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斋弟子师妃暄,见过征北大将军!”

    就在主人被闹了个大红脸,又气又急下不来台之时,师妃暄好似感应到什么般,回首遥望缓缓起身,清丽脱俗来到林沙跟前见礼问好。

    “慈航静斋?”

    林沙眉头轻挑,看着眼前这位清丽脱俗,美得像天宫仙子一般的女子,眼中平静无波没有惊艳也没有诧异,就好象对方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子一般。

    “正是!”

    师妃暄倒也没有生气,绝美的脸上平静异常,轻启红唇嗓音清脆入珠落玉盘好听得紧。

    “嗤,你一带发修行的出家人,出入这等酒宴场合,真的,合适么?”

    林沙眼神漠然,直视眼前清丽脱俗的女子,毫不客气嗤笑出声:“还是说眼下的佛门,竟是鼓励门下弟子参与这等上流奢华酒席不成?”

    说着,转头看向一脸尴尬的主人,冷哼出声厉声训斥:“瞧通议郎所请的都是什么人,这种宴席不参加也罢,告辞!”

    说着,转身大步流星直接离开,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心有灵犀么?”

    师妃暄好看的眼睛轻轻一动,轻启朱唇正欲开口,便听已到门口的林沙淡淡说了句:“不过如此!”

    师妃暄顿时呆立不动,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红霞,被气的!

    ……

    “将军你也太不给美人面子了吧?”

    回去的路上,王二一脸猥琐策马凑到林沙跟前,挤眉弄眼咂嘴遗憾道。

    “你小子要是看上了,那就上去??!”

    没好气瞪了这厮一眼,林沙冷哼道。

    “嘿嘿,我这不是替将军惋惜么?”

    王二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凑到林沙跟前小声道:“那静斋弟子当真美得不象话,难道将军就不心动?”

    “动你个脑袋!”

    林沙冷哼一声,加了点料的声波直接震得王二头晕眼花差点失手落马,耳中只听到林沙淡漠的声音:“一个带发修行的尼姑你也起了心思。真是禽兽!”

    老天,这世上有这么清丽脱俗,美得让人窒息的尼姑么?

    王二脸色发白,胸口像是堵了块巨石般难受。心中腹诽嘴巴闭得严实,却是再也不敢胡乱口花花。

    哼!

    林沙突然冷哼出声,目光锋利如刀扫向街角,而后什么都没说直接带着身边护卫离开。

    “好高深的内力修为!”

    等到林沙一行身影消失在街角,从林沙刚才目光扫视的角落里?;夯鹤叱鋈恢心旯馔泛蜕?。

    他们三人此时的状态绝对说不上好,一个个脸色发白气息凌乱,嘴角还不住往外溢出丝丝触目惊心的血丝。

    “厉害,果真厉害,离这么远都能将咱们震伤!”

    “哼,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以后有机会一定报回来!”

    “……”

    三位中年僧人默然凝立许久,随手把嘴角血迹擦干,深深望了林沙等人离去的方向一眼,互宣了声佛号转身默默离开。

    ……

    与师妃暄见面时的不痛快。林沙很快就将之抛到脑后。

    他还有的事情忙,既要熟悉河南各地驻军,又要布置针对瓦岗的军事行动。

    此时的瓦岗正处于一种莫名的氛围之中,翟让和李密虽然没有彻底撕破脸,关系却也冷淡到了极点。

    而且林沙在这段休战时期,还不忘给瓦岗本就紧张的关系添柴加火。

    比如大谈李密出身如何高贵,翟让出身如何卑贱,李密又是如何智计高远,翟让不过有点小聪明等等等等,通过暗线以及大肆宣扬的方法。传到两位当事人耳中。

    翟让和李密自然不是蠢人,一听就知道这是挑拨之言。

    可架不住这样的流言戳心窝子啊,而且各自的手下还不消停,跳出来各自刷存在感搏出位。两位瓦岗大佬的关系一步恶化。

    与此同时,林沙还不忘通过各种手段打击瓦岗声势。

    将李密与翟让交恶的事情大肆宣扬,同时又收买暗线挑拨两方手下人的关系。不仅如此,他还以征北大将军的名义,想瓦岗周围地界官府以及驻军下达严令,一定要将瓦岗通往外界的道路给堵??!

    不说将瓦岗围死困死。起码也不能让他们有机会随意跟外界联系,特别是物资供应方面的大宗联系一定要掐断。

    同时,指派张须陀为前线剿匪总指挥,统一指挥围剿瓦岗叛军的行动。

    “张将军,你无需着急,只要稳扎稳打,逐步吞食压缩瓦岗贼子的生存空间。有机会便狠狠弄一下子,没机会也无需轻敌冒进!”

