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

    “我还活着?”

    当张须陀缓缓睁眼,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屋子里的摆设让他有种亲切熟悉之感。

    “将军您醒啦!”

    坐在病榻前的一位威猛雄壮的汉子,第一时间发现榻上异常,顿时满脸惊喜高兴道。

    “士信,这是哪里?”

    见到手下心腹大将罗士信,张须陀心中的疑虑稍减,回思昏迷之前的场景,顿时心头一惊颤抖着声音问道:“咱们,败了吗?”

    说着,一脸苦涩。

    真是可笑啊,堂堂官军和贼寇大战,竟然成了输不起的那个。

    不是说张须陀不能输,而是隋军所拥有的资源,已经没法让张须陀胡乱挥霍,输上一场便伤筋动骨,想要恢复战力不知需要多长时间。

    像是瓦岗这样的反贼势力,根本就不能给他们丝毫喘息之机。

    否则,隔一段时间再跟他们放对的话,就会惊讶发现瓦岗的实力已经膨胀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不像官军,人数都有定额,如今的朝廷也负担不起太多军队。

    像是瓦岗这样的反贼,只要粮草足够便可无限制的扩军,加上这个世界的经济十分发达,人口数量比之正常历史也要多得多,动不动就是以十万为单位的反贼势力出现,朝廷还真跟反贼消耗不起。

    这也是张须陀从军以来,几乎每战必胜,在对付瓦岗的时候,依旧不敢大意小心谨慎的缘故,他输不起啊。

    “没败没败……”

    罗士信露出一个大大笑容,眉飞色舞振奋道:“关键时刻征北大将军林沙率五千骑兵来援,惊退了瓦岗那帮贼子以咱们解了围!”

    “什么,征北大将军林沙帮咱们解了围?”

    张须陀吃了一惊,挣扎着坐起身来,满脸吃惊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罗士信见他如此。便简单将张须陀昏迷以后的事情讲述一遍。

    “幸好,幸好??!”

    听完罗士信的讲述,张须陀一脸庆幸连呼侥幸。

    “是啊,要不是征北大将军及时赶到。情况将不堪设想!”

    只要妹妹一想到隋军战败,张须陀战死的可怕后果,就是以罗士信的粗大神经,都忍不住一阵阵后怕。

    “知节他们还好吧?”

    庆幸一阵,张须陀又开始担心手下大将的安危。

    “放心吧将军。程咬金那个大老粗才不会轻易挂掉!”

    罗士信一脸轻松表示,见张须陀脸露不信,只得无奈说道:“真是这样,只是这家伙拼得太凶,跟瓦岗那几位出名高手轮番大战一遍,消耗过度身上也挂了点彩,正在旁边的屋子里修养,要不我去喊他过来?”

    “别,让他好好休息便好!”

    张须陀连忙伸手阻止,放下心来浑身轻松。有些好奇道:“征北大将军怎么会来得这么及时?”

    “也是巧合!”

    罗士信微笑道:“林征北刚刚抵达河南,便听到咱们和瓦岗大战的消息,立即根据形势判断咱们可能有危险,这才兵分两路赶来支援?!?br />
    说着,又庆幸道:“所幸五千幽州军全是骑兵,一路马不停蹄这才在关键时刻赶来帮咱们解了围!”

    “是我的错,太过贪功冒进险些搭进上万弟兄!”

    张须陀老脸一红,心中对林沙的军事能力十分钦佩,只是根据隋军行动便能分析出最后结果,实在让他这位老将汗颜呐。

    “将军不必自责!”

    说起这个。罗士信也很是尴尬,不好意思道:“这仗开头实在打得太顺,谁都没有察觉这可能是瓦岗布置的陷阱,末将也一样没能发觉还冲得最猛!”

    “是啊。李密智计百出实难对付!”

    有了大海寺这一役险死还生的经历,张须陀后怕之余对李密也更加重视。

    “李密这逆贼,可被林征北整得不轻,估计回去后没啥好日子过!”

    说起李密,罗士信英武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转而想到什么又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次。这位蒲山公可被林征北弄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李密吃了憋?”

    闻言张须陀来了兴趣,满脸惊喜问道。

    “何止是吃憋,他这次要是不好好处理的话,说不定就得跟翟让火并一??!”

    罗士信一脸不屑,撇了撇嘴将战后打听到的一些传言,添油加醋跟张须陀说了一遍,末了还意尤未尽道:“可惜了,李密那家伙逃得太快,否则林征北说不定能将这厮一举击杀!”

    “不可能吧!”

    闻言,张须陀一脸不信,好笑:“先不说李密本身就是难得一件的高手,他身边的亲信护卫以及将领也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好手,怎么可能吃亏?”

    “将军这就不清楚了吧!”

