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推李世民上位,哪那么简单?

    林沙冷笑。

    原书中一干江湖大豪简直就是傻子,被慈航静斋的尼姑牵着鼻子走。

    见到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像个狗腿子般跑前跑后,还讨不了好。

    嘿嘿,既然他此时参合进来,自然要好好的利用一番,那帮尼姑暂且放在一边,李世民却是好对付得多。

    不管他小小年纪‘贤’名多大,出身又有何高贵,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其不过小小一底层武将而已!

    这还是林沙在雁门关帮他弄到了,否则这位李二依旧是白丁一枚!

    头上有父亲还有作为世子的大哥,他想要踩着别人的肩膀上位,首先得把他父亲和大哥踩脚下再说!

    不是开玩笑,林沙想要对付李二真的不要太容易。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谣言伤人!

    以林沙此时的身份地位,只要小心谨慎一些,谁都别想抓到他的把柄。

    而李二,也不知道是否佛门从出生开始便十分关注,又或者李阀故意所为,自小身上就包裹重重光彩,想要找到谣言的范本真的不要太简单。

    于是很快,洛阳市井以及武林圈子里,便传出了一个惊爆之极的流言!

    ……

    长安某酒楼,林沙一身轻便简装坐在二楼窗口位置,无需刻意动念周遭百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只听不远处一桌客人,正满嘴酒气小声嘀咕着一个流言。

    “哎哎老王,听过桃李子,有天下的说法么?”

    一位酒客率挑起话题,满脸醉酒的跎红,嗓音不大却是故作神秘开口。

    同桌酒客不屑道:“是桃李子歌吧,桃李子,莫****,黄鹄绕山飞。宛转花园里!”

    “老王你怎么知晓的?”挑头那酒客诧异道。

    同桌酒客嘿嘿一笑,不屑道:“当年,因为这句流言连唐国公李渊也担了一身干系,只是李姓甚多。杀了李浑也就是了?!?br />
    挑头那酒客满脸唏嘘道:“是啊,当年李姓者甚多,李浑继为申国公,又累加光禄大夫,右骁卫大将军。掌得禁军兵权,当然最得猜忌,因此赐死抄家,其它李姓,也不得掌兵权!”

    林沙微微一笑,他自是知晓后来李渊到太原,虽为太守实无兵权,后来借口平定民乱,才得以掌兵,并且杀了监视他的太原副留守王威和高君雅。

    以李阀的势力。想要获得兵权其实不难,难的是如何名正言顺获得兵权!

    林沙对此也没啥好办法,李阀的势力太庞大了。

    谁都不知道,哪位统兵隋将是李阀走狗。

    就像解雁门关之围那般,堂堂屯卫将军云定兴的军营,李二说闯就闯了,还能轻而易举接手云定兴的指挥权,事后老云还屁话都没有,反而乐呵呵任由李世民施为。

    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笑话!

    挑起话头的酒客嘿嘿一笑,满脸神秘道:“老王你不知晓吧。最近市面上又出了新的流言,内容可劲爆了!”

    同桌酒客很是惊奇,连忙好奇询问:“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出外跑生意,哪有心思和空闲功夫理会洛阳的市井传言?”

    挑起话头的酒客不满道:“那你想不想听?”

    同桌连连点头:“想听想听?!?br />
    “嘿嘿。那这顿酒钱!”

    “你这个吝啬的家伙,放心就是,这顿酒钱包在我身上!”

    “这才差不多!”

    挑起话头那酒客满意点头,尽管满嘴酒气喝得有几分醉意,这厮还装摸作样左右望了望,压低了声音小声道:

    “听好了。传言是这么说的,十八子将主神器,其中几番又几次,蛟龙演得当年事,安世济民于长安,二宫幽深说闲话,论得是非谁能知!”

    同桌酒客闻言吓了一跳,顿时额头泌出一细密冷汗,脸色发白结巴道:“不,不会吧,这传言可真够露骨歹毒的!”

    挑起话头的酒客连连点头:“谁说不是呢,估计幕后推手跟李阀的关系不睦,这才出此狠手!”

    同桌酒客却又另有看法:“话说回来,谁也不能确定,李阀那位二子,真的有没有这份机缘??!”

    “是啊是啊,传闻虽不可信,却也不能不保留一二!”

    说着话,两位酒客顿时清醒了不少,互视一眼再也不敢继续这个敏感话题。

    与此同时,林沙耳力范围之内,不少酒客都在议论洛阳街头突然出现的传言。

    一副鬼鬼祟祟深怕别人听到的摸样,可声音却又不由自主开得很大,想让有心人不注意到都不可能。

    林沙轻轻一笑,心中却是冰冷一片:尼玛的李二,你真是天定明主的话,肯定能轻松化解这样的流言攻击,是吧是吧是吧……

    只要对隋室历史有所了解,同时又对开皇年间大事小情了解一些的聪明人,都能听出传言中的具体意思。

    十八子将主神器,说的很明白,就是李家要得天下。

    若论当世哪个李家强,当属合并了陇西李氏的李阀强!

