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来的混蛋,给我去死!”

    雅间正中摆着一张大桌子,此时一位劲装青年猛然起身,二话不说抽出长剑挺身直刺,剑影晃动虚虚实实倒也颇有几分凌厉。

    “舜明不可!”

    这时桌边的一位老者豁然起身,可惜他开口阻止已经太迟。

    “梁舜明?”

    林沙脸上露出满满的恶劣笑容,大手一探轻松穿过虚实相见的剑影,在那劲装青年惊骇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他的脖子轻一用力。

    叮当!

    长剑落地,梁舜明好似一摊软泥仰身便道。

    “阁下手下留情!”

    变故来得太快,只有那位中气十足的老者反应过来,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林沙跟前,眼神凝重一掌挥出,掌劲凌厉呼啸刺耳。

    “大胆!”

    不等林沙回手,破碎的门口又冲进一条昂藏大汉,间不容发之际与那老者硬拼一掌。

    王二只觉手上一股巨力传回,身子如遭重击以比来时更快速度向后倒飞,一张黝黑脸膛涨得通红。

    心中悲愤交加,麻蛋的又是一位一流高手!

    “老家伙,你这是想找死??!”

    林沙眼神一凛,一身凛然杀气悍然爆发,雅间里的空气好似一滞,老着跟其他三位青年同伴呼吸一顿,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只沙锅大的铁拳已经轰出,悄无声息击在老者胸前,而后猛然爆发。

    轰!

    那老者根本就反应都无法做出,便觉胸口一震好似被重锥砸中,胸前以上破碎纷飞,还算高大强健的身躯向后平移倒飞,瞬间将身上桌椅酒菜砸翻在地。

    “叔父!”

    桌边一位长相十分明艳的少女凄厉惊呼,顾不得身上被溅上的汤汁菜油,一脸惊慌手忙脚乱将倒在地上的老者扶起。

    “贼子好胆,吃我一剑!”

    这时,桌边另一位年轻劲装男子反应过来。暴喝出声长剑出鞘带着凛冽寒芒一剑刺出,剑速极快带出一道刺耳尖啸。

    “鹰扬派的鹰翔剑法?”

    林沙脸色平静无波,一手提着好似没了骨头瘫软如泥的梁舜明,另一只手食中二指闪电般探出。不偏不倚夹住刺来长剑剑尖。

    “就这么点实力也敢出来丢人现眼,真是不知死活!”

    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讥笑嘲讽,夹住剑尖的右手食中二指筋肉轻轻一阵颤抖,道道暗劲顺着长剑直奔劲装青年手心而去。

    “哎呀!”

    劲装青年突然惊叫出声,只觉手心一阵剧痛。好似被毒蝎狠扎了一下,下意识松手扔下长剑,身子踉跄后退一脸惊恐。

    “阁下是何方神圣?”

    这时,之前被林沙一拳震飞的老者,也苍白着老脸摇摇晃晃起身,一脸凝重开口问道。

    “刚才你们不是聊得很开心么?”

    林沙反手一扔,抓在手里犹如没了骨头软泥般的梁舜明,直接被扔到重新返回雅间的王二手里,语气淡淡眼中杀机隐隐。

    “原来是征北大将军,老朽庐陵沈乃堂……”

    老者脸色大变。原本苍白的脸色更是毫无血色,身子猛地一颤急忙开口见礼。他可是知道林沙与鹰扬派的恩怨,顿时熄了说情了念头。

    “沈乃堂?”

    林沙一声嗤笑,毫不客气打断了沈天群的话头,冷然道:“就是梁师师那突厥狗腿子的拜把兄弟,庐陵沈天群的大哥?”

    沈乃堂老脸一阵青红交替,咬了咬牙沉声道:“正是老朽!”

    “既然自知已老,何不老实待在庐陵养老,跑出来跟几个小年轻混在一起干什么,难不成你个老家伙心中突然起了骚动不成?”

    林沙冷笑。一点都没给眼前老者留什么面子,不屑道:“梁舜明这小子我带走了,你回去后立刻通知梁师都那突厥狗腿子,想要儿子性命的话就赶紧来江淮要人。过期不候!”

    说着,转身冲着急匆匆赶来的秦琼还有其他几位将校点了点头,抬步就走根本没把雅间里的几位放在眼里。

    被王二提着衣领,好似小鸡一般的梁舜明顿时大骇,冲着沈乃堂有气无力喊道:“沈老,救。救我!”

    “慢着!”

    沈乃堂脸色一变大喝出声,脚步踉跄着向前走了两步。

    “怎么,沈乃堂你想找死?”

    林沙停下脚步,背对满脸惶然的沈乃堂冷笑道:“别把我惹急了,否则我不介意直接带兵杀到庐陵,直接将你沈家连根拔起贬为罪奴!”

    一股森森寒意涌上沈乃堂心头,只觉浑身一片冰凉手脚发冷,屋子里其余三位青年男女却是吓得脸色发白,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好似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呆呆挺立,连林沙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晓。

    “哎!”

