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匆匆流逝,转眼一月已过。

    一月时间,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以及布置很都事情。

    自从那日从梁舜明口中,得知瓦岗与突厥人有约之后,临时驻守在江淮的五千幽州军,以及三千由秦琼统领的隋军迅速运转。

    侦骑四处严密监视各处水陆要道,同时知会江淮地区的江湖门派和帮会,要他们帮忙甄别和监督外来江湖好汉。

    与此同时,各地官衙也在林沙的雷霆手段下,疯狂运转将触手和耳目遍布县城乡镇,各地村子也由当地乡绅帮忙严格监管。

    政府机器一旦高效运转,效果是极其惊人的。

    很快,隐藏在江淮大地的大部分瓦岗来人已然暴露,由征北大将军林沙亲自布置战略战术,大隋猛将秦琼带着手下弟兄配合执行,还有林沙调派的江湖一流高手‘推山手’石龙辅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般出击。

    ……

    夜,鄱阳湖旁的一座小镇,此时已陷入彻底的宁静。

    突然,一阵阵细碎而又整齐的马蹄声响起,趁着夜色如幽灵般进了小镇,前面带头的正是镇上的头面人物以及下派的官差衙役。

    秦琼骑在高大雄俊的黄膘马上,面沉似水周身煞气隐隐,不要说引路的镇上官差,就是身边的亲卫都不由自主向歪偏了几步。

    陷入思绪中的秦琼并没有发现这点小小异常,他此时正处于一种既兴奋又失落的情绪之中不可自拔。

    短短一个月时间,整个江淮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作为引导变化发生的参与者,秦琼能够更深刻的理解这种悄然间的变化,让他的思维都跟着发生了剧烈变化。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清剿匪患可以这么来。

    他也从来都不知晓,充分调动地方官府的力量后,会有如此巨大的影响和好得惊奇的效果。

    之前让人头疼的剿匪问题,在征北大将军林沙手中,根本就是小儿科一般轻松简单。

    先是彻底搞定地方官府。而后层层施压将整片地区全部纳入官府的严密监视体系之中,再做足充分准备出兵清剿无不中的。

    简直手到擒来,再也没有跟着匪徒四处绕圈子的辛苦,也不用担心可能被匪土找住空挡跑路。真的不要太简单。

    当然,他对征北大将军所言,先将江淮境内匪患清理一遍,免得让瓦岗来人与之勾结不好对付深以为然。

    跟瓦岗军交手年余,秦琼深知瓦岗的难缠和厉害。

    最可怕的是。随着时间流逝,瓦岗寨的声势一日赛过一日,在天下绿林可谓执牛耳的存在,各地想与之有联系的绿林势力真的不要太多。

    如此局势下,给隋军清剿瓦杠叛匪带来了极大麻烦和不便。最主要的是瓦岗军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当地绿林势力与之勾连,充当带路党和摇旗呐喊的角色,有时候甚至亲自下场联合瓦岗军与官军对抗。

    也是因此,隋军屡屡围剿瓦岗失败,最后才让他们越战越勇。而且势力也是迅速膨胀为天下第一叛乱势力。

    “将军,前面的几座连在一起的小院,就是他们潜伏之所!”

    前头带路的小镇官差,突然停步凑到秦琼跟前,小心翼翼轻声提醒道。

    “恩,到了么?”

    秦琼从沉思中回神,借着头顶暗淡的月光,眯眼打量前方不远处连在一起,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寻常民居院落,眼中凶光闪烁大手一挥。随行的数百隋军官兵,顿时握紧了手头家伙,在当地官差小心翼翼的带领下,悄无声息将目的院落围了个水泄不通。

    噶噶噶……

    一柱香时间过去?;璋档囊股写丶干忠煲硅杉饨?,秦琼心头一动顿时抽出手头家伙,怒目圆睁厉声大喝:“弟兄们,给我杀!”

    顿时,宁静的小镇被一阵冲天而起的喊杀声惊醒。

    “不好,沈军师咱们被隋狗包围了!”

    “分头杀出去。不要给隋狗包饺子的机会!”

    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在喊杀不绝的战场清晰传入众人耳中。

    “杀啊冲啊,弟兄们咱们冲出去!”

    “沈军师有令,咱们杀出重围!”

    “可恶的隋狗,老子跟你们拼啦!”

    “……”

    那位沈军师在瓦岗一干好汉心中威望绝对不低,一声令下原本慌张不堪的心理,竟然奇迹般恢复了平静,而后三三两两凑成一组,发挥强悍的各人武力给予突然袭击的隋军以重大杀伤。

    “沈落雁,你已经没地方可逃,还不快快投降可留得一命!”

