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永远争不过死人!

    在原著中,双龙与李靖初见之时,罗刹女已经挂掉了。

    双龙又毫不犹豫将他们跟罗刹女的关系道出,在李靖看来这就是有诚意的表现,同时双龙能对一个初次相见的女人如此眷念,很是有情有义。

    可是眼下情况不同了!

    罗刹女傅君绰还活着,双龙在幽州军辎重营这里活得十分滋润。

    加之他们可不是患难之交,说关系只是稍微谈得来的朋友而已。

    如今又出现了眼下这样的情况,徐子陵的表现太让人怀疑了。

    莫非征北大将军林沙所言是真的?

    这两混球小子,对自己的‘义母’又不轨之心?

    李靖好不恶心,甚至好一阵反胃。

    最后的结局,自然是不欢而散。

    见双龙吃憋,林沙自然是喜闻乐见,连带着对李靖的观感都好了不少。

    不是他不想收纳这样的人才,关键是像李靖这样的家伙,心中自有主意有个性得紧。

    看好你的时候,不管你有多落魄,都是千里遥遥主动跑去投奔。

    不看好你的时候,任你权势滔天依旧入不得人家法眼,最多把你这儿当作一个临时落脚点,不仅得不到什么好的评价,只要稍微做得不好就会被无限放大,各种嫌弃各种不满意,更加坚定了投奔‘明主’的心思。

    很显然,林沙绝对不是李靖心中的‘明主’,不然以这厮的尿性,林沙在扬州那会儿,便已经主动跑去投奔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既是如此,他又何必巴巴的凑上前,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他还没这么犯贱。在这隋末礼乐崩坏之际,他情愿自己培养忠心的手下。也不愿收拢能力虽强,却心怀二意的家伙。

    就好比瓦岗寨那帮家伙,明明还在李密手下混迹,却是一心想要投奔李唐。简直就是二五仔的典范。

    别被什么隋唐演义给忽悠了,秦叔宝和程咬金他们几个可不是什么好鸟。要不是看到李唐最有希望统一天下,他们会眼巴巴的跑去投奔,而且还是在李世民初掌军权之时?

    按照江湖人物讲究忠义的性子,他们就算跟李密尿不到一个壶里。自动脱离瓦岗寨另起山头就是,何必非得挂着一个瓦岗大将的名头,喜滋滋使尽手段投奔李世民?

    说白了,无关理想,也跟忠孝节义没啥关系,一切的联系都只是利益二字作逞而已。

    这时代可不讲究什么三顾茅庐,而是良禽择木而栖!

    ……

    “这是个天下大乱的时代,在刀兵相对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够心狠手辣的人都要被淘汰。故只要我们认清目标,定下自己的原则。分清楚是非黑白,敌友之义。便可对得住天地良心了?!?br />
    “杜伏威名气虽大,却不是争天下的料子,既纵容手下,又贪眼前小利,还干出强行拉夫入伍的事儿,弄得天怒人怨,村镇荒弃,实是饮鸠止渴的下下之着,我起始还当他是个人物。现在可看通看透了?!?br />
    “纵观现今形势,虽说义军处处,但算得上是出色人物的却没有多少个,现在声势最盛的首推“大龙头“翟让。不过翟让的手下太将李密,声势尤在他之上,又深谙兵法,如此主从不明,将来必会出事?!?br />
    “李密不但是当今有数的武林高手,更是用兵如神的兵法家。为人亦有领袖魅力,是可问鼎天下的人物。问题是对手太多,首先就有四姓大阀,均是人材辈出,决不会坐看隋室天下落在外姓人手上,此种门阀之见,根深蒂固,谁都没法改变。而四阀最优胜的地方,是屡世显宦,精于治国之道,这岂是一般起义的山野之民所能及,杜伏威就是最好例子了,纵是武功高强,亦难成大器!“

    “这世上根多看似绝无可能的事,都是由有志气的人一手缔造出来的,布衣可封侯拜相。甚至荣登皇座一无所有的人亦可以成为富商巨贾,此种事早不乏先例,故咱们大可以此为自勉?!?br />
    “瞿让、李密之外,眼前最有声势的还有王薄、窦建德和杜伏威上这三股势力是最有前途的?!?br />
    “王薄乃长白派第一高手,被称为武林中的“鞭王“,自称“知世郎“,所作(无向辽东浪死歌),深入民心,亦懂掌握民心,故极受山东民众支持,比杜伏威强胜多了?!?br />
    “若瞿让和李密内讧,那代之而起的必是清河人窦建德无疑,此人乃河北绿林霸主,挂名当过里长,后因家族亲友被杨广派人杀个干净,愤然加入高士达的起义军,高士达战死,这支起义军就落到他手上。此人武功已臻化境,手下有十万之众,据高鸡泊为基地,势力直贯黄河,不容轻视?!?br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同时没有认真下去探察不到的消息。

    等林沙神轻气爽离开后,有关李靖和双龙的结识过程,以及三人在一起时的聊天内容,在很短时间内便摆上了林沙的书案。

    “嘿嘿,果然不愧是初唐时代的军神,单单这份眼光就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将军,这厮如此厉害,要不要招揽过来?”

