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李府

    啪!

    李二所居院落书房,一声清脆的玉器碎裂响声,惊得来来往往的下人仆役,不自觉心头一颤手脚发软,越发不敢大意轻手轻脚生怕招惹了书房那位。

    “杨广欺人太甚!”

    李世民嘶哑着散闷,一张英武俊秀的脸膛扭曲变形,狰狞好似野兽。

    身前的书桌上,一封来自东都洛阳的调令,正静静躺在那儿,好象在嘲笑李二的无力挣扎。

    他怎么也没想到,眼看着杨广就要南下江都了,却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调他到禁军入职!

    亏杨广想得出来,他怎么可能好好的李二少爷不做,去杨广跟前伏低做???

    可,父亲和大哥的态度,让他既心烦又心寒。

    不说支持也不言反对,好象这事跟他们没丝毫关系一般。

    更让他生气的是,三弟元吉满脸幸灾乐祸,迫不及待跳了出来恭喜,还露出一脸羡慕嫉妒的恶心表情。

    你要是这么喜欢去禁军做事,那我将这个机会让你好不好?

    烦心,烦心,实在烦心!

    此时李世民还不是起兵之后威风凛凛的神策将军,也没有组建他最强的后盾天策府,身边幕僚就小猫猫三两只,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他很想直接拒绝,可父亲和大哥的态度却让他寒心。

    以李阀的势力,他自然很轻易就弄清楚了父兄态度转变的真正原因,不过只是洛阳城里突然兴起的一则流言而已。

    可这则流言,却悄然间击中了他心底最隐秘的念头。

    初闻之时,心中止不住的心慌!

    洛阳城里哪来的大神,怎么可能如此了解他内心隐秘想法?

    实在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父亲和大哥的态度,李二何等精明人物,哪能察觉不到父亲和大哥眼中不时闪烁的防备与警惕?

    可恶??!

    李世民想到烦心处,真有一种仰天长啸抒发心中郁闷的强烈冲动。

    可他忍住了。

    真要如此不顾一切,那他的野心也将暴露于阳光之下。

    这是他不敢为。也没胆子做的事儿。

    此时的李二虽已逐渐展露枭雄之姿,可羽翼未丰还需父亲李渊保驾护航一段时间,太早出头只得招来父兄的严厉打压。

    ……

    “大家都看看,现在该如何行事?”

    尽管心中憋闷到了极点??衫疃褪抢疃?,收拾了心情后将小猫三两只的幕僚团队招来,开口便将情况道出询问有何解决之道。

    几位幕僚当场傻眼,他们可没想到杨广会来这招!

    当然,此时李阀的真正实力。并不弱于发隋皇室多少,真要狠下心思不给面子的话,杨广也拿李二没任何办法。

    但问题是,此时的李二羽翼未丰,一旦如此行事便暴露了心中野心。

    唐国公李渊可能不会太在意,但是世子李建成绝对不会轻易相让,这是原则问题也是生存之道,容不得半点差池!

    眼下的情况,对李二来说十分危险。

    朝廷的征召可以不放在眼里,随便找个借口便能糊弄过去。

    关键是如何打消唐国公李渊和世子李建成的疑虑。否则他以后的日子将十分艰难,甚至直接失去出头机会。

    这是李二不愿见到的结果,也是他手下幕僚不愿见到的结果。

    商量来商量去,却是商量不出个结果来。

    最后无奈之下,李世民只好祭出终极大杀招:装??!

    很快,李阀李二公子不幸染上风寒的消息不径而走,在太原自然没引起丝毫风浪,可是消息传到洛阳之时可把杨广气得够戗。

    “混蛋,这个混蛋,竟然敢跟朕玩这套!”

    杨广得暴跳如雷。额头青筋根根爆起满脸狰狞可怖之极。

    “陛下,李阀狼子野心,如此行事自是应该!”

    应该是林沙与杨广君臣相对,偏殿之中再无他人。林沙说话也用不着痼疾太多,冷笑出声不屑道:“李阀,早就有了不臣之心吧!”

    “混蛋!”

    杨广额头青筋暴跳,满脸铁青气了一会之后,见林沙竟然眯缝着眼不闻不问,好似一副老僧入定摸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怒道:“林沙,那你以为朕该如此处置!”

    说话当口,杨广暴怒的心情竟然奇迹般平复过来,一屁股端坐在龙椅上,目光阴冷冷声反问。

    “李阀已经不受控制,陛下目前能做的只有让他们自己乱起来!”

    对于杨广喜怒无常的尿性,林沙早已经习惯,一脸平静建议道。

    “怎么做?”

    杨广眼中厉芒闪烁,沉声问道。

    “要么捧他那两位亲兄弟,要么直接捧这厮!”

