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北大将军如此行事,难道就不担心会引来李阀的打击报复么?”

    气氛沉凝,师妃暄一时竟不知说什么是好,过了半晌这才缓声开口。¥f,.

    “哈哈……”

    林沙闻言,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

    “征北大将军这是何意?”

    秀眉微皱,放在师妃暄身上格外的赏心悦目。

    可惜,林沙却不懂得欣赏,只淡淡一笑身上气势一放即收,目光阴沉冷然道:“真要放开了手脚玩阴的,本将军还从未怕过谁来!”

    说着,砖头看向一脸震惊的师妃暄,意味深长反问:“师小姐以为如何?”

    师妃暄一脸惊骇,还处于林沙刚才爆发气势的余波之中没有清醒过来,心头一片冰凉过了好久才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一双美目定定看着林沙突然开口:“征北大将军好武功,听闻征北大将军一身实力已达宗师之境,之前妃暄还有些不信,现在却是信了!”

    说着,秀美绝伦的精致脸蛋上,闪过一丝难言的落寞。

    林沙无语,心道你不要说得这么熟捻好不好?

    “咳咳,师小姐一身功力深厚,已达先天颠峰之境,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宗师境界,用不着如此客气!”

    淡淡一笑,他不紧不慢开口说道。

    “征北大将军果然好实力,竟然一眼看出妃暄实力!”

    师妃暄脸上神色淡淡,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自从修成心有灵犀境界后,就连她师傅梵清慧都不能一眼看穿,没想到眼前这位在江湖上刚刚扬名的饿征北大将军,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修为境界!

    这位的实力,绝对不止是宗师那么简单!

    起码都是资深宗师高手!

    甚至有可能,已经突破了大宗师境界!

    此念一起,师妃暄立即将之抛出脑海。

    这怎么可能?

    真要是大宗师高手,又怎么可能屈身于隋军之中?

    “比起底蕴深厚的佛门,我这点实力。估计堪堪能入得了小姐的法眼吧!”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师妃暄脸色微微一变,不着痕迹转移了话题:“不管如何,还请征北大将军放过李二公子!”

    “师小姐这是代表慈航静斋如此决定吗?”

    林沙脸上出奇的平静。平静到师妃暄都有些隐隐不安。

    “只是妃暄的个人想法,与师门无关!”

    师妃暄摇了摇头,一脸诚恳道:“李二公子心系天下苍生,是位不可多得的,恩英雄人物。妃暄不希望这样的英雄人物受到不公正待遇!”

    “都言佛门中人能言善辩,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林沙脸色一冷,偏厅温度都跟着下降好几度,让师妃暄感觉身心发冷,好似正身处寒冬腊月一般。

    “师小姐果然不愧出身佛门,这能言善辩之论果然名不虚传!”

    林沙呵呵一笑,突然脸色一冷淡淡道:“林某人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带发修行的出家人置喙!”

    偏厅气氛突然凝滞,师妃暄面无表情缓缓起身,一只如玉秀手按在剑柄之上。一双好看清澈的凤目紧紧盯着林沙,声音清脆有如黄莺,却是充满了决绝之意:“妃暄不才,愿以手中剑讨教大将军高招!”

    “滚!”

    林沙身子动都不动,家居宽大袖泡猛然一甩,一股凌厉劲风呼啸而出,带着疯狂不可阻挡之势,刮得师妃暄衣裳向后狂舞,露出一身精致玲珑的苗条身段,劲风呼啸脸颊被刮得生疼。连睁眼都困难更别说应敌了。

    “掌震乾坤!”

    林沙脸色阴沉,一式翻天掌中的精妙掌法使出,顿时周围整片空间似乎坍塌一般,在师妃暄的感应之中。一道霸道之极的掌力隐藏于狂猛劲风之中轰来。

    呛!

    ?;赝?,师妃暄显示了她作为慈航剑斋当代嫡系传人的风采,长剑出鞘化作一道雪亮匹练****而出。剑锋凌厉不偏不依正中拍来凶猛掌劲,剑尖气芒闪烁瞬间便将凶猛掌劲击散。

    可还没等她松口气,紧接着一股隐晦之极的暗劲,顺着长剑迅速蔓延而来。掌心剧震一阵剧痛传来,虎口发麻差点松手控制不住嗡鸣震颤不已的长剑。

    呼!

    师妃暄正费力与剑上传回暗劲较力,突然又是一股狂猛劲风吹来,她再也控制不住身体平衡,犹如大海怒涛中的一叶偏舟,随浪起舞顺风而飞。

    “师小姐好走,不送!”

    师妃暄被凶猛的劲风吹得倒飞出了偏厅,好不容易定住身形稳稳落地,耳中便传来林沙毫不客气的冷淡声音。

    一股前所未有的羞怒涌上心田!

