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师妃暄淡然的心性,听了林沙似有意似无意的调侃,都忍不住心头一阵气闷,俏脸上淡然的神色消散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几分薄怒,却是让她更添几分灵动风采。

    果然是个气质大美人,一颦一笑都带着别样的风情。

    只可惜,遇到了林沙这个不识趣的,师妃暄以前无往不利的‘美人特权’,这次也遭遇了严重挫折。

    “征北大将军不要开玩笑,妃暄蒲柳之姿哪入得了大将军法眼!”

    很快收敛外露情绪,师妃暄微微一笑,好似淡菊绽放带着一种出尘的迷人风采,红唇轻启声音清脆缓缓说道。

    可让她气闷的是,随口的一句谦虚之言,林沙竟然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顿时又引得她心绪一阵剧烈起伏。

    不说她还没修炼到剑心通明之境,就算修炼到了那种程度,作为一个大美女的天然自尊,也受不了林沙这种无视的态度。

    这一刻,师仙子傲娇了。

    “说说吧,不知道师小姐突然上门,所为何事?”

    林沙没心情跟着师妃暄打哑谜,他手头工作多得忙不完,哪有时间和空闲精力,来跟这位大美女风花雪月,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

    “征北大将军,你似乎对李阀李二公子有成见?”

    见林沙如此不客气,师妃暄心头说不郁闷是骗人的?;购么群骄舱哪诠π姆?,对于锻炼控制心性的效果极佳,那张倾国倾城的仙子美颜不动声色,只淡然开口问道。

    “嘿,本将军不是对李二有成见,而是对整个李阀有成见!”

    林沙冷笑,毫不忌讳师妃暄的心情,直接承认道:“说实话吧,本将军就是看不惯这虚伪的一家子!”

    师妃暄小吃一惊。没料到林沙竟会如此直白,一点都没掩饰自己对李阀的不善,竟然还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大义凛然?

    “怎么,师小姐感觉很不可思议么?”

    师妃暄脸上一直挂着淡淡轻笑。配合她那一张绝色美颜,说不出的高雅圣洁??闪稚趁羧竦钠杏?,很轻松捕捉到这位大唐世界著名美女的心绪变化,并不像表面上显露的这般平静。

    “据妃暄所知,李阀行事一向低调。怎么招惹上了征北大将军?”

    师妃暄也非常人,很快稳定了纷杂的混乱思绪,眼神一定正色问道。

    “呵呵,什么叫低调,不过是怕招惹上灭门之祸而已!”

    身份地位到了林沙这种程度,说起话来少了很多顾忌,就是被当事人又或者杨广听到他都不惧。

    见师妃暄神色一动,他忍不住嗤笑道:“再说,李阀跟突厥人勾结,做的那些事情。真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么?”

    去年杨广北巡,本意就是以赫赫威威之师,跨耀武功之余主要目的便是强行镇压北地局面,让草原群雄看看大隋的鼎盛武功。

    可结果呢,装比不成反被草,******始毕可汗突然率大军出动,将杨广以及一干朝中大臣围困于雁门关。

    九月解围,不得不还东都,第二年移于江都,以越王侗等留守洛阳。

    第三年。也就是大业十三年,李密杀翟让,据洛口。四月,瓦岗军进逼东都。与王世充相持,事实上,已经切断了南北的通路,隋帝杨广就彻底失去了对北方的控制。

    因此一得消息,就在这一年的下一个月,五月。李渊就起事于晋阳,七月,进军关中,十一月,攻占长安,立代王侑为帝。

    时机把握之准,出手速度之狠,同时战果之丰硕,比古之名将都不遑多让。

    事实上呢,李渊不过是位老练的政客而已,在军事上的能力虽在水准之上,相比屡创奇迹的古之名将,差距还是十分明显的。

    可就是这样的情况,李阀从起兵到席卷关中,几乎可以用兵不血刃,武装游行来形容,简直太顺利了。

    要说其中没有猫腻,打死林沙都不会相信!

    如果这些都是李阀早有安排的话,其狼子野心可见一斑。

    这可不是短时间便可布置妥当的,起码要花费数以十年计的时间。无论李建成还是李世民,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时间来操作此事。

    眼见在北方,李阀占有先手,几成帝王之资,宇文家才不得不挺而走险,于次年三月,江都兵变,杀杨广,立秦王浩为帝,引精兵十数万,西返关中。

    但是,这只是垂死挣扎,反而使隋帝之死,导致原本处于道义下风处的李门有了借口,就在五月,李渊废隋恭帝侑,称帝,国号唐,是为唐高祖李渊。

    这些惊天动地的变化,要是没有提前做好准备,真等时机来临,李阀和李渊也不可能顺利抓住,并一飞冲天!

