有幸理。

    这也是张须陀急着跟瓦岗决战的原因之一,再互耗下去可能最后倒下的是瓦岗,但是隋军也绝对会伤筋动骨。

    待林沙全部主持对付瓦岗的军事行动,将前线指挥权全部交有张须陀后,张须陀采取了步步为营之计,不再跟瓦岗玩斥候对攻,隋军方面的斥候损失才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而此次,又有洛阳帮这样盘踞洛阳多年,足可称得上洛阳一霸的江湖大帮会出手,一下子便将瓦岗手里的江湖好手牢牢牵制。

    有了洛阳帮的动作,隋军在私底下的暗战之中,损失情况近一步得到控制。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眼前这位年纪青年,英武不凡的征北大将军上任后所创,就是以张须陀的老辣都不得不说一声佩服。

    “利益动人心而已!”

    林沙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冷笑道:“我要不是付出了足够的利益代价,洛阳帮又岂会如此奋不顾身的拼命?”

    张须陀默然,这话他可不好接口。

    “好了,这些话也不必多说!”

    林沙摆了摆手,话锋一转说起了此行的真正用意:“张将军近短时间努力一把,将瓦岗在大运河沿线的势力全部根除,陛下已决议尽快动身南下了!”

    “什么,陛下已经做出了决断?”

    张须陀大吃一惊,有些不知所措喃喃自语:“这也太快了吧?”

    “是啊,有些过于仓促了!”

    林沙跟着点了点头,不过转脸却是话锋一转冷笑连连,说出的话如刀子般冰冷:“北方的局势,已经到了让陛下寝食难安的地步!”

    张须陀默然,虽然作为前线将领,对朝堂上的激烈争斗没有切身感受,却也知晓隋帝杨广的形势相当不容乐观。

    除了帝都长安,东都洛阳以及潼关等少少几个要害城市,杨广几乎已经失去了对关中和陇西的掌控,而且情况还在继续恶化当中,关陇军事集团表现出了越发咄咄逼人的凌厉气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