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这群突厥人全都是好手,周围丝毫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们的耳目,更不用说林沙这么魁梧一大汉突然出现了。

    呛!

    弯刀出鞘之声格外清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之中,数骑快马疾奔而出,数道凌厉寒芒狠劈而至。

    “突然来的混蛋,去死吧!”

    林沙低吼出声,身形岿然不动双掌猛然拍出。两道蓬勃掌劲如海浪般汹涌而出,冲得最前的几骑突厥好手好没反应过来,便觉呼吸一滞狂浪般劲道疯涌,座下骏马发出一声凄厉悲鸣,马蹄一软轰隆侧翻在地。

    那几位突厥好手连翻身下马的机会都无,被海浪般汹涌澎湃的掌劲包围,直接破出护体真体震毙而亡。

    “术赤察合台,可恶的混蛋,一起动手杀了他!”

    领头的瘦高汉子连呼两声,见同伴没有丝毫回应顿时勃然大怒,浑身杀机弥漫怒吼出声,当即做出反应连忙招呼身边弟兄一起围杀。

    十几根火把突然亮起,周围夜色瞬间被清除一空,数骑突厥好手也拍马赶到,数道冰冷寒芒带着呼啸劲风狠劈而下。

    “滚一边去!”

    林沙轻喝出声,好似惊雷在来骑耳边炸响,扬刀挥砍的动作猛地一慢,数骑突厥好手只觉眼前发黑胸口憋闷得难受,可不等他们清醒回神,数道凄厉破空指劲已然临身,霸道异常破除他们身上的真气防护,在胸口要害位置轰出几个对穿的食指大小血洞。

    噗噗噗的鲜血飚溅声不绝,数道血箭在火光照耀下触目惊心,几骑气势凶凶的突厥好手,跟他们的同伴一般连哼都没哼出一声,便翻身落马倒毙身亡。

    “是魔鬼林沙!”

    这时,借着火光已有突厥好手认出林沙身份,顿时惊呼出声胆气立丧。

    “什么,魔鬼林沙?”

    其余突厥好手赫然变色。气势汹汹的劲一滞,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的呼吸突然变得沉重,气息也便得起伏不定。

    “‘双枪将’颜里回,还有‘悍狮’铁雄?”

    林沙打眼一瞧顿时乐了。都是熟人啊,在雁门关外可没少打交道,魁梧身形猛然前倾冷然道:“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全部留下来吧!”

    说着,身形瞬间闪至那高瘦汉子跟前。双拳如流星坠地砰然轰出。

    不好!

    此行带队的突厥好手‘双枪将’颜里回脸色大变,间不容发之际一提缰绳,座下骏马嘶鸣着人立而起,正好将林沙迅若流星般的双拳挡。

    “以为这样就可以避过一死么,颜里回你太天真了!”

    林沙冷笑,一双沙锅大铁拳悍然轰在人立而起的骏马胸前,手臂肌肉一阵微不可查的细微蠕动,在暴烈的拳劲之后,又跟上了两道隐晦难防的阴险暗劲。

    同时体内窍穴连连震动,一股股磅礴先天真气汹涌而出。顺着狂暴汹涌的拳面,一股脑全部涌入人立骏马胸口。

    “啊,这怎么可能?”

    下一刻,颜里回发出一声凄厉惨嚎,还万万没想到座下骏马帮他挡了两拳,可是马身上传回的那两道隐晦暗劲,却悄无声息涌入身体之中,疯狂拉扯破坏他的筋骨肌肉。

    一股股撕裂剧痛几乎让颜里回痛不欲生,可还没等他调动体内真气弹压,又是一股磅礴真气汹涌而至。身上的真气防护瞬间瓦解不说,他本人也在瞬间被重创身受重伤。

    “魔鬼去死吧!”

    就在‘双枪将’颜里回瞬间被重创之际,悍狮铁雄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挥拳便打,口中呼啸如雷给自己提气壮胆。

    “死一边去!”

    林沙猛地扭腰转身。一记气势如火般的炮拳轰出,犹如炮弹爆炸轰鸣震耳。

    咔嚓数声脆响传出,悍狮铁雄只觉手骨一阵剧痛,忍不住发出一声凄厉惨嚎,紧接着一股磅礴巨力传回,高大雄壮的身躯倒飞而起。一张大嘴哇哇连喷数道血箭。

    “铁雄小心!”

    旁边的突厥好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暴喝出声手中大刀奋力向林沙所在方向劈下,可等他刀锋落下之时哪还有林沙的身影?

    ??!

    悍狮铁雄突然发出一声短促惨叫,一干突厥好手急忙抬眼上望,却惊骇发现林沙不知何时已飞临铁雄身边,正一拳狠狠轰在铁雄的身体要害之上。

    砰!

    铁雄高大健壮的身躯轰然落地,溅起一片尘土飞扬,让一干突厥好手心底发寒的是,铁雄竟是再无声息显然情况不妙。

    “还有你!”

