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荣府。

    荣凤详作为洛阳商会的头面人物之一,在洛阳官商两面人脉极广。

    家中拥有财富无数,荣府更是占地广阔金碧辉煌。

    这日,在洛阳城赫赫有名的荣府主人,早早便守在大门旁,身边一干心腹分两列排开,一副迎接重要贵宾的架势。

    荣府如此大张旗鼓,顿时引来附近权贵之家的好奇打探。

    “什么人这么大牌,竟然要荣老板亲自相迎?”

    “洛阳城里权贵这么多,能让荣老板亲迎的也不少吧?”

    “笑话,荣老板在朝中也是有人的,谁会没事折腾荣老板???”

    “……”

    林沙骑着高头骏马,在上百精锐亲卫的护送下,大摇大摆来到荣府所在大街,一眼就看到了守侯在大门台阶下的荣凤详。

    “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高手!”

    以林沙敏锐的气机感应,等到距离拉近一里范围之内时,一眼便感应出了满脸富态像个弥勒佛般的荣凤详,轻笑着对跟在身边的石龙说道。

    “魔门排名第六的高手,自然非同凡响!”

    石龙满脸凝重,虽然看不出远处荣凤详身上的丝毫异状,可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魔门顶级高手妖道辟尘的名头不是吹出来的。

    作为林沙此行的随行成员,林沙自然没有隐瞒荣凤详真实身份的必要,自然第一时间告之免得石龙莫名其妙间就吃了大亏。

    魔门真传派之老君观当代传人,说什么也值得万分重视。

    “征北大将军大驾光临,荣府当真蓬荜生辉!”

    见到林沙一行到来,荣凤详急忙迎了出来一脸微笑道。

    “荣会长客气,有事登门还请荣会长不要见怪才好!”

    林沙翻身下马,大步流星走了过去,身上隐隐散发铁血战将的凛然威压,竟让直面重压的荣凤详有一种窒息般的恐怖错觉。

    高手,绝对的高手!

    荣凤详心中大骇。瞬间收起原本的一点点不以为然,态度恭敬而又谦和。

    林沙在荣凤详的热情迎接下,踏进了这这座在洛阳城中,也是名头响亮的富贵府邸。

    “咱们还是开门见山直说吧。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荣会长出手,给佛门在洛阳的那帮家伙找点麻烦!”

    到了正堂花厅,林沙也没客气连茶都不喝直言说道。

    “将军这话何意,我听不明白!”

    荣凤详脸上笑容不变。神情中没有丝毫异常,好象真的只是个普通商人般。

    “妖道辟尘!”

    微微眯缝眼睛,林沙突然大喝出声,不等荣凤详愣神恢复,他一指点出。

    一道凌厉之极,无形有质的指剑脱手而出。

    嗤嗤嗤的凄厉锐啸刺人耳膜,荣凤详脸色大变间不容发之间身形好似瞬间移动般,硬生生往左边平移了数尺距离。

    喝!

    站在林沙身边的石龙,猛然飞纵而起一掌推出。

    雄浑掌力好似汹涌浪潮,一波连着一波激荡而至。

    “找死!”

    荣凤详忌惮林沙。却对石龙满是不屑,随手一击便将石龙震飞数丈。

    可他才威风了一瞬,下一刻便遭遇飞身而起的林沙猛厉一抓。

    大力鹰爪功!

    荣凤详脸色大变,急忙伸手格挡,砰的一声闷响过后,他只觉手上一股磅礴巨力传来,脚下大理石地面承受不住巨大压力,轰然炸响中双腿深深陷入地面之中。

    不等他从地上的坑中起来,两条挂着凌厉劲风的鞭腿,已携带凌厉之极的气劲连环轰出。

    瞬间连处十八腿!

    荣凤详整个人。都被一片连绵腿影包围!

    双手连连挥舞格挡,却依旧连中数脚意识气血翻涌真气乱窜,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胸口像堵了块巨石一般,五脏六腑都火辣辣的疼痛。

    荣凰详疼得满头大汗。手上动作猛的一滞。

    刷!

    林沙满脸平静,手爪凌厉翻掌瞬间锁住荣凤详的喉咙,轻轻一笑问道:“不知道荣会长答应还是不答应?”

    “将军好武功,荣某拜服!”

    感受到喉咙处的不适,荣凤详一脸铁青,咬了咬牙最后还是颓然认输。

    “这才像话嘛。又不是叫你去跟佛门的人拼命!”

    林沙轻轻一笑,放开了锁住荣凤详喉咙的手掌,转身坐回客座席位,淡淡道:“知道你跟阴葵派关系不错,与魔相宗也有不少联系,在洛阳还有不小的潜势力,只是要你出手给洛阳城中那帮秃驴找点麻烦而已!”

    说着,直直盯住了神色变幻不定的荣凤详,冷然道:“作为堂堂的魔门八大高手之一,妖道你不会连这么点胆气都没有吧?”