    罗士信一脸兴奋,手舞足蹈道:“林征北当真勇不可挡,王伯当跟单雄信这两厮连手没能挡住林征北两招,全都身受重创幸运捡得一条性命!”

    说着,一脸眉飞色舞遗憾的摇了摇头:“至于李密身边亲信护卫,被林征北一人之力杀得屁滚尿流狼狈万分,战死大半剩余更是吓破了胆,短时间内根本恢复不过来!”

    “果然不愧是隋军第一猛将!”

    张须陀闻言激动不已,满脸兴奋道:“难怪陛下如此看重,短短数年时间便成为军中大佬!”

    “是啊,之前我还不服气,因为是以讹传讹吹嘘出来了,现在才知晓林征北实力真的强悍得不象话!”

    罗士信连连点头,一脸遐思感叹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林征北那么厉害的程度!”

    “会有那一天的!”

    张须陀微笑着鼓励道:“好好努力,你还年轻!”

    罗士信郑重点头,道:“放心吧将军,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李密这厮,此次吃不了兜子走,正好给了咱们一段难得的休整时间!”

    张须陀转移了话题笑道:“林征北这一手,还真是狗毒的!”

    “谁叫李密本身就心思不纯?”

    罗士信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咱们跟瓦岗打了这么多交道,哪能不清楚瓦岗内部已是分裂成两半。李密和翟让的争斗已经十分激烈了!”

    “他这是活该!”

    冷哼一声,张须陀跟着露出幸灾乐祸之色,像他这么正统的隋军大将,对李密这样出身高贵最后却做了逆贼的家伙。自然十分看不上眼。

    ……

    张须陀一时兴致高涨,他一身内功修为也是十分精湛,体内真气迅速运转恢复,精神反而越来越好。

    “对了士信,林征北在吗。我想亲自去向他感谢救命之恩!”

    闲聊了一阵,张须陀突然一拍脑门急忙说道。

    “将军不用了,林征北此时已经带兵离开,去瓦岗本寨那边接应秦琼将军了!”罗士信急忙伸手阻止,满脸轻松说道。

    “什么,寝琼也回来了?”

    张须陀心中一阵欢喜,转而又心生疑惑好奇道:“秦琼怎么跑到瓦岗本寨去了,这可十分危险!”

    “没事!”

    罗士信轻笑着摆手道:“据林征北身边的亲卫统领王二所言,因为当初弄不清楚瓦岗到底拿出了多少实力埋伏咱们,所以秦大哥便被派去瓦岗本寨外围机动游击。见机行事起牵制作用!”

    “这就好自己就好……”

    张须陀松了口气,对林沙的军事指挥水平又高看一眼。

    ……

    与此同时,林沙亲率三千铁骑,顺利与及时回归的秦琼接头。

    秦琼此次瓦岗本寨外围之行十分顺利,因着瓦岗大部分主力都出动伏击张须陀部,留下守寨的人马不足,对秦琼和手下弟兄根本就够不成多大威胁。

    反到是瓦岗主力撤退之时,数万大军虽然士气低迷,却也不是秦琼和手下三千将士可以抵挡的。

    所幸瓦岗大军新败,内部还出现了重大裂痕。秦琼又十分机警,带着手下小弟提前远避,瓦岗方面也没有心思和精力过多理会。

    见瓦岗主力返回,秦琼也知晓游击的机会不多。也不耽搁功夫直接率军返回,他对张须陀部的状况十分担忧。

    结果,半路就跟前来接应的林沙撞上。

    “放心,张通守没有事情!”

    见秦琼一副欲言有止,神情纠结很是不安的摸样,林沙好笑安慰道。

    “这就好这就好……”

    秦琼闻言。长长吐了口气满脸开怀。

    ……

    荣阳,郡守府正堂

    “谢过征北大将军救援之恩!”

    张须陀气色红润,龙行虎步走到林沙跟前大礼感谢。

    “张将军客气了!”

    等张须陀将礼结走完,林沙这才笑着将他扶起,轻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军中同袍就该守望相助!”

    “大将军所言甚是!”

    张须陀微微一笑,很是高兴道:“久闻征北大将军之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哈哈,张将军才是我辈军人楷模!”

    林沙哈哈一笑,扫了跟在张须陀身后的两位威猛汉子道:“程将军和罗将军无需客气,都坐下说话!”

    “谢大将军!”

    程知节和罗士信拱手道谢一声,也没客气直接坐在张须陀身后。

    看着这两位为李唐江山建立立下汗马功劳的猛将,还有坐在一旁神情愉悦的秦琼,林沙暗暗一笑,想来这三位不会投奔瓦岗也不会投奔李唐了吧?

    瓦岗毕竟是贼寇,只要脑子不是进水了,又或者野心特别之大,一般人都不会轻易舍弃在官军之中的将领地位,跑去瓦岗这样的贼窝坐一把交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