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猜测中的李靖,当然不是封神演义中,那位陈塘关总兵,最后封神成为天庭大元帅的家伙。

    而是历史上,大唐帝国赫赫有名的军神!

    伸手示意辎重营校尉不要轻举妄动,身形突然如轻烟飘渺迅速靠近双龙所在营帐,立在角落阴影中做一会听墙角的不速之客。

    此时只听一道清朗沉稳声音笑骂:“你小子知道个屁,隋军全都是骑兵又要赶时间拿下历阳,哪有功夫慢慢施计攻城?”

    林沙闻言微微点头,当初他就是这么考虑的。

    五千幽州军必须速战速决,不可能傻忽忽玩什么阴谋诡计,不然等杜伏威部彻底掌控新拿下的历阳城,海不知道会出现多少变故。

    “再说了,林征北悍勇绝伦,几乎以一人之力便可攻破坚固城门,又何必花费那么多心思和精力慢慢来?”

    那声音继续反驳,有理有据说得大话连篇的寇仲哑口无言。

    果然是位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特别是对林沙当初的心理想法,把握得十分到位。

    林沙轻轻一笑眼中精光闪烁,他当时也是这么跟手下将校说的。

    有他在,破城不是问题,关键是后续人马必须及时跟上,否则他一人之力虽然强悍,却也没法同时应付天上地下同时袭来的强猛攻击。

    结果嘛,自然是幽州军大胜!

    李靖这厮,能在正史上留下军神之名,果然非是凡品!

    仔细感应了一番,这厮的武功倒是不高,江湖二流水准,而且还是二流中下段实力,放在眼下的杜伏威部叛军之中,也不过一位比较出采的冲锋之将而已,都是战场上的炮灰消耗品。

    这时只听寇仲话锋一转,好奇道:“李大哥你怎么有空跑来我们这边来闲聊了。不怕你那位祈老大找你麻烦么?”

    “哼,区区一位奸邪狡诈之辈,也想找李某的麻烦,他还不配!”

    只听李靖傲气道。语气中满满都是自信。

    “李大哥不可大意了,小心祈老大暗地里****手!”

    徐子陵温和的声音,这时候也忍不住开口劝说。

    “你们兄弟放心就是,真把我逼急了,大不了杀人跑路就是!”

    李靖却是毫不客气。朗声说道:“凭李某这身本事,做大事还差点火候,可要一心想逃幽州军也难不倒我!”

    “放肆!”

    就在这时,跟在林沙身边不远处的辎重营校尉终于忍不住心头担忧和怒火,突然开口大声斥责:“好大的狗胆,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位英雄好汉,这么不将幽州军放在眼里?”

    说着,呛的一声拔出腰间大倒,二话不说弯腰躬身冲了进去。

    “哪来的混蛋,竟敢擅闯小爷的营帐。是是唐校尉啊,误会,误会??!”

    营帐之中,立即响起寇仲大惊小怪的囔囔声,这厮依旧那么生龙活虎,好似一点都没受到下丹田气海被毁的影响一般。

    “给老子滚一边去,几个大言不惭的玩意,老子今天要教你们怎么做人!”

    辎重营唐校尉一心想挽回面子,哪里会跟寇仲罗嗦废话,直接扬刀就砍。刀锋寒芒闪闪直取双龙之外的李靖而去。

    “嘿嘿,既然唐校尉想找死,那李某就成全你!”

    李靖的声音不慌不乱,突然出手让过唐校尉气势汹汹却不算狠厉的一刀。飞起一脚将武功只是三流水准的唐校尉踹倒在地。

    “快快快,抢了这厮的刀!”

    寇仲唯恐怕天下不乱,大呼小叫直冲倒地不起的唐校尉而去。

    李靖也是不甘落后,身形一闪后发先至弯腰准备捡起地上大刀。

    嗡!

    可就在这时,空气突然嗡的一震,在李靖和双龙眼中整个天地似乎都停滞一般。手上动作不由跟着一慢,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营帐门口已多出一位魁梧身影,营帐内的光线一暗似乎进入黄昏时分。

    “征,征北大,大将军!”

    双龙顿时吓得目瞪口呆,说话都结结巴巴语不成句,身子僵硬保持着一种怪异姿势,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脸色煞白眼神惊恐。

    林沙没有理会双龙,抬眼打量营帐中多出来的那位年轻汉子。

    这就是李惊么,他长得并不英俊,脸相粗豪,但鼻梁挺宜,额头宽广,双目闪闪有神,予人既稳重又多智谋的印象。

    “小子李靖,见过征北大将军!”

    相比双龙一副惊恐万状,好似受惊小兔般的摸样,李靖却是沉稳得多,不卑不亢拱手行礼。

    “不错不错,对我当时攻打历阳时的心理状态,猜测得基本属实,确实是个不错的人才!”