    林沙轻轻一笑,毫不犹豫说道。

    “嘿嘿,爱卿这主意不错!”

    杨广秒懂,眼中闪烁冷厉光芒,大手一挥直言道:“李二那厮这么不给朕面子,朕又怎么可能让他升官好过?”

    林沙微微一笑,就知道会是这样。果然只听杨广语气阴沉道:“既然他不愿意替朕效力,那就继续做他的白丁吧,倒是李二他那两位兄弟可以好好提拔一番,爱卿以为如何?”

    “善!”

    林沙轻笑出声,眼中闪烁冷厉光芒,暗道:慈航净斋,就不知道你们如何应对了,真是期待??!

    ……

    当李建成和李元吉分别被授予五品和六品虚职散衔,而李二身上的虚职因病被取消后,尽管心中早有所料会引来杨广不爽,可李二依旧很不痛快。

    尤其当三弟元吉穿着六品官袍,不停在眼前晃来晃去一脸得意洋洋之时,李二真有一种将其暴打一顿的冲动。

    他心中很不痛快!

    毕竟只是个未及弱冠的青年,还做不到历史上当了皇帝后那般‘忍辱负重’。

    最让李二心塞的是,父亲李渊乐呵呵的不以为意,只说了句不必挂怀便没再发费心思理会。

    李家父子都不是傻人,哪看不出杨广这招的挑拨之意?

    可知道又如何?

    反正李二心中很不痛快,合着整个李家嫡脉,就他一个白???

    以后出门跟小伙伴玩耍。叫他怎么抬得起头?

    ……

    李二遭遇的困境,第一时间便给隐身?;さ姆鹈鸥呤痔街?。

    所以,消息第一时间传到洛阳,那位清丽脱俗的慈航净斋弟子手中。

    正在拜访净念禅院的慈航净斋新一代传人。初入江湖便有‘仙子’之称的师妃暄,很是苦恼眼下的局面。

    慈航净斋在洛阳花费了不少精力和代价,替李二扬名铺路,可坊间谣言一出李二的处境立即变得十分微妙,甚至危险起来。

    以慈航净斋的实力。自然轻易就能查出散播谣言的人,以及幕后真凶!

    幕后黑手,隐隐指向征北大将军林沙!

    一切好似都是他弄的鬼,可这是明晃晃的阳谋,就算知道幕后推手是谁也无可奈何。

    隋帝杨广可不在乎谣言从哪里来,他在乎的是谣言的真实性和可信度?

    无需多言,因为慈航净斋大力替李二扬名奔走,根本就瞒不过有心之心,谣言的可信度一下子提高几个层级。

    最后弄得,就好象慈航净斋里外不是人!

    李二因此受到隋室打压。同时李阀内部的气氛也很不和谐。

    谣言不可怕,可怕的是谣言正中标靶!

    无论是阴沉多智的李渊,还是自负世子正统之名,能力一点都不输于李二的李建成,有了这事之后便会不由自主提防李二。

    这可不是慈航净斋想看到的结果!

    要是没了李阀的资源倾斜,李二以后很难有出头之日!

    师妃暄只是稍稍沉吟,便有了解决之道。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

    既然此事是征北大将军林沙挑起,想要彻底平息,又或者将事态控制在一定程度,林沙便是最好的人选。

    更何况。林沙隐隐已是当今第一心腹。只要他肯替李二出面缓和局面,事情便不会变得更加糟糕。

    师妃暄想得倒是不错,可问题是她根本与征北大将军林沙搭不上线!

    林沙这厮绝对是个怪人,一不喜拉帮结派二不喜上层贵族十分流行的各种名目的酒宴!

    而且征北大将军行踪不定。每每出行身边总带着大票护卫,师妃暄就是想要接近都难,而且林沙行踪不定也很难守株待兔!

    师妃暄一时竟有种无从下手的郁闷!

    所幸,慈航净斋在官场,以及上层贵族中的影响力不小。

    眼下天下局势动荡,只要稍微有些远见的家伙。就能看得出来,新的一轮天下争霸已然开启。

    而慈航净斋所代表的佛门,可是一股足以影响天下局势的强大力量!

    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洛阳城里的一些官员,狠乐意替慈航静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于是,林沙很快接到了一份宴席邀请,当朝通议郎的请贴。

    他倒没有孤高绝傲的想法,只要不是明确的敌对方,又有空闲时间的话,尽管不是很感冒无聊的宴席,不过他该给的面子还是都会给点的。

    可结果,刚刚受主人之邀进得宴席大厅,便第一时间感知到到师妃暄的存在!

    清丽脱俗,气质飘渺不似反俗中人。

    林沙心中不由自主浮现一首名句: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不过,下一刻……

    收回目光直视身边作陪的主人,林沙脸色一冷毫不客气道:“郎君你这是何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