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桌案上李靖那颗不甘的头颅,林沙心中一片冷然。

    别以为他不杀双龙,就会对以后天策府以及李唐的核心轻易松手。

    李靖只是第一个,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历史名人’,倒在他的屠刀之下,他绝不会手软!

    “将军,刚刚得到消息!”

    王二这时匆匆走了进来,对屋子里的浓郁血腥味,以及桌案上李靖不甘的头颅视而不见,满脸犹豫迟疑着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事?”

    林沙收回思绪,直接问道。

    “刚刚从城里大户得到消息,说是尚秀芳之前打算到历阳献舞,引来周围文人雅士和江湖豪客一阵骚动!”

    王二不敢隐瞒,硬着头皮将刚刚得到的消息说出。

    他心中很是疑惑,不就是一位天下知名的舞蹈大家么,怎么将军那么厌恶?

    “怎么又是她?”

    林沙眉头轻轻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沉声道:“问清楚没,那她还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

    对于这位疑似慈航静斋推出的棋子,林沙十分不喜,连接触一下的兴趣都无。他又不是色迷心窍的宋师道,对这时代娱乐圈的天皇巨星没有丝毫兴趣。

    等等,宋师道???

    “王二你说,宋师道那小白脸,是不是也是冲着尚秀芳来的?”

    脸上挂着满满的不屑,林沙沉声问道。

    “还,还真有这个可能!”

    王二闻言先是一呆,而后连连点头脸上跟着露出男人都懂的暧昧笑容,嘟囔道:“那小子倒是够风流潇洒的,哪有美女哪都有他的身影!”

    转头,见林沙正一脸阴霾盯着自己,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放心吧将军,刚刚我都打探清楚了,因为杜伏威军突然袭击历阳的缘故。尚秀芳的舞艺表演已经临时取消!”

    因着林沙早早就表现出的厌恶,所以王二等一干心腹,对混迹娱乐圈的尚秀芳,又或者萧艺大家石青旋根本没有兴趣。也不会花费心思打探这方面的消息,这也是他直到现在才知晓尚秀芳与历阳擦肩而过的原因。

    “那就好!”‘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在自家心腹弟兄跟前,他也没有掩饰自己的厌恶心情,冷笑道:“那尚秀芳。身份并不简单,王二你下去后,跟手下弟兄交代清楚,都把招子放亮点,免得出了事情说我不讲情面!”

    “放心吧将军,我会交代清楚的!”

    王二闻言心头一凛,收起脸上轻松笑意郑重道。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手下弟兄,因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反目成仇不得善终!”林沙眼中闪过冷厉光芒。语气低沉缓声说道。

    “一定不会出这样的事情!”

    王二身子一挺斩钉截铁道:“谁要是敢在这上有犯措,不需要将军您亲自动手,王二就亲自出手料理了!”

    说着,一脸狰狞杀气腾腾,满是不爽怒喝道:“要让人说的话,就说我王二冷酷无情凶狠残暴就是!”

    “好好好,王二你好好做事,以后少不得你的好处!”

    林沙缓缓点头,满脸轻笑话锋一转道:“历阳城里的残敌都清剿干净没?”

    “差不多了!”

    王二也没再提尚秀芳的事情,认真回答:“有城里的百姓跟大户帮忙。那些逃散在民居里的残匪,基本上没有藏身之所都被一一揪出,要么直接杀掉要么抓住丢进俘虏营!”

    杜伏威所部叛军也真不是东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才拿下历阳几天时间,便把城中百姓和大户给得罪光了。

    结果现在吃到苦头了吧,攻城战胜利后,针对散入民舍小巷之中的残匪,林沙采取了赶尽杀绝的雷霆手段,这才短短几天时间收效竟然如此之大!

    没了当地百姓的支持。杜伏威军也就是不入临的游匪而已,比之三国时期的黄巾军,可要差得太多。

    “好,做得很好!”

    林沙轻轻一笑,房间里的气氛顿时缓和下来,凝声吩咐道:“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做好出发的准备,等新任历阳县令赶来,咱们立刻启程离开!”

    “这么急,将军咱们下一步到哪?”

    王二吃了一惊,五千幽州军这才在历休整了几天时间???

    “洛阳!”

    林沙脸色阴霾,露出丝丝凛冽杀机,冷笑道:“既然有人拿传国玉玺做筏子,咱们要是不去凑一凑热闹,岂不显得太过没用?”

    这一刻,房间中的温度,突然下降让王二生生打了个冷战。

    高武世界的江湖,跟朝堂的联系之紧密,实在让人瞠目结舌。

    这消息还是早早离开的宋鲁和宋师道叔侄,无意中告诉他的。

    倒不是林沙孤陋寡闻,不能及时知晓这样轰动江湖的大事,只是林沙与手下弟兄把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费在军务以及处理扬州的事务上,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得到这方面的隐秘消息。

    代天择主么?

