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通往北方的官道上,一支五千人规模的骑兵拉得老长,迅速前行。

    中军位置飘扬着代表大隋的龙旗,以及一杆大大的‘林’字帅旗。

    没错,这正是林沙所率返回东都洛阳的五千幽州军。

    “报,前方十里处发现数万叛军!”

    一路上可谓群匪避路,没有眼力价的连幽州军一个冲锋都抵挡不住,早早便烟消云散同时也让林沙和幽州军大大扬名。

    可是没想到,竟然还有匪军大大咧咧的堵在前路之上。

    中军将校一阵骚动,谁都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哦,是哪部匪军,这么急着找死?”

    其实林沙早就发现了远处的气息不对,那冲天而起的肃杀之气,犹如黑夜中的灯塔一样耀眼。

    “回禀将军,匪军打的旗帜是‘杜’!”

    斥候满脸严肃沉声回答。

    “哈,杜伏威亲自来了!”

    林沙哈的一笑,回头冲着一干将校调侃道:“看来咱们收复历阳,捅了杜伏威这厮的心窝子,这才带着大部人马找茬来了!”

    “哼,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将军,等会让我先上,灭一灭杜伏威这乱匪头子的嚣张气焰!”

    “小小贼寇竟是如此猖狂,真以为咱们幽州军是吃素的?”

    “……”

    周围将校,脸上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听到杜伏威有数万大军就担忧害怕。

    开什么玩笑,当初在河北之时,林沙身边只有区区三千铁骑,不也照样打得气势惊人的王须拔落花流水狼狈而逃?

    南方的匪寇,能比得上北方的大汉么?

    “不要大意了去,杜伏威可是江南武林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就你们那点三脚猫功夫,真要一对一遇上只有倒霉的份!”

    林沙轻轻一笑,提醒了句也不再多说废话。直接大手一扬开声道:“出发,去会会这位江南绿林霸主!”

    ……

    丹阳城外丘陵起伏地势颇不平坦,两支气势凶凶的大军便分布在平缓的丘陵地带,紧张对峙气氛火暴之极。

    “杜伏威你个逆贼。竟有胆子上门送死,今日爷爷便成全了你!”

    王二一身铠甲,威风凛凛策马在两军阵前耀武扬威,手中大刀寒芒闪闪,刀尖一指对面匪军中军大旗。怒声大喝音浪滚滚震人心魄。

    “找死!”

    杜伏威军上下骄横之气缭绕,他们自从跟随杜伏威起兵以来,几乎可以说得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路的胜仗下来早就养出了一身骄骄之气,根本就没将‘软弱可起’的隋军放在眼里,哪里受得了这般挑衅?

    “小子受死,爷爷来取你狗命!”

    不待杜伏威开口,匪军中军大旗之下,一将跃马持枪狂奔而出,浑身悍气缭绕威慑力氏族。二话不说打马挺枪便刺。

    当当当……

    两将在阵前一番狠斗,刀来枪往好不热闹,各施本事直往对方要害招呼,不过一会便进入白热化状态,最后还是王二装备齐全棋高一筹,一刀将对方枭首意气风发而归。

    咻!

    杜伏威大怒,没想到出师不利,正准备派出手下江湖好手再战,可突然一道凄厉破空声入耳,同时一种隐隐被锁定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好!

    心中大惊。杜伏威想也没想侧身翻马落地,与此同时一道凌厉劲风从他耳旁半丈处一闪而过,带起他散乱的长发猛地向后飞舞。

    咚!

    就在这时,耳中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巨响。杜伏威猛然回头顿时脸色大变,只见一支长有半丈成人拇指粗细的特制长箭,一头扎入帅旗粗大的旗杆之上,锋利的箭头从旗杆另一头冲出,尾簇还不停的轻鸣震颤。

    一箭之威,可怖如斯!

    心头一片寒凉。杜伏威脸色铁青心中连连打鼓,没想到对面的隋军竟有如此神射高手。这要是直接冲着他来,尽管双方军马相隔足有数里之遥,他却没有把握一定能够逃得过去。

    “杜伏威,本将军没去找你麻烦算你幸运,没想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冷肃的声音,突然在数万杜部人马耳中清晰响起,就好似有人在他们耳边说话一般。

    好深厚的内功!

    隋将这一手,真的把杜伏威给吓住了,以他的实力想要做到这一点不难,但是消耗的真气量极大。在这种要紧时刻浪费大量功力,不说要命却也是无智之举。

    而隋军阵中,一骑缓缓而出,相隔数里气机遥相感应,杜伏威只决心头一沉,对方给他的感觉竟是如泰山一般厚重沉凝,几乎压得他难以喘气。

    “杜伏威,可有胆量上前一战!”

