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妃暄有种心力憔悴的无奈赶脚……

    她怎么都没想到,同时也没能闹明白,局势怎么一下子就崩坏到这种程度?

    先是洛阳城中和城外的几家佛寺,突然遭遇地方帮会成员的无赖打压。

    坑蒙拐骗偷,花样繁多几乎什么下作手段都能使出。

    搞得洛阳一带的佛寺不得安宁,却还拿这些无赖无可奈何。

    除非下死手,否则面对那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滚刀肉,一心专研佛学或者练武,心性比较单纯的和尚们,面对那些混迹街面的老油条,鲜少有不吃亏的。

    这些还不算什么,就算吃亏也亏不到哪去,最多也就是心里不痛快一些而已。

    让她心烦的是,城里不知哪跑来的几位邪道高手,好象认准了洛阳一带的佛门寺庙一般,频频上门拜访切磋。

    尽管这些家伙的实力大多都在二流和一流之间晃荡,对洛阳佛寺造不成什么威胁,可经常受他们骚扰挑战也受不了哇。

    最让人无奈的是,这些邪道高手一个个规矩得很,都是先送上拜贴,表示了对佛门的景仰之心,而后在拜山的过程中提出切磋挑战。

    这理由很正当,对于江湖中人而言,比武切磋那就是家常便饭。

    可是次数一多,傻子都看出不对劲来了。

    这些邪道高手简直就像吃错了药,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精神头,就算昨日被揍成了猪头,今日只要还能下床动手,便不管不顾继续拜访下一下佛寺。

    面对这样的无赖举动,洛阳各大佛寺也是无可奈何。

    总不能因为这事,就对主动上门拜访的‘客人’喊打喊杀吧?

    那佛门成什么了?

    还要不要名声了?

    关键是,就算被拜访的佛寺拒绝,人家也没死皮赖脸纠缠不放,而是迅速转移了下一个目标。

    当然,被频频骚乱的只是洛阳城中城外的普通寺院。像是白马寺和净念禅院这样的佛门代表性寺院,却是没几个邪道高手有胆气上门挑战切磋。

    可就是如此,也足够闹得洛阳一带佛门鸡飞狗跳。

    作为正道,确切的说就是佛门的新一代代表。师妃暄为了这事可没少烦心操劳。

    不是没有找机会,私下扣住一两位邪道高手逼问,这帮家伙竟然还大大咧咧承认了!

    他们表示,就是看佛门不顺眼,所以主动上门找个小茬。

    面对这样的情况。师妃暄不知道该气好还是该怒好。

    这真是一种无赖,却十分有效果的手段。

    人家主动上门拜访切磋,你还好意思往死里整?

    而且这些家伙也是滚刀肉,只要不伤筋动骨对他们的影响就不大。最多也就多休息一两日,有神奇的真气在身,过得两日又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好汉。

    傻子都知道,洛阳佛门寺院是个被给盯上了。

    而又这种能耐,又对佛门充满恶意的也就那么几家。

    最值得怀疑的对象,自然是佛门的老对头魔门了!

    那些邪道高手,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江湖势力就能指派得动。更何况还是使出如此没脸没皮的无赖手段?

    作为洛阳魔门代表,洛阳商会会长荣凤详,也就是魔门真传道老君观的传人,被首先划入嫌疑人名单。

    师妃暄真是牛,也不管自身与荣凤详,也就是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的妖道辟尘实力有多强,就大大咧咧上门拜访,愕,应该说是质问。

    结果,老荣很不给面子。直接在自家练武场跟师妃暄干了一架,狠狠的教训了一通慈航静斋这一代的杰出弟子。

    而后,不等气势凶凶的净念禅院那帮秃驴,上门找回场子荣凤详主动玩起了消失这套把戏。让洛阳佛门高层郁闷得差点吐血。

    师妃暄更是气闷差点破功,她自从出道以来基本上都是顺风顺水,什么时候吃过这种闷亏?

    恩,在征北大将军林沙的县公府里也吃过比这还憋屈的闷亏,可那性质不同啊。

    佛门和魔门是死对头,作为‘正道’领袖慈航静斋的嫡传弟子。以后天然的‘正道’盟主级人物,竟然在魔门高手手里吃了憋,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以上,还不是让师妃暄最头疼的地方。

    最让她头疼的是,楼观道的田谷十老,竟然齐齐现身城外的清虚观!