    嘿嘿,好大的口气??!

    就是不知道净念禅院那帮秃驴,挡不挡得住大军的冲击?

    林沙冷笑连连,心思早已不在南方,而是天下中心的东都洛阳。

    ……

    宋鲁灰溜溜离开之前,也不知道出于何种心理,很是突兀的跟林沙说起了和氏壁的事儿。

    相传,秦昭襄王以十五座城池去换赵惠文王的镇国之宝和氏璧,赵王派了蔺相如护送和氏璧去见秦王,老蔺抱着人璧俱亡的笨方法,幸好秦王比他更笨让他将和氏壁安然带回,这就是著名的‘完壁归赵’的典故。

    和氏璧后来到了秦始皇手上,奏始皇命李斯撰写“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形篆字,经玉石匠镌刻璧上,于是和氏璧遂成了和氐玺。

    汉高祖刘邦推翻了大秦朝,秦王子婴就把和氏壁献与刘邦,刘邦称之为“传国玺“,自此和氏壁成了得国失国的象征。后来王莽意图篡位,派弟王舜往长乐宫向孝元太后索璧,给孝元太后怒摔地上,致摔缺了一角,王莽命人把缺角以贾金镶补上去,使和氏璧又多添“玉体金角“的雅名。

    此玉并非凡玉,当年楚人卞和在荆山砍柴,见一只美丽的凤凰栖于一块青石上,想起“凤凰不落无宝地“,断定这青石必是宝物,于是献给楚厉王,岂知楚廷的玉石匠均指卞和献的乃是凡石,楚王一怒下斩去他的左足,赶走了他。卞和心中不忿,待武王继位,再去献宝,今趟则再拾斩下右足。

    到武王的儿子文王登位,闻知此事,才把青石抬回宫里,命工匠精心琢磨,剖开石头,从中得了一块光润无瑕、晶莹光洁的不世奇宝,为了纪念卞和,故称为之和氏壁。

    若是一般玉石,楚廷的玉石匠不可能不晓得,致误以为是普通石头,且荆山地区从未发现过玉石,可知和氏璧实乃不同于一般玉石的另一种瑰宝,亦正因这种奇宝当时是第一次被发现,所以任何人都不认识。观之摔于地而只破一角,便可知和氏璧的异乎寻常了。

    传到汉末的汉少帝,和氐壁又失去了,到三国时,长河太守孙坚在洛阳城巡逻,忽见一口水井光芒四射,命人打捞,起出一宫嫔尸身,颈系红匣,打开一看,正是和氏璧,到孙坚战死,和氏璧辗转落在曹操手上,被传了下来,到隋灭南陈,杨坚遍搜陈宫,却找不到陈主所藏的和氏璧,使杨坚引为平生憾事。

    这些有关和氏壁的传说,林沙毕竟当过一任皇帝,也做过一方霸主,自然知晓其中原委。

    可他不知晓的是,据宋鲁这厮所言,据宋家自古相传,此玉实自是来自仙界的奇石,含蕴着惊天动地的秘密,至于究竟是什么秘密,就无人知晓了。

    高武世界的神奇玩意,就是非同凡响。

    林沙自然知晓和氏壁的神奇之处,内力含有某种特殊能量,人体吸之犹如得服神丹妙药。

    而宋鲁又透露了一个消息,最近江湖有言,和氏璧在洛阳出现,故自问有点本领的人,都赶往洛阳去碰碰运气,今趟宋鲁打算把私盐货物送往四川后,也会到洛阳走上一趟,碰一碰运气看宋阀有没有机会!

    至于什么机会没说,大家心知肚明也就没必要说得太透。

    江湖传闻,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现在烽烟处处,有能者均想得天下做皇帝。故这两样东西,成为了天下人竞相争逐之事。

    林沙心中明白,和氏壁之事,乃慈航静斋的手段,无非吸引天下英雄齐聚,而后抛出替天择主的名头,引得天下群雄无不翘首以盼,希望自己成为那‘天定’之辈,最后再把李世民推出,就好象这厮众望所归天下群服一般。

    要不是宋卢及时提醒,他差点真忘了这遭。

    不过既然他明白其中是什么名堂,自然不会再让慈航静斋搅风搅雨。

    一帮不安分的尼姑!

    杨广还没死呢,就这么迫不及待跑出来替天择主,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们有没有这个资格。他林征北答应不答应?

    而更让林沙触动的是,就在新任历阳县令上任之时,还带来了隋帝杨广的一封诏书:速归东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