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宋鲁和宋师道叔侄,带着如花美妾以及手下一票小弟,灰溜溜的离开了伤心之地历阳……

    把宋阀的脸都丢尽了!

    尤其是宋师道,刚刚愈合的小心脏,在那几张薄薄供纸的打击下,玻璃心再一次破碎遭遇沉重打击。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心念念不忘的女子,竟会是如此人物!

    ‘银龙’宋鲁在看过那几张供状后,一张帅气的中年大叔脸顿时黑如锅底,说什么也不会跟着侄子瞎参合了。

    他真怕再陷下去,阀主天刀宋缺知晓后会一刀劈了他这个长辈。

    所幸林沙之前的言语打击已经足够狠厉,宋师道这厮连遭心灵重创,有了之前的经验打底还没彻底沉沦。

    可是,他也没脸继续待在历阳了。

    林沙那一副赶苍蝇的架势,深深把这位宋阀小少爷的敏感自尊心打击到了。

    简直就是慌不择路,好似丧家之犬般离开了历阳。

    好在这家伙脑子还没彻底‘琼瑶’化,并没有在离开之前,提什么再见罗刹女一面问个清楚明白,让一直揪心侄子过不了这关的‘银龙’宋鲁暗松了口气,这日子过得实在太憋闷了。

    林沙也松了口气,他倒不是闲得没事做,只是确定了争霸天下的决心后,做事就不能再像之前那般随心所欲‘胡作非为’了。

    所谓独木不成林,想要争霸天下,在实力不足以横扫寰宇之时,强有力的给力盟友却是必不可少。

    纵观整个北方,几乎都在关陇军事集团,以及五姓七家掌握之中,要么跟他不对付,要么就是直接竞争对手,哪有什么联盟可言。

    就连独孤阀,也不过是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独孤凤姑娘这一派系倒是愿意支持幽州军,可惜独孤家的掌事者不是她,能提供的帮助和资源有限得紧。

    至于北方大大小小的所谓义军,更是不用指望。

    看他们以后跟突厥走得那般近乎。甚至以儿皇帝和臣子之礼相待,林沙真不想跟这样没骨头的家伙搅合在一起,省得好处没捞到反倒惹了一身骚。

    南方一直坚持汉人正统的宋阀,自然就是最好选择。

    而书中,宋阀到最后也没有独自出头。而是支持一个不着调的小混混寇仲,结果好好的局面最后彻底崩坏,寇仲看似洒脱其实没脑之极的行径,实在让人心寒,自己做错了事反而还振振有辞说什么不想天下继续动荡的屁话。

    以天刀宋缺的骄傲以及睿智的战略眼光,最后竟然选择了寇仲这样的小混混支持,可见宋阀也是后续无人没有出色子弟担纲大梁。

    林沙自问自身情况,可要比当初几乎一穷二白的小混混寇仲要强出无数。

    起码,他此时已是幽州河北军方第一大佬,手握雄兵近十万!

    幽州五万大军自是早就掌握在手。河北地方隋军实力虽然一般,但零零总总加起来也有数万之众!

    而且他是汉人,对关陇军事集团以及五姓七家没有丝毫好感。

    种种表现,跟宋阀的理念很有契合之处,虽然没有宋阀的‘皇汉主义’那般极端,但两方势力的利益可谓一致目标也大致相同。

    更重要的是,宋阀早早就派出了‘地?!沃钦庋暮诵母卟?,秘密与林沙接触并初步达成一致,给之后双方的合作开了个好头。

    这些,他心中有数却都没跟宋师道和宋鲁说明。这两位宋阀核心成员,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够格!

    说起双龙,真是两只生命力顽强的小强,果然不愧是天定猪脚。

    下丹田气海被废。要是换作一般江湖中人,早就是废人一个。

    可这两位,除了刚开始几日不适之外,之后又是一副生龙活虎精神百倍的摸样,跟在幽州军辎重营里表现极其活跃,甚至比宋师道和宋鲁这两位养尊处优习惯了的家伙都要好上许多。

    越是感叹双龙气运鼎盛。他心中就越不会轻易下手宰了这两厮。

    高武世界的秘密是太多,林沙也没心情去一一探究,但对于事关自身的气运大事,他还是十分关注在意的。

    在雁门关识海出现的变化,让他的精神修为有了小段提升。

    他知道那是气运作用,隋帝金口玉言口出声宪可不是开玩笑的,尽管杨广的威信如此已镇压不住整个天下。

    后来他又有护卫雁门关之功,识海中那副雁门关的模拟沙盘景象逐渐变得清晰。就是之后他?;ぱ罟憷肟忝殴?,主掌雁门关军务的大权取消,识海中的雁门关虚拟沙盘景象也没消失,只是再也没有继续提升变得更加清晰。