    古井无波的心境瞬间破碎,一向淡然的师妃暄心中涌起千丈怒火,好看的清亮凤眸死死盯着刚刚飞出的偏厅大门,贝齿轻咬红唇脸色纠结片刻,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转身便走。

    “师小姐,今日给你面子,叫那几个老秃驴不要老是在我身边游荡!”

    就在这时,林沙淡漠的声音又传入她耳中:“本将军不能保证每次都能维持好心情,要是哪日……,呵呵就看师小姐舍不舍弃几位佛门高手的性命了!”

    威胁,赤落落的威胁!

    师妃暄娇躯一震,只觉一股寒气从尾椎直冲头顶天灵盖,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另外,奉劝师小姐一声,不要以为什么人都会给慈航静斋面子!”

    林沙淡漠的声音依旧没停,冷然道:“要是哪天夜路走多了遇上鬼,也就不能道一声倒霉了!”

    师妃暄娇躯再次一颤,没有多说任何废话,直接纵身飞跃瞬间消失在重楼屋宇之中。

    “征北大将军林沙,我记住你了!”

    师妃暄自从出道以来,这还是头一次遭遇可耻的失败,犹如丧家之犬般惶惶逃离开国县公府那恐怖地方,心有余悸不敢稍作停留急忙向净念禅院奔去。

    “真是个不知所谓的女人!”

    林沙缓缓起身,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冷笑:“以为是个男人就会对你百依百顺,哪那么简单!”

    他没有伤害师妃暄的意思,否则以他俩相隔两个大境界的实力差距,师妃暄根本连出剑的机会都没有,在林沙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

    这次只是个警告,要是还有下次的话,就怪不得他辣手摧花了。

    因着跟师妃暄的一番辩论,他不由自主想到了李阀的种种卑劣手段,同时又想到了坚持汉人正统的宋阀,以及双龙那两个极不靠谱的小子身上。

    宋缺选择寇仲的一瞬间,到底有多少悲哀呢?

    将家族兴亡,将华夏神统,委托于这个无知无能,却自以为是的白眼狼。

    华夏衣冠无英雄,才让得夷种贼子篡神器,世人只以为五胡乱华,自隋而终,却不知李唐本是夷种!

    如果从这个角度上看,与远的来说,数百年来,佛教内传,五胡乱华,慈航静斋,宗教政治种族三者连接,与近的来说,李阀设局,隋二世而亡,所有绸缪,所有布置,都清清楚楚,再无秘密可言。

    真真是好手段,恐怕杨坚坐上帝位,并且将‘普六如’这个鲜卑姓氏,改成原本的‘杨’姓之时,李渊所在李阀便已经开始了暗中布置。

    也不知道歧道长,收没收下双龙这两祸害?

    同时,他也希望师妃暄吃了教训后,不要再来打搅他的清净。

    他对师妃暄那套说辞无感,凭什么李世民就是所谓的‘天定明君’?

    他林沙比眼下的李世民要强上十万八千里,怎么就没有坐上洛阳皇城正殿龙椅的一天?

    说白了,不过是因为李阀的出身,佛教此时的本土化进程还只刚刚开了个头,胡人配胡教正好相得益彰。

    林沙可不管这么多,慈航静斋想推谁上位是他们的自由。

    真要战场上对上了,他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只要佛门那帮秃驴不主动上门找茬,他也懒得主动去找他们的麻烦。

    相信师妃暄经过此次教训后,以后行事会老实许多,只要不来烦他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就成,至于其它的他也管不了那么许多。

    同时,师妃暄的突然到访,以及之前的不愉快经历,让林沙突然起了个很捉狭的心思。

    师妃暄之所以有空闲时间来拜访自己,不过是没有对手罢了。既然如此他就干脆大发慈悲一回,替洛阳佛门找几个难缠的对手,看他们以后还有没有精力和空闲上门找茬。

    说干就干,他二话没说直奔城外清虚观而去,找到在观中苦苦研究《长生诀》那篇甲骨文的田谷十老,这般这般说道了一通。

    允诺了不少好处,顺便将太极功,逍遥派道门武学的部分内容稍稍透露了一点,顿时引得痴迷于破解《长生诀》的田谷十老兴奋不已,二话不说带着大票徒子徒孙们,直接奔赴洛阳城跟城里的佛门势力磕上了。

    这一下,洛阳佛门高层吃了一惊,再没心思讨论如何对付林沙,而是先急着如何应付楼观道的突然挑衅。

    与此同时,洛阳洛水帮总舵接到洛阳郡衙的通知,要帮中高层最好是帮主亲自来一趟衙门,又要事相商。

    另有,洛阳赫赫有名的大商人荣凤详突然接到征北大将军府送来的请贴,邀请荣凤详三日后到开国县公府一会,征北大将军林沙有要事与他相商……

    有月票的兄弟请投本书,还有推荐票,希望能一直挂在周推榜上,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