    林沙轻轻点头,也没继续打量李靖的兴趣,大唐开**神又如何,此时不过只是一个不起眼的落魄小兵而已。

    这位,在大唐世界的遭遇,可比真实历史上要凄惨得多。

    特别是他跟红拂女的关系,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红拂女姓张,在南北朝的战乱中,流落长安,被卖入司空杨素府中为歌妓。

    而李靖后来前往长安,投到杨素门下,杨素与李靖谈论一番,觉得此人很有前途。二人谈论之时,红拂就立在旁边,她见李靖气宇非常,乃英雄狭义之士,心中暗暗倾慕,于是派门人跟踪李靖,得知他的住处,自己深夜前往。

    据传当日夜晚,李靖独坐灯前,想着白天的事,忽听敲门之声,开门一看,竟然是白天在司空府见到的侍女。红拂开门见山地表明自己的心意:愿意投奔李靖,伴随其闯荡天下。李靖喜出望外,娶为正妻。

    历史上的李靖,原名药师,雍州三原人。少就有“文武才略”之称。其舅韩擒虎为隋朝名将,常与他讨论兵法,曾称赞说:“可与我讨论孙吴兵法的人,只有李靖一人了?!?br />
    李靖可所谓名门之后,哪可能娶一个歌妓为妻?

    但是这个世界,却是有红拂女的,那就必须按照这个传说来,可是红拂如果是家妓,上是家主的玩物,下是宾客的陪夜消遣,早就应该是人可尽夫了吧?

    李靖为什么要这样的女人?

    而所谓风尘三侠中的另一位,在海外建国的虬髯客也姓,某费跟红拂女有什么宗亲之类的血缘关系?

    当然,这些只是林沙转念间的想法。

    他虽对李靖有些兴趣,但是心态平和并没有欲得之而后快的想法。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任尔千般智谋万般能耐,我只一力压之。

    在这个武功与文治并驾齐驱的高武时代,纵是名将在落魄之时,生存环境比之正常历史可要恶劣得多。

    任是一位草莽英雄,只需稍施手段,便能叫武功不行的李靖吃不了兜着走,甚至要他生不如死都是简单之极。

    转头看向好似受惊小兔般的双龙,林沙眯眼冷喝:“你们两个混球,现在还巴着那罗刹女作‘娘’么?”

    双龙默然不语,以行动表明了态度。

    “呵呵,真是数典忘祖的东西,让人看不过眼比那暗地里的蟑螂都要恶心,真让人有种一把捏死的冲动!”

    林沙嘿嘿冷笑,说出的话却让营帐中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靖脸上闪过一丝失落,悄悄打量了双龙一眼,不声不响移动脚步跟这两位拉开距离。

    “混蛋,别以为你官大我们兄弟就怕了你!”

    寇仲额头青筋暴跳,满脸狰狞冲着林沙咆哮怒吼:“我们兄弟俩认罗刹女当‘娘’关你什么事?”

    “嘿嘿,本来不关我什么事!”

    林沙眼神冷厉,一双锐利目光好似刀子般直刺双龙心窝,连连冷笑道:“可惜那罗刹女来我中原不安好心,意欲跳动中原各方势力大战,好让高句丽从中渔利获取好处,这样的人就是敌国大害人人得而诛之,你们两个倒好,甘当****也要跟那罗刹女牵扯不清!”

    双龙一阵无言,却是满脸倔强不肯低头。

    “哼哼,我看你们两个小混混,是看上了那罗刹你的美色,想认下人家当干娘有机会一亲芳泽吧,果然不愧是混迹市井的小油条,这泡妞的手段相当高明!”林沙晒笑,好不犹豫往双龙头上扣屎盆子,一脸不屑道:“那罗刹女被你们两个的甜言蜜语迷得神魂颠倒,都到这份上了还对你们两个念念不忘,真是好手段??!”

    丫的,老子就是不杀你们,也得让你们声败名裂,以后就算有天大机缘可以重新习武,也再翻不起多大风浪。

    “寇仲,徐子陵,你,你们两个,真的认贼作母?”

    李靖这下震惊了,顾不得被林沙无视的失落,满脸震惊看着双龙一脸不可思议,痛心疾首道:“你们,你们糊涂啊,怎可如此糊涂?”

    “怎么,李大哥也相信这位林将军的话么?”

    寇仲一脸失落,失魂落魄喃喃自语:“我们没错,我们没错,为什么……”

    “哼,大不了恩断义绝就是!”

    一向脾气淡薄的徐子陵,却突然爆发,冲着李靖冷冷道了:“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兄弟,要是看不起的话没必要相交,你这样的朋友我们交不起!”

    “不可理喻!”

    李靖脸色难看得紧,恶狠狠瞪了双龙一眼,转头冲着林沙道:“征北大将军说得没错,这两位,已经没救了!”

    “哈哈,你不错,很不错!”林沙哈哈一削,看向李靖的目光满是‘赞赏’……(未完待续。)

    PS:  继续求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