    沈乃堂一脸颓唐,待林沙一行缓步离开之后,再也坚持不住手脚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若纸额头冷汗滚滚。

    “大伯,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惊魂未定的三位青年,此时缓过一口气由那位明艳少女急声问道。

    “立刻返回庐陵,向朔方紧急传信!”

    沈乃堂一脸无奈,沉吟片刻立刻做出了决断。

    “可是大伯,舜明师哥……”

    那明艳少女显然在家中娇宠惯了,这时还有胆气开口表示不满。

    “放心就是,舜明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沈乃堂也没生气,只淡淡开口解释道:“征北大将军针对的是你梁叔父,舜明不过只是逼你梁叔父赶来的棋子而已,再说了林征北也不是滥杀之人!”

    “嘿,这老家伙倒真会给我扣大帽子!”

    沈乃堂等人的说话声音,又怎么能逃得过林沙一行的耳朵,重新回到雅间林沙轻笑出声:“知道用话来挤兑!”

    “嘿,也就是将军您平日不喜滥杀无辜,名声传出来了倒让这老家伙给利用了!”王二嘿嘿一笑,大大咧咧拍了一记马屁。

    “哼,用不着搞这些有的没的,我本就没有打算这小子的命!”

    林沙冷哼出声,目光转向满脸惊恐瑟瑟发抖的梁舜明,冷然道:“当然,梁师都要是放弃这个儿子不要,我也不介意将他带到幽州充当一辈子的苦役劳力,就看梁师都舍不舍得了!”

    梁舜明顿时吓得脸白如纸面无血色,他可是听闻过幽州劳改的厉害,那简直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王二好似感觉吓?;共还凰频?,又冷笑着添了把火:“以我对梁师都那家伙见风使舵的了解,估计儿子的性命还是不如自家的重要,儿子没了可以再生,他要是完了整个梁家也就完了!”

    闻言,梁舜明吓得魂飞魄散再无丝毫侥幸心理,不知何手脚已恢复了一点力气,他大喜之色连滚带爬五体投地趴在林沙身前,有气无力连连叫喊:“饶命饶命,还请征北大将军饶过小子一命!”

    “哼,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

    林沙冷笑,眼皮子都没轻抬一眼,语气森冷不屑道:“你那条小命我还没放在眼里,再说了小子你也没让我重视的地方??!”

    “嘿嘿,小子你就等着倒霉吧!”

    王二冷笑连连吓唬道:“等我们解决了瓦岗那帮鸟人立刻回返幽州,到那时就是你爹来了也别想逃脱劳改的命运!”

    秦琼看得一阵阵心头发寒,林沙跟王二这两位真是够狠的,竟然对梁舜明一个小辈下得了如此狠手,以后自己行事可要小心了。

    当然同情归同情,他本人对梁师都见风使舵的行径也十分瞧不上眼,他儿子因此受到牵连也是活该。

    “啊瓦岗,对,就是瓦岗!”

    梁舜明满心绝望,突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猛然抬头嘶声道:“征北大将军,小子这里有重要情报,关于瓦岗跟突厥的!”

    “什么,瓦岗跟突厥有了联系?”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桌上几位隋军将校齐齐色变,林沙脸色一沉冷哼道:“小子你可不要危言耸听,否则后果你根本就承受不起!”

    “征北大将军尽请放心,小子说的绝对句句属实,不过小子说出内情之后,征北大将军必须让小子安全离开!”

    梁舜明也是个狡猾了,有了他父亲梁师都几分火候,见林沙几人反应如此激烈,顿时心中大定讲起条件。

    “好,只要事情属实,你可以安全离开!”

    林沙想都没想直接拍板,而后双眼冰冷如刀直势梁舜明,冷然道:“说说吧,这里头到底有什么名堂?”

    在座几位隋军将校,闻言齐齐把目光投了过来,一个个眼神冰冷杀气腾腾,可把梁舜明吓的不轻额头冷汗滚滚直流。

    “是,是这样的!”

    吞了吞唾沫,梁舜明顶着极大压力,断断续续解释道:“突厥与瓦岗最近秘密联系上,好象跟瓦岗翟让的女儿有关?!?br />
    “怎么回事,说清楚!”

    林沙脸色一沉,雅间的温度瞬间下降几度,气氛更是凝重到了极点。

    “好象翟让的女儿落在突厥人手里,突厥人要求瓦岗拿宝物来换!”

    梁舜明大恐,不过为了自由什么都顾不得了,急忙开口解说道:“不仅如此,好象突厥跟瓦岗的某位重要人物搭上线,想要一起对付翟让这厮!”

    惊爆,绝对的惊爆消息!

    除了林沙依旧还能保持冷静之外,包括秦琼的数位将校已不由得心中惊骇,呼吸迟滞脸色逐渐变得狰狞可怖……未完待续。

    ps:  前面几章写得不太好,订阅掉得厉害,继续恳求书友们的支持,凌晨一点左右依旧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