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想清楚了?”

    历阳城精致空荡荡的官衙偏厅,林沙似笑非笑看着眼前宋阀少主。

    “想清楚了!”

    宋师道一脸沉稳,抱拳拱手道:“这些日子跟着幽州军行动,实让小子受益菲浅!”

    这话一点不假,看看他眼下沉稳肃冷的气度,以及突变的性格便可知一二。

    “你小子如此想便好!”

    林沙微微点头,突然脸色一沉冷声道:“小子你如此想便好,有些事情可以顺着你的意思想怎么来都成,可有些事情……”

    说着,身子为前倾冷然道:“却是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话音刚落,身上飘出一丝凛然杀机,眼神冰冷如刀凝视眼前气质大变的宋阀少主,不客气道:“我跟地剑宋智虽只有一面之缘,却也对你们宋阀的宗旨目标有深刻了解,你既身为天刀之子,自然要继承天刀之志,不说披荆斩棘起码也不能扯后腿!”

    宋师道一脸赫然,微微变黑却显得十分健康的小麦色脸色,缓缓染上一丝尴尬的晕红,显然被林沙说中心事很是难堪。

    林沙却没管这么多,既然被他逮住了错处,岂又不狠狠说道教训一通,免得以后还犯这样的糊涂错误?

    “你自幼出身富贵,从没吃过苦受过难,向往风花雪月的生活可以理解!”

    话锋一转,林沙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但是,原则性的错误坚决不能犯,一旦触犯将永世不得翻身!”

    宋师道闻言身子一震,嘴唇哆嗦一阵想说什么,最后却是一脸颓唐什么都没说出口。

    “怎么,你小子还没死心?”

    林沙双眼一瞪,浑身气势大震猛然伸出右手轻轻一挥,一股强大吸力瞬间笼罩宋师道全身,根本不容他有丝毫反抗,将他硬生生凌空拉扯过来。

    宋师道脸色一变。倒是想要挣扎反抗,可惜一身内力被封得死死的,林沙释放的气势又全部压在身上震得他手脚僵硬根本无从反抗,只是眼前一花突觉衣领一紧。林沙那张线条分明冷硬异常的脸已出现在眼前。

    “告诉你小子,不要以为你父亲是天刀宋缺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林沙眼中冷芒闪烁一脸不屑:“不是我吹大气,真要拼起鸣来,宋缺也不一定能挡得??!”

    见宋师道眼神闪烁不以为然,他呵呵轻笑冷然道:“不要以为能跟宁道奇战个平手便有什么了不起的。你父肩负整个宋家荣辱,他是万万败不得的,可我却是不同!”

    说着,咧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步步紧逼道:“我就是败了,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得?”

    没理会宋师道惊骇万分的脸色,冷笑道:“待实力提升一血前耻,不过等掀而已,天刀宋缺能和我比么?”

    宋师道闻言身子猛地一震,满脸震惊不可思议。就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近在指斥的征北大将军,心思翻涌一时难以自己,脑海中不断回荡林沙最后那句‘能和我比能和我比’么?

    答案自然是:不能!

    顿时,心中空落落的难受异常,感觉心中犹如天神般的那道伟岸身影,逐渐变得模糊不在那么高不可攀。

    “小子,你这心理素质实在不怎么样??!”

    感受到宋师道身上起伏不定的气息变化,之前饱满的精神瞬间萎靡下去,精神状态出现重大转变,林沙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不屑。恶意满满冷哼道:“不过几句言语打击,还没发生的事儿,就把你小子给唬住了?”

    说着,手腕一抖像扔破麻袋般。将毫无反抗之力的宋师道扔出老远,扑通一声狼狈摔落在地,满是不屑冷笑道:“果然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多少风浪,小子我还是劝你老实返回岭南,在你父亲天刀宋缺的羽翼下。当你的风流公子痴情少爷吧,免得出来丢人现眼把你们宋阀的脸面都给丢尽了!”

    宋师道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如纸,精壮的身躯摇摇晃晃,似乎承受不住林沙如此犀利的言语打击。

    “征北大将军言重了,小侄年纪还小……”

    一直站在旁边当作背景板,默不做声见状急忙插口说道。

    “呵呵,年纪还???”

    林沙似笑非笑盯着‘银龙’宋鲁,尽管丝毫气势都没有显露,却依旧让这位宋阀核心高手感觉亚历山大,不过片刻额头便已泌出一层细密冷汗,一双精光闪烁炯炯有神的眼睛,突然变得胆怯不敢与林沙对视。

    “貌似宋师道这小子的年纪,比我小不了几岁吧?”

    撇了撇嘴,林沙毫不客气嘲讽道:“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断奶么,要不要我帮忙请几位奶娘帮忙照顾这小子???”

