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胜!

    自从起事以来,基本上未尝败绩的杜伏威部叛军,终于在丹阳城外,被五千幽州军击溃惨败。

    三万余人马,最后能全身而退的不过刚刚过完。

    幽州军俘虏五千,杀死杀伤杜部叛军六千,剩下的近万人马要么失踪要么就在跑路之际走散了。

    最惨的是,叛军统帅杜伏威,在与征北大将军斗将之时,被砍下一条胳膊同时还损失了十来位得力心腹,大伤元气想要恢复过来,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精力和心血。

    杜伏威带伤收拢残兵败将,最后清点损失瞬间欲哭无泪。

    经此大战,江淮军大伤元气,最要命的是士气低迷一时半会难以恢复。

    而幽州军这边,却也没有多少高兴的气氛。

    中军临时帅帐,气氛凝重压抑之极。

    “辎重营遭遇偷袭,寇仲和徐子陵两位被人强行掠走,请将军责罚!”

    王二和辎重营唐校尉跪在帅帐正中,一脸郁闷有气无力请罪。

    “都起来吧!”

    林沙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扫视在场沉默不语的将校一眼,只淡淡开口道:“谁也没想到杜伏威,竟然玩了一手声东击西之计!”

    唐校尉点头应道:“那位突然闯进来的家伙实力高强,只瞬间便杀死外围数十弟兄,目标明确直扑寇,徐两人营帐,之后带人迅速离开没有浪费丝毫时间,等末将带人赶来支援时已不见踪迹!”

    “来人是何摸样,守护辎重营的弟兄,看清楚了么?”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目光深沉缓缓问道。

    “没有!”

    唐校尉一脸汗颜,羞愧道:“那人速度实在太快,身形入鬼似魅,守护辎重营地的弟兄只见人影一闪,之后便不见踪迹!”

    “好轻功??!”

    眼睛微微一眯,林沙脸上露出丝丝冷意。

    脑中急转。杜伏威部能有如此实力,又被杜伏威如此信任的高手,不用多说只有那位出身魔门的杜部二号人物辅公保了。

    真是处心积虑!

    双龙的被掠,其实林沙并没有多少恼怒。只是感叹这两位的气运之隆。都到了这份上还有脱离掌控的能耐,不愧是‘天定’猪脚。

    只是,他有些闹不明白,杜伏威如此大费周章处心积虑,不惜冒着巨大风险将双龙掠走。为的又是什么?

    《长生诀》此时在他手上,经过这么些时间的琢磨,也研究出了一些头绪,只等到了东都洛阳之后,再沉下心思慢慢深入了解,说不定真能破解那七副图象的奥秘。

    杨公宝藏么?

    可是为何他们不直接掠走‘知情人’罗刹女,反而大费周章拐着弯掠走双龙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他哪里知晓,宇文化及跟幽州军追捕高句丽罗刹女,这是在江湖上闹腾得沸沸扬扬。

    后来不知怎么回事,高句丽罗刹女知晓杨公宝藏秘密的事儿。竟然就在江湖上秘密流传开了。

    作为江南义军江淮军的领袖,杜伏威对杨公宝藏眼馋得紧,

    可惜等他听闻消息,想要打探罗刹女消息的时候,却得知罗刹女竟被幽州军俘虏,落在了征北大将军林沙手里。

    林沙之名,在北方足以吓退宵小,可在南方名头却不那么响亮。

    杜伏威自是没有丝毫畏惧,又打探到罗刹女与双龙情同母子,思量罗刹女可能将杨公宝藏的秘密告之双龙。于是便有了这次声东击西之计。

    至于他为何不直接掠走罗刹女,也是因为幽州军的防护措施做得到位,杜伏威根本就没有获得这方面的情报,以己度人以为征北大将军获知情报后?;嶂苯由比嗣鹂诿挥卸嘧魉?。

    “算了,你们起来吧,今后一定要引以为戒!”

    恢复了一贯的冷淡表情,林沙挥了挥手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

    五千幽州军休整一日,将大批俘虏与缴获交有丹阳官府和当地驻军处理,林沙便马不停蹄继续启程。

    而就在这时。五千幽州军大破杜部数万江淮军的消息,已如一声惊雷在江南地区炸响,消息像风一样迅速向整个江南扩散。

    一时间,幽州军之名响彻整个江南!

    之后的行程,如果不是幽州军主动帮助当地官府,清剿当地恶名着著的乱匪,基本上也没有哪方叛乱武装敢打幽州军的主意!