    “将军说得轻巧!”

    既然人家已经了解了自己的身份,荣凤详再没有隐瞒身子一震,一股凛然气势透体而出,身上的商贾之气瞬间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让人不敢小觑的飘渺邪气。

    这,才是魔门八大高手派名第六的妖道,应有的风范!

    “最近慈航静斋那位师妃暄师太老是上门找茬,面对这样万众瞩目的大美女本将军不好下手!”

    林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冲着一脸阴沉戒备之色的荣凤详道:“本将军看来,佛门这帮家伙实在是太闲了!”

    荣凤详心头一动,苦笑不得道:“所以,将军就找上了荣某?”

    “你们魔门,不是跟佛门最看不对眼么?”

    林沙咧嘴轻笑,一点都不在意荣凤详话语中的讥讽,直言道:“正好教洛阳魔门弟子跟佛门扯扯皮,等本将军彻底腾出手后在理会那帮秃驴!”

    “我能有什么好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尽管心中很不情愿,但荣凤详依旧不愿被牵着鼻子走,提出了心中的想法。

    “嗤,果然是魔门中人行事作风,无利不起早??!”

    林沙轻笑着讥讽出声,见荣凤详一脸坦然不为所动,他轻轻一笑直接道出了筹码:“河南到河北以及幽州的商道,洛阳商会可以畅通无阻,妖道你以为这个条件如何?”

    荣凤详沉吟片刻,突然抬头露出满意微笑,冲着林沙轻轻一笑:“成交!”

    “哈哈哈,果然魔门中人都是以利益为先,不过我喜欢!”

    林沙哈哈一笑,摇了摇头起身说道:“总比那些暗地里尽做龌龊事儿,嘴里还一副大义凛然证人君子摸样的家伙顺眼!”

    荣凤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利益,神态平和轻笑说道:“圣门与佛门之间誓同水火,有机会我自然不会轻易放过打击副们的机会!”

    “那就,好好表现吧!”

    ……

    从荣府回来,林沙屁股还没坐热,便接到一个让他十分不爽的消息。

    “洛阳帮这么不给面子!”

    神色平静眼神阴冷,他缓缓开问说道:“竟然有胆子不接帖子,真是狗胆包天??!”

    “将军,接下来咱们该如何行事?”

    宋金刚一脸郁闷,给洛阳帮送请贴的任务,是由他一手主持。

    “既然人家这么不给面子,那咱们主动上门好了!”

    林沙眼中阴冷光芒越盛,轻笑着说道:“本将军真就不信了,在洛阳城还有哪家帮派敢不给我脸子?”

    于是,趁着傍晚吃饭松懈之时,三千幽州铁骑,外带数百洛阳郡衙兵丁,突然出动将洛阳帮总坛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们这是何意,洛阳帮总坛不是你们这帮丘八该来的地方!”

    “真是不知死活,得罪了洛阳帮你们承担得起么?”

    “快快去叫帮主,旧说有官兵打上门来啦!”

    “……”

    面对突然出现,杀气腾腾全副武装的三千幽州铁骑,洛阳帮总坛上下没一个放在眼里的,奥妙也不认为对方真的敢乱来。

    “射!”“射!”“射!”

    包围洛阳帮总坛的隋军部队,可不跟洛阳帮嘻嘻哈哈的帮众客气。

    前排将士迅速取出弓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而是对不怕死冲上前的洛阳帮帮众,毫不客气一**箭雨射出。

    尽管这时代的江湖帮派,实力一个个都强得不像话,说他们是准军事组织都不为过。

    可准军事组织就是准军事组织,面对身经大战浑身悍气的幽州军将士,留守洛阳帮总坛的帮派人马,在一**凌厉箭雨中纷纷惨死当场。

    军队的严密组织性和纪律性,可不是区区洛阳帮帮众可以抵挡。

    很快,在隋军凌厉的远程打击过后,数千隋军层层推进,一再压缩洛阳帮帮众的活动空间,将他们逼入绝望的死角。

    “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洛阳帮总坛,活得不耐烦了么?”

    突然,一声暴喝从后殿传出,顿时让慌乱不堪的洛阳帮帮众精神一振,竟然神奇般的稳住了帮众慌乱的手脚。

    “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

    宋金刚瓮声瓮气的嗓门,顿时响彻整个洛阳帮总坛。

    “你找死!”

    突然,从洛阳帮总坛后方,突然飞射出一道身影,携带无匹之势瞬间冲至宋金刚身前,二话不说一队拳头轰然挥出,拳劲凌厉与空气摩擦发出嗤嗤声响,一看就没有丝毫留力。

    “哈,来得好!”

    宋金刚却是不闪不避,猛然吐气开声好似平地一声炸雷,浑身肌肉迅速膨胀身体硬生生涨大一圈,踏步前行地面龟裂尘土飞扬,两只沙锅大的铁拳毫不客气连环轰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