    有时候林沙甚至恶意怀疑过,当初的‘桃李子,得天下’的传言,其实就是唐国公李渊暗中放出的消息。

    结果,陇西李氏遭受重创,不得不与李渊所在李氏并族,这才有了如今赫赫有名的四大门阀之一的李阀!

    无论是从结果推导经过,还是从得益最大嫌疑最大的方面来论,李渊身上的嫌疑真的极大。

    而接下来那句“蛟龙演得当年事,安世济民于长安”就很恶毒了,要知道,眼下的隋帝杨广,就是皇帝第二子。

    任谁都得承认,年轻时的杨广英明神武,文韬武略都是不凡,可惜第二子的身份让他的处境极为尴尬。

    又与大哥太子杨勇关系极其恶劣,不论他们中谁当皇帝,都不会轻易放过另一位。

    杨广就是如此行事,坐上帝位后,杨勇一系嫡系子孙都倒了大霉,不是挂了就是废了。

    而且这其中还涉及了佛门和魔门的争斗,关系错综复杂凶险万分。

    当时杨勇作为太子,可谓最正宗的皇位继承人。

    佛门自然支持的是杨勇,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魔门惯会剑走偏锋,把宝压在了当时的晋王杨广身上。

    最后的结果杨广胜利了,佛门势力遭遇重大打击。

    可是眼下局势又动荡起来,李世民被佛门推出作为‘天定明君’,要说天下动荡背后没有佛门推波助澜,打死林沙都不相信。

    而杨广得位手段极不光彩,杀父杀兄才夺得皇位,但是偏偏在他的手中,隋朝摇摇欲坠,而传言中的蛟龙演得当年事,就暗指李家的第二子。

    至于安世济民,更是直指李世民,而他又是李渊的第二个儿子,他越表现出英明神武的素质,就越是像当年的晋王杨广(事实上在真实历史上也非常像),而“演得当年事”,就是预言他要杀父杀兄,岂不让他的父兄心中猜忌和心寒?

    不管是林沙还是杨广,都已知晓李阀势大,作为关陇军事集团推出的代表,除非拼得两败俱伤甚至冒着身死族灭的下场,否则怕是直接说李阀日后要谋反,也无济于事了。

    三次讨伐高句丽没有得到多少便宜的杨广,哪怕明天知道李渊要造反,除非他不顾一切拼个鱼死网破,不然他已是难以杀得李渊了。

    是故因为此时天下已乱,李阀根深蒂固,而皇家元气大伤,哪能轻易动之?

    林沙自然知晓这些,他的目的可不是在杨广身上,而是直指李阀内部。

    杨广此时无论对朝堂的掌控力度还是自身威望,都已经达到了低点。

    可他毕竟是名正言顺的皇帝,只要李渊没有举旗造反,他只要顺手而动为李阀制造一些麻烦还是可以的,而且哪怕杨广没有作用,其它的几句传言,也可以提前使李阀内斗加剧,并且钳制李世民在李阀中的发展,甚至提前导致玄武门之变,这就是林沙鼓捣这些流言的真正用意了。

    这是真真正正的阳谋,就算明知是有人暗中挑拨,也由不得李家父子兄弟之间不生缝隙和猜忌。

    无论是李阀阀主之位还是最后的帝位,位置只有一个,没有人挑拨也会相互算计,挑拨只是把缝隙提前出现,并且强化了而已。

    要暗中使谣言取得效果,并非一顶要说得天花乱坠才可,在他看来只需说对了对方的心事,就由不得所算计之人不中招。

    李阀根深蒂固,人才如雨,谋将如云,又和突厥勾结,而且无论李渊、李建成、李元吉等等,都是一世之雄,特别是李建成,真实历史上,起事之后,他就是主掌内政后勤,虽然表现不如世民显眼,但是才能绝对不逊色。

    谁都不乐意明明才华横溢,却偏偏所有光芒全都被自家弟弟(哥哥)抢去,尤其这位弟弟的目标还是他的世子或者然后的太子之位。

    一口饮尽杯中纯酿,林沙心中一片冷然:李世民还有身后的佛门,哥们已经替你们挖好的大坑,就看你们如何处理这和烂摊子!

    想要借和氏壁,以及踩天下群雄的肩膀上位,还得看老子同意不同意!

    嘿嘿……

    心中冷笑出声,扔下一窜铜钱起身便走,坑已经挖好,就看后续事态如何发展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