    “你你你,休得胡言乱语!”

    宋师道一张俊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迅速变黑,双目喷火咬牙切齿怒道:“不就是实力不如人吗,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还请征北大将军口下留情不要往我头上泼脏水!”

    砰!

    他话音刚落,便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气劲大墙撞中,顿时哼都没哼一声倒飞出去,啪的一下重重摔倒在偏厅墙壁上,体内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一般,胸口憋闷好似被一口大石压住喘不过气。

    “林征北你……”

    宋鲁须发贲张又惊又怒,一双铜铃大眼瞪得溜圆,双目喷火一脸狰狞。

    他佩服林沙的超强武功不假,这些时日的经历,让他对战争有了深刻的理解,对林沙的举动也逐渐变得理解,甚至心中隐隐有感激也不假。

    可这些,都不代表他能忍受林沙一次又一次毫不客气对侄子动手。

    “怎么,宋鲁你看不过眼,想要帮侄子出头?”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突然脸色一变浑身杀机汹涌,偏厅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数度,冷森森道:“那么,你做好了死—的—准—备—么?”

    下一瞬间,整个偏厅都笼罩在一道浓烈之极的汹涌杀机之中,宋鲁和宋师道叔侄两顿时如坠冰窟浑身僵硬,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消失干净。

    “嗤,什么玩意!”

    林沙嗤笑出声满脸不屑,缓缓起身高大魁梧的身躯,给宋鲁和宋师道带去极大压迫感,竟是不由自主向后倒退,等他们发觉之时后背已是冷汗大冒,将后背衣裳都湿透黏在身上难受不已。

    真是让人失望啊,这就是所谓的宋阀核心?

    宋鲁的表现,比之宇文化及差远了。

    起码宇文化及屡经打击,还有胆子不停在他跟前炸刺,一有机会便蹦达出来刷存在感。

    尽管这种表现看起来有些弱智,但不得不说大大维护了宇文阀的脸面。

    起码在外人看来,林沙实力强横是强势的一方,不管宇文化及有理没理,秉承同情弱者的心态,宇文化及便得到了不少同情分。

    可是宋鲁呢,不过遭遇了突然了打击,在林沙面前竟然变得缩头缩脑。明知道林沙与宋阀暗中关系菲浅,不会要其性命竟还不敢还口,真是让人失望得紧,林沙甚至都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心思。

    转头看向宋师道,冷然道:“我只想告诉你,这世上的道理,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在南方凭借宋阀名头,可能还没谁找你这位宋阀少爷的麻烦,可是到了北方的话嘿嘿……”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可是里头的不屑之意,让宋师道不由再次涨红了脸。

    “好了,我这里不是酒楼茶馆,你们叔侄两今天就走吧!”

    挥了挥手,一脸意兴阑珊没了说话兴致:“记得回去后,给天刀宋缺带句话,靠人不如靠己,我以后有空闲时间的话,一定会亲自上岭南拜访!”

    “你你你,你是说放我们走?”

    宋师道猛然抬头,一脸惊喜追问。

    旁边的宋鲁,也跟着眼睛发亮满脸期待。

    “嘿,真以为我对你这样的垃圾小白脸感兴趣?”

    林沙毫不客气打击道:“要不是你有个好爹,只怕现在早已被江中鱼虾给分了尸,见也见了教训也教训过了,还留着你个性格软弱的小白脸干什么,没事亮出来恶心人么?”

    这话说得,真是相当之恶毒。

    宋师道脸上刚刚兴起的一丝兴奋,立刻消失无踪被熊熊怒火取代。

    “别摆出那一副受了欺负的小媳妇摸样,我可不是那花痴少女!”

    林沙冷笑,伸手从桌案上取出一份文件,像扔垃圾一样扔到气得浑身发抖的宋师道脚下,一脸不屑冷笑道:“看看吧,这就是你看上的番邦美女的目的,相信宋大少爷会感兴趣的!”

    宋师道颤抖着双手,艰难而又期待的捡起地上那几张薄薄纸张,只是扫了眼顿时脸色大变如遭雷击。

    纸上明明白白都是罗刹女的口供,就连她本身亦是在战乱中产生出来的孤儿,由高句丽武学大宗师傅釆林收养,自幼把她培养作剌客,并学习汉人语言文化,今次南来,正是作为修行的一部分的事情都道了出来。

    然后就是她今次由高高丽远道前来中原的目的实是不安好心,意图刺杀杨广,教他以后都不能对高句丽用兵。岂知他宫内高手如云,故两次都只能凭仗轻功脱身。

    于是改为把从杨公宝库得来的宝物显现于江湖,好若得汉人自相残杀削弱实力。

    宋师道满嘴苦涩:真是残酷的真相啊……(未完待续。)