    这消息十分惊人,就连坐镇净念禅院的四大圣僧,也在第一时间被惊动。

    如果说佛门和魔门是死敌的话,那么佛门与道门就是最大的竞争对手。

    为了各自的道统传承,为了信徒,为了资源,为了占据更好的位置……

    总之,佛门和道门一旦撞上,那就什么都争。

    当然,因佛门积极的入世态度,以及数量更多的信众,以及关陇军事集团巨大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支持,还有高手方面的数量优势,佛门这几十年光景,可要比道门风光得多。

    特别是慈航静斋成功拉拢道门第一人,同时也是中原唯一的大宗师,散人宁道奇站在佛门一边,给予道门重大打击,一直压得道门喘不过气。

    当然,道门的千年积累也不是开玩笑的。

    在高层权贵之中的支持力量,佛门拍马难及道门。

    南北朝期间几次灭佛,后面也都隐隐约约都有道门的影子存在。

    而楼观道最近的崛起势头十分迅猛,田谷十来作为楼观道的核心高层,其一举一动都受到佛门的高度关注。

    这十位老道,可以说代表了北方道门的门面。

    他们突然齐齐出现在洛阳城外的清虚观中,一下子引来了洛阳佛门的极高关注。

    而当师妃暄从隐秘渠道得知,田谷十老突然出现在洛阳城外清虚观中,竟然是为了秘密研究四大奇书之一,道门无上宝典《长生诀》的秘密!

    她被这消息惊得不轻,就连一直隐居于洛阳净念禅院的四大圣僧,也表示了极度关注并且暗中有过好几次密议。

    《长生诀》??!

    那可是四大奇书之中,排名比《慈航剑典》还高的道门无上宝典!

    要不要想办法将它抢到手?

    虽说《长生诀》自从创出以来,除了创功者上古道家贤者广成子之外,就没有谁练成过。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一旦田谷十老破解长生诀的秘密成功。道门将源源不断出现一流甚至宗师高手!

    这是佛门高层,万万也不愿看到的结果!

    而作为佛门领袖慈航静斋的代表,师妃暄自然也得为这事头疼烦恼。

    ……

    “师小姐你请回吧,我家将军没空见你!”

    县公府门口。石龙面无表情直接说道。

    说完之后,也没理会师妃暄是个什么状况,直接转身回了县公府。

    师妃暄默然看了县公府一眼,心中无喜无悲飘然离开。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主动上门拜访被拒了,早有心理准备倒也没有太过心塞。

    征北大将军林沙。也不是省油的灯??!

    佛魔之争,佛道之争虽然重要,但她没忘了此行的主要目的。

    为李阀二公子李世民扬名!

    可要是不搬开林沙这头拦路虎的话,别说替李世民扬名,不能陷李世民于险境就算不错了。

    区区一则流言,便让李世民此时的处境,已经尴尬到了极点,可以说十分危险了,弄不好别说成功上位,不被李阀直接扼杀就算不错的结局了。

    这??刹皇窃诶钍烂裆砩匣ǚ蚜瞬簧俅酆途?,投入已经相当可观的慈航静斋愿意见到的结果。

    而当朝军方大佬,掌控了洛阳城防军与各郡驻军的征北大将军林沙,又表现出了对李阀足够的敌意,小动作频出轻松让李世民陷入困局。

    师妃暄很想劝服林沙,不要如此小鸡肚肠,李二并不是谣言中那般可怕。

    可惜,自从第一次见面时谈话不甚愉快,到了后来林沙甚至不顾风度直接出手赶人,让师妃暄头一次尝试了什么叫做不给面子。

    美女气性大。就是以师妃暄的淡然心性,都忍不住把林沙给暗恨上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之后一段时日没有再出现。

    岂料,林沙比她的脾性更大!

    她不主动上门。林沙就当没有她这个人存在一般,该做什么依旧做什么,一系列动作下来,前线隋军与瓦岗交锋的局势逐渐稳定,步步为营缓步推荐,逐渐压缩瓦岗的活动和生存空间。

    同时。带兵围住洛阳帮总坛,也不知道商量了一些什么事情,最后洛阳帮就像疯了一样,派出大批人手直扑大运河沿线,一副气势凶凶想要抢占地盘的疯狂架势。

    眼见林沙混得风声水起,一点都没有理睬她的意思,师妃暄反倒先沉不住气了。

    街面上的流言,并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迅速消散,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而李二的名声,也在这汹汹物议之中迅速下跌。

    师榧暄坐不住了,要是流言再这么胡来传下去,李二的名声真的要臭了大街,一顶不忠不孝的帽子戴下,对他以后的影响将是毁灭性啊。

    心中憋闷却不得不率先低头,为了心中的理想和理念,师妃暄倒是放得开,做出了决定便再次上门拜访林沙。

    可惜,林沙根本就没有给她留半分颜面,连见面的机会都不给一个,让她吃了好几个闭门羹!

    什么时候,她享受过这等憋屈待遇?

    心中愤愤,古井无波的心境出现巨大波动,而她却是毫无所觉……(未完待续。)

    PS:  状态渣得很,今天就三更明天恢复四更,理顺一下思路,厚着脸皮再求月票跟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