    在洛阳城的国公府,林沙召集了一批对抗瓦岗的前线将领,笑着对其中资力和声望最高的张须陀叮嘱道:“咱们的本钱比瓦岗可要厚实多了,没必要冒险单单用耗的,就能生生将他们耗死!”

    “大将军,陛下那边……”

    张须陀大喜,作为隋末有数的大将,他的指挥才能务须置疑。

    之前与瓦岗大战犯了轻敌冒进之错,被连串胜利冲昏了头脑不假,可最大的原因还是杨广在后头催促得太急了。

    要不是因此,以张须陀多年征战的经验,又怎么可能在瓦岗军手里吃那么大亏,差点把命都给丢掉?

    “放心,朝堂上的压力,由我顶着!”

    林沙哈哈一笑,拍了拍胸膛一脸傲气:“我说话,陛下还是能听得进去的!”

    “这我就放心了!”

    闻言,不仅张须陀宽心不少,就连其余将领也都个个放松下来。

    对于官军来说,剿匪真是个大麻烦。

    别的不说,单单就是群众基础官军就远不及贼匪。

    真是天大的讽刺,在自家地盘作战,官军竟然得不到多少来自百姓的支持。

    反倒是瓦岗贼寇,在河南一带的名头响亮,在民间的影响力和声望,竟是比官府都要大上不少。

    这情况,真是让一干前线将领无奈。

    林沙心中暗笑,只能说这帮将领还是太小看瓦岗了。

    真实历史上,李密接掌瓦岗后,连续用兵拿下兴洛几个朝廷兴建的巨大粮仓,缴获粮草无算一口气支助百万流民数月口粮,手笔之大令人瞠目结舌。

    而也因此,获得百姓鼎力支持的瓦岗,彻底奠定了天下第一义军的地位。

    自张须陀战死后,又有多位朝廷大将败于瓦岗之手。

    不过现在嘛……

    由征北大将军林沙主持围剿瓦岗作战,是不会出现真正历史上的那些破事的。眼下李密和翟让的争斗,便是林沙暗中推动的结果。

    比起真实历史上,李密和翟让的争斗烈度,以及惨烈程度都要强上不少。

    起码李密身边少了秦琼,程知节还有罗士信三位悍将的支持,手头力量比

    之翟让自然还是强上不少,却没有真实历史上那么巨大。

    “将军,门外有一位姑娘求见!”

    正当林沙与一干前线将领相谈正欢,针对围剿瓦岗商量出多种应对办法,气氛正热烈之际,开国县公府临时管家石龙步伐沉稳走了进来,在林沙耳边轻声说道:“是慈航静斋的师妃暄!”

    “怎么又是她?”

    林沙没有一皱,脸上的笑容迅速消散,脸色微沉双眼锐利如刀。

    “大将军有事先忙就是,我等先告辞一步!”

    张须陀等将领都是官场老油条,一见气氛不对立刻互视一眼,急忙由张须脱开口告辞。

    “也好,你们回去后先做一份作战计划,等下会有空再继续商量!”

    林沙眉头一挑,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送客。

    “咝,这姑娘好俊??!”

    “可我怎么觉得,大将军似乎不怎么高兴?”

    “噤声,这是不是你我能参合得起的,还是老实回去准备好作战方略吧!”

    “……”

    出门的时候,张须陀等隋军将领,都被师妃暄的绝世风姿给惊了一下,互相议论使了几个眼色,便嘻嘻哈哈快步离开。

    “我该叫你师仙子,还是师太?”

    开国县公府正堂花厅,林沙看着缓步而来好似画中仙子的绝色女子,端坐主位不动晒笑道。

    “将军愿意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名号不过虚妄而已!”

    师妃暄一点都不恼被怠慢,露齿微笑好似百花盛放美不胜收,要是一般的江湖少侠,只怕早就色予魂授被迷得晕头转向了。

    “我就不明白了!”

    剑眉一扬,目光冷厉如刀,直视跟前淡然出尘,好似月宫仙子般的绝色女子,林沙语气淡淡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的容色就改变态度,依旧冷淡问道:“好象本将军,跟慈航静斋没有任何牵连吧,小姐作为慈航静斋代表,怎么会有兴趣跟我这样的粗人打交道?”

    “将军说笑了!”

    师妃暄嫣然一笑,好似百花盛开,又似空谷幽兰令人沉醉,姿态幽雅神色从容坐下客席首位,淡然轻笑说道:“大将军战功赫赫实力非凡,?;ひ环桨傩詹皇芡庾迩秩?,妃暄佩服得很!”

    尼没啊的还妃暄,我跟你没这么惯熟吧?

    “有什么话师小姐直言便是,我这人一向粗鲁,喜欢直来直往!”

    林沙眼神一凝,目光像两柄锋利刀子,直刺师妃暄双眼,冷然道:“绕圈子的话不必多说,我没这个兴趣也没耐性听,师小姐一再制造与林某偶遇的局面,不会是看上林某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