    王二也被搜集到的资料惊到了,一脸凝重问道。

    “哼,这厮指点江山,眼下整个天下最出名的枭雄都被他点评一遍,没一个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你说我这个杨广的忠心走狗又有何德何能,能够让他忠心拜服?”林沙冷笑,一脸不以为意:“他愿意加盟的话自然会主动投奔,不愿意的话咱们也没必要太放低身段!”

    说起来真是让人不爽,李靖跟双龙点评天下枭雄之时,自然没有放过林沙这位征北大将军,幽州与河北军方第一人!

    可瞧瞧他说的什么屁话?

    “林征北实力不容小觑,可他根底太过浅薄,又与杨广的关系太过密切,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眼下杨广的声望一落千丈,几乎掌控不住朝堂局势,林征北的日子可不好过!”

    “别看林征北如今威风罢免,不过是杨广手里的一把刀而已。杨广自身都难保了,哪还有精力理会林征北的死活?”

    至于林沙的一系列战绩根本就不予评论,好象很是不屑一般。

    事实上呢,李靖心里清楚征北大将军林沙才是如今北方的第一豪强,就是势力根深蒂固的四大门阀,在没有彻底举旗造反之前,摆在明面上的实力都跟林沙没得比。

    窦建德牛吧,不是一样在林沙跟前栽了大跟头?

    还有声势一度比窦建德还要鼎盛的王须拔和魏刀儿,结果在幽州军狂风扫落叶般的攻势面前,还不是被打得失魂落魄屁滚尿流?

    只是可惜,在李靖看来林沙最大的短板,就是出身不行没有底蕴。

    任林沙如此再风光无限,只要几大门阀世家一发力,林沙依旧得吃憋倒霉。

    可他并不清楚,如今河北的五姓七家,暗地里已经被林沙整得苦不堪言损失惨重,都伤了元气一时难以回复。

    ……

    让林沙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晚上王二便满脸气愤前来汇报:李靖这厮暗中想要逃跑,被巡逻军士逮??!

    “哦,把人带过来!”

    林沙心中微微一动,尽管早就知晓李靖的选择,可是这厮如此行径,还是让他心头不爽之极。

    很快,被绑了双手披头散发,一脸青肿的李靖在几名亲卫推桑下,昂首挺胸一脸傲气走了进来。

    “跪下!”

    林沙双手抱雄,把背倚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微微眯缝眼睛淡淡道。

    “……”

    李靖满脸惊愕,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双腿弯便被狠踹了两脚,一阵剧痛传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跟剧本不符???

    李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按照他的想法,既然林征北愿意见他,肯定是知晓了他的一身本事和能耐,说不定见面之后便会得到大礼相待。

    可他万万没想到,上来就吃了个下马威。

    “听闻,你小子很看不上幽州军麻?”

    林沙满脸玩味,淡然看着一脸惊愕然难堪的李靖,缓声道:“天下英雄,在你小子口中,好象就没一个能看得上眼的,真是好大的口气??!”

    李靖瞬间冷汗就下来了,心惊的同时也不得不重新掂量林沙和幽州军的实力,能够在这么短时间里将他所说之话查清,这能耐着实不简单。

    “林某在你眼中,也不过是个小角色,不知道小子你志向到底何在?”

    说着,他似笑非笑轻言道:“莫非,洛阳城里那把龙椅才是你小子的目标?”

    “不敢,小子妄言让将军见笑了,如蒙不弃小子愿意投奔将军!”

    李靖心思电转,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立刻做出决断满脸诚恳道。

    “能屈能伸大丈夫,你小子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林沙咧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看着李靖突然放松的神情,脸色一冷沉声道:“可惜,林某这里不想养白眼狼!”

    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凝滞,只听见林沙的断然大喝:“来人,送这位心高气傲的小兄弟,去阎君那儿报道,那里才是他能够尽情发挥的舞台!”

    站在李靖身后,充当木桩子的两名亲卫,不得李靖反应过来一拳轰下,直接把他打晕而后拖死狗一样拉了出去……(未完待续。)

    PS:  只要兄弟们给力,更新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