    身形连连闪烁变换,好似移形换影般忽闪忽现,一双蒲扇大掌连连凌空拍出,一道道雄浑之极的掌劲汹涌而出,沿途所遇突厥好手只要实力稍差或者反应不及,在连波凶猛掌劲轰击之下连连惨叫翻身倒毙。

    嗤!

    而就在这时,林沙还不忘顺着点出一指,凌厉之极的指劲脱指而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之前倒飞出去的双枪将颜里回,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脑袋便多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洞。

    颜里回哼都没哼一声,躺倒在地的身子猛然抽搐两下,便彻底没了声息。

    “不好,颜将军也死了!”

    三十几骑突厥好手,经过林沙凌厉狂暴的杀戮,瞬间便倒下十数人,其中还包括‘双枪将’颜里回跟‘悍狮’铁雄这两位领头高手。

    剩下突厥好手顿时一片哗然,士气瞬间低落到冰点以下,尤其两位领头者突遭横祸身死当场,更是半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都无,不知哪个吆喝一声顿时剩下数十骑好手一轰而散。

    咻!

    林沙满脸冷然凝立原地,手腕一翻一枝响箭冲天而起,在沉寂的夜色之中格外尖锐刺耳,瞬间便传出十数里开外。

    轰??!

    而就在这时,掉落在地的大箱子,突然四分五裂木屑横飞,一道瘦削身影好似疾飞利箭,凌空一掌向林沙拍来。

    掌劲凌厉发出呼啸气爆,同时数道寒芒脱手疾飞,分成上中下三道直扑林沙周身要害而去。

    与此同时,这厮身形好似鬼魅突然转身,朝着林沙相反方向纵飞而走。

    “想走,哪那么容易?”

    林沙蒲扇大手一挥,奔袭至身前的掌劲消散,分成数路飞射而至的暗器更是半途掉落,连给他制造丝毫麻烦都不能。

    嗤!

    看着瞬间远去数十丈的鬼魅身影,眼中冷芒一闪一指点出,凌厉之极的指剑脱手而出,六脉神剑中的少商剑大威。

    无形有质的指?;瓶掌⒊鲟袜图馊衿?,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追上那道鬼魅身影直接来了个一穿而过。

    ??!

    一声好似夜枭般凄厉阴柔的惨叫声突然响起,惊起附近林中一群夜鸟,很快止声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嘿,竟然让这厮逃得一命!”

    轻笑出声,一点都不在乎脚下躺了十几具尸体,刺鼻的血腥味浓郁弥漫。他确实没有想到,躲在大箱子里的这厮,反应如此迅速行事如此果断!

    没错,以他敏锐的气机感应能力,自然第一时间便发现了大箱子里的家伙不同寻常。一身气息绵密悠长若有似无,一身武功已达一流颠峰之境。

    这样的高手,恐怕在突厥方面也是难得一见!

    林沙心中杀机汹涌,以他跟突厥的恶劣关系,既然撞上了自然要全部消灭干净,免得以后又跑来大隋祸害。

    只是没想到,这厮竟是如此果决,当机立断毫不留恋,趁林沙没功夫关注之时逃之夭夭,也算是他幸运躲过一劫。

    “看够了没有?”

    转过身来,目光对准不远处的树林,影影绰绰的婆娑数影在夜风中缓缓摇曳,在这沉寂的夜色中显得格外诡异阴森。

    夜色中的树林没有丝毫反应,林沙眼中冷芒闪烁,大步流星上前凌空一掌拍出,掌力汹涌犹如滚滚浪涛,挡在身前的树木在轰隆气爆声中连连断折,好似一头洪荒凶兽经过一般动静惊人之极。

    凌厉掌力直接在茂盛的树林中推出一条十来米的笔直通道,催折十来棵碗口粗细小树,这才堪堪停在一棵水桶大树之前。

    大片枯枝败叶在狂劲的掌风中呼啸飞舞,好似一头虚幻草龙般在阴暗树林中咆哮腾飞。

    “好高明的轻功!”

    可让林沙诧异的是,之前感应到的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此时消失不见不说,就连确定位置的那位也踪迹全无。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林沙轻轻一笑,脸上满满都是玩味之色,他倒也没有丝毫失望的情绪。

    高武世界,神功绝学不说多如天上繁星,但是各种诡异很有特点的武功却是不在少数。林沙也不敢保证,以他此时的精神境界以及实力,能够在相隔不远的距离,一定能够发现得了。

    据他所知,大唐世界就有一位影子刺客,是位偷袭暗杀的高手,同时还是邪王石之轩的徒弟,又跟西域的大明尊教勾勾搭搭,这厮一身隐身功夫可是相当了不得。

    “两个小子出来吧,没想到你们的运气依旧这么好!”

    缓步回到火光微亮的院子前,林沙神色平静缓声开口。

    半晌,院子里毫无动静。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冷然,飞身而起一掌轰出,掌力雄浑直接将院子里的某间房屋墙壁轰出一道大坑,尘土飞扬烟尘弥漫间,本就破旧的屋子摇摇欲坠好似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啊呀不好,屋子要塌了!”

    就在这时,屋子里传来寇仲这厮独特的大嗓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