    答案十分明显,这其中大部分都是李阀早就做好了的布置!

    好大一盘棋啊,从杨广被围雁门关,再到后来一系列事态发展,李阀每每都能走在最正确的道路上。

    靠所谓的秦王李世民,又可能做到这些么?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

    这一切,只有可能是李渊早早布置好的局。

    占关中者得天下!

    当面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时候,这话就已经深入百姓心中。

    而李阀,几乎兵不血刃拿下长安以及整个关中,早就立于不败之地。

    不管关东地区战得如何混乱,只要守住潼关,李阀便可心安理得坐山观虎斗,等到关东局势变化再一举统一**!

    只是无论是洛阳王世充,还是瓦岗李密,又或者从南向北而来的宇文阀,都没有抓住最后的机会成为与李阀抗衡的势力,最后在内耗中损失惨重,白白便宜了坐山观虎斗的关中李阀!

    在这里不得不说,原书中少帅军表现极为抢眼,替李阀解决了不少麻烦,真可谓李阀最好的神助攻!

    可以说,为了夺取天下,李阀早早就做好了暗中的布置和准备,根本就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杨广这厮的任性和败家,给了李阀最好的崛起之机!

    “不可能!”

    师妃暄听得目瞪口呆,而后猛一摇头断然否决道:“李阀不是这样的势力,他们本身实力就不弱,凭什么还要勾结突厥人?”

    天真的娃!

    林沙瞬间确定,眼前这位美丽不可方物的绝色,别看是慈航静斋推出的代表,可她绝对不是慈航静斋的真正核心!

    李阀本是胡种,勾结突厥也理所当然,不知许了多少好处,让得几十万突厥围困雁门,才让隋帝杨广感觉到北方?;刂?,事实上南迁,北方因此成为空白地,又忍耐到了李密攻打洛阳,切断南北通道,才悍然起事,在几个月内,占得长安,占有关中,重现秦灭六国之势。

    这样的布局,这样的绸缪,这样宏大的设局,让人叹为观之,可所谓算在高远隐忍到了极点。

    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这可是李渊数十年时间之功!

    再要说李阀是清白的,呵呵比睁着眼睛说瞎话都困难!

    以林沙的而言光来看这局这棋,前后布置和绸缪起码二十年,其时李世民还是小孩,根本不可是李世民的所作所为,什么李世民迫得他老子作反,什么李渊优柔寡断,全部是狗屁,说这话的人,真不知道有几分真才学在内。

    “有什么不可能的?”

    见师妃暄俏脸煞白,林沙没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冷冷道:“不是与突厥早有联系,李世民区区一白身,有胆子带着几名家丁,就跑去塞外勤王救驾,还差点被他弄成功了!”

    不等师妃暄开口替李世民辩解,林沙冷冷道:“如此行径,把那些浴血奋战都日的将士致于何地?”

    “哦,合着李世民天命所归,他一现身数十万突厥大军便俯首称臣,吓得屁滚尿流慌忙撤走?”

    林沙满脸不屑冷哼道:“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说突厥人畏惧李世民的绝世风姿。有几个傻子回相信这种说辞?”

    师妃暄一阵无言,确实如林沙所言那般,其中疑点重重让人不得不心生怀疑。

    最让林沙不爽的是,同样是勾结外族入侵,手段和实力的差距,还有时机的演变,却有截然不同的结果,成者千古一帝,败者天下唾骂,无非是成王败寇。

    谁能想到,勾结胡人借以上位的家族,可以安享盛世之荣,占有神州之地,延续近三百年盛唐呢?

    这种设局,天下又有几人能够看穿呢?

    哪怕是天刀宋缺本人,身在局中,在此时此时地,也未必能够洞察如火吧,至于徐子陵和寇仲,更是一辈子连点影子也没有摸到。

    “嘿嘿,师小姐,你说这样的李阀,怎能让本将军看得起?”

    林沙冷冷道:“又或者说,视而不见与他们同流合污!”

    “那征北大将军也用不着以流言加害李二公子吧?”

    师妃暄好一阵无言,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如此说道。

    林沙说的一些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见识和能力范围,涉及到突厥以及更深层次的争斗,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插手。

    “哼哼,师小姐,你们佛门想要推这位李二上位,也得看本将军乐不乐意!”

    林沙晒然一笑,满脸冰冷淡淡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