    林沙眯缝着眼睛,高大魁梧的身躯威风凛凛好似战神下凡,手中一杆重达百八十斤的大关刀,在阳光之下闪烁耀眼寒芒,气势磅礴如渊似海,竟是当数万杜部匪如无物,大刀一扬直指杜伏威邀战道。

    尼玛的,不愧是江南武林数一数二的尖端高手,凭着敏锐的气机感应,林沙惊讶发觉杜伏威的武功已达半步宗师之境,气息隐晦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达到让人仰望的宗师境界!

    不仅如此,他身边围着的一圈将校,一个个气息强悍都是武功不弱的好手,其中竟有三位一流好手,十来位二流高段和颠峰存在!

    论起顶尖战力,却是比幽州军强悍许多!

    杜伏威,果然不愧是历史上最有名的传奇枭雄!

    正史上,这厮不过十七八岁,便拉起队伍几乎雄据整个江南!

    而在大唐世界,他虽然已是年过四十的中年,自从起兵以来凭借敏锐的洞察战机能力,以及一声强悍武功,依旧能在天下争霸的棋盘上,占有一席之地!

    不然,以李靖这死鬼的心高气傲,又如何会投效于杜伏威麾下?

    只是可惜,今日杜伏威做出了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所需付出的代价让其承受不??!

    “呔,哪来的隋狗如此嚣张,看爷爷如何羞辱你!”

    不等杜伏威接话,其身边的高手将军已经按耐不住,厉声暴喝拍马疾行,气势汹汹满脸杀气,手持一大狰狞凶恶的鬼头大刀直扑林沙而来。

    “跳梁小丑!”

    林沙冷笑,策马缓行提着大关刀的右手拇指轻轻一点,一道凌厉之极的指劲脱手而出,带着阵阵凄厉锐啸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噗嗤一声轻而易举击破来敌护身真气,同时将这厮胸膛洞穿。

    “啊,痛煞我也!”

    那厮猛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哀嚎,胸前喷出一道凄厉血箭,气息瞬间微弱下去翻身落马,手脚抽搐一会便不再动弹。

    “杜伏威,枉你为江南武林顶尖高手,竟然让手下将领前来送死!”

    趁杜伏威部将校一阵骚乱之际,林沙直接一顶大帽子扣在杜伏威头上,声音清清楚楚传遍整个杜部大军。

    “隋狗你找死,弟兄们跟我一起上,做了他!”

    杜伏威何等老奸巨滑,眼下形势所迫不得不硬着头皮出战,但他策马疾驰之际,还没忘了招呼身边高手亲信一同出战。

    十来骑同时出动,气势汹汹威势逼人,杀气凛然震人心魄!

    “将军威武!”

    “将军万胜!”

    “杀了那隋狗,杀了那隋狗!”

    “……”

    一时间杜部人马欢声雷动,每次杜伏威亲自出手都没让他们失望,敌将不是直接授首便是不敌主动窜逃,他们相信这次也不回例外。

    可是,杜部人马的欢呼声才响了没多久,便像是被扼住喉咙半途噶然而止。

    因为,他们遇到的是号称隋军第一猛将,征北大将军林沙!

    刷!

    一人独骑与十来骑相对而冲,不过几个呼吸功夫便已杀至跟前,林沙手臂一扬大关刀化作一片雪亮刀光匹练,只一瞬间便有两位冲得最前的匪军将领头颅冲天而起直接挂掉。

    随行同伴大骇,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林沙策马疾冲而过,刀光所过之处几无一合之敌,惨叫声与冲天而起的头颅,以及鲜血淋漓触目惊心的半截身子四下抛洒,只一个冲锋数吸功夫,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十来位匪军大将已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杜伏威哪里走?”

    无论敌我双方,数万人马都被这惊人一幕震住,就在这时林沙一声响亮暴喝将数万将士惊醒,抬眼一看正见林沙打马冲锋,扬刀冲着狼狈奔逃的杜伏威狠狠一刀斩下。

    “啊……”

    一声惨绝人寰的凄厉惨嚎响起,伴随着一蓬血雨以及一条胳膊冲天而起,杜伏威心神俱丧在关键时刻身子腾空而起,依旧没能逃过林沙的闪电一刀,整条左右胳膊离体而去。

    这厮表现出了江湖好手的绝强生命力,突然遭遇如此打击,却是拼命咬牙坚持,身形一展运使轻功如烟疾进,飞速向本方军阵奔逃而去。

    想逃,哪那么容易?

    林沙满脸狰狞,策马催行手中大刀寒芒闪闪,好似死神镰刀欲取杜伏威项上人头。

    匪军阵中一阵骚乱,中军旗下数百骑顿时不顾一切冲杀而至,嘴里狂呼大喊‘救将军’。

    五千幽州军不甘示弱,顿时对阵形大乱的匪军发动狂暴冲锋,

    可就在这时,幽州军后部一阵骚乱,惨叫连连不时传出辎重营守军的狂呼怒吼:“贼子竟敢偷袭,受死吧……”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给力,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