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北大将军你这是何意,想跟我洛阳帮全面开战么?”

    洛阳帮的帮主,以及几位留守堂主的出现以及神勇表现,并没有帮助被围的洛阳帮总坛扭转局势,反而瞬间被围得更加密不透风。

    “嘿,跟洛阳帮全面开战?”

    林沙双手抱胸,满脸戏谑站在层层隋军弓手之中,不屑冷笑道:“就凭你们,也配做我的对手?”

    “你!”

    这话太伤人,正与宋金刚等几位隋军猛将大打出手,一副占尽优势却迟迟不能拿下对手的洛阳帮帮主,闻言不由得气结。

    “嘿,跟老子对打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分神!”

    宋金刚满身悍气,突然前窜硬生生挨了洛阳帮帮主一掌,一双铁拳密集如雨点般轰落而下。

    “去死去死去死……”

    作为隋唐历史上,无论是正史还是演义,又或者小说中都有不俗表现的猛人,宋金刚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哇!”

    这不,堂堂洛阳道上霸主,洛阳帮帮主措不及防之下,连连受到宋金刚重拳轰击,身上的护体真气瞬间崩溃,身子更是好似断线风筝倒飞出去,人还在半空便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不仅宋金刚反败为胜,就是其他几位隋军悍士,也个个勇不可挡逐渐在战斗中取得优势地位。

    一年多时间的苦修,林沙当初传下的完整铁布衫功夫,此时已经逐渐开始显现威能。

    尽管军中一流高手依旧匮乏,但是最为基层骨干的二三流好手,已经开始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成果逐渐显现出来。

    而洛阳帮的几位堂主,就是最先吃到苦头的吃螃蟹的家伙!

    ……

    “怎么样,还要再顽抗下去么?”

    林沙满脸冷然,一副居高临下之态,颇有反派大猪脚架势,笑眯眯看着眼前鼻青脸肿狼狈不堪的洛阳帮帮主。

    “哼。技不如人无话可说!”

    洛阳帮帮主一脸晦气,冷然道:“不过大将军也别高兴得太早,我洛阳帮上万弟兄也不是好招惹的!”

    “嘿,你还死鸭子嘴硬!”

    不用林沙吩咐。形象同样糟糕至极的宋金刚,便毫不犹豫上前狠狠给了手下败将一记响亮耳光。

    “……”

    跪倒在地的洛阳帮帮主,被这一耳光直接抽得倒飞起来,身体在空中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转,而后头下脚上扑通一声砸落在地。

    洛阳帮帮主闷哼一声。身下很快便积起一摊触目惊心的血迹。

    “现在,该老实了吧?”

    林沙对眼前发生之事当作没看见,等洛阳帮帮主从刚才的打击中恢复一点精神,这才慢悠悠问道。

    “……”

    洛阳帮帮主默然,什么话都不说但脸上的不爽已经说明很多问题。

    “好汉子,好胆魄!”

    林沙冷笑,没了玩猫戏老鼠的心情,身上凛冽杀气如浪潮汹涌,沸腾澎湃瞬间便将措不及防的洛阳帮帮主笼罩。

    啊啊啊……

    身陷幻境之中的洛阳帮帮主,显然承受不住幻境之中修罗地狱般的惨烈景象。青青绿绿肿涨几如猪头的大脸扭曲变形,发出声声不似人音的凄厉哀嚎。

    “怎么样,是不是还想继续下去?”

    如浪潮汹涌澎湃的血腥杀气,好似倦鸟投林一般纷纷收回,林沙站在洛阳帮帮主身前,轻声问道。

    “不,不敢!”

    此时洛阳帮帮主的形象落被到了极点,不说脑袋被揍得象个猪头,刚刚陷入修罗地狱般的惨烈幻像,也让他心有余悸再也没胆气尝试。

    “洛阳帮帮众过万不假。本将军真要收拾你们的话,只需要三天时间便能叫洛阳帮彻底烟消云散,信是不信?”

    林沙呵呵一笑,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回应了洛阳帮帮主刚才的狠话。

    “……”

    洛阳帮帮主满心惊惧,内心惶恐到了极点,情绪极不稳定还受到之前滔天杀气的影响,心神沉浸于一种十分古怪的境况之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冷汗滚滚,连话都说不出口又哪有心思理会其它?

    大唐世界的帮派组织异??植?。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天地会洪帮之类的帮会相比也毫不逊色,甚至有所过之而不及。

    像是洛阳帮,按理所说不过是地区性的组织,但是组织非常严密。帮主之下,设有军师一名,接着就是几大堂口,统领下面的舵主、香主和众帮徒,帮众几乎遍于附近各郡,总人数高达万人以上!