    可是不知何时,江淮一带江湖上突起流言,说是掌握了杨公宝藏秘密的高句丽罗刹女,此时就在幽州军中被严密监管。

    顿时,江淮武林沸腾了。

    最先作出反应的,乃是占据海陵,自号将军,而后又自称楚王的李子通。

    幽州军回程的路途,突然又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不知不觉,幽州军每每安营扎寨之时,营地附近突然多了些鬼鬼祟祟的身影,一个个身手利落都不是寻常人物。

    所幸幽州军营盘扎得牢实,巡逻警戒有十分严密,根本就不给外人以可趁之机,同时还拿出手弩强弓这等近战大杀器,这才勉强扼制住某些心怀不轨江湖好手蠢蠢欲动的心思,否则情况只怕会相当糟糕。

    “怎么回事,最近休整之时营地里很是闹腾??!”

    这样的事态很不对劲,林沙第一时间便发觉并将手下将校招来一起商量,最后一致得出的结论,可能是杜伏威那厮搞出的伎俩。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在营盘周围游荡的江湖好手,数量也太多了一些?”

    以林沙的强悍气机感应能力,每每都能感应到营地外头,那一簇一簇比之普通人甚至精锐军士强悍得多的气息,简直就好象黑夜里的萤火虫,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是啊,人数实在不少!”

    王二一脸郁闷,最近几日的巡逻警戒任务一下子加重,时不时还得对付那些自以为实力不俗,信心爆棚一点不顾忌偷偷潜入营地的江湖好手。

    当然了,最后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美妙,一颗颗血淋淋的脑袋挂在营门前的木杆上,却依旧震慑不住在外围游荡的江湖好手。

    “把附近县城的官员招来,问问他最近情况为何如此?”

    林沙摆手,直接下了令名,等到附近县城县令屁颠屁颠满头大汗赶来,他便直言不讳责问丫是怎么当官的,怎么境内有这么多的江湖人士。

    县令苦着脸很是无奈,一边告饶一边拼命诉苦,表示逆贼李子通就在附近的海陵称王,手头有兵马两万还招揽了不少江湖好手。

    附近城镇因为驻守兵力不足,无法清剿李子通这个大祸害,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事态发展,并信誓旦旦保证营外盘桓的江湖好手,十之七八跟占据海陵的李子通有关。

    “李子通么,真是不知死活!”

    打发走了诚惶诚恐的县令,林沙眼中杀机闪烁冷冷道。

    这时,他发觉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实力虽强已至当世绝顶,可一直都在军中效力,并没有如同其它出名高手般,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就比如宇文化及,作为宇文阀年轻一代第一高手,这厮在江湖上的名头很是响亮,起码比林沙要响亮得多。

    其余四大阀,除了李阀之外一个个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势力,而各阀嫡系子弟也跟着扬名江湖,只要武功有点看头便被传得好似多么厉害一般。

    高武世界,武功和文治可是并驾齐驱的存在,江湖和朝堂的关系没那么界限分明,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很多朝堂大佬,都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高手,这样并不影响他们的名声,反而对他们的声望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林沙在这方面,就显得比较迟钝了。

    他一直待在军中,每每于战阵之上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无论是高句丽数位宗师高手,还是大宗师傅采林,都对他的实力心知肚明很是佩服。

    还有连连在他手里吃憋的宇文阀一干人等,河北数支叛军领袖,突厥一大票高手都在他手里吃过亏,知晓隋军大将林沙不是好招惹的。

    可这些威名都是军中所得,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刻意压制,反正在江湖上他是个默默无名的角色。

    如今,因为罗刹女和杨公宝藏之时,竟然被江淮地区一帮普通江湖人士小瞧了,真是可笑啊可笑!

    看来,他得使出点雷霆手段,在江湖上扬扬名,好叫那些心怀不轨的家伙,知晓征北大将军林沙不是好招惹的,想要碰运气的话得有付出生命作为代价的勇气!

    心中有了这样的明悟,对于最近突然出现的烦恼,自然不在放在心上。

    当然了,他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只要不主动潜入营地,他也不会对外头那些鬼鬼祟祟的家伙大开杀戒。

    这些家伙只是小喽罗而已,就算杀得再多,除了给自己主动争取一个‘屠夫’的外号外,根本不会有多余的威慑力加成,这样的角色江湖上要多少有多少,根本就是杀不尽快赶不绝!

    找高手做成名的垫脚石自然是最好选择,而放眼周围地区除了被砍下一条胳膊的杜伏威,最好的打脸对象自然莫过于占据海陵的‘鞭王’李子通了。

    而且,营地外那么多的江湖人士,其中大半都与李子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要说李子通对杨公宝藏没心思的话,打死他都不会相信,正好拿他发泄发泄心头郁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