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猛人,无惧任何挑战!

    真正的猛人,不怕风吹雨打!

    真正的猛人,不畏艰难险阻!

    林沙不仅仅统领河南境内剿匪事宜,同时他的幽州隋军大总管,以及河北隋军第一人的身份也还保留着。

    也就是说,他是名义上的幽州,河北和河南隋军的最高统帅。

    这个任命一出,顿时朝野哗然!

    杨广得有多信任,让林沙有如此滔天职权?

    明里暗里,有不少朝中大佬,对杨广表示了这一任命的不满。

    尤其是当初帮助杨氏取得天下的关陇军事集团在朝中的代表,一个个蹦达得欢上窜下跳,不停骚扰杨广的同时,还给林沙上了不少眼药。

    “林爱卿,台子朕已经给你搭了起来,至于你能不能上台演戏,这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数月时间不见,杨广的苍老速度吓了林沙一跳。

    以皇家的保养手段,杨广神情间隐隐的憔悴,还有眼角细密的鱼尾纹,都显示了他这几月时间心中的不痛快。

    最重要的是,林沙敏锐感知,杨广身上的精气神,比之数月之前要差上太多,简直就像是跳楼大甩卖般惊人。

    洛阳皇城依旧金碧辉煌,依旧掩饰不住起迟暮陈腐之气。

    这皇帝当的,确实够憋屈的。

    就算林沙这段时间不在东都洛阳,也听了一耳朵的朝堂风波。

    因着杨广南下江都的决议,这些时日朝堂上纷纷扰扰好不热闹。

    杨广感受到了关垅军事集团的浓浓恶意,想要迁都扬州,以避开关陇军事集团势力最大的北方地区。

    真不是危言耸听,一旦关陇军事集团彻底撕去伪装的面纱,杨广随时都有可能追随杨坚的脚步下地狱。

    以关陇军事集团的庞大势力网,除非林沙和裴基两大超级高手随身护卫,否则总有被他们暗中下手加害的可能。

    杨广聪明绝顶,又是经历过惨烈的宫廷厮杀。这才走到今日这一步的。

    以他的政治嗅觉,哪能发觉不了自身的?;??

    只是他此时已经没了年轻时的雷厉风行,多年的享受也消磨了他的雄心壮志,沉迷酒色的后果就是其身体状态大不如前。

    总之一句话。杨广已经没了年轻时的冲劲。

    此时的杨氏皇族,势力大衰就连小动作频频的李阀都拿之不下,更不要说直接与关陇军事集团翻脸和对抗。

    杨广想要多活几年的愿意可以理解,他不愿自家小命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人拿掉也可以理解,所以迁都扬州的事情不容更改。

    朝中大臣为这事闹得不可开交。有那真正忠心隋室,或者说与隋室利益一致的大臣及其背后家族,自然不愿杨广避居江都远离大隋政治中心。

    而其余大臣,保持中立姿态的,遵循家族以及背后势力的利益诉求,要么选择跟随杨广一同南下,保持在隋帝跟前的影响力;要么选择留在东都洛阳,观望天下局势变化再做选择。

    至于某些心怀不轨的大臣,也同样分作数派,以身后势力的利益为关键点?;蛉盎蛄艋虼蛩愀?,总之朝堂上乱得很。

    而杨广让林沙执掌河南隋军剿匪大权之事,却是触动了不少势力的敏感神经,也怪不得他们会跳出来折腾。

    可以说,有了杨广的这道命令,林沙除了守护皇城的禁卫军,以及洛阳城中的守军之外,整个河南的隋军都受他掌控。

    当然能不能彻底掌控是一回事,有没有这样正当的名义又是另外一回事。

    “陛下尽请放心,微臣知道该怎么做!”

    林沙一脸自信。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不会奢求,但属于他碗里的饭食,谁要是敢胡乱伸手,也就不要怪他下手狠辣了。

    “只要不闹得太过。林爱卿尽管放手施为!”

    杨广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任性皇帝,这些日子受了那么大的憋屈,早就想找个机会收拾那帮上窜下跳的家伙了,有林沙出面自然举双手欢迎。

    ……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

    林沙不是君子也不是小人,有人找茬等不了十年。也不会从早到晚揪着不放,他自有属于自己的折腾手段。

    谏议大夫府……

    “征北大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朝谏议大夫,怒视眼前不请自来,还带着一票凶神恶煞护卫的征北大将军,怒气冲冲满脸不悦。

    “没什么意思,听闻贵府公子练武有成实乃年轻一辈俊杰,本将军心喜不已特此上门切磋求教!”

    林沙淡然一笑,端起茶盏一脸轻松说道。

    “征北大将军你不要太过分??!”

    当朝谏议大夫脸色一滞,继而勃然大怒很是不客气,大手一伸冷冷道:“这里不欢迎林将军,请回吧!”