    而且组织严密,上下森严,并且掌握大量财富和产业,因此,与其说是帮派,不如说是准军事组织。

    可那又如何,在真正的强权面前,洛阳地下世界的霸主洛阳帮,也不过是稍微大个些的蝼蚁罢了。

    正如现代某些话所言那般,官府是没有下决心,可一旦下了决心齐心协力做事,不要说小小一个洛阳帮,就算再多来几个也是挥掌间便可灭掉的战五渣。

    而且说老实话,收?;し咽巧喜涣颂娴?,除了垄断一些盐铁之类的巨利的帮会外,其它帮会要想养活这样多成员,还是必须有着经济系统——钱庄、当铺、酒楼、普通店铺、酒坊、油坊、米坊、客栈,赌坊、私盐线等等。

    这个世界根本不是历史上的隋朝,不但南方经济繁荣,而且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和模式也相当高级,所以才能够养活动不动就成千上万的帮会,但是就算如此,实际上真正的作战成员也不过其中二成左右,毕竟大部分还是行业人员,非专门的打手成员。

    也就是说,想要对付一家帮会,其实真正需要收拾的家伙,不过帮会成员中的两到三层顽固分子而已。

    ……

    “收起你那一副死样吧,给谁看呢?”

    林沙双眼冰冷如刀,直视一副默然不语鸟样的洛阳帮帮主,冷笑道:“我知道洛阳帮身后是阴葵派!”

    没有理会猛然抬头,满眼骇异的洛阳帮帮主。林沙摇头连连冷笑,自顾自继续说道:“慈航静斋的传人出现在洛阳,你以为阴葵派还有心思理会洛阳帮的死活么,醒醒吧!”

    育了摇头嗤笑出声:“再说了,本将军又没叫你们上刀山下火海,反而还打算给你们一个继续发展壮大的机会!”

    “征北大将军,有话你直说就是,用不着如此拐弯抹角!”

    洛阳帮帮主眼中神色惊疑不定,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断般,没好气冷哼道:“别把话说得那么好听,真有那好似也轮不到洛阳帮头上!”

    “我就喜欢直接的人!”

    对洛阳帮帮主话中的嘲讽,林沙不以为意,轻笑道:“给你们洛阳帮一个机会,打通河南的大运河通道,本将军可以做主事成之后让洛阳帮独占大运河河南段的私下利益!”

    嗡!

    这可真是一个天大的馅饼,直接砸得洛阳帮帮主,以及一干成为阶下之囚的几位堂主脑子嗡嗡作响一时不能思想。

    “此,此言当真?”

    就连打定主意准备将‘非暴力不合作’行动坚持到底的洛阳帮帮主,忍不住声音颤抖急声确定。

    啪!

    林沙抬手凌空一掌,一耳光将处于狂喜状态中的洛阳帮帮主抽飞,没好气道:“你这家伙真是不识抬举,本将军说到做到!”

    “可是,可是目前大运河河南段被瓦岗截断,想,想要打通可没那么容易!”

    洛阳帮帮主心中的怨气几乎凝成实质,却又不敢发泄出来只得硬憋着,不过他能做到帮主之位也不是盖的,立即反应过来林沙的话不过虚幻大饼。

    “那就是你们洛阳帮的事儿了!”

    林沙冷冷一笑,不屑道:“世上哪那么多便宜可占,想要得到好处不付出大家怎么可能?”

    “征北大将军此话何意?”

    洛阳帮帮主心头一沉,以为林沙要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洛阳帮能够打通被截断的大运河河南段,本将军所承诺的事情才会有效!”

    林沙咧嘴一笑,眼神冰冷不屑道:“要是洛阳帮没这能耐的话,哪凉快到哪去,相信愿意搏上一搏的河南帮会还是有不少的!”

    “此事,我洛阳帮接下了!”

    洛阳帮帮主苦笑,林沙的话都到这份上了,感受旁边几位堂主热切的目光,他就算不想同意都不成。

    开什么玩笑,独占大运河河南段的道上生意,这将是多么惊人的利益?

    有了源源不绝的财富,洛阳帮的实力将得到突飞猛进般的增长。

    “忘说了,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你们直接去找洛阳商会会长荣凤详,他会为你们解决一切麻烦的!”

    不理会陷入幻想和兴奋之中的洛阳帮高层,林沙起声又放出一颗重磅炸弹:“这位的身份,相信你们之中应该有人知晓,本将军就懒得多说废话!”

    说着,大步流星直接向门口走去,远远还飘来他的声音:“希望你们马到成功,本将军只给你们两个月时间,如果两个月时间内还没打通被截断的大运河河南段,那就换一家帮会试试!”

    这话一出,就好象兜头一盆凉水,直接将整处于兴奋状态中的洛阳帮高层,直接浇醒变得迫不及待,想要立即大展拳脚好好跟瓦岗那帮家伙斗上一斗,所谓利益动人心嘛……(未完待续。)

    PS:  进后台花费了点时间,晚了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