    成了征北大将军,执掌幽州和河北两地军务之后,他识海中又多出了一份十分模糊的河北虚拟沙盘,可能是因为他对河北地方隋军的掌控力度太差,使得代表了一地气运多寡的虚拟沙盘并无稳固十分飘渺。

    有了这样的亲身经历,林沙的实力又达到了大宗师之境,能够隐隐约约察觉到他人气运多寡,当然这也是有限制的,起码对方的实力必须跟他差距太远,就像双龙。

    从双龙身上,林沙发觉了一种不同于他所拥有气运的另一种气运气息,沉下心思仔细感应的话,就会发觉这两人给他一种生机勃勃,好似春天般温暖的气息。

    而且随着他们修练了《九玄**》之后,这种更是从之前的隐而不发,已到了蓬勃发展之际。

    要是亲手杀了这两位气运鼎盛之辈,会不会引起这个世界的排斥反弹,将那两倒霉蛋的霉运照搬甚至几倍转移到自己身上?

    他自是不担心这些意外之事,但问题是他已做出争霸天下的决定,而且髓末乱世开始得猛烈结束得更是迅速,从大业十二年开始,之后三四年却是争霸天下的关键时刻,不是不能出错但不能莫名其妙的出错。

    气运之事虽然虚无缥缈,但是他有亲身经历却是不得不小心在意一些。

    所以,在宋阀的私盐船上时,双龙不知死活冲出捣乱,林沙只是借机将其武功废去,之后更是将他们两牢牢控制在辎重营,与他们的‘娘’罗刹女一起关押,根本就不给他们逃离的机会。

    他倒是要看看,如此以来双龙还有没有崛起之机?

    ……

    既然想到了双龙,林沙便干脆起步到防备森严的辎重营去看一看,这两个天定猪脚眼下的情况。

    “将军您来了,眼下营里还一片混乱,正在清点这次历阳之战的缴获!”

    老大林沙到来,辎重营校尉立即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他还以为林沙是为着丰厚的缴获而来,当即满脸兴奋滔滔不绝汇报起来。

    林沙也没打扰他‘表现’的兴致,静静聆听了一个大概,好好夸张了一番这才话锋一转,问道:“寇仲和徐子陵那两家伙还老实吧?”

    “老实,当然老实了!”

    虽然不知晓堂堂征北大将军,怎么会关注两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但辎重营校尉还是郑重回答:“在营里有吃有喝,又有大把的空闲时间,比他们两个在扬州城做小偷可强得不止一星半点,哪还能不老实?”

    有些诧异的扫了这厮,林沙点了点头表示满意,看来这位也不是啥蠢人,这么快就把双龙的老底给掏了出来。

    “不过……”辎重营校尉见林沙听得仔细,不由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事,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开口。

    “有话就说!”

    林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没好气道:“这两小子跟高句丽罗刹女关系不清不楚的,说不得以后我还有大用,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说!”

    见林沙如此表态,那位校尉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便开口直言道:“是这样的将军,那个叫寇仲的小子军事才华不错,整日里没事就逮着营里的老兵问东问西,还对此次的历阳之战指手画脚说什么……”

    说着说着,声音便弱了下去几乎低不可闻,还时不时悄悄打量林沙一番。

    “说什么了?”

    林沙眉头一皱,冷哼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吞吞吐吐像个娘们,你烦不烦???”

    “是是是……”

    辎重营校尉一头冷汗,连连点头道:“那小子大言不惭说将军此次太过冒险,要是换作是他指挥的话,肯定不会如此莽撞,而是先派出小股人马装扮成附近乡民,偷偷潜伏入城而后趁叛军不备杀出,打开城门迎大军入内!”

    “嘿嘿,果真是大言不惭纸上谈兵!”

    林沙有些吃惊于寇仲这厮对战局把握的敏锐,不过他终究不清楚战事不仅仅只是官军与叛军之间的直接较量,还涉及到了背后的政治考量以及局势变化,哪有时间给他慢慢调动人马缓缓而动?

    说话的功夫,林沙已来到辎重营专门关押重要俘虏的地方,在校尉的带领下没有惊动任何人,向双龙所关押的营帐走去,可还没到地方,便听见寇仲变声的公鸭嗓兴高采烈的声音。

    “李靖大哥,如果换作是我的话,历阳城只会破得更快,你信是不信?”

    前头引路的校尉满脸尴尬心头不悦,而林沙却是猛的止步侧耳倾听。

    李靖,难道是他?(未完待续。)

    PS:  兄弟们够给力,凌晨一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