    “哦,这么说,贵府是看不起林某人罗?”

    林沙脸色平静,眼神突然变得锐利如刀,缓缓放下茶盏,砰的一声花木茶几发出一声凄厉哀鸣,而后便在当朝谏议大夫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轰然倒塌,化作一堆木屑粉末堆在地上,而那只留有半盏茶水的茶杯,却是稳稳当当立在一片木屑粉尘之中。

    “……”

    当朝谏议大夫,被如此神奇手段惊出一身冷汗,一时脸色青红交替难看到了极点。隋时男儿自然不缺血性,可明知不是对手偏偏还要拿鸡蛋碰石头的事情,也不是正常人能够做到的。

    林沙这一手神奇武功,当真把他给吓住了。

    “爹,不用跟这厮废话,孩儿跟他比斗切磋就是!”

    这时,从后堂冲出一位英武青年,满脸怒气冲着林沙咆哮:“征北大将军,有本事就冲着我来!”

    “好好好,有骨气我喜欢!”

    林沙大笑着起身,不等当朝谏议大夫开口说话阻止,他便伸手一把拉住那热血青年的胳膊,二话不说将他拉到正堂前的小广场上,也不用活动热身直接噼里啪啦开打。

    “征北大将军快快住手!”

    等那当朝谏议大夫反应过来,面如土色冲出正堂之时,小练武场上的切磋交流已经结束。

    “征北大将军,你欺人太甚!”

    看着自家儿子被揍成猪头躺在地上直哼唧,当朝谏议大夫满脸愤怒冲着林沙嘶声咆哮,以不符合他年龄的疯狂速度,瞬间冲至差点看不出人形的儿子跟前,一脸心痛外加愤恨。

    “欺人太甚又如何,这还不是你自找的!”

    林沙淡然轻笑,无视了周围一圈怒目而视的家丁护院,挥了挥手带着身边弟兄转身就走,嘴里还不忘轻声提醒道:“赵郎君你要是再敢胡言乱语,尽往林某身上泼脏水的话,相信今日的切磋每隔几天都有一场,你好自为之!”

    ……

    一连数日,东都洛阳几位大臣府邸,都迎来了征北大将军林沙这位不速之客。

    不是打了小的就是揍了老的,一时间在洛阳城闹得沸沸扬扬鸡飞狗跳。

    而这些被找上门的大臣,无一不是在林沙接任河南‘军区司令’后,明里暗里不断使小动作找茬的家伙。

    都是关垅军事集团和一干北地世族的狗腿子和代言人,林沙找他们的茬没有丝毫心理压力,坚决要把‘拳打南山养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事业做大做强,让整个东都洛阳都知晓征北大将军林沙不是好招惹的。

    当然,因为他行事如此‘肆无忌惮’,本来就在门阀世家以及朝堂上不好的名声,经由此事更是变得臭不可闻,遭致文人士子的一致讨伐。

    粗鲁,野蛮,蛮不讲理等等帽子,横是直接扣在他头上。好象如此就能吓住林沙一般,真是太天真了!

    “老子野蛮怎么了?”

    对于相熟官员的委婉劝导,林沙却是十分不屑,冷笑道:“想要往老子头上撒尿,也不看看他们有没有这能耐?”

    友人无奈只好岔开话题,最后还不忘提醒林沙小心,这些被找上门去的家伙不算什么,他们身后的家族和势力才是真的恐怖。

    林沙没有理会这些,在洛阳城掀起阵阵风浪的同时,他没忘抽出时间将洛阳附近驻军营地全都跑了一遍,该敲打毫不犹豫就敲打,该鼓舞也没有吝啬夸赞之言,不说彻底掌控这样的大话,起码混了个脸熟。

    林沙这个征北大将军的名头,在隋军之中还是很响亮的。

    除了那些羡慕嫉妒恨的家伙,林沙很是轻松就与其他隋军将校打成一片。

    谁都不是瞎子,眼下天下动荡战乱频繁,不知何时他们就得奔赴各地平乱战场。这时候顶头上司是位战无不胜的猛人,不说对信心士气的帮助有多大,起码他们心里都安然许多。

    除了找人麻烦以及处理军务之外,林沙也没忘记观察洛阳城中江湖帮派和好手的举动。

    自从初进东都洛阳陛见之时,他就敏锐察觉到了洛阳城中的气氛不同寻常。

    焦躁,压抑,以及兴奋!

    而且这些情绪的喧扰,全都是来自手持刀剑的江湖人士之手。

    稍一打探,便知晓这帮家伙大部分都是外地赶来的江湖好手,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就是为了传闻中的和氏壁!

    “慈航静斋那般尼姑,真是不安分??!”

    当林沙查探到,洛阳城某些人士或明或暗将和氏壁的消息抄得越发火热,又查出他们隐约跟城里的佛寺有关,一时心中恍然忍不住冷笑连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