    秦琼心头凛然,没想到‘美人军师’沈落雁反应如此迅速,竟然一下子便重整旗鼓有了再战之力,顿时拍马疾行怒声大喝。

    “咯咯咯,我倒是谁呢,原来是张须陀手下猛将秦琼??!”

    那道清脆悦耳女声突然咯咯娇笑,语气都没有丝毫担忧害怕,反而还有心思拿秦琼寻开心:“在河南你家老大都不能耐我何,又何必你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说着,突然语调一变厉声娇喝:“弟兄们不必慌乱,各自找身边同伴靠拢,人数过十便可向外冲杀,冲出去的弟兄咱们在老地方相见!”

    突然,昏暗的夜色中气劲呼啸,惨叫连连一时乱作一团。不知为何隋军布置的包围圈一角,竟然突然多出好几个不小口子,不少附近瓦岗好汉发一声喊,纷纷从缺口冲了出去给隋军带来不少伤亡。

    “不好,沈落雁他们要逃!”

    秦琼虎目圆睁暴喝出声,不顾身边亲卫阻拦,在大片明亮火把的照耀下,策马怒啸冲进了混乱的战团之中。

    他不愧是张须陀手下猛将,两把金锏上下飞舞左右开弓,好似噬人而食的凶残猛兽,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

    “秦琼,你给我去死!”

    就在秦琼杀得兴起之时,突然不远处的昏暗地带传出一声暴喝,而后咻的一声凄厉破空声疾掠而过。

    我命休矣!

    秦琼顿时大惊失色,他刚刚一锏劈翻一位阻路瓦岗好汉,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只能圆睁虎目任由破空声越来越近。

    “哼,小小暗器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给我着!”

    就在这时,隋军阵中突然传来一声冷哼,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正激烈厮杀的众人耳中,同时一道高大身影如大鸟腾空而起,一道凌厉掌劲擦着秦琼顶上头盔轰隆而至,轻轻松松便将破空暗器打落。

    “不好,隋狗中有高手存在,弟兄们不要纠缠速速离开!”

    隐身暗中的瓦岗好手大吃一惊,二话不说顺手一把暗器扔出,以天女散花之势将秦琼跟后来出现的高手笼罩,而后转身头也不会飞纵而起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

    秦琼率军围剿‘美人军师’沈落雁正急,这边林沙亲率三千铁骑,一路急行昼伏夜出,终于在一票行迹诡异的突厥好手赶到某个破落小村之时,抵达了事先找好的隐蔽之所。

    让手下弟兄做好隐蔽,林沙则身如鬼魅隐身于夜色之中,悄无声息进入荒无人烟的破败小村庄。

    寂静甚至有些恐怖的小村庄,竟然有户人家点亮了火光,满是山野泥土清香的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丝饭菜香味。

    “咦,这个村子里竟然还有人!”

    林沙大感惊奇,之前斥候早已将周围百里范围的所有村镇全部搜索一遍,哪里受到战火波及成了一片废墟,哪里又保存完好都清清楚楚。

    眼前这个小村子前不着镇后不着村,处于彭城郡深山地带,要不是突厥人在附近留下痕迹,林沙绝不会没事跑这里吹山风。

    顺着点点火光,林沙身形如大鹏展翅凌空疾掠,悄无声息靠近了村中最大的那间房屋,同时也是火光闪烁之处。

    恩,竟然真的有人?

    凝立于旁边一座茅草屋屋顶,好似黑夜中的幽灵彻底融入昏暗夜色之中,敏锐的气机感应,让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对面屋中的两道气息。

    咦,竟然还是熟人!

    眉头轻轻一挑,仔细感应了一番那两位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林沙猛然睁眼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神色。

    这两,果真洪福齐天,下丹田气海都被毁了,在这么短时间内竟然还能恢复实力,并且看气息强度显然更进一步,已经初入武学堂奥。

    要不是另有要事在身,他真想将这两位抓住,来个切片研究看看他们的身体构造,与普通人到底有何不同。

    就这么静静凝立,任由夜晚大风吹拂,周围寂静诡异的气氛笼罩,好似屋顶突然多出的一截屋梁,立地生根浑然一体。

    半夜时分突然蹄声轰传,只见一群人拥入村来,策着健马,劲装疾服,背负箭筒,模样粗犷狂野,不类中土人士。

    这批人大约有三十之众,其中一人身形特别雄伟,背负着一个约八尺长的长方形箱子,予人感觉却是轻松自如。

    终于来了么,可是让他一阵好灯??!

    林沙慢慢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冰冷微笑,仔细感应了一番对村外出现的另一伙人马没有丝毫兴趣,身如大鹏展翅飞落而下,稳稳拦在这帮突厥好手身前……(未完待续。)

    PS:  说一下,精华不够先把之前的帖子全部加精,前面的只能慢慢再等了,另外继续求书友们的鼎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